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43章 放弃了,那就一直放弃
    湛廉时和宓宁躺在床上,他抱着她,一直抱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宓宁闭眼靠在湛廉时怀里,沉默着。

    她没有睡。

    自一开始对湛廉时说了那几句话后,她便没再说了,到现在,她一直这么安静。

    有些事,不想还好,一想便撕心裂肺。

    她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也不想去想。

    因为,她现在很好,这样便好。

    可为什么,要让她梦到她,还要让她对她说出那样的话。

    她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宓宁抓紧湛廉时的衣服,身体蜷起来。

    湛廉时看怀里的人,她很痛苦,从未有过的。

    湛廉时抱紧宓宁,让她贴着他,不让她身子蜷起来。

    宓宁忍不住出声了,“阿时……”

    她声音痛苦,整个人都紧绷。

    就连那抓着湛廉时衣服的手也抓住了他的肌理,刮疼着他。

    湛廉时握住宓宁的手,看她紧皱的眉,那含着从没有过的痛的脸。

    他低头,唇落在宓宁唇上。

    看不得她这样的痛,她痛,他亦痛。

    唇上传来不一样的温度,带来熟悉的气息,安抚着她。

    宓宁睁开眼睛。

    他在吻她,温柔的,细致的,爱怜的。

    他在她身边,不论发生什么,他都在她身边。

    宓宁紧抓着湛廉时衬衫的手逐渐松开,她手落在他腰上,抱住他。

    湛廉时停下,看宓宁。

    她紧皱的眉松了,脸上的痛苦不见。

    她平静了。

    湛廉时收拢手臂,薄唇落在宓宁额间。

    宓宁闭眼。

    “呜呜……”

    手机震动,打破卧室里的寂静。

    宓宁睁开眼睛,此时她眼里已经恢复到平常。

    除了里面没有笑,其它的和平常一样。

    湛廉时拿过手机,关机。

    宓宁看着湛廉时,轻声,“我没事了。”

    湛廉时把手机放一边,抱住她,“再睡会。”

    宓宁脸上浮起笑,“这要再睡会,晚上该睡不着了。”

    现在正是晚上,但不是深夜,而是夜晚刚来。

    “没事。”

    宓宁扬起嘴角,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她脸上的笑逐渐变淡,但没有消失。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的亲生母亲。”

    湛廉时眼眸睁开,喉咙里溢出一个单音节,“嗯。”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她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她对我说,对不起。”

    “阿时,我不想听这样的话。”

    宓宁平静的说出来,尽管她说出这样不平常的话,她的心依旧会痛。

    湛廉时眼眸有什么东西变化了。

    “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我的记忆里没有家人,我也不想去奢求。”

    “我告诉自己,出生无法改变,生长环境无法改变,但我长大了,我可以选择我想过的生活。”

    “但我没有想到,她会来的这么突然,还对我说那样的话。”

    “我想,既然一开始决定了放弃,那就一直放弃,不要再出现。”

    “没有她们,我会好好活着,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湛廉时抱着宓宁的手,一瞬僵硬。

    他眸子里的变化不见,里面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害怕。

    本能的害怕。

    宓宁脸埋进湛廉时怀里,眼睛闭上,“阿时,我希望她不要再出现。”

    “我现在很好。”

    “这样便好。”

    湛廉时指腹动了下,然后落在怀里人的身上。

    她的温度从她薄薄的裙子传来,却暖不了他的心。

    一开始放弃,那便一直放弃。

    这真是一句让人无法承接的话。

    托尼听着手机里的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他瞪大眼,竟然挂他电话!

    托尼挂了电话,飞快打过去。

    然而,“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托尼看手机,里面传来机械的英女声。

    他只觉有股血直往脑门上冲,他让自己冷静,然后给湛可可打过去。

    挂了他的电话不说,还关机,一定是出事了。

    他还真是,回国都不跟他说!

    湛可可在卧室里玩儿,她给托尼打了电话后,便自个儿玩了。

    因为托尼叔叔说,他给爸爸打电话,去问怎么回事。

    托尼叔叔很聪明的,他一定有办法让妈咪开心。

    小丫头放松了,坐在地毯上和团团玩玩具。

    电话手表响,小丫头立刻看手表,大叫,“托尼叔叔来电话了!”

    小丫头飞快接了电话,“托尼叔叔!”

    “可可,你爸爸妈咪现在在哪?”

    “在卧室呢,托尼叔叔,你问爸爸了吗?”

    “还没呢,你爸爸不接托尼叔叔打电话,可可能帮托尼叔叔叫一下爸爸吗?”

    不接电话,还关机,湛廉时这么做,他非常不放心。

    而且两人还把孩子丢一边,他真的无法冷静。

    “啊?爸爸不接托尼叔叔的电话吗?”

    小丫头疑惑了,爸爸怎么会不接托尼叔叔的电话?

    难道妈咪很难受?

    小丫头心里顿时紧张了,“托尼叔叔,妈咪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小丫头说着站起来,往外面走。

    她想去看看妈咪。

    “有你爸爸在,不会有事,就是托尼叔叔正好有事要和你爸爸说。”

    “可可小公主,托尼叔叔得麻烦你了。”

    “不麻烦,可可现在就去叫爸爸。”

    小丫头打开门,飞快跑到主卧门外,“爸爸,托尼叔叔有事跟你说,你在里面吗?”

    小丫头拍门,声音脆嫩嫩的传到卧室里。

    宓宁睁开眼睛。

    她顿了下,立刻坐起来,“可可……”

    她忘记了,她们在这里面,可可呢?

    宓宁下床,她要去开门。

    湛廉时起身,握住她的手,“我去。”

    湛可可没听见宓宁和湛廉时的声音,小丫头继续拍门,继续叫,“爸爸,你在里面吗?”

    宓宁听着小丫头着急的声音,她的心跟着提起,她下床,“在里面,爸爸马上来开门。”

    小丫头眼睛亮了。

    “妈咪,你没事了吗?”

    咔嚓,门开。

    湛可可开心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爸爸!”

    电话手表里,托尼的声音传来,“可可,把手表给爸爸。”

    小丫头正探头从湛廉时旁边去看里面,她要看宓宁,听见托尼的话,小丫头反应过来,托尼还没挂电话。

    “嗯!可可现在就把手表给爸爸。”

    小丫头把手表取下来给湛廉时,“爸爸,托尼叔叔的电话。”

    “嗯。”

    湛廉时拿着手表出去,湛可可飞快往卧室里跑,“妈咪!”

    扑到走过来的宓宁身上。

    宓宁抱住她,脸上浮起笑。

    “可可,对不起,妈咪今天忽略你了。”

    宓宁蹲下来,看这张洋溢着笑的脸。

    湛可可摇头,“不忽略,妈咪有事,可可不打扰妈咪,可可就是担心妈咪。”

    “妈咪现在没有事了吗?”

    “妈咪开心了吗?”

    她一点都没有伤心难过的模样,她始终开心快乐着。

    宓宁摸她的小脸,柔声,“妈咪开心。”

    “有可可这个开心果在妈咪身边,妈咪很开心。”

    “咯咯……太好了!”

    “妈咪开心了,可可也就开心了!”

    走廊外,湛廉时拿着电话手表去了书房,而卧室里的声音传了过来,也传进托尼的耳里。

    托尼急躁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什么事。”

    走进书房,湛廉时出声。

    随着他出声,书房门关上。

    “什么事?你还问我什么事?如果不是可可给我打电话,说宓宁出事了,我还不知道你带着宓宁回国了。”

    “湛廉时,你想做什么?”

    托尼一口气说出来,愤怒蹭蹭蹭上涨,直冲云霄。

    回国这么大的事,他一点都没跟他说。

    他到底想做什么,他真的要问清楚了。

    湛廉时看着窗外,此时天已经黑了,镇上的灯火也亮了。

    一日又将要过去。

    “不做什么。”

    不做什么?

    托尼差点被这句话给气的背过气去。

    “不做什么?你跟我说不做什么?”

    “湛廉时,你不知道国内对宓宁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还是你迫切的想要她恢复记忆?”

    托尼一口气三连问,语速极快,语气很重,可见他的怒火。

    但是,他的怒火到湛廉时这就好似被一盆冰水落下,瞬间凉的一点火花都没有。

    湛廉时看着外面的夜色,不是大城市,看见的除了农家灯火,便是一座座起伏的山脉。

    沉静秀远。

    “她需要走出来。”

    托尼要出口的声音顿时卡住了。

    走出来……

    从一个世界,走到另一个世界。

    让一个人,真正的活着。

    托尼沉默了。

    人活在世上,不可能和这个世界断绝一切联系,即便你知道这个社会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自己所喜欢的,你也无法远离它。

    除非,死。

    宓宁还活着,她要么一直活在湛廉时给她铸造的城堡里,永远不出来,要么从城堡走出来,面对外面的世界,面对外面的风吹雨打。

    然后,找到适合自己,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让自己更全面,更好的活着。

    这才是一个人活着的真正意义。

    他研究心理学这么多年,也就为了一件事。

    就是让人好好活着。

    幸福,快乐的活着。

    “挺好。”

    “你这样做,挺好。”

    托尼脸上浮起笑,“湛廉时,你变了。”

    变得不再是一味索取,而是给予。

    这世界上,索取容易,给予难。

    湛廉时看着外面的灯火,远离尘嚣,这些灯火也变得宁静,祥和。

    “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

    这本就是他,该给她的。

    宓宁带着湛可可下楼,司机看见两人下来,躬身,“太太,小姐。”

    宓宁笑着说:“今晚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

    “是。”

    司机离开,宓宁对小丫头说:“想吃什么,妈咪现在去做。”

    她刚看了时间,快八点了,不早了。

    “可可想吃饭饭~”

    “好,妈咪做晚饭。”

    湛可可跟着宓宁去厨房,湛廉时下楼来,厨房里是母女俩的声音。

    家的温馨从厨房里漫开,侵染整个别墅。

    “还回米兰吗?”

    “嗯。”

    “呵呵,好,等你们回来,我来看看小丫头,看看宓宁的情况。”

    “这一次,宓宁应该会有很大的变化。”

    “廉时,作为医生,我希望宓宁能幸福,这是我对每一个病人治疗的初衷。”

    “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们都幸福。”

    “这是我作为好友的祝福。”

    幸福。

    这是他余生做的唯一一件事。

    次日,林越离开的第二天,宓宁和湛廉时带着湛可可离开了凤泉镇,回到d市。

    宓宁收拾从凤泉镇买来的东西,湛可可也帮着收拾。

    但其实她是玩儿,哪里能真的收拾。

    湛廉时也在收拾,这样的时候怎么可能让宓宁一个人做。

    “爸爸,我们是要回家了吗?”

    湛可可抱着宓宁用上锦布给她做的娃娃,来到湛廉时跟前。

    湛廉时把东西放行李箱,看她,“想回家了?”

    宓宁看小丫头,小丫头认真点头,“嗯!”

    “迪恩弟弟要回来了,可可想见迪恩弟弟了。”

    小丫头昨晚和迪恩视频了,两个小家伙说了很久。

    准确的说,是湛可可说了很久。

    她把在这边看到的好吃的,好玩的都跟迪恩说了。

    迪恩乖乖的听着。

    直至迪恩那边的管家让他休息,两个小家伙才没再视频。

    不过,在挂断视频前,迪恩问湛可可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他要回来了。

    就在三天后。

    而昨晚宓宁给小丫头洗漱,送她到床上休息时,小丫头问她,她们什么时候回家。

    宓宁说不知道,等明天问爸爸。

    现在看,小丫头是真的想回家了。

    宓宁弯唇,把放上锦布的盒子放行李箱,拉上拉链。

    她们在凤泉镇买的东西都送到了d市,她们在d市收拾好,晚点会有人来拿走。

    到时候,她们回米兰,直接人过去就好。

    “想回家吗?”

    磁性的嗓音传来,宓宁抬头。

    湛廉时在看着她,刚刚那句话是他问她的。

    宓宁看着湛廉时,笑问,“你想回家吗?”

    湛廉时说:“你想回去,我们就回去。”

    湛可可眨眼,期待的看宓宁。

    决定权在宓宁这,她可期待了。

    宓宁看湛可可,看见那满怀期待的眼神,笑道,“那我们也三天后回家。”

    湛可可当即跳起来,“哦耶!”

    京都,在恋。

    林越坐在椅子里,手上拿着一支铅笔,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