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3章 竟然是这样
    >

    韩在行挂了林越的电话便踩下油门,车子更快的往林越的小区驶去。

    但没有多久,一通电话进了来。

    韩在行看车内液晶屏,上面显示着一串熟悉的号码,瞬间,韩在行脸色冰冷。

    “喂。

    “韩总,赵起伟突然带着人来了林越着。”

    “他似乎知道我们在那,带的人不少,把我们挡在了外面,现在赵起伟已经上了楼。”

    男人着急的声音传来,气息也不稳,似乎他那边非常混乱。

    的确,男人这边很混乱,现在远处都有两方扭在一起的声音传来。

    甚至传到韩在行这边。

    然而,韩在行并没有说话,手机里安静的出奇。

    男人没有听见韩在行的声音,疑惑,“韩总?”

    “……”“韩总?”

    “……”“韩……”“我让你们保护她,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她?”

    男人声音一瞬哑了。

    韩在行挂了电话,他看着前方,车子如疾风一般在车流里穿过。

    林越站在门口,看着站在外面的人。

    她眉头皱着,脸上是毫不客气的厌恶。

    赵起伟,这样一个活跃在娱乐圈,时常传出各种绯闻的男人,她不会不知道。

    但她真正知道赵起伟,是因为林帘。

    这个男人,他不仅是个花花公子,他还是一个恶人。

    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你来做什么?”

    林越语气不善,看着赵起伟的眼神充满愤怒。

    赵起伟没有看林越,他看着随着门开,客厅里坐着的人。

    休闲t恤,浅色牛仔裤,一头披肩长发。

    林帘。

    她在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赵起伟嘴角斜勾,“哦,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咱们在恋的林大设计师,我怎么不记得?”

    他调笑着,视线落在林越脸上。

    林越直接说:“滚!”

    她把门关上,一只手撑在门上。

    一用力,林越被推开。

    她踉跄后退,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一双温柔的手扶住她。

    林越转头,“林姐?”

    她想到什么,立刻看赵起伟。

    &jxpxxs.nbsp; 赵起伟径直走进来,自然的跟走进自己的家。

    林越赶忙站起来,挡在林帘面前,“你要做什么?”

    赵起伟看着林越身后的人,上前一步,停下。

    他满面笑容,特别愉快,“韩太太?”

    “啊,不对,现在应该是湛太太。”

    赵起伟凑近林帘,看着这双自看见他第一眼开始便无比冷静的双眼。

    林越看着赵起伟的笑,尤其是这桃花眼,她心里有些发怵。

    这人在笑,但这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邪恶。

    “你出去!”

    林越一把推开赵起伟,赵起伟后退两步,那让人害怕的气息终于不见。

    林越松了口气,要再上前,把赵起伟推出去,一只柔软的手握住她。

    “林越,你先进去。”

    林帘看着她,眼神温柔。

    林越着急,“林姐,他……”“没事。”

    “可是……”林越看赵起伟,赵起伟一点都没有看她,他就看着林帘,那笑和刚刚一样。

    邪恶的让人害怕。

    “林姐,我不走,我要在这里。”

    林越说着,张开手臂挡在林帘面前,愤怒的看着赵起伟。

    她不会让林姐一个人在这里的,她要保护林姐!赵起伟视线终于落在林越身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林越,越打量笑越大,“之前没仔细看,这在恋的林大设计师,也长的不错。”

    “最重要,性子野。”

    “正好,让我换换胃口。”

    “你!”

    林越要冲上去给赵起伟一巴掌,林帘握紧她的手,“林越,如果你还拿我当姐姐,就听话。”

    这一刻,林帘声音严厉了。

    林越看林帘,她脸上不再有笑,也不再有温柔,她非常的冷静,严厉,像个老师。

    “我,我进去。”

    “但是!”

    林越看赵起伟,很凶的说,“赵起伟,你要敢对林姐做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回了卧室,把门砰的关上,似乎在告诉赵起伟,他要敢做出什么来她真的不会放过他。

    赵起伟看着关上的卧室门,嘴角的笑更有兴趣了,“这妹妹多就是好。”

    “一个个,看的我心痒痒。”

    说着,他转过视线看林帘,兴趣盎然,“湛太太,你说是不是?”

    林帘毫不躲避赵起伟的视线,她直视他,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没有半点污浊。

    “赵起伟,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

    “哦?”

    “当年我怀孕逃走,你带人把我带走,当着湛廉时和刘妗的面折磨我,让我流产。”

    “为什么?”

    林帘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她眼里没有任何的神色变化,似说的不是她,而是别人。

    赵起伟挑眉,看着林帘的眼神不一样了。

    “啧,这件事啊……”“嗯,在那天之前,我从不认识你,我也没有见过你,更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我想知道答案。”

    “啊……”赵起伟仰头,脸上的笑没有了,但这神色,好似回忆起什么来。

    “为什么要伤害你,这个问题问的好。”

    “问的非常好。”

    赵起伟低头,看着林帘,他脸上再次浮起笑,“你是没有得罪我,也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但你是湛廉时的太太。”

    林帘指尖颤了下,“就因为这?”

    “当然不是!”

    “如果你一直是湛廉时的太太,那大家都相安无事。”

    “可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你们在一起不好吗?”

    “那一年,所有人都说你们幸福,我赵起伟看着都羡慕了。”

    “可是林帘,这么好的婚姻,你离了做什么?

    吃饱了撑的?”

    赵起伟凑近林帘,眼神如刀如箭,“明明妗妗都和湛廉时分手了,你们一离婚,她就回去了,我呢?”

    “我算什么?”

    赵起伟手摊开,很头疼的样子。

    林帘的手蜷起,握紧,“所以,我不该和湛廉时离婚。”

    “对!”

    “你们就该一辈子在一起,这样妗妗就只能是我的。”

    “谁也不会跟我抢。”

    林帘看着赵起伟,眼前的人一举一动,说的每一句话在她看来都荒谬至极。

    可她竟然无法反驳。

    “离婚,湛廉时提的,怀孕逃跑,我自作主张。”

    “既然你一开始就不希望我和湛廉时离婚,你可以阻止,也可以……”林帘声音停顿,她眼里出现一抹极大的痛苦。

    这痛苦让她眼睛变红。

    可是,她压下了。

    她把这强大的痛苦压下,说:“你可以留下那个孩子,为什么要让她消失。”

    赵起伟看着眼前的人,终于不再平静了。

    他愉悦的笑,邪肆到极点。

    “这人吧,有时候是需要摔倒的,只有摔倒了,知道疼了,才会听话。”

    “你需要听话,妗妗需要听话。”

    “湛廉时,也需要。”

    林帘眼里压着的痛苦一瞬涌出,与之相随的是洪水般的怒,恨,还有绝望。

    “那是你们三个人的事,与我无关。”

    她哑声,这一刻,她确实不再如刚刚那般平静。

    她做不到。

    赵起伟皱眉摇头,特别无奈的样子。

    他凑近林帘耳边,悄声说:“当湛廉时看上你的那一刻开始,那就不再是三个人的事,是四个人了。”

    赵起伟嘴角一点点勾起来。

    “赵起伟!”

    砰!一拳打在赵起伟脸上,赵起伟撞到玄关的鞋柜上。

    他狼狈的手抓住鞋柜,身体软靠在鞋柜上。

    不过,当看见那站在林帘面前的人,他咯咯的笑了。

    “不是四个人。”

    “是五个人。”

    “哈哈……哈哈哈……”韩在行在抓着林帘的手,上下看她,看赵起伟有没有伤害她。

    当听见赵起伟的话,他的怒蹭的爆炸,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赵起伟,一拳再次朝赵起伟打去。

    而林帘,她身子摇晃,往地上倒。

    卧室里,站在门内听着外面的话,被这些话惊呆了的林越,听见外面韩在行的声音,她立刻开门出去。

    这一出来,她正好看见倒下去的林帘。

    林越脸色大变,“林姐!”

    她跑过来,抱住林帘。

    韩在行听见这一声,要落在赵起伟脸上的拳头也收了回去。

    他赶忙过来,从林越手中接过林帘。

    “林帘!”

    韩在行单膝跪地,抱着林帘。

    林帘软在他怀里,她眼睛虚睁着,看着那靠着鞋柜站起来的人。

    赵起伟抹掉嘴角的血,他看着那血,嘴角的笑越发猖狂。

    似感觉到有人看他,他看过来,对上林帘的眼睛,特别愉快的说:“林帘,得其时,当其位。”

    “好好掂量掂量。”

    赵起伟双手插兜,胜利的走出公寓。

    林帘看着那抹身影,手一点点握紧。

    “不要听他说,不要被他影响。”

    韩在行把林帘的头按进怀里,他看着赵起伟离开的身影,眼里是可怕的冰寒。

    赵起伟,我不会放过你。

    林越站在那,看着软在韩在行怀里的林帘,她眼里滚动着热泪。

    竟然是那样,竟然是那样……赵起伟上车,前面的人看见他嘴角的血,赶忙拿出纸巾,“赵哥,你流血了!”

    赵起伟接过纸巾,缓慢擦着嘴角的血。

    那人看着他的血,一脸阴狠,“是谁?

    我们去把他给做了!”

    赵起伟呵笑,“做?”

    那人皱眉,“不行吗?”

    赵起伟看窗外的一栋栋公寓楼,尤其是里面的一栋,嘴角勾起一抹笑,“只要你们有本事把湛家给做了,那就把韩在行做了。”

    那人低头,不敢说话了。

    车子发动,驶出公寓,一片染血的纸巾从车窗里扔出。

    “把林帘回国的消息放出去。”

    —京都,一家休闲咖啡厅里。

    湛文舒和湛乐在一起喝咖啡。

    “难得你这两天有空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都忘记我了。”

    湛文舒喝了口咖啡,笑着说。

    湛乐叹气,“就你打趣我。”

    湛文舒看湛乐神色,说:“我不打趣你还谁打趣你?”

    &nwhhryl.bsp;   “你啊,有时候就是喜欢钻牛角尖。”

    湛乐苦笑,“我也不想,可在行始终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真的不管。”

    “尤其那次你跟我说的话,我心里一直都难受。”

    湛文舒知道湛乐说的是什么,“在我们这些大人眼中,无论孩子多大,在我们眼里他们都是孩子。”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觉得,他们也都确实长大了。”

    “在行和廉时都是成年人,他们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解决事情的能力,他们也有主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们做长辈的,其实是管不了,只能有些事建议。”

    “就像我们,也不希望被长辈管着,约束着。”

    湛乐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

    “所以这么久我都没有去找过在行,也没有问他林帘的事。”

    湛文舒轻拍她的手,笑道,“这不就好了?”

    “慢慢来,我们大人总是要放手的。”

    湛乐看湛文舒,眼里还是担心,“可我忍不住,我想去问问。”

    “我想知道,在行知不知道林帘以前生病的事。”

    那次,湛文舒告诉了她一件事。

    那件事是关于林帘的,她说林帘曾经生过病。

    心理疾病。

    在流产后的那一年,很严重。

    她治了一年多的时间,治好了,但后面,又复发了。

    复发的那一年正是在行,廉时和林帘,刘妗几人感情都变化最激烈的那一年。

    文舒还把资料给她看了,上面的诊断记录,时间都一清二楚。

    她相信文舒不会骗她。

    也因为那些资料,她明白了文舒的苦心,也终于知道林帘那孩子的不容易。

    她不能一味的再想着在行,她得想想那孩子。

    “我觉得在行可能不知道那孩子生病的事,如果在行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我想,我要不要告诉在行,让他仔细想想他和林帘的感情。”

    湛乐看着湛文舒,眼里是期待。

    她期待湛文舒能支持她。

    湛文舒很能明白湛乐的心情,因为当得知林帘有心理疾病的时候,她就想告诉湛乐,韩在行。

    让两人都仔细想想是否林帘的病跟大家都有关系,是否能放下。

    但后面她仔细想了,并没有告诉两人,即便是后面告诉湛乐,她也让湛乐先不要告诉韩在行。

    因为,她在等着。

    等着林帘恢复记忆。

    她知道,fort的治疗最终会从让人从失忆走向恢复记忆的结果。

    &nxgchotel.bsp;  当恢复记忆时,便是那个人病情彻底恢复的时候。

    用一句话来说,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等林帘恢复记忆,出现在她们视线里的那一刻,一切可能也就有了转机。

    湛文舒说,“乐乐,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话没说完,湛文舒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