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朗苏倾慕〕〔战婿归来秦朗苏倾〕〔一胎俩宝,老婆大〕〔我的姐姐是天尊〕〔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从封神开始的诸天〕〔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女神的上门狂婿〕〔规则系学霸〕〔一人得道〕〔叶辰盛冰莹〕〔奶爸学园〕〔农家弃女〕〔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30章 你醉了
    车窗降下,清俊帅气的脸出现在她视线里。

    “林帘。”

    林帘微怔,“学长。”

    韩在行下车,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上车。”

    林帘点头。

    两人上车,车子很快朝前驶去。

    而车子刚驶离,酒店三楼的阳台上便走出一个人。

    拿着手机,西装笔挺,俊美非凡。

    不是湛廉时是谁。

    “廉时,你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小时后。”

    “好吧,我等你回来。”

    电话挂断,湛廉时手插进兜里,看着前方无尽的夜色。

    他微微眯眸,眸底深不可测。

    窗外景色快速掠过,林帘开了点窗,任风吹进来。

    韩在行转头看她,“怎么了?”

    她上车后就没说过一句话。

    情绪很不对。

    林帘摇头,“学长,你说人为什么只能失忆后才能忘记?”

    如果自己想忘记就忘记该多好。

    这样就不会痛。

    车里气息安静,一会儿后韩在行说:“因为失忆就像和恶魔做交易,你得到了什么就得失去什么。”

    林帘弯唇,眼里的伤痛消失,转头看他,“学长,没想到你也会说故事。”

    前面是红灯,韩在行踩下刹车,温柔又心疼的看着她,“要不要喝一杯?”

    她心情不好,需要释放。

    不然憋在心里早晚会出事。

    林帘怔了下,笑道,“好啊。”

    “就是我酒量不好,如果我发酒疯你可一定要担待。”

    “好。”

    车子停在了悦澜湾的一栋别墅车库里。

    两人下车,韩在行笑着说:“怕不怕?”

    林帘疑惑,“怕什么?”

    “对你欲行不轨。”

    林帘怔住,随之噗呲一声,笑了。

    “你?”

    她指着韩在行,笑容晏晏。

    韩在行点头,脸色严肃,“怎么,不像?”

    “当然,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你。”

    韩在行叹气,“哎,你这让我想欲行不轨都不行。”

    林帘再次笑了。

    她没来过韩在行的家,这是第一次,但就像她说的,她相信他。

    无条件相信。

    韩在行拿出家里珍藏的酒,两个水晶杯出来。

    “这个酒是我一个朋友送的,他说喝了这个酒会让人放松,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

    “这么神奇?”

    “他是这么说,但我没喝过,不知道。”

    说着,倒酒。

    林帘看红酒落在水晶杯里,漂亮的不像话。

    一瞬间她想起湛廉时拿着红酒杯的模样,清贵,优雅,性感。

    所有赞美的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

    韩在行把酒递给她,她接过,仰头一口喝完。

    不想想他,一点都不想。

    韩在行怔了下,坐到她身边,拿着酒杯细品。

    她不说,他便不问,默默在她身边便好。

    林帘喝完便倒,一瓶酒被她喝了一半,没多久她便趴在沙发上,醉眼朦胧。

    她喝醉了,脑子晕乎乎的。

    韩在行坐到地毯上,看她酡红的脸,“你醉了。”

    林帘眼皮抬了下,点头,“我醉了。”

    喝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她却坦然的说自己醉了,倒是让他不知道她是真醉还是假醉。

    “我扶你上去休息。”

    放下酒杯把她抱起来。

    她倒是不吵不闹,乖的很,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乖。

    韩在行失笑。

    还说自己要发酒疯。

    但很快,他僵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