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王者风暴〕〔如意事〕〔大梦主〕〔千机殿〕〔临渊行〕〔禁区之狐〕〔放怪物一条生路不〕〔回到原始社会打天〕〔快穿之谁要和你虐〕〔讼师皇后〕〔桃运神医〕〔神祖纪〕〔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总有家人想〕〔喜乐街〕〔穿成残疾男主怎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会做菜〕〔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429:你想要啥?
    王笙喜当然心里有数,但是,他的研究成果是什么他更清楚,那是可以称霸全球的东西,所以,他很淡定。他认定,曾北平不会把他怎样,在没到手他的研究成果前。

    不过,他计算错了的是,曾北平并不像别的人那样,目标是他的研究成果。曾北平的目的,只是想了解他的研究成果,是不是可以复制出一个人罢了。他只想帮林浩然洗脱罪名,其它的对他来说,都是次要的。

    “我当然心里有数,你也知道我手上的东西有多珍贵,所以,除了我们全家的性命,你必须还得给些其它东西,我才会把这些成果给你。”王笙喜说。

    “你想要啥?说说看。”曾北平耐着性子。

    “最少五个国家的护照,另外在中立国银行给我准备两亿。”王笙喜看着曾北平小声说,“美刀。”

    砰!!啊!!

    “你…你干嘛打人。”王笙喜刚说完,他坐的凳子就飞了,被曾北平踢飞的,他微胖的身子一翻跌在地上,后脑勺撞了一个泡。

    “王八蛋,你还真敢要啊,两亿美刀,你怎么不说给你一个银行。老子告诉你,护照可以给你全家每人准备一本,钱嘛,每人十万,你满意不满意都得把资料给我。否则,老子让你们全家到林信义那儿聚头去,你干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他会对你怎样你也清楚……。”曾北平怒骂。

    在门外守着门口的刀铁林听到里屋的动静,不明白一向稳重的曾北平为什么今天这么冲动,跑进来扶起王笙喜说:“曾哥,别激动,什么事和王老板好好商量嘛,可不能把他交给林信义那混蛋。如果把王老板交给他,那就等于送他去死。”

    “死了好,送给林信义我还可以赚二百万,今天我可以听说了,提供线索给五十万,抓人给二百万……。”曾北平说的可不是假话,江湖早已传开了。

    “你把我交出去吧,十万块就想买我的东西,我就是死了也不给你。”王笙喜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脾气不输年轻人。

    “很好,老子也不要了。不过,我不会让你这么就死了,我得先把你折腾得半死,让姓林的把悬赏加到五百万再交出去。现在嘛,先让你的家人去趟路。嗯,你的女儿长的挺漂亮,二十多了吧,风姿绰约啊,便宜非别人了。”曾北平一边说一边掏电话。

    “哼,祸不及家人,你要是真对她们下手,你就真是王八蛋,江湖上的人要是知道你这样干,保证不会再有一个人和你来往。”王笙喜对江湖中的事竟也知道的不少。

    “好吧,你说的也是,既然如此,老子就先和你玩玩吧。我听说岛上有一种蜜蚁,专门吃甜食的,我不知道在你的身上涂上蜂蜜,放到蚁穴边上会怎样。好吧,我先用你的一脚做做试验。”曾北平说干就干,咔嚓咔嚓几声,把王笙喜的一手一脚关节给御了。

    御关节这种活是十分讲够的,好手法一点儿也不痛,但是曾北平学的是部队的那一套,才不会研究会不会痛,只要能把敌人制住就行。

    他这么咔嚓两声,却是把王笙喜痛的哇哇大叫,满头是汗。痛啊,钻心的痛。

    曾北平在王笙喜的脚涂上了蜂蜜,拿绳子给他捆住,提起就要走。

    “等等,你真的要拿他去喂蚁啊,那些蚁有毒,被咬过之后又痛又痒,可难受了。算了吧,要不我和他聊聊?”刀铁林拦在门口说。

    “不聊了,先让他尝尝什么叫又痛又痒吧。”曾北平推开刀铁林。

    “王老板,那蚁真的很毒,又痛又痒。我昨天不小心被咬一口,痒的时候我恨不得把手指给剁了,那滋味不好受,你还是跟他好好谈谈吧。”刀铁林追在后面说。

    “别吵,现在他想谈也晚了,我必须让他试试痒得想剁的滋味。”片刻,他们打着手电到了屋后的小树林里。

    小岛上长满了一个岛的梨,是一种野生的糖梨。也许是因为这种梨的缘故,所以岛上有一种吃甜食的蚂蚁。这种蚂蚁真有毒,咬人特别狠,被咬的地方结硬块,又痒又痛,比毒蚊还可怕。所以岛上的居民,防蚁比防蚊重要得多。

    曾北平把王笙喜提到梨林里,把他丢到地上片刻,就有一大堆的蚁成群结队的往他的身上爬,没涂蜜的地方还好,涂了蜜的脚,片刻便被叮咬了几十口。

    王笙喜是扩生物研究的,被蚂蚁咬第一口他就知道曾北平没讲假话,这里的蚂蚁确实有毒,而且是很特别的毒。但是,他不愿意这样就认输,所以,他紧咬牙关不吱声。

    “曾哥,算了吧,蚁毒虽然不至死人,但是真的很难受。”刀铁林在旁边劝说曾北平,曾北平一言不发,他又对王笙喜说,“王老板,钱财乃身外物,让你得到再多,人死了又有什么用?我觉得,差不多可以了……。”

    王笙喜还是不说话,但是被蚁咬的地方已开始发痛发痒,虽然他不愿意叫痛,但是入骨的痒,却让他哼哼的不停扭动身子,想找东西擦碰痒的地方。可是,他的膝关节早被曾北平御了,无论怎样扭动身子,脚还是动不了。

    痒,入骨的痒,王笙喜想用手挠,但手被绑住了,想弯腰去用嘴咬,可惜老腰太硬,他根本无法把嘴巴伸到脚上……。

    “我…我认输……,痒,痒啊,给我药……止痒……。”一刻钟不到,王笙喜就忍不住了,竟然如小孩一般求饶了。

    曾北平没说话,伸手把他提起来抖了抖,王笙喜身上像下雨一般抖落一堆的蚂蚁。

    “药…药,给我药…痒死我,啊……。”王笙喜像小孩子一般狂叫,实在是太痒了,他高估了自己的抗痒能力。

    “我本来不想这样对你,我最不屑的就是用刑了,但是,事关重大,我不得不用这样的手段。说吧,东西在哪里,我保证你全家人的安全,新的身份我也会给你,钱也会有,但是,绝不可以多少亿的,别发那样的梦。”曾北平真的不愿意上手段,但是老板在坐冤狱,他不得不用点儿手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