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47章 和赵起伟有关
    宓宁手机在十分钟后响了。

    一直安静等待的湛可可和迪恩都看过来。

    宓宁看着两个小家伙,那紧张的双眼,接了电话,“马尔克先生。”

    “好。”

    “我会的。”

    湛可可和迪恩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他们只看着宓宁,期待着她的答案。

    当看见宓宁拿下手机,湛可可飞快问,“妈咪,叔叔同意了吗?”

    宓宁看迪恩,迪恩没有问,但他的眼睛清楚的告诉着她,他的紧张,迫切。

    宓宁握住迪恩紧抓着她裙子的手,柔声,“答应了。”

    迪恩眼睛瞪大,不敢相信。

    湛可可愣了一秒,只有一秒,下一刻飞快跳起来,“哦耶!”

    “叔叔答应了!”

    “迪恩弟弟可以和可可一起睡了!”

    “……”

    湛可可拉着迪恩往楼上跑,开心的不得了。

    宓宁看着两个孩子消失在楼上,眼里有热气生出。

    没有母亲的孩子,加上极忙碌的父亲,迪恩让她说不出的心疼。

    身旁沙发凹下,一只手揽过宓宁的腰,宓宁顺势靠进身旁人的怀里。

    “阿时,我有些难受。”

    湛廉时收紧手臂,让她更紧的靠在他怀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你没有办法左右。”

    他知道她为什么难受。

    因为看着迪恩那样哭,她却没有办法帮他。

    现在这样的留迪恩,也不过是短暂的让他快乐,无法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宓宁闭眼,脸埋进湛廉时怀里。

    她真的很希望迪恩的父亲能多给他一些爱,让他不至于这么孤单。

    可她也仅仅是希望。

    她无法去说迪恩的父亲。

    她没有那个资格。

    迪恩在湛廉时这住下来,虽然只有几天,但两个小家伙还是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几人便收拾好,吃了早餐,去购物。

    迪恩要在这里住的日子,需要许多东西,她们要去采购。

    两个小家伙手牵着手,在商场里逛。

    宓宁和湛廉时走在两个小家伙身后,她看着两个小家伙,满脸的笑。

    看着这两个孩子,她便开心。

    “迪恩弟弟,我们买多一点的东西,这样你以后随时来住都可以。”

    “好。”

    有了这次,两个小家伙似乎都不害怕分别了。

    几人在商场里逛了几个小时,回家。

    此时时间差不多中午,湛廉时去做午餐,宓宁收拾东西。

    湛可可和迪恩给宓宁帮忙。

    两个小家伙跑上跑下的,团团也跟着跑,家里气氛热闹极了。

    宓宁把新买回来的需要洗的东西放洗衣机里,客房收拾出来,按照迪恩喜欢的风格来布置。

    湛可可和迪恩刚开始跟着她跑,后面两个小家伙就去玩了。

    宓宁也不指望两个小家伙真的帮她,她们开心的玩就好。

    忽的,宓宁的手机响了。

    宓宁把手中的摆件放床头柜上,拿过手机。

    她脸上浮起笑,“林越。”

    来电人是林越。

    “姐姐。”

    林越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整个人顿时松懈下来。

    宓宁听出林越声音里的疲惫,她想到什么,看时间,十一点二十,那国内现在应该是早晨四五点。

    林越起的这么早?

    还是,她根本就没有睡?

    “林越,晚上休息了吗?”

    宓宁柔声,声音里满载关心。

    她觉得林越可能一晚上都没有睡。

    林越把铅笔放下,人倒在椅背上,闭眼,“姐姐,我想你了。”

    她没有回答宓宁的问题,而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宓宁的心,微疼。

    她没回答,那就是没睡了。

    “快洗漱休息,不要这么熬夜,身体吃不消。”

    昨天她回来后有给林越发信息,林越后面回复了她,中间隔了两个小时。

    宓宁知道,她在忙。

    现在听她声音,应该不止是忙,还有难处。

    林越睁开眼睛,眼里浮起笑,开心又温暖。

    怎么画都画不出自己满意的图稿,她想起了林帘。

    想起曾经她们在一起的日子。

    她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害怕,更不需要有压力。

    只要有林帘在,什么事都不是事,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所以,她给宓宁打电话了。

    她想听听宓宁的声音。

    “姐姐,我很想你。”

    浓浓的依赖,浓浓的信任,浓浓的感情。

    宓宁唇合上,心里柔软一片。

    她是真的想她。

    尤其是疲惫过后。

    “我也想你。”

    “……”

    两人没说话了,手机里安静下来。

    林越没挂电话,宓宁也没挂电话。

    这样的安静,似乎挺好的。

    “姐姐,如果你在我身边,该多好。”

    像以前一样,她们开心,快乐,自在。

    那样的日子,真的好好。

    宓宁心微动,她抬头,看外面的天。

    昨天米兰的天阴沉沉的,但今天云雾散开,阳光洒满。

    昭示着美好的一天。

    “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难?”

    宓宁走出去,看外面的阳光。

    天虽炎热,却明亮夺目。

    她喜欢这样的阳光。

    林越低头,看桌上扔的到处都是的纸团。

    “嗯,我怎么画都画不出自己想要的,我有些烦躁,也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画了。”

    “我脑子里好像没有东西了。”

    越画越差,越画越觉得无力。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废。

    宓宁嘴角浅弯,“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用上锦布?”

    林越一愣,下一刻,她坐起来,“姐姐怎么知道?”

    宓宁是想起了吗?

    “呵呵,一想就想到了。”

    “上锦布颜色深暗,但偏偏它不能染,所以要把她运用的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你这次去凤泉镇,应该是想看看上锦布到底怎么样,但没有想好怎么用。”

    “或许说,你更看重上锦布的本身,觉得有这点在,其它都是次要。”

    所以,才忽略了这个问题。

    等这个问题提上来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

    林越的心顿时砰砰剧烈跳动起来,有一股极强的热流从她心里生出,涌向她的身体各处。

    没有记忆,却能准确的想到这些。

    她真的是宓宁,不是林姐吗?

    “对,姐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她就是这样想的。

    她以为,只要用上上锦布,就能让设计更出彩。

    可她根本没有见过上锦布,根本不知道上锦布的颜色竟然这么深,不亮。

    宓宁说出了她全部的想法。

    宓宁笑,“不着急,我跟你说怎么办。”

    林越握紧手机,“姐姐你说。”

    “上锦布颜色深,暗,不似平常的布亮,但它色泽极好,在阳光下,它的颜色一点都不晦暗,相反的,很有力量。”

    “但是,即便如此,它还是比不上寻常我们常见的布料颜色。”

    “可以说,在市场上所见的颜色中,它是最不突出的。”

    “但反之,它在众多颜色里,其实是最显眼的。”

    “因为,它独特。”

    “独特的不和别的东西相融。”

    “这样的东西,本身便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性。”

    “我们女性,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存在,环肥燕瘦,高矮不一,东方美,西方美,落在每一女人身上都是不同的。”

    “我们要用上锦布来放大女人的独特,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便女性高,还是矮,貌美或者丑陋,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我。”

    “我们身上都有不一样的闪光点。”

    “你可以用上金丝线来突出这一点,在剪裁上下大功夫,凸显女性身上的独一无二。”

    “然后,用配饰点缀。”

    “林越,你要记住一点,任何的一个配饰都可以为你的设计加分。”

    “无论是耳环,项链,包,亦或是指甲,戒指,都可以把上锦布的优点给凸显出来。”

    林越喉咙吞咽,她忘记了自己的心跳,忘记了疲惫,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她只能听见手机里的声音,一字一句,满怀信心。

    这是林姐。

    她就是林姐。

    她说话的声音,语气,语速,语调,和以前一模一样。

    她对设计的热爱,全部在这些话里体现。

    她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林姐。

    宓宁说完,没有听见林越的声音,她出声,“林越,听见了吗?”

    林越嘴巴张了张,喉咙吞咽了两下,把那不断上涌的情绪吞下去,说:“听见了。”

    宓宁笑,“听见了就好,你现在应该有想法了。”

    “嗯。”

    有了。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像曾经林姐跟她说,她一听就明白了。

    “那好,我就不跟你说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工作。”

    “姐姐等着你的好消息。”

    “好……”

    宓宁挂了电话,林越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她拿下手机。

    林姐,你真的没有想起吗?

    真的吗?

    宓宁把手机放一边,继续收拾。

    但她感觉到,她的心跳有些快,心里有些热,似乎有什么情绪在出现。

    她摸了摸心口的位置,一会儿后,摇头失笑。

    看来曾经的记忆没有,但有些东西还是在,能影响她。

    宓宁收拾的差不多,湛廉时午餐也做好。

    几人一起用午餐,午餐后,湛可可和迪恩继续玩,但没多久,两人便午睡了。

    湛廉时也让宓宁午睡,从昨天回来到现在,她都没怎么好好休息。

    “你呢?”

    宓宁看湛廉时,她心疼她,她又何尝不心疼他?

    湛廉时看宓宁眼里的关心,说:“一起?”

    不知道怎么的,宓宁看着他这眼神,脸有些发烫。

    两人简单洗漱了下,躺床上。

    宓宁靠在湛廉时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闭眼。

    好好休息下,他也累了。

    湛廉时眼眸也闭上,不过,当怀里的人彻底熟睡,他睁开眼睛,看怀里的人。

    宓宁睡着了,容颜和平常一样的安静。

    她很放松,眉头没有皱着,而且因为熟睡,整个人放松下来,她脸上的皮肤看着特别好,没有一点瑕疵。

    湛廉时视线落在宓宁唇上,好一会,起身离开。

    书房。

    湛廉时坐到办公椅里,打开笔记本。

    而随着笔记本打开,他手机响了。

    “喂。”

    “回米兰了吗?”

    托尼的声音。

    “嗯。”

    “你们现在在米兰的家?”

    湛廉时点开邮件,看发过来的最新邮件。

    “嗯。”

    一个嗯,两个嗯,托尼听的有些嫌弃了。

    “你就不能多一个字?”

    “什么事?”

    “……”

    托尼直翻白眼。

    让他多一个字,他就直接三个字。

    还真是惜字如金。

    托尼也懒得跟湛廉时计较,说:“我把时间腾了点出来,过来看看宓宁。”

    “虽然现在听你声音,应该没什么事,但我还是要亲自看看才放心。”

    湛廉时拿着鼠标滑动,邮件里的资料跟着往下滑。

    “嗯。”

    又是一个字,可见敷衍。

    托尼不想说了,“你忙。”

    啪,挂了电话。

    湛廉时把手机放一边,眼眸看着资料里的内容。

    十分钟后,他拨了一个电话。

    “湛总。”

    “柳钰当年的事,和赵宏铭有关系?”

    “是的,湛总。”

    “按照当年给出的资料和结果,柳钰是在带着十几人去探寻一座古墓时的路途中遭遇洪水失踪,十几人无一幸免。”

    “这件事在当时来说很震惊,所以消息被压下去了,只有这十几人的家属,以及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考古工作人员知道。”

    “而且也因为这件事,那个项目被叫停,一直没再动过,久而久之这件事也就彻底被掩盖。”

    “当时柳家派人去找,湛老爷子也派人去找,都没找出个结果。”

    “时间长了,大家不得不接受柳钰已死的事实。”

    “但这次我们按照当时柳钰负责的那个项目去调查,发现那里没有什么所谓的古墓。”

    “为了确保这件事的真实性,我们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那个地方查找,确实没有可能会有古墓。”

    “我们开始怀疑,那里根本没有古墓,柳钰也根本不是因为去探寻那座古墓时失踪。”

    “那十几个人也不可能死在那。”

    “我让人去查当时他们所说的那个项目,查出来这个项目过于简单,资料极少。”

    “不知道是因为那件事刻意掩盖还是怎么,怎么查怎么都是漏洞。”

    “我怀疑,那件事可能有人做了手脚,而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为了不让有心人察觉,我没有让人去问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而是去查当年和柳钰共事的人,上下级。”

    “发现其中一个人和赵宏铭走的很近。”

    “这个人正是柳钰的师哥,秦又百。”

    “秦又百当年不是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但他聪明,为人处事极好,不论是和上级,还是下级,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甚至因为柳钰结识赵宏铭,他也和赵宏铭关系极好。”

    “到后面,还入赘赵家,娶了赵宏铭的女儿,成了赵宏铭的女婿。”

    付乘说到这,顿了下,然后继续说:“而赵起伟就是秦又百的儿子。”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