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54章 那是不是真的
    呲的一声,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西里欧的车后。

    所有人视线落在那辆车上。

    包括下车的克莱尔。

    驾驶座车门打开,里面的人下车。

    衬衫西裤,比常人高的身高,宽肩窄腰,衬衫袖子撩起,露出他精瘦的小臂,以及手腕上的名表。

    他走出来,手工定制的皮鞋踏在地面,一身强大气场漫开。

    湛廉时,他来了。

    看见湛廉时,除了蒂娜,梅丽莎,奥罗拉,克莱尔和西里欧都是一脸惊色。

    帅气无比的男人,同时兼并常人没有的强大气息。

    这样的男人,无比吸引人。

    梅丽莎和奥罗拉都呆了,克莱尔直接愣住。

    西里欧看着倒视镜里的人,眼里全是震惊。

    湛廉时。

    竟然真的是湛廉时。

    从刚刚和克莱尔的谈话中,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可当他看见真人,他还是忍不住的震惊。

    活在人们嘴里,几乎看不到真面目的人,现在就在他眼里。

    这个人,他是商界里的传奇。

    是他无论如何都到达不到的高度。

    西里欧看着湛廉时,心里又是震撼,又是崇拜。

    神话中的人,谁能不仰望?

    即便是他这个富二代。

    蒂娜看见湛廉时,终于放心了。

    不论宓宁现在是恢复了记忆还是没有恢复,只要湛廉时没到,她都不会放心。?现在,她放心了。

    湛廉时站在车门外,看着在包围圈里的人。

    从下车后,不,从他视线里出现他想见的人后,他的视线便没再离开那个人。

    现在,她就在包围圈里,抱着湛可可,眼睛闭着。

    她没有看他,似乎她并不知道他来了。

    湛廉时站在那,没再动。

    他看着宓宁,看着那闭眼,不似平常温柔带笑的脸。

    上面布满泪水,布满痛,布满悲伤。

    这样的一张脸,不是宓宁。

    一瞬,湛廉时眼中夜色似被什么东西狠狠一划,里面的沉静不见。

    那片始终风平浪静的海,湖泊,深渊全部碎裂。

    里面出现了许多以前从没有出现的神色。

    这些神色像恶劣的天气,像极寒的北地,像极热的沙漠,像贫瘠到寸草不生的土地。

    它们交缠着,尖刺着,最后流出的是鲜红的血。

    她想起来了。

    克莱尔看着湛廉时,刚开始她是愣住了的。

    因为她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一个这么有魅力的男人。

    可随着湛廉时看着宓宁,那明显不对的神色后,克莱尔回神。

    她仔细看这张脸,然后再看宓宁。

    她想,她大概知道些什么了。

    克莱尔走过来,对奥罗拉和梅丽莎说:“我们先离开。”

    两人听见她的话,这才回过神来。

    梅丽莎心直口快,下意识便要说话,奥罗拉反应很快,在她要开口时,捂住她的嘴,拉着她走。

    蒂娜看着湛廉时,这一刻,她很清楚,她留在这没用。

    她需要的是离开,把这里留给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蒂娜跟着克莱尔,梅丽莎,奥罗拉上了西里欧的车。

    很快,车子驶离。

    转眼间,这里只剩下湛廉时和宓宁,湛可可。

    以及停在湛廉时身后的车。

    晚霞洒尽,在黑夜彻底来临那一刻,完美退场。

    小镇灯火亮起来,彩灯跟着闪,不一样的景色开始呈现。

    然而,这些景色和湛廉时,宓宁,湛可可无关。

    相反的,随着夜色来临,他们身上都被披上了一层黑暗的纱,黎明之前,脱不下来。

    湖风吹来,送来凉爽的气息,缠上湛廉时的指尖。

    湛廉时指腹动了下,那一直不曾迈步的腿终于迈了过来。

    湛可可还在宓宁怀里哭,似乎她不知道停,就知道一直哭,一直哭。

    脚步声传来,一步步,沉稳的唤醒她的意识。

    小丫头从宓宁怀里抬头,看过去。

    路灯下,披着夜色的人朝她走来。

    高大,伟岸。

    爸爸……

    小丫头哭的懵了,看见湛廉时都没有反应。

    但她下意识止住哭声,不再大哭。

    可是,她哭太久了,哭的太伤心,她止不住的抽噎,一下一下的,抽的人心都碎了。

    湛廉时走过来,停在她面前。

    他在看着她,那双眸子,如往常一般沉稳深邃。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背光还是怎么,湛廉时的眼睛看着比往常更深。

    湛廉时蹲下来,湛可可终于反应了,一下从宓宁怀里挣脱,扑进湛廉时怀里。

    “爸爸!”

    她再次哭了起来,放声大哭。

    那小手抱着湛廉时的脖子,紧紧的。

    “呜呜……爸爸……”

    湛廉时僵住,好几秒,他反应,把湛可可抱进怀里。

    而随着他抱住湛可可,他眼眸生出一股极强的墨色,把他眼中所有情绪压下。

    他抬眸,看宓宁。

    此时,他眼眸里已是一片平静的汪洋大海。

    随着刚刚湛可可的挣脱,宓宁睁开了眼睛。

    可是,她神色很怪异,姿势也很怪异。

    她保持着被湛可可挣脱的姿势,眼睛看着前方,眼里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宓宁,似乎回到了她刚醒的那一日。

    但又似乎不大一样。

    湛廉时张唇,“宓宁。”

    嗓音低哑,似从地底冒出来。

    宓宁听见这个声音,她转过头,机械的看着湛廉时。

    一瞬,她眼里的空洞逐渐被填满。

    她眼里出现恍惚,不安,害怕。

    她睫毛颤抖,嘴唇颤抖,那僵直的手也是。

    但她手指动了动,然后抬起,艰难的朝他伸来。

    与此同时,她嘴唇张开,不断张合。

    她说:“阿时……”

    “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我们离婚了,我们的孩子……”

    宓宁话没有说完,一滴眼泪从她眼里滑落。

    湛廉时要伸过去握住宓宁的手僵在空中,他和她的指尖,仅隔一厘米。

    触手可及的距离。

    似乎是很难说下去,宓宁嘴唇张张合合,都没有办法发出声来。

    唯有眼泪不断落下。

    她喉咙吞咽,看着模糊泪眼里的人,好一会,终于艰难出声,“梦里我们的孩子……没了……”

    “那是不是……真的?”

    她终于说完。

    可这一刻,她早已泪痕满面。

    湛廉时眼里的平静海面啪的被打破,所有的支撑在这一刻全部崩塌。

    他眼里露出了一丝光。

    那不是明亮的希望之光,而是黑暗里痛苦嘶鸣的光。

    宓宁看见湛廉时眼里的神色,那样的痛苦,那样的绝望,她再也控制不住,捂住嘴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他那么爱她,那么宠她,为什么会让那些人那么伤害她?

    她明明那么幸福,他明明告诉她她是车祸失忆,为什么她会做那样的梦?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宓宁捂住头,低头,痛苦呜咽。

    好痛,她的心好痛。

    痛的她想要死去。

    终于,宓宁忍不住叫出声,“啊——!”

    湛廉时一把抱住宓宁,把她的脸深埋进怀里。

    手紧紧箍着她。

    这一刻,湛廉时眼睛黑的吓人,而这一片黑上面,覆上了一层晶莹,然后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