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62章 在这样的时刻
    卧室。

    白日来临,城市随着天大亮,被光笼罩,它原本的颜色显露出来。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厚重的窗帘上,卧室里不再漆黑一片。

    宓宁坐在墙角,靠在那冰冷的墙壁上,她眼睛睁着,睫毛半垂。

    她脸上没有泪水,没有苦痛,没有任何情绪。

    但她的睫毛湿润,泪痕犹在。

    卧室里很安静,她也安静着。

    这里似乎和平常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时间过去,阳光越来越大,卧室里也越来越明亮,一切都变得清晰。

    宓宁指尖动了下,然后落在墙上,她抓着墙,指尖屈起,一点点站起来。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很快就可以做好。

    可在宓宁做来,无比艰难。

    她身子弯着,腿也弯着,由坐到站,似乎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终于,她站了起来。

    她垂着的睫毛也抬起,看向把光挡在外面的窗帘。

    黑暗下,窗帘的遮盖会更黑,但阳光下,窗帘的遮盖,依旧有光。

    这个时候,窗帘挡不住这热烈的光。

    挡不住流逝的时间。

    宓宁睫毛动了下,垂下眼帘,浓密的睫毛随着眼帘垂下也把她眼里的所有情绪,神色掩盖。

    她低头,缓步往卧室门走。

    一步步,缓慢,坚定。

    走廊上,何孝义在外面等着。

    他接到了湛总的电话,湛总让他在外面守着,直到宓宁醒过来。

    何孝义抬起手腕看时间,八点五十五分。

    韩在行应该快到了。

    刚想着,他手机响。

    何孝义拿起手机,看屏幕,接了,“喂。”

    “不出十分钟,韩在行到。”

    “好,我跟湛总说。”

    何孝义挂了电话,给湛廉时打电话。

    他视线从主卧落在前方书房门上。

    湛总在书房,自托尼从书房出来后,他没再出来过。

    按理说,他现在该直接去书房找湛总说,但他要在这守着宓宁。

    而且,他觉得,湛总不会想要有人去书房。

    除非那去的人是,宓宁。

    “嘟……”

    电话通了。

    何孝义耐心等着。

    突然,咔嚓。

    何孝义身体一僵,那看着书房门的视线瞬间落在主卧门上。

    自托尼离开后便紧闭的主卧门,现在打开了……

    米兰的城市沥青路上,车辆来往不断。

    之前因为上班高峰,路上堵车,车子都开不快。

    但现在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没那么堵了,之前龟速的车子可以开快了。

    而此时,一辆白色车子在这里面疾驰,飞一般掠过一辆又一辆的车。

    凯莉坐在车里,看着旁边的人。

    她们是坐私人飞机来米兰的,为了不让湛廉时察觉。

    可是,她们一下飞机便接到了付乘的电话。

    付乘告诉了她们,林帘现在在哪。

    这是一件让她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偏偏,这就是真的。

    她不敢相信,更不会相信付乘告诉她们的消息是真的。

    可在行在短暂的思考后便说按照付乘说的地址过来。

    然后她们来了。

    现在,她看了时间,地址,很快她们就要到付乘告诉她们的目的地。

    她心里很紧张,很不安,但更多的是,觉得不真实。

    湛廉时真的有这么好心,告诉她们林帘在哪?

    韩在行没有看凯莉,他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景物,眼里是一个个划过的画面。

    林帘,你在等着我,对吗?

    别墅书房。

    湛廉时坐在沙发里,背靠着沙发靠背,他眼眸闭着,书房里的灯一直亮着。

    外面的阳光已经从落地窗外照进来,肆意铺满这个冷寂的书房。

    但是,它照不暖这里面的人。

    呜呜,手机响。

    书房里的冷寂被打破,这里面有了点活动的因子。

    证明这里面有人。

    湛廉时睁开眼眸,他看着外面天色。

    天已大亮,整个城市以另一番面貌出现在他视线里。

    他眼眸没有动,里面的夜色映满外面的城市,清晰无比。

    天亮了,梦也该醒了。

    走廊上。

    何孝义拿着手机,看着打开的主卧门,一动不动。

    此时,四周的气息安静了,就连他手机里的嘟声,似乎也消失。

    一只手出现在门框上,纤细的指尖抓住门框,里面的人缓慢走出来。

    何孝义看着这走出来的人,他握着手机的手一瞬收紧。

    太太,醒了。

    宓宁缓步出来,她身子弯着,似得了重病,无法站直。

    她走出来的每一步,都需要借助力量。

    就像现在,她的手一点都没有离开支撑。

    从门框,到墙。

    然后,她停下了。

    她低垂的视线,从地上落在前方站着的人身上。

    黑西裤,黑皮鞋,她看见了这两样。

    自此,她不再往上。

    何孝义看见那站在前方不动的人。

    她在看着他,却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西裤和鞋子。

    她似被定住了,似想起了什么,似被什么打断,就那么停在了那,再也不动。

    何孝义看着这样的宓宁,她是宓宁,也是林帘。

    可现在,他觉得视线里的人不是宓宁。

    她是他不曾认识的人,林帘。

    因为宓宁,不会这样。

    何孝义握紧手机,走过去。

    可他刚走得两步便停下。

    因为,他手机里的嘟声消失,电话接通了。

    在这样的时刻。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