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2章 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米兰。

    早晨四点五十分,天蒙蒙亮,城市的路灯开始褪色。

    此时,一个别墅的一间卧室。

    这里的灯亮了一夜,到现在都没有熄。

    托尼站在床前,他戴着听诊器,给湛可可听诊。

    一会儿后,他取下听诊器,拿过体温枪,对着湛可可的额头照了下。

    ,退烧了。

    托尼舒了一口气,对站在身旁一直不曾离开的人说,“退烧了,没事了。”

    林帘的离开让这个和睦了一年多的家庭破碎,一切也都跟着变化。

    湛廉时不再是之前的湛廉时,这个家也不再是之前的家。

    湛可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事,一点都不意外。

    湛廉时没有动,他看着床上终于不再如之前痛苦的小脸,“看着可可,我去做早餐。”

    这是第一次,自林帘离开后的第一次,湛廉时说做饭。

    也是湛可可自出事起到现在他说的第一句话。

    托尼放下心了,“我会照顾好可可的,你放心吧。”

    “不过……”

    托尼看着湛廉时眼睛,这两天他怕是一点都没合过眼。

    “你还是休息下再去做吧。”

    “可可暂时不会醒。”

    湛廉时没说话,他转身,离开了卧室。

    托尼站在那,看着湛廉时离开。

    他怕是不会休息。

    但是……

    托尼看向床上睡着了的小丫头,有可可在,他再怎么也要振作起来。

    天开始亮了,阳光也落下来。

    托尼把小丫头的卧室收拾了,打电话让何笑义过来。

    他需要洗漱一下。

    昨晚小丫头吃了外面买来的食物过敏,折腾了一夜,大家都没有休息。

    “我在来的路上了,很快就到。”

    电话里,何孝义说。

    托尼疑惑,“你们湛总给你打电话了?”

    “是的。”

    “他跟你说了什么?”

    本来湛廉时话就少,现在林帘离开,更少了。

    “湛总没说什么,就让我过来。”

    托尼点头,若有所思。

    虽然林帘的离开让他知道湛廉时现在的心情,但他无法知道湛廉时的心。

    他不知道现在湛廉时是怎么想的。

    “你们湛总这两天有没有吩咐你做什么?”

    何孝义顿了下,说:“没有。”

    托尼奇怪了,“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

    何孝义很肯定,他脑子很清醒,记忆也非常清晰。

    这两天,自林帘离开后,湛总没有吩咐他做任何事。

    “不会吧?”

    托尼不相信,但这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何孝义,而是怀疑自己对湛廉时的了解。

    他不相信,湛廉时会什么事都不吩咐何孝义。

    何孝义听着托尼的话,大概明白他的意思,说:“可能湛总吩咐了付特助。”

    托尼一顿,一瞬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现在过来,我联系付乘。”

    托尼极快挂断电话,给付乘打去。

    他现在不是要知道湛廉时吩咐下面人做了什么,而是要知道湛廉时想做什么,想知道他现在的心。

    因为,他很担心湛廉时。

    本来,湛廉时和平常人就不一样。

    “托尼医生。”

    付乘的声音传来。

    托尼说:“付乘,这两天你们湛总有没有吩咐你做什么事?”

    “……”

    手机里的声音安静。

    托尼说:“你放心,我想知道你们湛总做什么事,不是要打探他的隐私,而是要知道他现在的真实情绪。”

    付乘听着托尼的话,说:“托尼医生,有些事不适合多的人知道。”

    托尼神色一瞬紧了。

    不是因为付乘不告诉他湛廉时做的事,而是,他觉得湛廉时做的一些事,可能很危险。

    “你这么说,我觉得我更要知道了。”

    这一刻,托尼声音变得沉重,严肃,就像他现在的心情。

    “付乘,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林帘的离开,对你们湛总影响很大。”

    “这样的影响,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我相信你能感觉得到。”

    “我作为心理医生,在你之前就认识你们湛总,了解你们湛总,我更知道这样的影响代表着什么。”

    “我希望你把现在湛廉时让你做的所有事都告诉我,尤其是关于林帘的。”

    “我需要保证你们的湛总不倒下,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付乘心情沉重。

    他怎么会感觉不到湛总的变化,怎么会不知道湛总做的一些事的奇怪。

    但湛总做事向来说一不二,他不论遇到什么都冷静理智的。

    即便现在的情况,他也能感觉到湛总的冷静,稳重。

    托尼说完刚刚的那一番话便不再说,他等着付乘。

    他相信作为跟在湛廉时身边十几年的人,他会做出准确的判断。

    好久,也可能只是一会,付乘说:“这两天湛总……”

    楼下,厨房。

    湛廉时站在厨房里,看着厨房里的一切。

    平常,厨台上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放着的,但现在,厨台上放着锅碗,餐碟,筷子。

    之前的纤尘不染,这里一点没有。

    相反的,很乱。

    这样的乱在清楚的告诉着他,一切都变了。

    因为那个人的离开,这里不再是从前。

    湛廉时挽起袖子,来到厨台前,开始一一收拾。

    他动作平稳,和以前一模一样。

    何孝义来到别墅,他输了密码,开门进来。

    之前他并不知道别墅的密码,但昨天湛可可食物过敏,情况紧急,托尼告诉了他别墅的密码。

    何孝义进来便听见厨房传来的声音,他脚步停顿了一下,走过去。

    “湛总。”

    看见厨房里忙碌的人,何孝义有些惊讶,但也随之放心了。

    湛总像现在这样做平常做的事,像个正常人一样,即便他知道湛总心情不好,也能暂时心安。

    湛廉时背对着何孝义,他听见何孝义的话并没有转头。

    “去楼上帮托尼。”

    “是。”

    何孝义上楼,直接去湛可可的卧室。

    昨晚湛可可过敏很危险,托尼忙,湛总忙,他也忙。

    卧室里。

    托尼听着付乘的话,越听脸色越沉重,到最后,他可以说似变了一个人。

    “就是这些。”

    付乘说完,不再出声。

    手机里安静的很,似没有人在听。

    付乘知道,托尼在听,他听的很认真。

    只是,这样的安静,让付乘心情更是沉重。

    刚刚他说的话,让他说完后,意识到一些事情的严重。

    现在,他非常担心湛总。

    “以后,你们湛总有任何吩咐,你都告诉我。”

    托尼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付乘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心里的担心没有一点消下。

    托尼站在湛可可的卧室里,他拿着手机,神色从没有过的凝重。

    赵家,赵宏铭,秦又百,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何孝义来到湛可可的卧室,他轻敲房门,然后出声,“托尼医生。”

    托尼听见何孝义的声音,他看过去,说:“进来。”

    咔擦,门打开,何孝义走进来。

    “托尼医生,湛总让我上来帮你。”

    何孝义说着,看向卧室里躺在床上的湛可可,小丫头还没有醒。

    昨晚她也是被过敏折腾的,好久才睡。

    托尼看着何孝义,视线转过,落在外面。

    他眉头皱起,眼里是担忧,也是心疼。

    一个人对付赵家,一个人暗中帮林帘找父母,一个人处理着许许多多的事。

    就像现在,他会让何孝义来帮他,也不会让何孝义去帮他自己。

    他湛廉时,从来都是一个人。

    从小到大都是。

    他早就习惯了独自面对。

    “你先看着可可,我下去看看你们湛总。”

    托尼说了这句话便出了去。

    何孝义看托尼,托尼已经极快的消失在卧室里。

    厨房里收拾干净,这里恢复到了之前,好似什么都没有变。

    湛廉时打开冰箱,把里面新鲜的食材拿出来。

    每天的食材都是当天送来,这两天也一样,没有停过。

    湛廉时熟稔的摘菜,洗菜,每一个步骤都有条不紊。

    现在的他,和平常做饭一样。

    可是,平常他做饭厨房会有人来,现在没有了。

    突然,湛廉时动作停顿。

    托尼现在厨房外,他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人。

    他一来,湛廉时便感觉到了。

    托尼看着湛廉时停下的动作,走进去,“我刚刚才知道了一些事。”

    湛廉时继续忙碌,刚刚的停顿似乎不存在。

    托尼看着湛廉时,他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似乎他一点都不好奇他知道了什么,也不在乎。

    这样的湛廉时,托尼沉重的心平稳下来了。

    他忘了,湛廉时从来都是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即便是他病着,病入膏肓,他也清楚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

    这样的人,他不需要你担心,因为他自己一早就替自己想好了答案。

    那个答案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包括他自己。

    whhryl.

    就像,林帘的离开,他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并且知道。

    托尼看着一步步做菜的人,这一刻,他想说的很多话都咽了下去。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主意,我也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最后的结局,但我希望你不要忽略一点。”

    “湛廉时,你已经不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你是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人。”

    “你有喜欢的人,有心疼你的孩子,你在做什么之前,都要记住,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不要让自己,深陷险境。”

    赵家的事,他湛廉时要亲自解决。

    他要让一切都安稳下来,他要真正的给林帘平安。

    韩在行,做不到。

    只有他湛廉时才可以。

    所以,湛廉时,保护好自己。

    即便我知道你很厉害,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国内。

    韩在行让林越休息几天陪林帘,林越是非常开心的。

    她热爱她的工作,也喜欢她的工作,但再热爱,再喜欢,也比不上林帘。

    在林越心里,林帘是不可替代的。

    “林姐,我们待会去买生活用品,这几天,我们把家里好好布置一下。”

    “让这个家看起来像个真正的家!”

    餐桌上,林越兴奋期待的说。

    林帘弯唇,“好。”

    两人吃了早餐,收拾着出门

    但在两人快出门前,林越电话响了。

    林帘看向她,林越拿起手机,很快说:“是姐……韩总!”

    昨晚林帘已经告诉她,她和韩在行以后是朋友关系,她们不再是夫妻。

    林越尊重林帘的决定,她只要林帘觉得好就好。

    林帘说:“你接电话,我去卧室看看有没有没收拾的。”

    哪里还有没收拾的?

    有林帘在,林越这乱糟糟的家都变.jxpxxs.得干净了。

    林越拉住林帘,“没事的,林姐,韩总打电话来肯定是问你。”

    林越说着便接了电话,“韩总。”

    .xgchotel.

    “对。”

    “我们在,正准备出门。”

    “好,我们等着。”

    林越挂了电话,挽住林帘的胳膊,说:“林姐,韩总说一会儿过来,我们等一下。”

    林帘也没问韩在行过来做什么,她点头,“好。”

    两人坐到沙发上,林越开始想她们待会要买什么。

    林帘听着,脸上笑着,很温柔。

    林越说了会,皱眉,“不行,我觉得我们要买的东西有很多,我可能会漏掉,我得拿个小本子给记下来。”

    林越说着便风风火火的去找记事本了。

    林帘想说没事,林越已经跑没影了。

    看到这,她脸上浮起笑,很无奈又很宠溺,“这孩子……”

    话刚出口,她声音止住,脸上的笑不见了。

    一瞬间,四周的安谧消失。

    “林姐,我找到了,我现在记下来!”

    林越拿着一个笔记本出来,坐到林帘身旁。

    她没有看见林帘的神色变化,一心都在采买上,“咱们家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公寓,一个主卧,一个次卧,次卧之前被我改成了书房。”

    “林姐你昨晚说不用改动,那这里就不用改,反正我们以后都要用到。”

    “但是,卧室,客厅,厨房这些需要的东西很多,那我们先从家居生活方面买。”

    “就先买……”

    林越嘴里说着,手中的笔不停。

    林帘听着林越的话,她睫毛动了下,垂下。

    那落在腿上的手,蜷起。

    “叮咚——”

    门铃响。

    林越一下抬头,“一定是韩总到了,我去开门!”

    林越放下笔记本和笔,跑过去。

    林帘蜷起的手松开,她低垂的眼帘也抬起。

    里面什么起伏都没有,有的是平静。

    可是。

    “你是……赵起伟?”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