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49章 不要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宓宁睡的正沉,手机响了。

    她睁开眼睛,拿过手机。

    “喂。”

    “宁,你在休息吗?”

    克莱尔听出宓宁声音里的迷蒙,明显就是刚醒。

    宓宁脑子还不是很清醒,听见克莱尔的声音,她拿下手机看来电,然后坐起来,“嗯,刚醒。”

    “被我吵醒了吧?”

    克莱尔头疼,她以为这个时候宓宁有时间,她打电话来应该刚好。

    但她忘记了,这个时间正好是午睡的时候。

    “没事,克莱尔,你说,什么事?”

    宓宁靠在床头,缓过这还没睡醒的困意。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跟你说明天我们约好的时间,地点。”

    “就是我忘记了现在是午睡的时候,我吵醒你了。”

    “对不起,宁。”

    宓宁揉眼睛,笑说:“没事,白天我也不能睡太多,不然晚上睡不着。”

    克莱尔叹气,“宁,你总是这么善解人意,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睡觉被吵醒是一件让人很烦躁的事,宓宁却一点生气都没有。

    她很不好意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呵呵,没事,这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关系。”

    “是明天,对吗?”

    宓宁转过话题,脸上的笑始终温和。

    “对,我邀请了你,梅丽莎,奥罗拉,还有蒂娜。”

    “她们明天都有时间。”

    “好,在哪里?”

    “科莫湖,我们去游湖,怎么样?”

    “呵呵,好,就是我要带两个孩子,可能会比较吵。”

    “两个?”

    克莱尔疑惑,不是只有一个?

    “是的,昨天迪恩过来了,这几天他在我们这玩。”

    “原来是迪恩,可以,有孩子热闹,而且我们这么多人也可以帮你看着下孩子。”

    “好。”

    两人说定,宓宁挂了电话。

    科莫湖,那里之前她们去过,是一个风景很好的地方。

    现在热天去正好。

    宓宁把手机放一边,她看身旁的位置,没有人了。

    不知道阿时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没有一点印象。

    宓宁起床收拾,洗漱,出了卧室。

    现在刚好两点,时间还早。

    别墅里没有听见两个小家伙的声音,宓宁猜两个小家伙还没醒。

    宓宁放轻脚步,来到湛可可的卧室。

    顿时,她笑了。

    床上,两个小家伙头挨着头睡着,盖在她们身上的小毯子被踢开了,露出两个小家伙的身子。

    迪恩很乖,睡相和他平常一样乖巧,倒是湛可可,小丫头抱着迪恩,就好似在抱着娃娃,一条小腿儿翘在迪恩身上,睡的好不自在。

    这孩子啊,睡相还真是……说不出的可爱。

    宓宁笑着摇头,走过去,把踢在床脚的小毯子拿起来,盖在两人身上。

    中午本来是让两个小家伙各自在自己的卧室里睡的,但湛可可说要跟迪恩一起睡。

    她说即便是踢被子也没有关系,因为只睡一小会儿。

    宓宁拿她没办法,便让两个小家伙一起睡了。

    现在,看着这两张睡的香甜的小脸,她心里说不出的柔软。

    宓宁在湛可可卧室里呆了会便出去了。

    这次她没再去别处,而是下楼,去厨房做吃的。

    平时有时间,她便会做一些甜点,小丫头爱吃,阿时也会吃。

    现在阿时应该在书房。

    她从小丫头卧室里出来的时候,书房门关着。

    时间很快过去,三点多的时候,湛可可和迪恩下来了。

    湛可可鼻子灵,闻到了香味,直往厨房跑。

    “迪恩弟弟,爸爸妈咪在厨房做好吃的,我们快去看!”

    湛可可率先跑进厨房,一眼便看见在厨房里的宓宁。

    “妈咪!”

    小丫头脆生生的叫,声音响亮极了。

    团团早便跑进了厨房,现在就在宓宁脚下。

    它听见湛可可叫,也仰头跟着叫,“喵~”

    宓宁转头看站在她身后的小丫头,“醒了?”

    刚刚她便听见了小丫头的声音。

    这孩子只要是醒着,动静便不小。

    “嗯!可可闻到了奶油的味道,便跑进来了。”

    “妈咪,你做的是什么呀?”

    “是奶油蛋糕吗?”

    小丫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宓宁手上的托盘。

    宓宁刚把烤箱里烤着的东西拿出来。

    不过,因为小丫头矮,她看不到宓宁托盘里的是什么。

    “不是。”

    “那是什么?”

    “你猜。”

    宓宁转身,不把手上的托盘拿下来,就让湛可可猜。

    迪恩进来,宓宁看迪恩,眼神温柔,“迪恩,睡的好吗?”

    迪恩看着这温柔的眼睛,小脸微红,“好。”

    “那便好。”

    “那是奶油面包?”

    小丫头继续猜。

    宓宁摇头,“不是。”

    她视线落在迪恩脸上,“迪恩,你猜猜,宁老师手里的是什么。”

    湛可可赶忙点头,“迪恩弟弟,我们一起猜!”

    迪恩看宓宁手上的托盘,他和湛可可一样看不到托盘里的东西。

    但他认真的模样让湛可可期待了。

    迪恩弟弟很聪明的,一定能猜到。

    “草莓蛋挞。”

    迪恩说,蓝色澄净的眼睛看宓宁。

    宓宁眉眼弯了,“猜对了。”

    “哇!好厉害!”

    “迪恩弟弟,你太厉害了!”

    小丫头抓着迪恩的手开心的跳,就好像是自己猜对了一样。

    宓宁把蛋挞拿出来放早便准备好的托盘里,“先冷一会,等凉了就可以吃了。”

    “嗯!妈咪,可可爱你!”

    呵呵,这小丫头。

    宓宁给两个小家伙榨了新鲜的果汁,两个小家伙便抱着果汁喝,边吃蛋挞,开心极了。

    宓宁看楼上,湛廉时还没下来。

    估计还在忙。

    她去厨房泡了杯咖啡,拿了两个蛋挞,上楼。

    迪恩和湛可可吃着,两人看着宓宁上楼。

    湛可可凑到迪恩耳边,小声说:“妈咪可喜欢爸爸了。”

    迪恩转头,睫毛眨动,“叔叔也喜欢宁老师。”

    湛可可扬起小脸,得意的说:“那是!”

    “爸爸最喜欢妈咪和可可了。”

    “妈咪说什么爸爸都会答应,可可如果有要的东西,妈咪不答应,爸爸也不会给可可买。”

    “但如果可可要的东西,妈咪答应了,爸爸就会给可可买。”

    “爸爸最喜欢妈咪了。”

    迪恩低头喝果汁,小声说:“迪恩也喜欢宁老师。”

    很喜欢。

    宓宁来到书房外,敲门,“阿时。”

    湛廉时看着笔记本的视线转过,落在书房门上。

    这一刻,书房里的清冷寂静消失,他眼中的薄凉亦不见。

    湛廉时关了笔记本,起身。

    宓宁听着书房里的声音,没有人回应她。

    她想了想,说:“阿时,我……”

    咔嚓,门打开。

    湛廉时站在她面前。

    宓宁看着湛廉时,他在看着她,眼里夜色深浓。

    “我泡了咖啡,烤了蛋挞。”

    宓宁举起手里的托盘。

    她看着他,眼里是细碎的笑。

    湛廉时眸中深深夜色被压下,宓宁的身影清晰的倒映在他眼中。

    他垂眸,视线落在托盘里的咖啡蛋挞上。

    咖啡是手磨的,不加糖,他熟悉的味道。

    蛋挞是草莓蛋挞,似乎刚烤出来没多久,颜色亮丽。

    湛廉时抬手,接过宓宁手中的托盘。

    宓宁说:“你吃,我下去看两个孩子。”

    她转身便要离开,一只大手握住她,把她拉进书房。

    宓宁愣了下,说:“怎么了?”

    “陪我。”

    湛廉时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托盘也放茶几上。

    宓宁笑了,“我还怕打扰到你。”

    “不会。”

    湛廉时拿起一个蛋挞,揭开外面的那层锡纸,喂到宓宁唇边。

    宓宁摇头,“楼下有,这两个是给你的。”

    湛廉时看着她,“吃一口。”

    宓宁无奈,咬了一小口。

    湛廉时没说什么,收回手,就着她咬的那一块把蛋挞吃了。

    宓宁看着,脸微红,心却更暖了,更甜了。

    两人把这两个蛋挞吃了,都是宓宁一小口,其它的湛廉时吃。

    而咖啡湛廉时没喂宓宁。

    因为太苦了。

    他不会喂她。

    吃好,两人靠在沙发里,湛廉时搂着宓宁,眼眸闭上。

    宓宁不知道湛廉时闭上了眼睛,她靠在他肩上,看不到他的脸。

    但逐渐的,她听见了他平稳匀称的呼吸。

    他似乎是睡着了。

    宓宁微微抬头,看湛廉时。

    果真,他浓密的睫毛垂在眼睑,脸上不再有平时的冷漠。

    他变得安静。

    身上那强大的气息似也沉睡。

    是累了吧。

    在她们都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忙,不停歇的。

    宓宁头轻轻靠在湛廉时肩上,握住他和她相握的手。

    第二天早晨。

    一家人吃了早餐,一起出门。

    “爸爸去上班班,可可和迪恩弟弟,妈咪去玩。”

    “爸爸,你好幸苦呀。”

    车里,湛可可小嘴撅着,小脸上是不开心。

    妈咪说今天她们要和克莱尔老师,蒂娜老师,梅丽莎老师,奥罗拉老师一起去玩。

    她很开心,因为又可以玩了。

    但当知道湛廉时不去的时候,小丫头难受了。

    她以为湛廉时会和她们一起呢。

    宓宁听见小丫头的话,神色怔住。

    她昨晚跟阿时说了今天和克莱尔约在科莫湖玩的事,他说去。

    对这样的回答她一点都不意外。

    和同事朋友出去玩,他从来不会说什么。

    而他也不会去。

    都是女性的聚会,他去不合适。

    而回来两天了,他也确实该去公司了,不可能还每天和她们在一起。

    他很忙。

    所以今天湛廉时去公司,宓宁并不意外。

    但是,刚刚小丫头这一说,宓宁感觉到了别样的情绪。

    爸爸工作,妈咪和女儿去玩。

    怎么听怎么都不公平。

    当然,宓宁知道,小丫头这话纯粹是想湛廉时和她们一起。

    同时也是心疼湛廉时。

    但她听了,确实意识到这一点,不好。

    阿时很辛苦。

    而且,昨天在书房,他疲惫的搂着她在沙发就睡着了。

    而她无法跟他分担。

    一只大手裹住宓宁的手,沉磁的嗓音也落进宓宁耳里,“爸爸辛苦,妈咪不辛苦?”

    湛可可转头,皱着小眉头说:“妈咪也辛苦,但可可和迪恩弟弟,妈咪去玩,爸爸一个人工作,可可心里难受。”

    湛廉时看着湛可可,“妈咪比爸爸更辛苦。”

    “啊?”

    小丫头睁大眼。

    是吗?

    她怎么不觉得?

    湛廉时眼眸变化了,“你爱跑,爱闹,爱玩,妈咪不放心你,需要一直跟在你身边。”

    “因为这样,她没有办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她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你身上,把自己喜欢的全部忽略了。”

    “为了你,做你喜欢做的,玩你喜欢玩的,吃你喜欢吃的。”

    “可可,妈咪对你的付出比爸爸对你的付出要多的多。”

    此时,湛廉时眼眸不再如平常的冷漠,亦不再是湛可可眼中的慈父,他这一刻眼神极深,深的含着沉沉的威严。

    湛可可还从没有见湛廉时这样过,小丫头不知道怎么的,有些害怕,还有些想哭。

    湛廉时说:“妈咪对你的付出是看不到的。”

    “但你不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一瞬间,湛可可眼泪掉下来。

    宓宁看见湛可可哭,从湛廉时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回神。

    她赶忙说:“没事。”

    “爸爸跟可可说笑的,都辛苦,爸爸妈咪都辛苦。”

    “不哭,嗯?”

    宓宁拿过纸巾给湛可可擦眼泪,湛可可还是哭了。

    哭的很伤心。

    宓宁知道,湛廉时刚刚严厉了。

    而这样的严厉,是她醒来后的第一次。

    迪恩看着湛可可哭,再看湛廉时,没有说话。

    但他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看不到的付出。

    不要觉得理所应当。

    何孝义把车开到湛廉时公司楼下,湛廉时下车。

    这个时候湛可可已经不哭了,但她红红的眼睛看着湛廉时,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害怕,但又巴巴的期待。

    宓宁看小丫头这模样,知道她是期待着湛廉时跟她说话。

    宓宁看湛廉时,“阿时。”

    湛廉时看湛可可,“到了给爸爸打电话。”

    湛可可眼里的怯怯瞬间消失,一双眼睛闪亮无比,“嗯!”

    “听妈咪话,不要乱跑。”

    “可可记住了!”

    看见小丫头笑,宓宁弯唇,“我们回来前给你打电话。”

    “如果你提前忙完,也要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早点回来。”

    “嗯。”

    湛廉时下车,湛可可开心的挥手,“爸爸再见。”

    何孝义发动车子,往米兰大教堂驶。

    克莱尔说大家在米兰大教堂集合,然后一起出发去科莫湖。

    湛可可坐在车里,看着那站在马路外的人。

    她降下车窗,对湛廉时挥手,小脸灿烂。

    湛廉时站在那,看着车子驶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