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贵族〕〔秦烟陆时寒〕〔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锦衣玉令〕〔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重回1990〕〔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53章 心在被撕扯
    “爸爸……”

    电话接通,湛可可一下就哭了出来。

    湛廉时眸中深色极快变化,然后压下。

    这一切不过转眼。

    “告诉爸爸,出了什么事。”

    嗓音依旧平稳,依旧让人安心。

    半点不乱。

    可手机里小丫头听见这个声音,哭的更大声了。

    “爸爸,妈咪哭了……呜呜……”

    “可可不知道怎么办……呜呜……爸爸……”

    “可可好想你呀,你什么时候来呀……”

    “可可好害怕,爸爸……哇……”

    震天的哭声从手机里传来,湛廉时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颤,指尖收拢。

    他看着远方的青山,眼眸极深,“爸爸很快到。”

    西里欧看着大哭的湛可可,妈咪,爸爸。

    这个人不是林帘?

    西里欧看着宓宁,眼里的震惊没有了,疑惑也没有了。

    有的是怀疑。

    他觉得眼前的人是林帘,可又觉得,差了点什么。

    他需要证据,才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几人都围着宓宁,她们都等着湛廉时来。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湛廉时来才能解决现在的情况。

    克莱尔看宓宁,她始终看着湛可可,眼里有许多神色。

    这些神色里,痛苦,恍惚最深浓。

    克莱尔对奥罗拉说:“奥罗拉,你和梅丽莎在这里看着两个孩子。”

    奥罗拉顿了下,明白克莱尔要做什么。

    “放心,我们会在这的。”

    克莱尔点头,对西里欧说:“我们上车。”

    正好西里欧有问题要问克莱尔,和克莱尔上车。

    “你刚刚叫宓宁林帘?”

    一上车,坐定,克莱尔便看坐在驾驶座上的人。

    西里欧挑眉,脸上露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宓宁?”

    “我不认识。”

    “但我知道前ak首席设计师,林。”

    他说着,转过视线看克莱尔,“克莱尔,我想你能给我答案。”

    “林?”

    克莱尔眼睛睁大了,眼里是难以想象的震惊。

    她知道前ak设计师林,因为她在西里欧公司里学设计的时候,她的上级,也就是她的设计师师父克里斯说过这个人。

    他说这个人是时尚设计界的一颗新星,聪明,有天赋,但也很可惜。

    她当时不知道什么可惜,便问了克里斯,克里斯笑了下,说等你真正走进时尚界了,你就知道这个人的厉害了。

    克里斯是西里欧公司里数一数二的设计师,能让他都说厉害的人,能差到哪?

    她当时有些疑惑,对这样的一个人充满好奇。

    但她不是学设计的料,随着对设计越来越多的认识,她发现自己对别的东西更感兴趣。

    这件事也就淡忘了。

    现在西里欧提起,她很震惊。

    但震惊过后,她脑子里划过许多画面。

    这些画面都是宓宁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我曾经是设计师。”

    “我出了一场车祸,忘记了以前的事。”

    “……”

    克莱尔脑海里浮起宓宁说的话,清晰的好似就在她耳边。

    她脸上神色变化了。

    宓宁,是ak前设计师林?

    可是,她为什么会改名?

    西里欧看出克莱尔的神色变化,他知道,他要的答案快有了。

    “上次party,我看见了她,可我追出去后,没再看见人。”

    “现在看,不是我当时看错。”

    克莱尔一瞬看西里欧,想起那夜他追出去的神色。

    “你在找林?”

    “找她?”

    西里欧似听见了极大的笑话,一笑。

    “我身为yu的执行董事,时尚界的动静我怎么会不知道?”

    “ak首席设计师林,一场大秀在时尚界轰动,这样的人才,你觉得我会不注意?”

    克莱尔没有进yu前,西里欧在她眼里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她不觉得他在工作上有什么能力。

    可当她进yu后,才知道西里欧不仅会吃喝玩乐,还会工作,并且工作能力不差。

    所以,他知道ak前首席设计师林一点都不稀奇。

    “我不知道宓宁是ak首席设计师林,我只知道,她在设计上很有想法,她很厉害,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克莱尔能成为西里欧女朋友中众多的一个,还能在和西里欧分手后成为西里欧恋恋不忘的女人。

    她不是一般人。

    而她这样的人,可以说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比宓宁都还要多。

    她自然知道宓宁身上的可贵。

    “善良?”

    西里欧斟酌这个字眼,眼里露出兴趣来。

    “你知道林帘的丈夫是谁吗?”

    克莱尔一下皱眉,“什么意思?”

    西里欧神色很奇怪。

    而且,他说的是林帘的丈夫,不是宓宁的丈夫。

    西里欧看克莱尔,见她完全不知道的模样,摸她的长发,“看来你一点都不知道林帘的事。”

    “……”

    克莱尔没说话了,但她皱着的眉比刚刚更紧。

    她觉得,她可能要知道一些一直不知道的事了。

    “林帘在时尚圈大放异彩,同样的,她的感情也让人津津乐道。”

    西里欧看着前方,顾自说起来,而他脸上随着他讲述,逐渐浮起笑。

    很有兴趣的笑。

    “前夫是盛世集团总裁湛廉时,现任是天才小提琴家韩在行。”

    “两个男人,不论是前任还是现任,都是一方翘楚。”

    “尤其,这两个人还是好友。”

    克莱尔眼睛睁大了。

    盛世集团湛廉时,天才小提琴家韩在行。

    如果说,不爱好音乐的不知道韩在行可以理解,但富豪湛廉时谁会不知道?

    走出去,十个有八个都是听说过的。

    可这样的人,竟然是林帘的前夫。

    克莱尔真的一点都想不到,可以说非常之震惊,震撼。

    “韩在行和林帘在一起后,两人很不顺利,有传闻说,是因为湛廉时在从中阻挠。”

    “原因是,不想让自己的前妻嫁给自己的好友。”

    “即便是林帘意外落水死,韩在行也觉得林帘没有死,而是被湛廉时带走。”

    “死?”

    克莱尔终于出声,震惊的神色已经变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

    西里欧看向她,脸上带着兴趣的笑是愈发浓厚了。

    “林帘死于前年初春,仙女山,和韩在行一起,意外落水而死。”

    前年……

    “我曾经出过车祸,忘记了以前的事。”

    克莱尔脑子里浮起这句话。

    宓宁没有说过她什么时候出车祸,可西里欧刚刚的话清楚的告诉她,不是那么简单的。

    西里欧看着克莱尔脸上的思索,手落在克莱尔手上,握住,“克莱尔,你知道宓宁的先生是谁吗?”

    克莱尔一瞬抬头。

    宓宁的先生……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消失,落日下沉,天变暗,晚霞也披上了一层黑色浅纱。

    小镇上来往游客比之前还要多,有的站在湖边拍照,有的依偎着,享受着这美丽景物的安抚。

    这里很热闹,四处都是鼎沸人声。

    可这样的热闹,传不到宓宁耳中。

    她的世界被一分为二,一面隔绝着外面的一切,一面留下她自己,以及视线里的小人儿。

    她在哭,哭的很伤心,那晶莹剔透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似一颗颗石头砸在她心里。

    她手颤抖着,想把她小脸上的泪水擦掉。

    可她的手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她过不去。

    她无法触碰到她。

    孩子……

    她的孩子……

    湛可可和湛廉时说了话后便抱住宓宁的腿,小脸埋在宓宁腿上,眼泪浸湿她的裤子。

    “妈咪,你不要哭,可可害怕……”

    “妈咪……”

    那滚烫的泪水侵蚀她的皮肤,刺痛她的心。

    宓宁指尖动了下,终于落在那柔软的头发上。

    可可……

    她眼前浮起许多画面,这些画面全是这个小人儿的。

    “妈咪,这个是可可,这个是妈咪,这个是爸爸,你看可可画的像吗?”

    “像,可可画的很好。”

    “咯咯,可可和爸爸妈咪要永远在一起!”

    “……”

    “妈咪,可可今天看见了一只小猫咪,和团团一样,可可都以为那只小猫是团图呢。”

    “不是,团团在家。”

    “嗯!可可叫它团团它都不理可可,它不是团团。”

    “……”

    “妈咪,可可不喜欢吃胡萝了,可以不吃胡萝卜吗?”

    “不可以。”

    “……”

    画面里,小丫头嘟嘴,低头,小身子缩下去,不看桌上的胡萝卜了。

    她笑着说:“可以少吃,但不能一点都不吃。”

    小丫头抬起睫毛,看面前的胡萝卜丝,再看那温柔看着她的眼睛,纠结,犹豫。

    她说:“这样,咱们一天吃十根,三天吃一次,怎么样?”

    小丫头当即扳起指头数,可怎么数都觉得多。

    最终,小丫头竖起食指,打商量的看着她,“妈咪,一天吃一根,三天吃一次好吗?”

    她一下笑了,“也可以,但是一周后,一天吃五根,三天吃一次。”

    听见她前面的话,小丫头眼睛亮了,但听见后面的话,这亮光消失。

    小丫头低头,搅着一双小手弱弱的说:“可可真的不喜欢吃胡萝卜……”

    画面转过,一个五颜六色的饭团放在小丫头面前。

    小丫头哇的一声,眼睛瞪大了,“妈咪,这是什么呀?”

    “你尝尝,猜是什么。”

    “嗯!”

    小丫头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进嘴里,很快她眼睛唰的覆上一层亮光,“妈咪,这饭饭好好吃!”

    “多吃点。”

    “好!”

    小丫头一勺有一勺,把盘子里的饭团全吃光。

    一点米粒都没剩。

    她拿过纸巾给她把嘴角的饭粒擦了,说:“好吃吗?”

    小丫头当即小鸡啄米的点头,“好吃,好好吃!”

    “可可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饭!”

    “呵呵,可是可可不喜欢吃胡萝卜。”

    “啊?胡萝不?”

    小丫头满足的小脸愣了。

    她指着空空的盘子,说:“刚刚可可吃的饭团里有胡萝卜。”

    “啊……胡萝卜……”

    小丫头看盘子,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宓宁指着她的小肚子,说:“都吃在里面去了。”

    “……”

    小丫头呆了。

    她却笑了。

    许多关于这孩子的画面从她眼前划过,一幕又一幕,数都数不完。

    宓宁眼里覆上一层水雾,眼泪从眼里滑落。

    可可……

    蒂娜看着宓宁,她清楚的看见宓宁脸上的神色变化。

    她有话想说,可她说不出来,她也不敢说。

    她怕自己一句话就刺激到宓宁,怕她留不住宓宁。

    现在,看着宓宁的眼泪落下,那眼里的心疼,怜惜,疼爱逐渐回来。

    她抱着宓宁的手更紧了。

    是恢复了记忆,还是没有恢复,还是别的?

    这一刻,向来有着果断判断力的蒂娜,不知道该做什么结论。

    梅丽莎和奥罗拉看着宓宁,湛可可,两人都是心疼。

    为什么宓宁要哭,为什么孩子跟着一起哭。

    为什么她们面前这样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宓宁被蒂娜抱着的身体逐渐反应。

    她落在湛可可头上的手逐渐滑下,落在湛可可肩上。

    那站着的身体也缓慢的蹲下来,看着湛可可。

    湛可可哭的眼睛都是泪水,睫毛更是如被打湿的蝴蝶翅膀,都无法眨动。

    她看着宓宁,眼泪还在往下掉,嘴里的哭声更是没有停。

    她哭的很伤心。

    撕扯着宓宁的心。

    “妈咪……妈咪……”

    宓宁手颤抖的落在湛可可脸上,把她满是泪水的小脸擦干。

    可是,湛可可的泪水太多了。

    那眼泪不断掉下,落在她手指上,满是烫热。

    她擦不干。

    宓宁的手停在小丫头脸上,任那泪水落在她手上。

    可可……

    她的可可……

    湛可可看着宓宁,突然她一把抱住宓宁,小脸埋在宓宁的颈窝,放声大哭。

    “哇!”

    宓宁手僵在那,动也不动。

    可她的心,她的身体在颤抖,在被撕扯。

    这小小的人儿,软软的身子。

    她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害怕,那么的伤心。

    她不想她这样。

    她想她笑。

    快乐的笑着。

    宓宁僵住的手动了下,交叉收拢,把湛可可抱在怀里。

    蒂娜看着抱着湛可可的宓宁,那眼里落下的泪,那闭上的眼睛,她紧绷的心稍稍松懈。

    梅丽莎和奥罗拉看见这一幕,也似乎放下心了。

    车里,克莱尔看着和湛可可抱在一起的宓宁,她打开车门,下车。

    就在此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夜少强势锁婚〕〔逆天邪神〕〔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傅慎言沈姝〕〔吞噬星辰变〕〔权倾天下医妃要休〕〔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在下壶中仙〕〔世子很凶〕〔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