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娱乐超级奶爸〕〔江辰唐楚楚〕〔三国之蜀汉中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61章 还没有结束
    卧室里气息清寂,一点声音都没有。

    就连那眼泪落在枕畔的啪嗒声似也消失。

    托尼抬头,看暖灯下那被泪水覆盖的脸,他转身,关了灯,走出卧室,轻声把门关上。

    他有很多话想对宓宁说,可现在,他一句话都没有。

    门咔嚓一声合上,卧室里的气息似乎沉寂下来。

    可是,床上的人动了。

    她身体蜷起来,那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因为她的动作缩向她,跟着缩紧。

    那沉寂的气息变化。

    书房。

    何孝义看着湛廉时挂断电话,他眼睛睁大,不敢相信。

    湛总让人告诉韩在行,太太在哪?

    湛总的意思是,让韩在行带走太太?

    为什么?

    湛廉时拿下手机,把屏幕盖在了他腿上。

    此时,他一直睁着的眸子闭上。

    他的身体,也软靠在沙发背上。

    似乎,那一直强撑的力量终于承受不住,崩塌了。

    他说:“出去。”

    何孝义看着湛廉时,看着这张被孤寂覆上的脸,他的心平静下来。

    “是。”

    何孝义离开书房,但在他打开书房门时,他想到什么,转身,“湛总,我来的时候,托尼医生去了主卧。”

    一瞬,那闭着的眸子睁开。

    书房里沉寂的气息瞬间消失。

    湛廉时起身,快步走出书房。

    何孝义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坐在沙发上的人便消失在他视线里。

    托尼走出卧室,往书房这边来。

    他刚走了几步,书房门便打开,一身凛冽的人出来。

    托尼停下,看着这走出来的人。

    湛廉时亦停下,看着他。

    两人对视,走廊上的气息静了。

    托尼看着湛廉时,之前这张脸上满是绝望,但现在,这张脸上有了希望。

    他在希冀着。

    即便是知道不可能,也在希冀。

    湛廉时,再强大的人,他也会有不确定的时候,也会有脆弱。

    托尼脸上浮起笑,走过去。

    湛廉时看着他,眸里神色随着托尼的笑而变化。

    “她还没醒。”

    托尼说,神色平和,就如他现在的心情。

    湛廉时眼里的光消失。

    他看着托尼的视线落在了主卧门上。

    一门之隔,隔着千山万水。

    何孝义走出来,离开这里。

    托尼看着眼前的人,他清楚的看见了湛廉时眼里的神色变化,看见了里面的灰暗,他说:“廉时,我们聊聊。”

    这世界上,无论发生什么都影响不了时间。

    它始终平稳,不紧不慢的走着。

    任何人都无法打乱它的步伐。

    天边出现鱼肚白,黑暗消逝,黎明到来。

    新的一天来临,整个城市复苏。

    一切的一切都和昨天一样。

    湛可可和迪恩两个小家伙睡到了七点多,醒了。

    湛可可先醒,她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小丫头刚醒,脑子还迷糊着。

    她看四周,看见了熟悉的一切,小丫头打了个哈欠,转身去看床头柜上的时间。

    七点四十五分。

    不早也不晚。

    往常这个时间,她已经起了,在自个玩了。

    但现在她还有些困,小丫头倒回床上,继续睡。

    突然,她睁开眼睛,飞快滑下床,往外面跑。

    她要去看妈咪!

    “姐姐。”

    在湛可可垫脚握住门把手的那一刻,迪恩含着睡意的软软声音传进耳里。

    湛可可转头,“迪恩弟弟,你醒了?”

    迪恩坐在床上揉眼睛,“姐姐要去哪?”

    “我要去看妈咪,妈咪生病不知道有没有好。”

    迪恩愣了下,眼里的迷蒙不见。

    他说:“我和姐姐一起去。”

    睡了一觉,两个小家伙都忘记了昨晚的事。

    这便是孩子,单纯没有心思。

    两个小家伙衣服都没有换便打开门出了去,但她们一跑出去便停下了。

    托尼在外面打电话,听见声音,他转身,看着两个望着他呆住的小家伙。

    他说:“先这样。”

    挂了电话。

    “两位可爱的小天使,你们醒了?”

    托尼一笑,把手机放兜里,朝两个小家伙走来。

    湛可可率先反应过来,飞快跑过去,抓住托尼的手,满眼期待,“托尼叔叔,妈咪好了吗?”

    托尼想了下,认真说:“嗯……托尼叔叔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

    湛可可一听这话,紧张了,“托尼叔叔你说,可可听着。”

    托尼看小丫头这模样,脸上浮起笑,“妈咪这次生病有些严重,昨晚爸爸已经让人把妈咪送去医院了。”

    “啊!送去医院了?”

    “可可怎么不知道?”

    “妈咪现在在哪?可可要去看妈咪!”

    湛可可看前方,急的不行。

    托尼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一下就跑了,“可可,你先听托尼叔叔说完。”

    湛可可着急,一听到宓宁去医院她就不好了。

    “托尼叔叔,妈咪很严重吗?为什么要去医院?”

    “妈咪现在怎么样?可可想去看妈咪。”

    “托尼叔叔……”

    她说着眼里浮起泪花,很着急很担忧,还有害怕。

    她不想宓宁有事。

    托尼两只手都握住湛可可的手,神色认真又平和,“可可,妈咪这次生病就像之前妈咪一直没醒来一样。”

    “只不过,之前妈咪能在可可的身边,这次不能在可可的身边。”

    “因为要更好的让妈咪治疗。”

    “可可能明白托尼叔叔说的吗?”

    湛可可小嘴张合了好几次,都被托尼的话打断,没有说出来。

    现在托尼说完了,她反而说不出话来了,唯有一双大眼,里面泪水积蓄,然后珠子似得滚落。

    托尼的心一下就疼了。

    他抱住湛可可,轻拍她的背,无比温柔的说:“托尼叔叔知道咱们的可可小公主很爱妈咪,很不希望妈咪生病。”

    “但生病这个事,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

    “我们只能在生病时吃药治疗,让自己逐渐好转,恢复健康。”

    “现在妈咪生病了,为了以后妈咪能健康,妈咪必须去医院接受治疗。”

    “在治疗的这段时间里,可可不能去看妈咪,但爸爸会在可可身边,和可可一直等着妈咪病好,回到你们身边。”

    “可可愿意和爸爸,还有托尼叔叔一起等吗?”

    湛可可抓着托尼的衬衫,小嘴一扁,哭了出来。

    “哇!”

    “托尼叔叔……呜呜……”

    “可可不想妈咪生病……呜呜……”

    “可可想妈咪在可可身边,可可想待在妈咪身边,托尼叔叔……”

    湛可可的哭声就像一个铁爪,在抓扯托尼的心,托尼疼惜的说:“托尼叔叔知道,都知道。”

    “可是,可可在妈咪身边,妈咪便无法好好治病,爸爸也无法在妈咪身边。”

    “我们都只能等待,等着妈咪病好的那一天。”

    “呜呜……妈咪……妈咪……”

    “……”

    迪恩站在那,看着前方关着的主卧门。

    他怔怔的。

    宁老师走了吗?

    何孝义从迪恩的卧室里出来,他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

    那个行李箱是迪恩的。

    托尼看见何孝义出来,他低头,把眼里的泪逼退,然后放开湛可可,给湛可可把眼泪擦了。

    他笑着说:“之前妈咪一直睡着,咱们的可可小公主一直等着,等来了妈咪醒来的那一天。”

    “咱们的小公主是天使,上帝会保佑小公主的妈咪,让妈咪早点醒来,和小公主,爸爸团聚。”

    “托尼叔叔也相信,这次咱们的小公主也能等到那一天。”

    “好吗?”

    湛可可眼里尽是泪水,那泪水把她黑葡萄的眼睛包裹,看的让人心碎。

    “托尼叔叔……”

    “可可想和妈咪在一起……”

    说着,泪水跟着滚落。

    托尼再次把她抱进怀里,轻拍她的背,看提着行李箱走过来的何孝义。

    “托尼叔叔知道,都知道。”

    “不哭了,可可。”

    “迪恩弟弟的管家来接他了,我们待会要送迪恩弟弟离开了。”

    湛可可愣住了。

    “迪恩弟弟……”

    她转身,刚刚迪恩在看着她们,但现在,迪恩在看着站在他身旁的何孝义,以及何孝义手中提着的行李箱。

    他也怔了。

    离开。

    他要离开了?

    托尼带着两个小家伙去洗漱,收拾好,再带着他们下楼。

    马尔克已经在楼下客厅等着了。

    看见几人下来,他起身,走过去。

    “小少爷。”

    马尔克躬身。

    迪恩看着马尔克,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他眼里还是怔怔。

    到现在,他都无法接受他要回去了的事实。

    湛可可也沉默着。

    从听到托尼说迪恩要离开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是,她眼里的神色,清楚的告诉着托尼她现在的心情。

    和宓宁的分离让她还没缓过神来,迪恩便要离开了,她一时间,难以接受,也难以相信。

    托尼牵着两个小家伙的手,看着马尔克,“她们刚醒,还没吃早餐,能否等一个小时,等她们吃了早餐后再走。”

    马尔克礼貌说:“可以。”

    托尼对湛可可和迪恩说:“你们是在这等着托尼叔叔,还是去厨房给托尼叔叔帮忙?”

    到此时,两个小家伙终于回神,看着托尼。

    托尼看湛可可,对小丫头眨眼,“嗯?小公主。”

    湛可可睫毛眨了下,里面包着的眼泪无声滑落。

    她说:“可可和迪恩弟弟帮托尼叔叔。”

    “好。”

    托尼牵着两个小家伙去厨房,何孝义把行礼给马尔克,马尔克带着人离开。

    他把空间留给这里的人,给他们最后的温情。

    托尼做了很简单的西式早餐,时间也快。

    何孝义帮忙,把两个小家伙放到餐桌上坐下,托尼也招呼他一起吃。

    昨晚,他们都没有睡,熬了一个通宵。

    湛可可和迪恩坐在一起,两个小家伙看着面前的餐盘,都没有动。

    他们沉默着,似乎都不愿意吃这最后一顿早餐。

    他们舍不得分离。

    舍不得幸福,舍不得快乐。

    托尼看着两人,认真说:“托尼叔叔知道你们都舍不得对方,但是人和人之间总是有分别,也就是因为分别,再相见才变得美好。”

    “因为短暂,才让我们珍惜。”

    “我们吃了这顿早餐,我们依旧是好朋友,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除非你们不愿意做对方的好朋友。”

    湛可可抬头,“可可愿意!”

    迪恩也说:“迪恩愿意。”

    托尼拍手,“好!为了下次的相见更美好,我们开开心心的吃完这顿早餐,不留遗憾!”

    湛可可握紧刀叉,说:“可可不哭,可可不伤心,不难过,因为可可还会和迪恩弟弟再见的!”

    迪恩眼中浮起坚定,是的,他们还能再见。

    两个小家伙吃完了餐盘里的早餐,一点不剩,托尼和何孝义带着两个小家伙下楼。

    马尔克在地下停车场等她们。

    看见几人从电梯里出来,马尔克走过去。

    托尼松开迪恩的手,他看着迪恩,看着那蓝色纯净的眼睛,“迪恩,你是托尼叔叔见过的最勇敢,最坚强的孩子。”

    “你会继续这样勇敢,坚强下去的,对吗?”

    迪恩眼睛亮了,里面出现极有力量的光,“对。”

    即便没有妈咪,即便爸爸不在身边,他也会勇敢,坚强的面对每一件事。

    因为,有人在爱着他,有人在乎他。

    他不会哭。

    他会更好!

    “好!托尼叔叔相信你。”

    托尼对迪恩举起手掌,迪恩小手伸过去,贴上他的手掌。

    啪的一声,响亮无比。

    湛可可看着迪恩,上前抱住他,“迪恩弟弟,我们以后还可以见面。”

    “我想你的时候,你想我的时候,我们都可以视频,打电话。”

    “好。”

    “我们不哭。”

    “嗯!”

    马尔克牵住迪恩的手,迪恩对湛可可,托尼,何孝义挥手,“再见。”

    湛可可笑着,小脸灿烂,“迪恩弟弟再见!”

    这一次,两个小家伙都没有哭。

    她们很开心。

    因为,下一次的相见,是美好的,是让她们期待的。

    托尼看着车子消失,看站在身旁的小丫头,他说:“看,分离是不是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湛可可重重点头,“是的!托尼叔叔。”

    “可可现在一点都不伤心!”

    “呵呵,那妈咪生病,可可不能在身边,可可也能快乐等待,对不对?”

    湛可可小手握成拳头,大声说:“对!”

    “可可会和爸爸一起快乐等待!”

    “等着妈咪回到可可和爸爸的身边!”

    何孝义看着湛可可,这样稚嫩的小脸,上面满满的坚定。

    他心情沉重了。

    等待,回来。

    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答案。

    托尼带着湛可可出去玩了,何孝义回了别墅。

    湛廉时在别墅,宓宁也在别墅,她并不是如托尼所说,去了医院治疗。

    她一直在卧室,没有离开过。

    事情,也还没有结束。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