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41章 久远的记忆
    小丫头仰头看两人,但她太矮了,即便这样仰着,她还是看不清两人的脸。

    没法子,现在太阳出来,正好照着宓宁和林越。

    小丫头这么仰头看,刚好看见的是被阳光笼罩的两人。

    不过,她虽看不清两人的脸,却能感觉到气氛不对。

    小丫头眨巴眨巴大眼,然后转头看牵着她的人。

    湛廉时在看着宓宁,他目光锁在宓宁脸上,把她脸上的所有神色锁进眼里。

    他看见了她不停眨动的睫毛,她要把眼里的晶莹眨掉。

    但她眨不掉,逐渐的,她眼眶湿润,睫毛也染了湿意。

    她哭了,第一次,在他面前。

    林越松开宓宁,把眼泪擦干,看着湛廉时。

    “姐夫。”

    林越出声,红红的眼睛里还有泪光,但里面的坚定,半点不含糊。

    湛廉时视线落在她脸上。

    “我之前有个姐姐,她很不幸,没能幸福,现在我又有了一个姐姐。”

    林越握住宓宁的手,声音愈发坚定,有力,“她不是我亲姐,但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姐。”

    “我希望她幸福,一直这样幸福。”

    “请你,不要伤害她。”

    “好好对她。”

    说完,林越重重躬身。

    湛廉时,如果不是看着林姐这样幸福的笑,我不会让她在你身边。

    “林越,你……”

    宓宁被林越这个动作给惊了,可她话刚出口,喉咙哽咽。

    一股极大的热气从她眼眶生出,眼泪就那么不经意的掉下来。

    “林越,你这是做什么?”

    宓宁把眼泪擦掉,扶林越起来,林越不动。

    宓宁皱眉,“林越。”

    “我答应你。”

    低沉嗓音漫出,带着平常没有的厚重。

    林越知道,湛廉时听懂了她的话。

    她直起身体,“好!”

    林越脸上浮起笑,开心愉快,她握住宓宁的手,握紧,“姐姐,我走了,你要幸福。”

    宓宁眼睛里有泪,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好。”

    声音沙哑,没有了平常的轻柔。

    宓宁知道,她不能再说话,再说话,她可能会哭出来。

    很奇怪,她这样的难过。

    林越蹲下,对湛可可挥手,“小丫头,阿姨走了,想阿姨的话,给阿姨打电话。”

    “还可以视频哦~”

    湛可可扬起下巴,“哼,是阿姨想可可吧?”

    “哈哈,对!”

    “到时候阿姨给可可打电话,视频。”

    “这还差不多。”

    小丫头傲娇的扬起小脸,林越摸她小脑袋,起身,看着宓宁,湛廉时。

    “姐姐,姐夫,再见。”

    宓宁点头,“再见。”

    三人站在那,看着林越上车,看着她坐进车里,转头对他们挥手。

    她在笑着,很灿烂。

    宓宁低头,捂住嘴,忍住突然涌出的情绪。

    湛廉时抱住她,把她的脸按进怀里,“想林越了,我们可以回来。”

    宓宁没有说话,她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的遮盖中倾泻。

    湛可可看宓宁,小丫头小脸上是疑惑。

    妈咪好想很难受。

    妈咪很舍不得阿姨吗?

    本来林越离开,最伤心的该是湛可可,哪里想到最伤心的会是宓宁。

    导致后面湛可可活蹦乱跳,宓宁心情很是低落。

    湛廉时揽着宓宁,牵着湛可可走在凤泉镇上,小丫头刚开始还有心思玩。

    但当发现宓宁心情不好后,她也就没有心思了。

    小丫头看宓宁,然后拉湛廉时的手。

    湛廉时看她。

    小丫头眨巴一下眼睛,小声说:“爸爸,我们去哪玩吧?”

    说着,她看宓宁,又看湛廉时。

    意思不言而喻。

    妈咪不开心,她们要想办法让妈咪开心。

    湛廉时说:“想去哪玩?”

    湛可可咬手指,皱眉思考起来,“嗯……去……”

    “桂花糕。”

    湛廉时说了三个字。

    湛可可眼睛唰的一亮,举起手指,“去看奶奶!”

    宓宁一直看着前方,漫无目的的走着,她没有听湛廉时和湛可可说话,也没有听四周的声音。

    她似乎和现在的世界隔绝了。

    不过,湛可可这响亮的一声,打破了她安静的世界。

    宓宁回神,“奶奶?”

    她看小丫头。

    小丫头说:“妈咪,我们快走了,就见不到奶奶了,我们要去看看奶奶。”

    “就是那天晚上爸爸抱被子,给可可吃桂花糕的老奶奶。”

    宓宁记忆回拢,她笑着点头,“好。”

    看见宓宁笑了,湛可可立刻走到宓宁和湛廉时中间,一只小手牵一个,“奶奶年纪大了,我们是不是要买点东西去看奶奶呀?”

    她声音稚嫩,欢快,摇头晃脑的,好不可爱。

    宓宁笑着说:“要买。”

    一面之缘,短暂相坐,胜在喜欢,该去看。

    几人买了东西去缘来缘去。

    宓宁心情逐渐好了,湛可可对湛廉时眨眼,更欢乐了。

    “你们是住宿?”

    几人走进双木门,一个头发几近花白的老大爷出声。

    他看着他们,视线落在他们手上。

    没有行李,不像是住店的。

    “不是的,我们是来看老奶奶的。”

    湛可可说,大眼看四周,很快说:“爷爷,奶奶呢?”

    她嘴甜,模样可爱,这一声爷爷叫的,老大爷脸上有了笑。

    “奶奶?小娃娃,你奶奶可不在这。”

    “在的!”

    湛可可看着老大爷,坚定的说:“奶奶在这,她不是可可的奶奶,但可可叫她奶奶,前几天可可还在奶奶这吃了桂花糕。”

    “可好吃了。”

    老大爷一听这,想到什么,说:“你们是……”

    他声音停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几人,很快说:“你们等等,我去叫她。”

    湛廉时把东西放到旁边的桌上,湛可可看着老大爷进院子。

    宓宁说:“我们等会。”

    湛可可收回视线,“妈咪,奶奶在家的。”

    “是的。”

    宓宁看时间,再看院子,弯唇,“奶奶应该在做饭。”

    “啊?真的吗?”

    “嗯,你闻。”

    湛可可立刻吸小鼻子,很快说:“妈咪,可可闻到了香味!”

    刚说完,老太太从院子里面出来。

    她一眼便看见了湛可可,脸上的褶子一下挤在了一起。

    “小娃娃,你们来了?”

    老太太很愉悦,脸上的笑止都止不住。

    湛可可立刻跑过去,“奶奶,我们要走了,我们来看看你!”

    “要走了?”

    老太太看宓宁。

    宓宁走过来,说:“我们大概明天就会离开凤泉镇,下次来的话,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老太太有些不舍,但很快点头,“你们是来旅游的,不是这的人,是要回去。”

    “来,你们坐,我正好在做饭,你们来的好,在这吃饭。”

    老太太招呼几人坐,对院子里喊,“老头子,出来招呼客人,我去做饭。”

    宓宁握住老太太的手:“没事的阿姨,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们,我们……”

    “不说这客气的,坐,我去做饭,老头子他做饭不行,得我来。”

    宓宁没说完便被老太太打断。

    很快,老太太往院子里走,边走边说:“一定要吃了饭走。”

    宓宁看着往里面走的人,背有些佝偻,脚步却较之前几天稳了不少。

    她脸上是无奈,但无奈下是温柔的笑。

    湛可可说:“妈咪,我们要在这吃饭吗?”

    宓宁看湛廉时。

    湛廉时早已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吃顿饭再走。”

    “好。”

    宓宁带着湛可可去厨房帮忙,老大爷出来和湛廉时聊天。

    时间倒也很快过去。

    不过一个小时,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上桌,老太太和老大爷都很高兴,招呼几人吃饭。

    “都是一些家常菜,也不知道你们吃不吃的惯。”

    老太太把饭盛好放几人面前,宓宁接过饭碗,说:“吃的惯,我们不挑食。”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几人坐下,老太太不停给湛可可夹菜,湛可可吃的满嘴流油,“好吃。”

    “奶奶做的菜真好吃!”

    瞧她那吃的跟个小猫咪似的满足样,老太太和老大爷都呵呵的笑。

    宓宁也笑,拿过纸巾给她擦嘴。

    “多吃点,喜欢吃都多吃点。”

    “你们也是,千万不要客气。”

    老太太对宓宁和湛廉时说。

    宓宁笑着说:“我们不客气。”

    这一餐吃的其乐融融,跟一家人似的。

    湛可可开心,宓宁心里也愉快。

    等几人吃好,宓宁帮着收拾,湛可可已经瘫在竹椅里打饱嗝,“好饱呀~”

    她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懒懒的说。

    老太太拿了糕点干果出来,又泡了茶。

    宓宁双手接过,“您不要忙了,坐下歇会。”

    “没事。”

    老太太坐到竹椅里,笑着看湛可可。

    小丫头很可爱,一举一动都让人喜欢。

    湛可可说:“奶奶,你做的菜好好吃,可可吃的都动不了了。”

    “呵呵,不动,歇会,歇会。”

    “嗯!”

    宓宁看湛可可,小丫头大眼半眯,一脸吃饱喝足的满足样。

    这孩子,怕是一会要睡了。

    “你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老太太看向宓宁,她眼神慈爱,和蔼,很亲切。

    宓宁给小丫头把衣服拉下去些,不至于凉着肚子。

    “差不多。”

    宓宁抬头,看老太太,脸上是笑,“这一走,我们怕是要很久才能来了。”

    “没事,这再好玩的地方也有玩的厌烦的一天。”

    “你们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

    “是的。”

    宓宁看湛可可,也就一会儿,那眼睛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

    她无奈。

    果真。

    吃饱喝足就睡,还真是个孩子。

    老太太这个时候没看湛可可了,她看着宓宁,看着这张温柔的脸。

    逐渐的,她脑子里出现一个画面,那画面里有一个人。

    那个人的模样,和眼前的人几乎一样。

    老太太神色变化了,她眼里出现久远的记忆,那些记忆似被什么给打开。

    她脑子里出现温柔的声音。

    “我喜欢一个人,他说他会陪我到老,我们要生一双儿女。”

    “如果是男孩子,就叫他天地理,如果是女孩子,我就教她画画。”

    “如果是一儿一女,那便更好。”

    “我憧憬我们的未来,我满怀希冀的等着他。”

    “可是……”

    那个声音一瞬哽咽,那幸福的模样也布满痛苦。

    她看见了,也看清了。

    那是绝望。

    失去爱人的绝望。

    “我有了我们的孩子,我原本打算等他回来告诉他,我要给他一个惊喜,告诉他,他要做爸爸了。”

    “可我等来了……”

    泪水决堤,那个人捂住眼睛,绝望哭泣。

    老太太手朝这张脸伸出,她想要安慰这个人。

    宓宁脸上传来粗糙的触感,她一顿,抬头。

    老太太在看着她,那满是岁月的脸上此时布满疼惜。

    她在摸她的脸,一双老眼里是时光流逝过后的浑浊。

    “阿姨?”

    “……”

    “阿姨?”

    一只手落在她手上,宓宁看湛廉时。

    湛廉时看着她,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要出声。

    宓宁明白了。

    她看老太太。

    老太太在看着她,但却更像是透过她看什么人。

    宓宁想到老太太说的话,安静的让那只手在她脸上磨擦。

    “孩子,别哭。”

    “你还年轻,还看不透很多事。”

    “等你到我这个年纪了,你就明白了。”

    宓宁看着老太太,睫毛动了下,唇微张,但她终究合上了。

    湛可可真的睡着了,宓宁带着湛可可到一间房间休息。

    湛廉时说:“睡会。”

    宓宁看湛可可,小丫头倒是睡的香甜,把她抱上来再放到床上她都没有动静。

    “你呢?”

    她睡了,他呢?

    “我去帮忙。”

    做旅店很辛苦,每天都有要收,要洗,要晒的东西。

    两个老人家,很累。

    宓宁点头,“你忙完了叫我们。”

    “嗯。”

    宓宁躺到床上,跟湛可可一起睡,湛廉时给她把被角掖好。

    宓宁看着他。

    又要让他去忙了,有些不愿意。

    她想他跟她们一起休息,但是……

    湛廉时视线落在宓宁脸上。

    宓宁没说话,但她眼里的神色他看的清晰。

    她不愿意他离开。

    湛廉时眼眸微动,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化开。

    他低头,薄唇落在她额间。

    “睡吧。”

    “好。”

    宓宁闭眼,湛廉时看着她,转身离开房间。

    老太太在楼下坐着,没有在忙碌,当看见从楼上下来的人,她站了起来。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少强势锁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李锋江雪的小说免〕〔乔梁〕〔神医毒妃不好惹完〕〔秦鸿〕〔傅慎言沈姝〕〔剑临诸天叶玄全本〕〔豪门战神江宁林雨〕〔权倾天下医妃要休〕〔第一甜妻霍先生撩〕〔村长家的福宝〕〔都市风云乔梁〕〔寒门嫡女有空间〕〔布衣宁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