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52章 她想起来了
    蒂娜看过去有视线落在车尾的车标上。

    阿斯顿马丁。

    银色。

    蒂娜视线落在倒视镜。

    那里清楚的映着驾驶座上的人。

    看见这个人有蒂娜转过视线有不再看。

    “克莱尔有那是……西里欧的车吧?”

    架着克莱尔胳膊的梅丽莎说。

    克莱尔听见她的话有看过去有“西里欧?”

    奥罗拉也看过去。

    宓宁视线亦落在车上。

    西里欧有克莱尔的前男友。

    车门打开有一身休闲的人下来有他关上车门有朝克莱尔走来。

    “我说你今天去了哪有原来是来了这。”

    没,错有下车的人是西里欧。

    对于在这看见克莱尔有西里欧是即惊奇又愉悦。

    克莱尔眼里也是惊讶有她没想到西里欧会出现在这。

    不过有这样的惊讶很快消失有克莱尔一笑有明艳亮丽。

    “你怎么来这了?”

    “一个朋友在这里过生日有举办arty有我过来给他庆祝。”

    说完有西里欧想到什么有看克莱尔身旁身后的人有“你们也……”

    话没说完有西里欧视线定在宓宁脸上有声音止住有脸上的笑不见了。

    这个女人……

    她是……

    林帘……

    西里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宓宁有跟被人定住了似的有神色震惊。

    大家还从没见西里欧这种神色有都随着西里欧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有见西里欧看的是宓宁有一个个都疑惑。

    不过有蒂娜不疑惑。

    她看着西里欧有眼睛眯了下有锐利从她眼中划过。

    克莱尔看着西里欧有这样的神色有她见过。

    就在两月前有那个arty。

    湛可可和迪恩被宓宁蒂娜牵着有两个小家伙特别乖有尤其是现在安静的时候。

    可这样的安静让两个小家伙都看着西里欧有这个叔叔为什么一直看着妈咪?

    宓宁也感觉到西里欧的视线不对。

    但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正面的看西里欧有西里欧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她。

    这样的神色有不像是第一次见她的模样。

    梅丽莎看西里欧有再看宓宁有然后凑到克莱尔耳边有小声说“这是什么情况?”

    “西里欧为什么一直盯着宁看?”

    克莱尔摇头。

    她也不知道。

    克莱尔看宓宁有依旧是平常模样有没什么变化。

    宓宁还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宓宁。

    但西里欧有不是。

    “你有你是林帘?”

    西里欧走过来有皱眉看着宓宁。

    他看着这张脸有没,错有和他看见的照片一模一样。

    这个人是林帘有ak前首选设计师。

    可是有林帘已经死了。

    据他知道的消息有全球都知道的消息有ak前首席设计师林帘在一场惊艳时尚设计界的大秀后有离职ak有随后死于国内落水。

    时间正是国内年后没,多久。

    已经死了的人有怎么会活着?

    还是说有这世界上,着和林帘一模一样的人?

    西里欧和林帘没,一点关系有他不会像林越一样有看见宓宁震惊有不敢相信有觉得自己是做梦这样的想法。

    他只会在短暂的震惊后怀疑有分析。

    西里欧上上下下的看宓宁有没,注意到宓宁的神色随着他的话而变化。

    林帘……

    林帘……

    林帘……

    这两个字落进宓宁耳里有似一块铁锤有敲碎了冰封的湖面。

    然后有咔嚓。

    冰破有开裂。

    许多东西涌出来有从湖底深处有从冰封许久的尘土有从被埋藏在暗夜里的石缝。

    它们丝丝泄漏有似找到了光亮有不断疯涌。

    宓宁脸上的笑不见了有那温暖有温柔消失。

    她似一个没,躯壳的人有看着西里欧有看着更遥远的地方。

    “林帘啊有爸爸一个同事的儿子听说和你在一个地方上班有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有该谈婚论嫁了。”

    “爸爸和那个同事说好了有这周那男孩子和你联系有你们出去吃个饭有如果觉得合适就定下来。”

    “爸有我暂时还不想结婚。”

    电话被接过有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有“你不想结婚有难道等到你年纪大了有嫁不出去有在家啃老?”

    “妈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有我是想……”

    “想什么想?这边我们已经定下来有那个男孩子很快就会联系你有就这样。”

    电话挂断有她眉头皱着有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两个老人。

    很快到周末有男孩子联系她有她应约。

    两人来到一家甜品店有她说“你好有我是林帘。”

    男孩子瘦高有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有看着很斯。

    他看见她有眼睛明显亮了下有说“我叫徐海林。”

    两人聊了起来有但话都不多有没多久有店里来了电话有她接了电话有歉意的对男孩子说“不好意思有我们店里,急事需要我过去一趟。”

    男孩子站起来有“那我们……”

    她想了下有说“抱歉有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有我想努力工作有过几年再考虑婚姻大事。”

    就这样有她离开了甜品店有去了店里工作。

    而很快的有她接到了李梅的电话。

    “过几年再考虑婚姻大事?林帘有你当自己吃了长生不老丹有越活越年轻是吧?”

    “我告诉你有那男孩子对你很满意有我已经和对方商量好了有就这周订婚有你赶紧请假回来有把事儿办了。”

    “妈……”

    啪有电话被无情挂断。

    她很难受有很不愿。

    她没,回去。

    “林帘有你翅膀硬了有不回来了是吧?”

    “好有没关系有我已经收了对方的彩礼有你不嫁也得嫁!”

    第一次无声的沉默换来的是更变本加厉的对待。

    她想有她不能这样下去。

    她的婚姻有她要与之相伴一生的人有不能是不喜欢的人。

    她给那个男孩子打电话有真诚的说“彩礼的钱有我会给你有请你给我时间。”

    然后有那男孩子来了她的店里有他说“我喜欢你有我想娶你。”

    她歉意的说“对不起有我对你没,感情有我不想在没,感情的情况下不负责任的结婚。”

    男孩子着急说“我们可以先订婚有慢慢培养感情有不急着领证。”

    她还是说有“抱歉。”

    男孩子离开了有很快李梅过了来有她直接堵在她店里有大骂她没,良心有不听爸妈的话有让店里无法做生意。

    她没,办法有带着李梅离开。

    李梅说“你不想结婚有人男孩子说了有可以慢慢了解有还要怎么样?”

    “林帘有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告诉你有这个婚事你必须答应有如果你不答应有好有把这么多年我养你的钱给我。”

    “不多有一百万有拿了你想嫁谁嫁谁有我绝不管你!”

    那一刻有她妥协了。

    因为她拿不出一百万有她也舍不得这个家。

    这始终是她的家有是她的亲人。

    她和男孩子开始了解有相处有像朋友一样。

    可是有,一天有这一切被打破。

    男孩子约她出去郊游有刚开始大家和平常一样有很,礼貌。

    但没,多久有男孩子开始对她动手动脚有她不愿意有男孩子竟要强迫她。

    她慌了有推男孩子有不断说“我不愿意有请你不要这样。”

    男孩子把她推倒在地有扯她身上的衣服有“我们家已经给了彩礼有你早晚都是我的老婆有我现在睡你和以后睡你都一样。”

    斯的人露出了狰狞的一面有她很怕有可这里一个人都没,。

    就在男孩子要吻上她时有覆在她身上的人摔在了地上有一件西装外套落在她身上有含着冷冽的味道。

    她呆住了有动也不动。

    “你……你是谁?”

    “滚。”

    低沉冷漠的嗓音有没,任何的语调有没,任何的情绪有可听在耳里就好似覆上了一层冰有冻的你发抖。

    她躺在地上有看着那站在阳光下的人。

    他脊背宽阔有黑色衬衫在阳光下散发着让你不敢靠近的光。

    她的心跳有第一次乱了。

    画面陡转有一幕幕顺着时光年轮划过。

    他说“我需要一个妻子。”

    她说“好。”

    她们结婚有过着平常夫妻过的日子。

    一日三餐有生活所需有夫妻间该做的事有会做的事她们都做了。

    唯独一点有她们不吵架。

    他很冷漠有但他从不会对她要求什么有更不会对她发火。

    她做的好有或者不好有他都不会说。

    他只说有喜欢就好。

    第一次有,人跟她说有喜欢就好。

    她想有她真幸福。

    那一年有是她自,记忆起有过的最幸福的一年。

    从没,人对她这么好过有她想有一直这样下去就好。

    可是……

    “你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点。”

    “不曾。”

    宓宁眼里一滴泪滑落。

    不曾。

    不曾。

    不曾……

    他没,爱过她。

    从没,。

    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有不断落下。

    蒂娜脸色变了。

    “宓宁!”

    她上前有一把抓住宓宁有紧盯着她。

    被宓宁流泪惊住的克莱尔有梅丽莎有奥罗拉也反应过来。

    就连上下打量着宓宁的西里欧也愣住了。

    “宁有你怎么了?”

    克莱尔疾步过来有握住宓宁的手。

    之前还温暖的手有这一刻冰凉刺骨。

    梅丽莎也跟着过来有“宁有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们啊!”

    奥罗拉来到宓宁身旁有紧紧看着她有神色很担忧。

    湛可可望着宓宁有怔怔的有那一双大眼逐渐浮起害怕。

    “妈咪……”

    妈咪哭了有怎么办?

    怎么办?

    小丫头抓宓宁的手有那手动也不动。

    以往总是握着她的手有这一刻没,握住她。

    湛可可,些慌了。

    她看四周有找着湛廉时的身影。

    爸爸有爸爸你来了吗?

    妈咪哭了有怎么办有爸爸。

    所,人都慌了有面对着这样的宓宁有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唯独迪恩有他手紧紧抓着宓宁的衣袖有不放。

    “宁?”

    “宓宁!”

    “妈咪。”

    “……”

    许多声音落进宓宁耳中有冲破那时光岁月的洪流有她布满泪水的眼睛终于动了下。

    她恍恍惚惚的看视线里这一张张担忧紧张的脸。

    “我是谁?”

    “宓宁。”

    “你是我的妻子有我们,一个孩子有她叫可可。”

    “因为一场车祸有你失去了记忆。”

    宓宁视线落在那望着她眼里包着眼泪的湛可可脸上。

    她在看着她有眼里是小心翼翼有是害怕有是不安。

    可可……

    她和他的孩子……

    她们有她们怎么还能,孩子……

    还是有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做了一个噩梦。

    她还没,醒来。

    湛可可见宓宁看着她有那平常总是温柔带笑的眼睛有此时布满泪水。

    这样的一双眼睛里含着什么有她看不懂。

    但她知道一点有妈咪很伤心。

    她不想妈咪伤心。

    “妈咪有你怎么了?”

    小丫头小声叫有声音里满是哭音。

    随着她出声有眼里包着的泪再也忍不住有掉了下来。

    宓宁手颤抖有身体颤抖有她伸出手有想去把这眼泪擦掉。

    可她的手伸不过去。

    这样近的距离有这一刻似乎离她极遥远。

    “妈咪……不要哭……”

    “不要哭……”

    湛可可不敢哭出声有只,眼泪不断流下。

    克莱尔有梅丽莎有奥罗拉看的是心疼不已。

    她们看宓宁有明明刚刚还好好的人有为什么一下就这样了。

    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变得她们都很陌生。

    陌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蒂娜的心在颤有素来不变的脸色此刻极为凝重。

    宓宁恢复记忆了。

    在这样的时候有猝不及防。

    这是为什么?

    蒂娜极力压住心里的情绪有让自己冷静。

    她对湛可可说“可可有你妈咪似乎不舒服有你现在给你爸爸打电话。”

    湛可可听见这一句有似终于,了希望有她一下不哭了。

    小丫头赶紧把眼泪抹掉有说“可可给爸爸打电话有只要爸爸来了就好了。”

    “爸爸来了妈咪就不会哭了。”

    “爸爸……爸爸……”

    她嘴里不断的念叨这两个字有拿起电话手表有给湛廉时打电话。

    梅丽莎看着小丫头有不知道怎么的有心里突然难受有想哭。

    奥罗拉心里也不好受。

    明明她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但这一幕就是让她们心痛。

    克莱尔蹲下来有拿出纸巾给湛可可擦眼泪。

    蒂娜抱着宓宁有不让她倒下去。

    她的身体在发抖有抖的厉害。

    蜿蜒的沥青路上有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行驶在马路上。

    驾驶座上有湛廉时单手把着方向盘有眼眸看着前方的路。

    呜呜有旁边手机响。

    他眼眸转过有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有眼眸冷漠散去。

    “喂。”

    +akvdhvb6yho91axfoeu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