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48章 很危险
    有些事不查不知道,一查便让你难以想象。

    当付乘得到这些消息时,他也是惊了好一会。

    湛廉时听着付乘的声音,他眼眸没有任何变化,但细看,他眸中夜色深浓了。

    深的似压着什么,层层叠叠。

    付乘没有听见湛廉时的声音,手机里安静的很。

    但他知道湛廉时在听。

    这些消息,需要时间消化。

    “我查了秦又百,这个人家庭条件不好,父母离异,母亲把他养大,到他上高中,一场意外,他母亲出车祸死了。”

    “那个时候他还不满十八,需要监护人,但他的父亲很早便组建了新的家庭,他没了监护人,法院让他父亲养他。”

    “他父亲不愿意,因为他父亲当时有两个孩子需要负担,对他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且他父亲和她母亲离婚后一直没有联系,他父亲和他没有一点感情。”

    “倒是秦又百的外公外婆愿意养他,但两个老人身体不好,常年吃药,没有办法养他。”

    “他有个舅舅,舅舅为承担两个老人的医药费,再加上家里的孩子,也无法把他接到家里。”

    “这件事弄到最后,没有人养秦又百,秦又百说他不用人养,但他需要警察帮他找到肇事司机,他要对方赔偿。”

    “当年他母亲出车祸,肇事司机逃逸了,而当时出事的地方没有监控,在偏僻的地方,很难找到是谁。”

    “也就是那件事,秦又百休学了一年,那一年他不知道去了哪,一年后,他回到了学校,读书,高考,上大学。”

    “几年时间,秦又百成了考古学院那一届最优秀的学生,不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对他赞誉有加。”

    “所以他不过二十六岁便成了考古学院最年轻的教授。”

    “和柳钰,您父亲并称考古学院的绝代三剑。”

    “在柳钰出事那一年,几人在考古界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

    “尤其是柳钰,他对古墓的探索,研究,钻研,让许多古物不至于被损坏,得到了完好的保存,也因此让现代的人对历史化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那个时候,因为对考古的热爱,柳钰和您父亲关系很好,和秦又百关系也不错。”

    “而因为柳钰的关系,秦又百结识了不少考古界的专家,知名人士,以及爱好收藏古董的人。”

    “赵宏铭就是其中一个。”

    湛廉时身体后靠,贴着椅背,他听着付乘的声音,眼眸沉静如斯。

    此时,他双眸里什么变化都没有。

    就连刚刚的深色也消失无踪。

    “赵宏铭和柳老爷子,您爷爷,刘小姐的爷爷,以及韩先生的爷爷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大家年轻时虽身处的地位不一样,职位不一样,但确实关系不错。”

    “而柳老爷子和您爷爷,以及韩先生的爷爷关系最好。”

    “当初韩先生的爷爷出事,您爷爷让把韩先生的母亲接到湛家,柳老爷子也想把韩先生的母亲接到柳家。”

    “但当时柳老太太已有好几个儿女,您爷爷家里还只有您大伯和您父亲,您爷爷便说把韩先生的母亲接到湛家。”

    “一直到韩先生的母亲出嫁。”

    付乘说到这,声音微微的停顿了下,继续说:“韩先生的爷爷是一位优秀的考古学家,在当时来说,极有地位。”

    “那个时候,您爷爷是武,柳老爷子是,韩先生的爷爷是德,刘小姐的爷爷是正,赵宏铭是武,后面退下来从商。”

    “赵宏铭喜欢收藏,退下来从商后便是经营古董玉器,诗词字画。”

    “即便是现在,赵宏铭那里都还有韩先生爷爷,柳老爷子,刘小姐爷爷的墨宝。”

    “秦又百这个人很会做人做事,让人挑不到错处。”

    “他的聪明不仅体现在他的学识上,还体现在他的交际上。”

    “自他通过柳钰认识赵宏铭后,两人便多有来往,谈论古董,收藏,很得赵宏铭喜欢。”

    “逐渐的,他认识了赵宏铭的女儿,和赵宏铭的女儿有了来往,直至恋爱结婚。”

    “柳钰出事那一年,秦又百已经入赘赵家,和赵宏铭的女儿夫妻关系很好,那个时候赵起伟已经有几岁了。”

    “当时您也有一定的年岁。”

    湛廉时看着前方挂在墙上的一副字:《兰亭序》。

    落笔行云流水,走势有如龙蛇,一气呵成,利落干净。

    这是柳老爷子的字。

    这幅字也是他送给湛廉时的。

    “廉时,这两天你柳爷爷我写了一幅字,你看喜不喜欢?”

    “喜欢。”

    “喜欢就拿去,哈哈……”

    那爽朗的笑声似还在耳边,但人已没了。

    “柳钰出事之前,考古院一切平常,柳钰出事后,考古院里的人都感到惋惜。”

    “柳家不相信柳钰出事,纷纷派人去找,您爷爷,秦又百,徐宏铭都派人去了。”

    “大家一无所获。”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又百同父异母的弟弟从监狱里放出来,说又犯事了,还死了。”

    “他必须去处理。”

    “秦又百成为考古学院的教授后,他的家人都来攀亲戚,让他给家里人找事做,他都办了。”

    “但他的这个弟弟在他帮忙安排工作后,和人发生争执,伤了人,被送进了监狱。”

    “因为那件事,秦又百又是赔礼道歉,又是负担对方的医药费。”

    “结果他继母说他把他弟弟送到了监狱,还闹到学校。”

    “据当时的人说,秦又百非常严肃的说了她继母,他没有做错,弟弟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

    “他不会徇私舞弊。”

    “把她继母气的当时就打了他。”

    “如果不是学校里的人拦着,秦又百肯定会受不少的皮外伤。”

    “不过,她继母这样一闹,他在学校的名声更好。”

    “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好的。”

    “而在大家都在找柳钰的时候,这个弟弟从监狱里出来。”

    “听说气不过,要来找秦又百报复,结果自己运气不好,走到路上的时候,踩空了一个下水道井盖,人掉下去,刚好一辆机车过来,直接从他弟弟脑袋上压过去,人当场没了。”

    “这件事当时很多人知道,都说活该。”

    “秦又百倒也好心,帮着家里把丧事给办了。”

    “没想到她继母又要把这件事怪到他身上,抓着他要他偿命。”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她继母当场毙命,据当时的人说,是气的。”

    “一下子,丧事办了两场,而他父亲也因为这件事病倒,不过半年人就没了。”

    “那一年,柳钰失踪,秦又百家里办了三场丧事。”

    “考古院的很多事,秦又百都搁下了。”

    “一年后,柳钰的事逐渐在大家的记忆里消失,秦又百也彻底从考古院里退下,只做教授,直到现在。”

    付乘说到这,再次停顿。

    他相信,湛总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这一切都看似平常,没什么奇怪的,但我们去调查的人说,一年死三个人,太过巧合。”

    “于是我让他们仔细去查了秦又百弟弟,继母,父亲的死因。”

    “发现很有蹊跷。”

    “尤其是秦又百弟弟。”

    “按理说,秦又百的弟弟是不该在那个时候放出来的,但听说在监狱里表现很好,提前放出来。”

    “这个理由倒也说的过去,但奇怪的是,秦又百弟弟出事的时候监控在头一天淋雨坏了。”

    “所以秦又百弟弟出事那一天,只有目击者,没有监控。”

    “而他的继母,更是死的奇怪。”

    “听说那是在灵堂上抓着秦又百要杀秦又百,被大家拦着,人就这么没了。”

    “而他父亲,病倒后秦又百多次去看过他父亲,在他父亲死前,他还去看过。”

    “但也就是他看了他父亲后没多久,他父亲死了。”

    “而当时,他不在他父亲身边,在他父亲身边的是他另外一个弟弟。”

    “他继母生了两个儿子,现在也就那个儿子还活着。”

    “我仔细看了三人的死因,前后联系,太多巧合,而且每次秦又百都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我觉得这几人的死和他有关系。”

    “我让人去查秦又百还活着的那个弟弟,发现那个弟弟自从父亲死后,便离开了京都,去了很偏远的地方,在那里生活。”

    “到现在都没有娶妻生子,人过的很贫苦,却也沉默寡言。”

    “村里的人都说他有毛病。”

    “而据说,秦又百去看过这个弟弟,两人还发生过争吵。”

    “本来我想让人直接去找他的弟弟,但我担心被秦又百察觉,打草惊蛇,便没有这么做。”

    “我们现在仅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可以肯定,秦又百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心机颇深,做事滴水不漏。”

    “根据这条线索,我们再联系柳钰失踪的事,发现柳钰失踪前,有见过秦又百。”

    “并且那段时间两人时常在一起,您父亲也在。”

    “估计也就是这样,所以很少有人把柳钰的失踪联系到秦又百身上。”

    “就连我们,一开始也没有想到。”

    “而我们之所以想到,并且肯定,还有一个原因。”

    “在柳钰出事的那一年后,赵宏铭生意逐渐做大,开始涉猎很多,尤其他开始涉猎旅游业。”

    “那一年,赵宏铭买下了x市的几座山,要在那里大力开发旅游。”

    “没想到竟发现了一座古墓,还是被盗了的。”

    “里面被破坏的厉害,没有什么东西了,但也被保护起来。”

    “不过,那里是不能再做旅游了。”

    “听说秦又百当时建议赵宏铭在那里修建一处博物馆,把那一代的历史化带动起来,为后人观瞻也是好的。”

    “赵宏铭答应了,在那里修建了一处博物馆。”

    “并且把自己珍藏的古董都放在了那个博物馆。”

    “我派人去那个博物馆看了,没有什么异样。”

    “但是,听说因为那件事,赵宏铭损失惨重,不再涉猎旅游。”

    “刚好听说国外做生意不错,赵宏铭便去了国外。”

    “我让人去沿着当年赵宏铭去国外做的生意的线索查,查到了一件事。”

    “赵宏铭有暗中和人做古董买卖。”

    “那些古董,是他收藏里没有的。”

    说到这,付乘声音沉了。

    他张合的唇也终于合上。

    柳钰当时负责的考古项目和探寻的古墓有出入,然后人在探寻古墓的路上失踪,项目停了。

    然后呢?

    没了。

    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可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柳钰的失踪是秦又百和赵宏铭造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柳钰的失踪,一定和两人有关系。

    湛廉时看着那幅字的眼眸变化了,这一刻,书房里的气息都沉下来。

    “查。”

    “你知道该怎么做。”

    付乘,“我明白。”

    “就是……”

    他声音微停。

    湛廉时张唇,“说。”

    “在柳钰失踪前,您父亲和秦又百经常和柳钰在一起,我觉得,您父亲和秦又百都可能清楚当年柳钰负责的项目。”

    “但是,从我们查的这些资料上看,秦又百这个人非常危险,我们不能贸贸然去问您的父亲。”

    “如果秦又百察觉到了,我担心您的父亲有危险。”

    “可我们不去问,当年的事,您父亲可能就是一个知情者。”

    “如果柳钰的失踪真的和秦又百有关,那您的父亲……怕也不安全。”

    付乘说完,不再出声。

    这么多年,秦又百都没在考古院,但他和考古院的朋友,以前的同事关系都保持的不错。

    包括湛申。

    如果他们没有查到柳钰的事和秦又百有关,那也就罢了。

    但现在查到了这么多有用的东西,他们不可能还当什么都不知道。

    他觉得,湛申有危险。

    尤其是,一旦他们查柳钰的事被泄漏出去。

    四周寂静了,手机里的声音一点都没有。

    无论是湛廉时这,还是付乘这。

    似乎世界一下安静下来。

    付乘眉头微皱,等着湛廉时的回复。

    湛总和家里关系不好,尤其是林帘的事发生后。

    现在……

    “一切照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