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仙魔三国大玩家〕〔六指诡医〕〔我有三千大世界〕〔天师下山〕〔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0章 梦散,昙花一现
    >

    凯莉笑了下,这笑很嘲讽。

    “林帘恨湛廉时,她不会和湛廉时在一起,但湛廉时为了得到林帘,在林帘落水后,把林帘带走,给她服用了fort。”

    “fort是一个能让人忘记以前的药。”

    “林帘吃了这个药,忘记了以前,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所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一个没有记忆的人,你怎么找?

    即便是找到了,也是枉然。

    林越看着凯莉,眼睛瞪大,一动不动。

    fort。

    忘记……

    这就是林姐不记得曾经的真正原因?

    凯莉没有看林越,她继续说着,“湛廉时利用这个药对林帘做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具体是哪些,我们不知道。”

    “但我们再见到林帘,她很痛苦。”

    “现在她无法清醒,人也不理智。”

    “在行让我带你过去,和林帘说说话,让她冷静下来。”

    说着,凯莉转头,看着林越,“你是林帘最认可的妹妹,你去的话,她应该会平静下来。”

    “……”

    林越看着凯莉,她嘴巴张着,脑子里有许多问题想问,心里也有许多话想说,可她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忘记,痛苦,不理智……

    她觉得所有的平静都被打破,一切都乱了。

    她心痛。

    韩在行坐在客厅里,他看着楼上,始终没有动。

    他想上去,想在她身边,可他不敢上去,不敢去看她。

    他怕她说出决绝的话。

    他无法承受。

    车子很快停在别墅外,韩在行听见声音,他看着楼上不动的眼眸终于收回。

    凯莉带着林越进来,两人一眼便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韩在行。

    两人停下。

    凯莉看着韩在行,没有说话。

    她很能懂韩在行现在的心情,因为她是一个清楚整件事的旁观者。

    林越心里非常复杂,混乱。

    看见韩在行的这一刻,她所有糟乱的心思全部消停了。

    她想起了许多许多事。

    巴黎韩在行和林帘在一起的时候,她们细水长流的日子,她们往日的笑。

    在恋的创办,各大媒体对韩在行的采访,一切有关林帘的问题,消息,韩在行整个人的变化。

    林越心里颤动。

    姐夫很爱林姐。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姐。

    凯莉走过去,“林越来了。”

    她声音不大,似怕这个受伤的男人更痛。

    林越跟着凯莉来到韩在行面前,她看着这个不再冰冷,却反倒陷入困境,走不出来而痛苦的人。

    “姐夫……”

    韩在行看着林越,心爱的人回来了,却不再如曾经一样。

    这样的心情,他无法说出来。

    “她在楼上。”

    韩在行眼里有着希冀,他希望林越的到来,林帘会回到以前。

    希望她不要离开他。

    林越看见了韩在行眼里的渴望,请求,她心里沉重,更难受了。

    “我上去看林姐。”

    凯莉说:“我带你上楼。”

    这里,林越第一次来。

    凯莉带着林越上楼,韩在行看着,视线不离两人。

    林越是她放心的人,现在林越来了,她还会再离开他吗?

    凯莉带着林越来到楼上主卧门外。

    &nbszyxta.p;林越看着这紧闭的门,心里很紧张。

    她以为,凤泉镇一别,她和林姐再见会在很久后,甚至不可能再见面。

    可她没想到,这么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们便要见面了。

    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凯莉握住门把手,按下。

    林越听着咔嚓的声音,心一瞬提起来。

    她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林姐。

    门开,卧室里的景物落进林越视线里。

    入目的是昏暗的卧室,里面没有灯光,有的是透过窗帘照进来的白光。

    让卧室不至于尽烟,里面的人,物,也都有着清晰的轮廓。

    尽管,不亮堂。

    林越在门开的那一刻,眼睛落在坐在沙发上的人身上。

    视线里再无其它。

    坐在沙发上的人,听见这开门的声音,她看着窗帘的视线转过,落在了林越身上。

    一瞬,卧室安静了。

    凯莉看着林帘,那在昏暗中看不清神色的眼睛,转身离开。

    脚步声远去,走廊上卧室里恢复到之前的安静。

    林越在这片安静里,看着林帘,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突然间就被刺痛了。

    林帘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看着林越的眼睛似有变化。

    林越握紧手,眼睛生出泪,她一步步,朝林帘走过来。

    如果,她没有在凤泉镇遇见林姐。

    如果,她没有看见林姐那样的幸福。

    如果,在凤泉镇发生的一.jsshcxx.切都是梦一场。

    那么,她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心痛。

    可是,一切都是如果。

    林越来到林帘面前,她蹲下来,握住她冰凉的手,带着哭音的说:“林姐……”

    林帘看着林越,那明明已经没有泪水的眼睛,突然就滚落出一滴泪来。

    林越看着这滚落的泪,看着这双眼睛里破碎出痛苦,绝望,悲伤。

    里面涌出了她所有所有压着的情绪。

    林越一瞬心痛如绞,她抱住林帘,大声哭了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对林姐?

    她明明笑的那么快乐,笑的那么幸福。

    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爱她的女儿,她有一个任何人都羡慕的美满家庭。

    为什么这一切要变成泡沫?

    就让她一直那么幸福下去不好吗?

    她想要她幸福啊!

    不是自己的事,不是自己的感情,可这一刻,林越就好似林帘,把她心里所有的痛苦哭了出来。

    林帘被林越抱着,她听着林越的大哭,听着她哭声里的痛苦,她的耳膜似被什么东西给挡住,把这声音给隔绝,放小。

    可她眼泪却无声滑落。

    楼下,韩在行听见楼上的哭声,他脸色一变,当即上楼。

    凯莉还没到楼下,看见韩在行上来,赶紧拦住他。

    韩在行一把推开她,快速往前,凯莉说:“你现在去只会让她更远离你。”

    一瞬,韩在行停下了。

    凯莉看着那僵直的背影,说:“让林越在她身边,让她把该发泄出来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韩在行看着前方离他很近的卧室门,他手攥紧,攥紧。

    夜幕来了,比平常要早些。

    因为下雨,天也就烟的早了。

    别墅里已经不再有哭声,一切似乎都安稳下来。

    韩在行站在楼下,看着楼上。

    此时客厅里灯火通明,客厅的饭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韩在行重新做了。

    他在这下面等待着,等着林帘出来的那一刻。

    凯莉从外面挂断电话进来,她看着站在楼梯口望着楼上的人,走过来。

    “后面的工作我都重新安排了,这段时间你都留在国内。”

    感情最是伤人,但她们还活着,就必须生活,必须面对处理除感情之外的事。

    韩在行眼睛动了下,里面的耐心等待变化,“我回国的消息,有没有别人知道?”

    这一刻,他似乎终于从感情里抽出身来,理智了。

    凯莉心里一凛,说:“目前外面还没有消息说你回国,也没有消息说你带着林帘回来。”

    “但是。”

    凯莉看着韩在行,神色变得严肃,“我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没有人知道。”

    她不敢保证,其实就是怕赵起伟和刘妗知道。

    这两个人,都不是善茬。

    韩在行眼眸沉下来。

    “安排人保护这里。”

    “如果有人发现林帘回来,你什么都不要做,看那个人怎么做。”

    “我明白。”

    凯莉离开,韩在行站在那,看楼上。

    此时他眼里不再有害怕,不安,脆弱,有的是清醒的决心,冷静的决断。

    卧室里,林越握着林帘的手,紧紧的,“林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哭一场,似乎云雾散开,脑子清明了。

    林越这个时候,不混乱了。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她要让林姐振作起来,她要林姐好好活着,就像在凤泉镇一样那么快乐,幸福的笑。

    林帘眼里没有了泪水,她看着前方虚空的烟暗,哑声,“林越,我不能和在行在一起了。”

    林越的心一瞬紧绷,她握着林帘的手,也更紧了。

    这些都是下意识的动作。

    当她脑子转过来,她一点都不意外。

    不管林姐失忆是什么造成,她和湛廉时生活的时间里,那些一点一滴,都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林姐恢复记忆,她是不可能和姐夫在一起了。

    她无比明白。

    “林姐,我支持你。”

    不管林姐做什么决定,她都支持她!

    她只要林姐幸福,快乐,就好!

    林越握紧林帘的手,无比坚定。

    林帘终于转头,看着林越。

    她坐在了她身旁,但卧室里的昏暗随着天烟下来,卧室里也漆烟一片。

    她没有电灯,林越也没有,窗帘外有路灯的光照进来,不至于卧室里什么都看不到。

    林帘脸上浮起一点笑,这笑让卧室里沉重的气氛都变化了。

    “林越,谢谢你。”

    林越赶忙摇头,手包着林帘的两只手,“林姐,凤泉镇之前,我知道姐夫对你的付出,知道姐夫有多爱你。”

    “我以为,只要找到了你,那便一切都好了。”

    “可凤泉镇后,我发现,不是这样的。”

    “你并不如我们所想,那么痛苦,那么难受,你很幸福,很快乐。”

    “林姐,我不求别的,我就希望你幸福快乐。”

    “只要你能幸福快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林帘看着林越,她能看见林越的轮廓,但她看不清林越的脸。

    可是,她能听出她声音里的在乎,决心。

    林帘手从林越手里抽出,落在林越脸上。

    她轻柔的抚摸这张脸。

    “林越,不论发生什么,你在我心里都是我的妹妹。”

    林越眼泪又要掉下来,她赶紧把眼里的泪水抹过,说:“在我心里,不论发生什么,林姐你都是我的亲姐姐!”

    林帘嘴角弯了起来。

    这是这几天里,她第一次笑。

    那么真心,那么快乐的笑。

    韩在行一直站在楼下楼梯口等着,突然,楼上出现一个人。

    他眼神当即变化,期待渴望和着不安都覆上他的眼。

    林越走了下来。

    她看见韩在行,脚步顿了下,然后坚定的朝他走来。

    韩在行看见林越,眼里是一闪而逝的失落。

    他以为出来的会是林帘。

    林越下楼,来到韩在行面前。

    “姐夫。”

    韩在行看着林越,眼里没有之前林越看见的痛苦,绝望,“怎么样?”

    “林姐让你上去,她有话对你说。”

    林越看着韩在行眼睛,她眼睛无比清明,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韩在行没有说话了。

    眼前的林越和今天刚来时的林越很不一样,这样的不一样,让他心里不安。

    “这几个小时,她怎么样?”

    林越顿了下,说:“林姐刚开始不大好,但现在好了。”

    林越想起她离开卧室前,灯光点亮,她看见了那张带笑的脸。

    那么多熟悉,那么的让她安心。

    韩在行看着林越眼里的坚定,嗯了声,上楼。

    林越站在那,看着韩在行上楼,消失在视线里,她的心被一团坚定包裹。

    姐夫,你爱林姐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今天叫我来这.xgchotel.的目的。

    可我觉得,林姐的心愿比什么都重要。

    卧室门开着,里面的灯光也亮着。

    似乎希望就在韩在行的前方。

    可韩在行来到卧室外,他看着坐在沙发上,被光照着的人,他不敢上前。

    林帘听见声音,看过来。

    她脸上浮起一抹笑,温柔又温暖。

    “在行。”

    韩在行紧着的心突然就放松,他看着这抹笑,什么都忘记了。

    他朝她走过去,似乎跨国了山川大河,终于来到她面前。

    “好了吗?”

    他蹲下,握住她的手。

    林帘没有拒绝,她看着在她眼前的人,眼神那么的温柔善良。

    “好了。”

    韩在行握紧林帘的手,脸上也有了笑,“好了就好。”

    这样就好。

    她还是她,他还是他。

    韩在行起身,“我做了晚餐,都是你爱吃的菜,我们下去吃。”

    林帘起身,韩在行脸上的笑张开,他觉得幸福了。

    “在行,我们离婚,好不好?”

    韩在行脸上的笑凝固,他手中温暖的手,似乎也冰凉了。

    梦散,昙花一现。

    一切都不是幸福。

    是残忍,是冰凉的现实。

    “好不好?”

    林帘看着韩在行,她的笑,她的眼神,依旧那么的温柔,没有任何变化。

    韩在行看着这样的笑,看着她的眼睛,铺天盖地的痛朝他涌来。

    “我如果答应离婚,你可以留在我身边吗?”

    “就像,我们曾经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