刚刚更新: 〔李不凡〕〔预备神战士〕〔度恶〕〔无法低调〕〔全能运动系统〕〔无限英灵宋白传〕〔人魔之路〕〔队里最强的都会死〕〔我有一身被动技〕〔奋斗在贞观〕〔精灵死神〕〔三国之最风流〕〔我成了全能圣人〕〔我给万物加个点〕〔浦东广告公司〕〔穿成反派小姨妈〕〔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穿成霸总文中极品〕〔三人荒野〕〔异能力名为世界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426:从海上走了
    夜,越深越静。

    凌晨三点,红毛带着九哥等几个手下悄悄出了别墅,悄悄的向对面那栋别墅摸过去。

    他们的任务,就是搞清楚屋里有没有要找的人。找真找到了那个人,这次可是立大功的,老板说了,谁先找到奖十万,谁抓到奖一百万。

    嘿嘿,一百万不敢想,十万也可以找好多次女人了。

    他们观察了一天两夜了,这个屋子里的人看起来都是练家子,所以红毛非常小心。但是,从这一天两夜的观察得知,这个屋子里有一个房间从来都没开过窗,也没开过灯。不对,是从来都没拉开过窗帘,更没开过灯。

    这房间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没人住,要么在里面关着人。

    从他们的人数看,这房间不住人的机会较少,肯定是有人锁在里面。

    那房间就在二楼,三米来高的,用一把竹梯子就可以够得着了,无需飞爪攀爬。

    梯子架好,上去干活的自然是最年轻,资历最小的那个。

    小年轻爬到二楼窗口,掏出一支微型超高温乙炔切害机在不锈钢防盗网上轻轻一划,手指粗的不锈钢管被无声被割断,小年轻不禁暗暗惊叹,果然是米国高科技,他妈的切不锈钢竟像切豆腐一样。

    片刻,防盗网被切开一个缺口,小年轻又掏出一支钢丝钩,插进窗锁轻轻一拉,嘀嗒的一声轻微响声,窗门的锁扣被打开,轻轻打开铝合金窗子,伸手拨开窗帘。

    里面太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小年轻又掏出一支微型微光电筒往里扫射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屋子竟然是空的。

    他转头向下面的红毛等人摇了摇头,然后下了梯子。

    “红毛哥,里面什么都没有。”小年轻压低声音和红毛说。

    “离开再说。”红毛挥了挥手,领人转身离开。

    “你看清了?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不可能啊,这帮混蛋神神秘秘的,他们这是干什么呢?”几个人躲在别墅院子的花丛中轻声商量。

    “放壁虎吧,看看其它房间什么情况。”九哥说。

    “其它房间都没拉帘子吗?”红毛说。

    “要么没拉帘子,要么开着窗呢。”小年轻说。

    “好,放壁虎看看,妈的,难道在这白忙活了。”红毛甚为恼火。

    他们在院子里商量怎么继续察看其它房间的情况,别墅的厅子里,曾北平看着监控的显示说:“都回房间去吧,估计他们还不死心,还要察看其它房间的。”

    “我们装睡吗?”手下问。

    “对,装什么都不知,睡得挺香的样子。”曾北平笑了笑。

    几百万买回来的仿生拍摄器果然厉害,无线遥控的仿生壁虎竟然和真的一样灵活,片刻,便探视清楚几个房间和楼上楼下的厅子。

    “妈的,白折腾了,什么都没有。难道这几个混蛋是基佬?来这里聚会度假的?”撤回到别墅后,红毛十分懊恼。

    “会不会有地下室?”九哥说。

    “地下室也看过了,老鼠都没一只,别说人了。白折腾了,打电话给老板汇报吧。”红毛很是不甘,浪费了两天时间了,妈的,是谁说这里可疑的。

    追查了这么多天都没收获,林信义比谁都急,王笙喜这人太重要了,他必须找到。

    可恨的是,好好一条线索,竟然就这样断了。

    林信义亲自在看拍到的视频,看完之后,他瞪着红毛不说话,眼神像刀。红毛竟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这王八的眼神好厉害……。

    “老陆,你养的一群猪,竟然被人家在眼皮子底下把人转移了都不知道。”林信义盯着红毛骂道。

    “不...不可能,我们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盯着,眼都不眨一下,他会变成空气跑了啊。我认为那儿根本就没我们要找的人,那向个男人都是基佬,在那儿度假聚会的。”红毛叫屈。

    “基佬你玛,那几个都是盒子脸的手下。看看这视频,王八蛋,灯熄、雪花……,这是人为的干扰,人就是这个时候被转移的。”林信义指着电脑显示器骂道。

    “扯蛋吧,你这破玩儿,一天都不知多少次会这样子,照你这么说,他们白天就跑了。”红毛对林信义的态度很不满意,王八蛋,乳臭未干在这里指手画脚,有本事自己去抓啊。

    “混蛋,这是人家故意干扰,让你们麻痹大意的,你们果然上当,真是一群猪。”林信义气的大骂。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对的,那么请问他们是不是变空气飞走了。我们所在的位置,是那栋别墅出入必经的方向,从昨天到今天早上,没任何车子进出,他从哪儿走了?”红毛还在和林信义吵,他不相信对方能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把一个大活人弄走。

    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如果下山的路必须经过他们的监控点,就算他们没看到人,没看到车,也该听到车声啊,对方从哪儿跑了呢?

    “你确定从昨天到现在都没一辆车子经过吗?你确定,下山只有一条跟吗?”林信义沉吟了一下说。

    “那地方我去过,确实只有一条路上下山,另一边,是刀削般的悬崖,几十米高的悬崖。”一直皱着眉头的陆文星插话道。

    他觉得,林信义有些过分,他骂红毛就骂红毛算了,干嘛骂全部是猪呢。陆文星很忌讳别人骂猪,因为他就是属猪的。

    “悬崖?那悬崖下是什么地方?有路吗?”林信义说。

    “悬崖下是大海。”红毛没好气的说。

    “大海?唉,他们从海上转移走了,一定是你们暴露了,不然,他们不会半夜冒那么大的险转移。”林信义又气又恨啊,早知道昨天直接强攻,动静虽然大点但最少有机会把人抢过来。

    “我们不可能暴露……。”红毛还要争辩,但是被陆文星喝止了。

    “闭嘴,回去闭门思过。”陆文星经林信义这么一说,想想也许林信义是对的,妈的,几千万失之交臂啊。

    他也甚是懊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