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仙魔三国大玩家〕〔六指诡医〕〔我有三千大世界〕〔天师下山〕〔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37章 你太宠我了
    床上没有人,只有掀开的被子。

    卧室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冰冷,深寂在卧室里铺满。

    当湛廉时出现,它们全部朝湛廉时涌来。

    蚕食他。

    湛廉时看着那掀开的被子,眼眸夜色沉没,里面有什么东西好像变了,却又好像没变。

    他转身下楼,脚步沉稳有力,但却没了刚刚的轻,慢,有的是无声的快,急。

    可很快的,这样的脚步声停在楼梯口。

    他视线落在了客厅里,那靠着沙发上睡着的人身上,不动了。

    宓宁坐在地毯上,身体靠着沙发,头枕着胳膊,睫毛安静垂在眼睑。

    她睡着了,安安静静的,灯光落在她脸上,都没有把她吵醒。

    湛廉时看着宓宁,看着这熟睡的容颜,上面的安稳,他的心沉淀下来。

    身上的凉意离他远去。

    他下楼,脚步放轻,来到宓宁面前。

    宓宁没有听见湛廉时的声音,也没有感觉到有人来了。

    她睡的香,睡的沉。

    湛廉时蹲下,看着宓宁,远看是这安睡的模样,近看亦是。

    但还是不同。

    近看更真实了。

    湛廉时抬手,指腹落在宓宁脸上。

    微凉的温度,随之传来她的温暖。

    他冰冷的手开始被一股热流缠绕,流进他的心。

    宓宁动了下。

    湛廉时指尖微颤,收回。

    他看着她,她睫毛颤了下,睁开。

    “阿时?”

    宓宁迷蒙出声,视线里的人也有些模糊。

    她刚醒,还不知道自己在哪。

    她迷糊的看四周,看见客厅里的摆设,尤其是茶几上的盒子,宓宁脑子清醒了。

    “我,我睡着了?”

    宓宁坐起来,这一坐,她轻嘶出声,身体晃动。

    湛廉时揽过她,手臂落在她腰上,她人也靠进他怀里。

    “哪里不舒服?”

    湛廉时垂眸看她,她的任何神色都在他眼里,不放过一点。

    宓宁苦笑,“坐久了,身上麻了。”

    她刚刚那姿势,不是平躺,侧躺,这一起来,哪里能舒服?

    “不要动。”

    “嗯?”

    宓宁刚出声,她整个人腾空,湛廉时把她抱了起来。

    宓宁心跳一下漏了一拍。

    她看抱着她的人。

    完美的下颚弧线,微抿的薄唇,他看着前方,眼眸深沉。

    宓宁脸上浮起笑,脸靠进他怀里。

    “等等。”

    突然,宓宁出声。

    湛廉时停下脚步,看她。

    “我做了小米粥,我们吃点再睡。”

    他忙完肯定很晚了,所以她做了点粥。

    宓宁看着湛廉时,柔声,“在锅里温着。”

    “……”

    湛廉时没说话,但他凝着她的眸子,似深了。

    湛廉时把宓宁放到餐椅里,去厨房盛粥,宓宁坐在那,看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细眉弯了。

    两人吃了粥,回到卧室洗漱,等两人躺到床上,时间已经两点多快三点。

    这个时间,和头一晚差不多。

    都很晚。

    宓宁因为睡了一觉,还不困。

    她靠在湛廉时怀里,说:“我把上锦布都给了林越,阿时,你心里会不会生气?”

    白天她跟他说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模样。

    他依旧是平常,她做什么,他都支持。

    可是现在,她觉得,他心里可能会有些难受。

    物有价,心无价。

    他给她的东西是金钱换来,但金钱后面的那份心,无法用金钱衡量。

    湛廉时闻着宓宁的发香,那清香幽幽的,在他心里萦绕。

    “不会。”

    宓宁抬头看湛廉时,他眼睛睁着,里面没有一丝困意。

    宓宁爬起来,凑近湛廉时,和他四目相对。

    这双眼睛太深,她看不到他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生气。

    她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生气。

    可是,宓宁的这个动作,她突然的和湛廉时对视,让湛廉时的身体,紧绷了。

    他看着她,眸里有什么东西在挣动,一点点往外跑。

    宓宁没有注意到湛廉时的变化,她的全部心思都在他眼睛里。

    她想要看透他的心,看他在想什么。

    可是,看不到,他藏的太深。

    她看不出他是真的不生气,还是假的不生气。

    宓宁无奈,睡回去,靠在湛廉时怀里。

    “林越是设计师,我曾经也是设计师,我和她很有缘份。”

    “我第一次见她,我便觉得这女孩子很好。”

    “我很喜欢她,似乎看见她就觉得愉悦。”

    “她来凤泉镇是为了上锦布,刚刚好的,我也喜欢上锦布。”

    “听说她需要,我就觉得我该给她,让她做更有意义的事。”

    “那个时候,我是开心的,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现在也不觉得。”

    “可是……”

    宓宁细细诉说的声音停顿,她眼里浮起歉意,“我觉得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在没有和你商量的前提下就答应了林越,我觉得很不好。”

    宓宁叹气,手落在湛廉时腰上,抱住他,“阿时,你太宠我了。”

    宠的她越来越不顾忌他了。

    湛廉时紧绷的身体放松,他眸中挣扎出的许多情绪消失,他侧身,抱住怀里的人,哑声,“我不生气。”

    “你喜欢,就是我喜欢。”

    宓宁笑了,“阿时,你这样我以后可能会上天?”

    她抬头笑看着他。

    湛廉时垂眸,看着她笑颜如花,“那就上天。”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