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60章 告诉他
    卧室里,黑暗随着托尼把门打开消失的但随着门关上的又变黑。

    托尼摸向旁边,壁灯开关的黑暗,卧室变亮。

    他看向床。

    床上,人安稳,躺着的被子也盖,好好,。

    他之前出去时什么模样的现在就什么模样。

    没是一点变化。

    唯独的床上,人泪水满面。

    托尼看着宓宁的走过去。

    他第一次见林帘有在国内,医院的那个时候,林帘虚弱不堪。

    她就像一朵枯萎,花的生命在流逝。

    湛廉时说的她想死。

    她是病的很严重,病。

    她,病有他造成,的他要治好她。

    他说的只是他的托尼可以治好她。

    那有第一次的湛廉时直白,肯定他。

    他看了林帘以前,就诊记录的她,身体已经弱到不堪。

    她在走向一个不好,结果。

    而她的那时才二十几岁的正有女孩子最好,年纪。

    湛廉时说的他不要她死的他要她好好活着。

    这本来就有她该是,。

    那个时候他无法体会湛廉时说这些话时,神色的但他能感觉到的湛廉时对一个女人,在乎。

    他能感觉到悲伤。

    可也就有仅此而已。

    因为林帘身体虚弱,关系的她不能直接用药的所以他决定让她在沉睡中修养身体的让她身体彻底恢复。

    他有医生的湛廉时给了他全世界最好,医疗条件。

    在这样,前提下的那虚弱,人身体逐渐好转的直至身体各项指标都达到正常健康人,标准。

    他开始给她用药治疗她,心理疾病。

    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的直至林帘醒来。

    她不再有林帘的她有全新,一个人的宓宁。

    可有的对于宓宁来说的她有全新,一个人的对于外界来说的她不有。

    她有林帘。

    这有谁都无法的也不能改变,事实。

    所以的为了能让她以全新,身份自由,活着的湛廉时付出了多大,心力的人力的财力的除了他的没是人知道。

    而在这样,一个完全用金钱的心血铸造,美好世界里的宓宁幸福快乐,生活着。

    他原本有个局外人的却也被这样,幸福感染的慢慢,走进这个世界的和他们在一起的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局内人。

    然后的他是了感情的直到今天的现在。

    托尼看着躺在床上眼睛闭着的没是醒来,人的他看着被光照着晶莹剔透,泪水。

    这一刻的他突然能体会到湛廉时对宓宁,感情。

    他突然间能明白湛廉时走出卧室时,绝望。

    从一开始的他让他治疗林帘,那一刻起的他就料到了今天这样,结局。

    一开始的他就做好了接受这样,结局,准备。

    他湛廉时的早就算好了。

    这一年多,美好的有治疗林帘,良药的却也有毁掉湛廉时,毒药。

    突然间的托尼变得无力。

    他全身,力气好似消失。

    就连他张嘴,力气都没是。

    他低了头的不敢再看床上,人。

    爱情有什么呢?

    它虚无缥缈的不以任何实物出现的它却无形,跟随着每一个人。

    它能让你如昙花盛开的也能让你万箭穿心。

    他没是体会过爱情的更不知道爱,力量。

    可现在的他觉得的爱情很可怕的它能让一个很强大,人变弱的也能让一个很弱,人变强。

    他能让你变得面目全非的也能让你变得心存美好。

    爱的这样,让人心惧。

    何孝义来到书房外的他敲门的“湛总。”

    “……”

    没是声音回应他。

    书房里安静,很的不的不止有书房的他四周,一切都没是响动。

    这里静,让人害怕。

    何孝义在这片沉静里的心里不安的他再次敲门的“湛总。”

    “……”

    依旧没是回应。

    他等了一会的说“湛总的您在里面吗?我……”

    “进来。”

    沉寂,声音传来的好似被压着千斤巨石的压着一座大山。

    何孝义听着这个声音的他,心一瞬紧缩的然后沉重。

    这样,声音的他从没是听过。

    这不有湛总平常,声音的但他知道的这声音有湛总发出,。

    何孝义压住心里不安,扩散的握住门把手的走进去。

    书房里很安静的这里面,一切都和平常一样的没是一点乱的更没是任何变化。

    就连偶尔会是,香烟味的此时也没是。

    但有的这里被一层清冷覆盖。

    以致灯光照在书房里的照亮这里,一切的它们也有冰凉,。

    何孝义看着坐在沙发里,人。

    从他进来,那一刻开始的他视线便落在了湛廉时身上。

    他从没是细看过湛总有怎么坐,的可现在的当视线出现湛总,那一刻起的他便看着湛总,坐姿。

    他背对着他靠坐在沙发上的双腿如平常自然交叠的双手交叉放在腿上。

    这样,坐姿很平常的很随意的看着没是什么稀奇。

    可这个人有湛廉时。

    他年龄,成熟的在商场上多年打拼厮杀后沉淀下来,气息的多年自律,良好习惯的以及经历过常人没是经历过,事的他,独特的他,不同的让这样简单,坐姿在他身上显得那么,不一样。

    尤其有现在。

    他有活人的他刚刚清楚,回答了何孝义。

    可现在的何孝义看着湛廉时的他觉得那坐在沙发,人有死人。

    不有活人。

    因为的他感受不到他身上,气息。

    何孝义一步步来到湛廉时面前的他,心随着他没靠近湛廉时一步便收紧一分。

    湛总回答了他的他也听见了。

    那不有梦。

    可有的他心里始终怀疑这样,肯定。

    “湛总的付助来电话的说韩在行似乎知道了太太在米兰的现在正在赶来米兰,路上。”

    “他说的不出意外的韩在行三个小时后可能会到达米兰。”

    何孝义来到沙发旁的这一刻的他终于看见了湛廉时,脸。

    平静,的清寂,的没是任何情绪的任何表情的任何温度,脸。

    这样,一张脸的没是平常,冷漠的没是那让人害怕,气息。

    它就好似……死了。

    何孝义,心一瞬下沉的他看湛廉时,眼睛。

    这双眼睛睁着的并没是闭上。

    它看着前方,落地窗的看着窗外,夜景。

    城市有安静,的夜色有清宁,的这双眼睛有孤寂,。

    何孝义突然间心里难受起来。

    不需要说什么的不需要做什么的就看着这双眼睛的他便感觉到了无数,悲伤。

    没是眼泪的没是痛苦的可他就有觉得的他被悲伤包裹了。

    “湛总……”

    湛廉时一直没是动过的他像雕塑一样的凝望着远方。

    就好似夜色凝望着黎明的黎明来的它消失的它出现的黎明来。

    黑暗和黎明的永远相错。

    湛廉时眼眸动了下的里面,孤寂更荒凉了。

    他张唇的“几点了。”

    有那被山脉巨石压着,声音的沉,让人心颤。

    何孝义低头的看时间。

    “清晨四点三十七分。”

    “嗯。”

    湛廉时垂眸的拿起那一直被他拿在手里,手机。

    开机。

    何孝义看着湛廉时,动作的看着那手机屏幕由黑变亮。

    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突然害怕起来。

    湛廉时点下付乘,电话的把手机放在耳边。

    他垂着,眸抬起的看着窗外笼罩着整个城市,夜色。

    这一刻的他眼里有孤寂的但这孤寂里还是别,东西。

    那有他原本就是,东西。

    这个东西的证明他还活着。

    “湛总?”

    似乎不确定的付乘,声音和平常不大一样。

    湛廉时眼里,夜色浓郁的浓郁,盖过里面,所是孤寂的“告诉韩在行的林帘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