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57章 对不起,我爱你
    托尼烦躁的抽了几支烟,楼下湛可可的笑声不断传来,他这烟抽的更不是滋味。

    “哎呀,肚子在叫了,可可饿了。”

    “迪恩弟弟,你饿吗?”

    托尼听见这一声,摸出手机看时间。

    九点多了。

    那两个孩子还没吃晚饭?

    托尼想到湛廉时给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但那个时候,宓宁情况不对,几个人是肯定没吃饭的。

    包括他。

    托尼把烟掐了,手机揣兜里,大步下楼。

    楼下客厅,何孝义一直守着两个孩子,听见湛可可说饿了,他走过来,“小姐想吃什么,何叔叔让人买回来。”

    湛可可看楼上,大眼巴巴的望着,“爸爸妈咪还没有下来,不知道爸爸妈咪有没有饿。”

    刚说完,一个人从楼上走出来。

    湛可可眼睛一亮,当看见那走出来的人是谁后,她眼里的亮光灰暗了。

    不是爸爸妈咪,是托尼叔叔。

    但很快,小丫头想到什么,抛下手里的玩具,飞快朝托尼跑去,“托尼叔叔,妈咪怎么样了?”

    小丫头来到楼上,站在托尼跟前,望着托尼,眼里满是期待。

    托尼看着这双纯净的眼睛,里面满满期盼的光,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托尼蹲下来,握住小丫头的手,他脸上浮起一如既往的轻松笑,“妈咪还没醒,但不着急,妈咪会醒过来。”

    “现在咱们可爱的小公zhu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带着迪恩弟弟一起用晚餐。”

    “不能饿了肚子。”

    “不然,会生病的。”

    “知道吗?”

    小丫头立马点头,“可可知道的!”

    “生病了会很不舒服的,就像之前可可生病一样。”

    “现在妈咪生病,爸爸要照顾妈咪,可可会乖乖听话的。”

    “这就对了!”

    “走,想吃什么,托尼叔叔给你们做。”

    “虽然托尼叔叔的手艺比不上你爸爸,但还是能吃的。”

    湛可可立刻举手,“可可想吃意面!要番茄酱那种!”

    “好!托尼叔叔给你们做。”

    “嗯!”

    托尼牵着湛可可下楼,迪恩看着,然后看楼上。

    没有那温柔的身影。

    “迪恩弟弟,走,我们去厨房给托尼叔叔帮忙!”

    湛可可跑到迪恩面前,拉过他,握住托尼的手。

    一个大人,两个孩子,一起去了厨房,留下何孝义在客厅。

    何孝义看走进厨房的三人,再看楼上,然后去了厨房。

    他不能离开,他得看着孩子,得等着湛总的吩咐。

    夜晚深寂了,托尼和何孝义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漱睡觉,等把两个小家伙安顿好,时间也已经十一点多。

    很晚了。

    “没带过孩子吧?”

    两人终于闲下来,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睡在一起的两个小家伙,平常本就乖的小脸,现在睡着更可爱了。

    何孝义摇头,“没有。”

    托尼笑,这笑里满是宠溺,“孩子有时候会很让你头疼,有时候又会让你很轻松,很愉悦。”

    “可可和迪恩,很可爱。”

    “他们都是很懂事的孩子。”

    何孝义眼神变软,“嗯。”

    “好了,让两个孩子睡吧,我们今晚,怕是不能睡。”

    托尼给两个孩子把被子拉上去些,关了灯,和何孝义出了去。

    zhu卧还没有动静。

    但不论是有动静还是没有动静,都不能让人放心。

    托尼看紧闭的zhu卧门,脸上的笑不见,转为接受一切的沉稳,平静。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就是不知道,在来之前,湛廉时有没有做好准备。

    宓宁在做一个梦,这个梦有好的,也有坏的,就像一个人的人生,由甜到苦,由苦到甜。

    她在梦里走过了一个人的人生,体会到了这个人一生的酸甜苦辣。

    她泪水随着她的眼睛滑落,落在湛廉时手上。

    湛廉时睁开眼睛。

    卧室里开着橘色暖灯,他清楚的看见了她脸上的苦痛。

    她还没有醒。

    她被梦魇折磨着。

    湛廉时静静的看着宓宁,看着她脸上的泪水,他没有给她擦眼泪,也没有做任何的事,就这么看着她,眼里一片沉寂。

    卧室里静谧,窗外的夜色也安睡。

    这里似一个不被人打扰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湛廉时知道,这个世界是有时间的。

    时间一旦到达,那便不会再有。

    他视线落在宓宁的眼睛上,那被泪水沁湿的睫毛,他停留着,然后,视线往上,落在她柔软的细眉上,如刚刚一般停留。

    他就这样看着,从她的眼睛,睫毛,到她的眉毛,额头,然后往下,鼻子,脸,嘴唇。

    他每看着一个地方就停留下来,似要把她的一点一滴都记下来,刻进脑子里。

    等这样看完,他视线再次停留在她的脸颊上。

    这张平时总是带笑的脸,现在被泪水打湿,他抬手,指腹伸过去,想要把她脸上的泪水给擦掉。

    可是,他的指腹在她脸颊很近的距离停下。

    就像她问他,阿时,我是做噩梦了吗?

    我们的孩子,是没有了吗?

    他无法再触碰她。

    当那两句话问出来时,他和她已经被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隔断。

    他过不去,她也过不来。

    湛廉时指尖颤动,他垂眸,指尖蜷拢,然后收回。

    他缓慢的放开她,把她放到床上,抽回手,揭开被子,下床。

    一步步,一个个动作,他做的小心,神圣。

    当这一切做好,他站在床前,如之前一般看着她。

    他眸中夜色里的光点,逐渐消退,消退。

    当那仅有一丝光点的时候,他低头,薄唇落在她唇上,轻轻触碰。

    这一刻,他看着她,看着她濡湿的睫毛,安静的,柔软的,爱恋的。

    他的所有爱,宠,在这一刻浮现,也在这一刻泯灭。

    林帘,对不起。

    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