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22章 想多看她一会儿
    白色衬衫,米白西裤,手腕搭着白色的西装外套,似乎刚从哪个宴会里出来。

    只是打理好的黑发似乎因为着急而被风吹乱,有几缕落在他额头,挡住了他的左眼。

    可这依旧不损他的帅气,反而添了一抹肆意。

    他看着林帘,眼里的光一下明亮,但在看见林帘旁边的人后,他皱了眉。

    弗兰克没见过韩在行,看见韩在行,他很惊讶。

    但不等他问,林帘便对他说:“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弗兰克一下子特别难受,“林……”

    他需要一个解释。

    虽然两人一直是朋友,但他对她的心,她一直知道。

    他是认真的,很认真。

    林帘知道现在的情况确实会让他多想,但现在不合适说,“明天我跟你说。”

    弗兰克见她神色,只得答应。

    韩在行见弗兰克离开,走过来,“他是谁?”

    他在她身边待了两年,她走后,他随后就来了海城,一直到现在。

    可他从没见过弗兰克,而且两人还一起回来。

    他不得不多想。

    韩在行手握紧。

    他很怕得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他是我上司,也是朋友,今晚我们去见客户,我遇到了酒鬼,他帮了我,把我送回来。”

    林帘和韩在行亦是朋友,而欠他的钱她在一年前便全部还给了他。

    她知道他的心思,却也没办法赶走他。

    “你没事吧?”韩在行立刻握住她的肩,上下看她,很快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

    他脸色一沉,“是谁!”

    两年的时间,韩在行也愈发成熟,稳重。

    林帘手指蜷了蜷,淡笑,“我也不知道。”

    韩在行看着她的笑,明明就很害怕,她还装着不害怕,很轻松,他很心疼。

    一把抱住林帘,收紧手臂,“对不起,我要在你身边你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林帘眼里有了暖意,韩在行是真的关心她。

    而在她心里,两年的陪伴也如亲人一般。

    他是哥哥一样的存在。

    “你吃饭了吗?”

    看他风尘仆仆的模样,应该是直接从某个地方来。

    “没有。”

    他很想说他想见她,所以他的演奏会结束,他便乘机回国,没有半刻耽搁,他便来了这。

    就为了能早点看到她。

    可他不敢说出来,他怕自己一旦说出来她就会远离他。

    林帘打开门进去,“你先坐会,我去做点吃的。”

    “好。”

    韩在行把西装外套放沙发上,看她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忙碌。

    林帘很快发愁,冰箱里没什么存货了,只能勉强做一碗面。

    转身,看过来,“面可以吗?家里没菜了。”

    这段时间她很忙,没时间去菜场。

    “可以。”

    韩在行走过去,“需要我帮忙吗?”

    他也就是想在她身边,多看看她。

    “不用,你去坐着休息会,一会儿就好。”

    便开始煮面。

    韩在行去倒了杯水,靠在厨房门口看她。

    两年过去,她脸上有了笑,有了自信,但他却知道她心上有道疤,永远都好不了。

    林帘把面煮好,韩在行吃了,时间也不早了。

    拿过西装,韩在行温柔的看着她,“你早点休息。”

    “好,你路上开车小心。”

    “嗯。”

    韩在行离开,林帘坐在沙发上,一会儿后拿起笔记本,开始工作。

    只有工作才能忘掉一些事。

    韩在行来到楼下,仰头看公寓楼五楼阳台上种着一株兰草的地方。

    好一会,他上车离开。

    次日,林帘去公司,一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就坐着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