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娱乐超级奶爸〕〔江辰唐楚楚〕〔三国之蜀汉中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66章 我就要她做我女人
    “在行,让我一个人待会。”

    沙哑的声音打破了卧室里的寂静,也清晰的落进韩在行耳里。

    韩在行眼神变化了,变得温柔,有了暖意。

    就连他身上的气息也跟着变化。

    似乎,他回到了曾经那个绅士有礼,温润如玉的人。

    “好。”

    这是她自看见他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

    他很高兴。

    尽管她让他离开。

    韩在行起身,他看着林帘,这一刻他的眼里是春花秋月,饱含所有情意。

    林帘,我会给你时间,也会给你空间,我不会逼着你做什么。

    我只要你好好的,这样便好。

    韩在行离开卧室,把门关上。

    卧室里恢复到之前的寂静。

    林帘听着门合上的声音,她一直睁着的眼睛,闭上了。

    凯莉站在楼梯口栏杆处打电话,她听见开门声,看过去。

    韩在行从卧室里出来,把门关上。

    看到这,凯莉对手机里的人说:“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快步朝韩在行走去。

    “在行,林帘……”

    话没说完,韩在行打断她,“下楼。”

    凯莉愣住。

    下楼?

    她看合上的卧室门,里面安静的很,似乎里面和以前一样没有人。

    凯莉看韩在行,韩在行已经下楼了。

    她立刻跟上。

    两人来到楼下,凯莉确定她们说话不会吵到楼上的人,更不会让楼上的人听见,她出声,“林帘现在这样我很担心,我吩咐了我们的人请一个医生过来。”

    “现在医生在来的路上。”

    说着,她抬起手腕看时间,“大概十分钟就到。”

    韩在行下楼后没往客厅去,而是去厨房。

    凯莉跟着他一起进去。

    她大概知道韩在行要做什么。

    十几个小时,林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她们又哪里吃过?

    韩在行没说话,他打开冰箱,要从里面拿食材出来。

    可是,冰箱空空如也。

    里面什么都没有。

    凯莉看到这,说:“我现在让人送菜过来。”

    她没想到韩在行回来的第一件事是做饭,她以为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是查清楚湛廉时让林帘跟着她们走的原因。

    凯莉拿起手机便要打电话,韩在行站在那,看着空落落的冰箱,说:“你在家看着林帘,我去买。”

    这个时候他该在她身边,可他知道,这个时候,她一个人最好。

    凯莉听见韩在行的话,愣住。

    她看着林帘,他去买?

    她怕是听错了?

    “在行,你……”

    话没说完韩在行直接走出厨房,拿了车钥匙离开别墅。

    凯莉跟着他跑出去,“在行,林帘她……”

    “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很快回来。”

    随着韩在行的声音落进耳里,车子发动的声音也跟着落进凯莉耳里。

    凯莉看着坐在驾驶座的人,眉头皱紧。

    她守着林帘没有问题,可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他陪在林帘身边吗?

    车子很快驶出别墅,凯莉站在那看着,心里一跳一跳的,无法安稳。

    京都,赵家。

    赵起伟双手插兜,从楼上下来。

    他穿着休闲,不似平常的放荡不羁。

    楼下笑声一阵阵传来,很是热闹。

    突然,一人说:“少爷下来了。”

    听见这一声,客厅里的人看过来。

    赵予兰说:“终于醒了。”

    秦又百拿起茶杯喝茶,没说话。

    赵宏铭说:“就是要让他多睡会!”

    “我外孙每天那么忙,在外公这,难道还要整天工作?”

    赵宏铭特别宠赵起伟,无论赵起伟做什么他都支持。

    赵宏铭对赵起伟招手,满面慈爱,“起伟,来外公这。”

    赵起伟嘴角微勾,走过去,坐到赵宏铭身旁。

    他自然的靠在沙发靠背,双腿交叠,一身的二世祖气息。

    这样的放松,慵懒,恣意,在长辈面前,极不尊重。

    赵予兰眉头一下皱了,“起伟,坐好!”

    听见她这严厉的一声,赵宏铭啧了声,不赞同的看着赵予兰,“兰兰,这是你爸这,不要这么严格。”

    赵予兰眉头顿时皱紧,“爸,你不要再宠着他了,你看看他现在,都被你宠的……”

    “外公,我饿了。”

    赵起伟打断赵予兰的话,赵宏铭赶紧对佣人说:“去,把温着的早餐端出来。”

    “是。”

    现在已经十点了,早就过了用早餐的时候。

    但架不住赵宏铭宠这个外孙,所以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赵宏铭特意嘱咐不要叫赵起伟。

    让他睡到自然醒。

    而他的早餐,一直温着,他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吃。

    赵宏铭抓着赵起伟的手,无比慈爱的说:“等会儿,早餐很快就端出来。”

    “谢谢外公。”

    “呵呵,瞧瞧咱们起伟,多有礼貌。”

    “对外公,这是必须的。”

    “哈哈……”

    看见赵起伟几句话就让赵宏铭哈哈大笑,赵予兰眉头皱的很紧。

    自己的儿子什么德性她会不清楚?

    这样下去,早晚出事儿。

    赵予兰想说点什么,一只手握住她。

    赵予兰看秦又百,秦又百对她笑,这笑理解又温柔。

    意思是,让老爷子先高兴高兴。

    有什么事,待会说。

    赵予兰神色软下来。

    赵起伟吃了早餐,陪赵宏铭下象棋。

    本来天气好,他们是要去后山打高尔夫的。

    赵家在京都郊外,盘踞着一座山而建,后山便是一片高尔夫球场。

    就是今天天气不好,下雨,没法子出去,就只能在家了。

    秦又百和赵予兰在两人旁边观战,家里气氛倒也不错。

    不过,赵起伟下了没两盘,他手机便响了。

    赵宏铭看赵起伟,赵起伟眼睛看着棋盘,走棋,说:“待会接。”

    他没看电话,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是谁打来的电话。

    赵宏铭脸上浮起满意的笑了。

    “去接,让你爸接替你。”

    赵宏铭对他挥手,让他去接电话。

    他是希望赵起伟陪他下棋的,他不希望这样的过程被打断。

    但赵起伟zhu动说待会接,他心里特别高兴。

    也就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了。

    秦又百说:“去接电话,爸来。”

    赵起伟叹气,“外公这就嫌弃我了。”

    赵宏铭哈哈大笑,“对,外公嫌弃你了。”

    “快去接电话,接了电话外公就不嫌弃你了。”

    赵起伟做出无可奈何的模样,说:“好吧,为了不让外公嫌弃我,我接了电话来。”

    “去,快去。”

    嘴会说的人,特别容易讨老人家欢心。

    赵起伟就是典型的例子。

    他拿着手机出去,赵予兰看着,也出了去。

    赵起伟来到别墅外的草坪上,看屏幕上跳动着的一串陌生号码,他嘴角勾起一抹浓浓兴味的笑。

    “喂。”

    “大哥,韩在行带着林帘回国了。”

    赵起伟眼睛微眯,那嘴角的笑弧越来越大,“回国……”

    “是的。”

    “韩在行从拉斯维加斯乘私人飞机消失后,我们便不再有他的消息。”

    “但我们时刻留意着国内,巴黎的动向,就在刚刚,我们得到韩在行回国的消息。”

    “他带着林帘,现在就在悦澜湾的别墅。”

    赵起伟脸上是笑,眼里也是笑,似乎他听见了特别愉悦的消息。

    “好玩了。”

    赵予兰站在赵起伟身后不远的地方,她看着前方站在草坪上打电话的人。

    她不大能听见赵起伟说什么,她也不在乎这个来电的内容。

    她有话对赵起伟说。

    她不着急。

    赵起伟挂了电话,心情很好的看这阴沉沉的天。

    他嘴角的笑覆上整张脸。

    身后传来脚步声,赵起伟眼睛微动,转身。

    赵予兰走过来,看着嘴角上扬,一身邪肆的人。

    “起伟,妈想问你一件事。”

    赵起伟手插进兜里,兴味盎然的看着赵予兰,“您说。”

    他似乎心情特别好,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都很愉悦。

    但这笑在赵予兰看来,并不觉得让他心情好的是好事。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成家?”

    赵起伟似听到极好笑的事,整个人都笑了起来。

    赵予兰皱眉,“妈没跟你说笑。”

    “我知道啊,可是您觉得我这像要成家的样子?”

    赵起伟张开手臂,让赵予兰好好的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成家的样。

    赵予兰眉头皱紧,神色严肃,“不像成家的样子也要成家!”

    “你不想你自己,你也要想想你外公。”

    “你外公盼着你成家盼了多久了?”

    “呵。”

    赵起伟脸上的笑更大了,他凑近赵予兰,笑的邪肆苍狂,“可以啊,让妗妗嫁给我,我保证让外公三年抱俩,怎么样?”

    赵予兰当即怒了,“起伟,妈没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啊,我赵起伟的老婆,除了刘妗,没有别人。”

    “你!”

    赵起伟直起身体,似笑非笑,“妈,你要真想抱孙子,外面一大堆女人等着给我生。”

    “你要不介意,我明年就能让你抱孙子。”

    赵予兰顿时气的不行,“你以为妈真想抱孙子吗?妈是怕你心思还在刘妗身上,最后害了你自己!”

    “害了我自己……”

    赵起伟咀嚼这几个字,嘴角的笑变得嘲弄。

    赵予兰见他这模样,苦口婆心,“起伟啊,刘妗根本就不喜欢你,你把心思耗费在她身上做什么?”

    “她瞧不上我儿子,我还瞧不上她。”

    “那怎么办?我就瞧上她了。”

    “我就要她做我女人。”

    赵起伟脸上的笑再次浮现,似真非真。

    赵予兰着急,“你怎么就不明白?那刘妗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要一个别人不要的女人?”

    刘妗和湛廉时的事,赵予兰可是清楚的很。

    在她眼里,刘妗不过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她的儿子。

    赵起伟脸上的笑变化了,“妈,妗妗是你未来媳妇,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赵予兰脸色变了。

    眼前的人还是赵起伟,但他脸上的笑已经不是刚刚那样了。

    茶室里,檀香无声燃着,安抚着人心。

    赵宏铭和秦又百下棋,两人脸上不再有赵起伟在时的笑。

    尤其是赵宏铭,没了那慈爱的笑,他好似变了一个人。

    “那柳家还在找柳老四?”

    秦又百落棋,听见赵宏铭的话,他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了。”

    “嗯。”

    米兰。

    凌晨五点,天蒙蒙亮。

    别墅zhu卧。

    窗帘拉拢,灯没有开,卧室里漆黑一片。

    似乎卧室里的人还没有醒。

    “呜呜……呜呜……”

    手机震动,一股亮光从沙发上漫开。

    逐渐的,卧室里的景物有了轮廓。

    床上被子保持着揭开的模样,床单上有着褶皱。

    似乎床上的人渴了,或者饿了,短暂的离开。

    等她不渴,不饿了,她就会回来。

    亮光照着卧室里的一切,这里什么都没有变化。

    但是,平常这个时候空无一人的沙发,此时坐着一个人。

    他看着揭开被子的床,似雕塑,不知道坐了多久。

    手机不停的震动,光亮也不熄。

    在灯光要暗下去时,一直不动的人拿起手机。

    “喂。”

    “湛总,按照您的吩咐,柳家那边已经不再找柳钰了。”

    “嗯。”

    付乘听着手机里的声音,这声音和以前不一样,而这样的不一样已经保持很久。

    付乘安静了一会,说:“赵起伟今天在赵宏铭那,秦又百和赵予兰也在。”

    “韩先生已经回国,这个消息,赵起伟现在应该也知道了。”

    “目前,赵起伟那边没有什么动作。”

    湛廉时看着床上平常林帘躺着的地方,说:“收回跟着赵起伟的人。”

    收回……

    付乘不明白湛廉时这句话的意思。

    “湛总,韩先生带着太太回国,赵起伟怕是不会就这么作罢。”

    “收回。”

    付乘沉默了两秒,说:“是。”

    电话挂断,湛廉时站了起来。

    他拉开窗帘,看外面蒙蒙亮的城市。

    此时,他眸子里不再有孤独,寂寞,苍凉,有的是含着外面微光的无尽黑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