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48章 打起来了
    熟悉的声音,只是这声音里不同以往的温和,带着怒气。

    林帘看过去,韩在行大步过来,清润的脸上覆满寒霜。

    林帘心紧,“弗兰克,你快放我下来!”

    她从没见韩在行生气过。

    这是第一次。

    没想到她说完弗兰克抱她抱的更紧了。

    林帘拧眉,“弗兰克!”

    弗兰克不言不语,脸色却沉沉的看着走过来的韩在行。

    这个人一直在林帘身边,以不可替代的人自居。

    他忍他很久了。

    林帘刚说完,韩在行便来到她面前。

    “学长……”

    她刚出声,来不及反应手便被拉住,眼前视线颠倒,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稳稳当当站在地上,韩在行挡在她面前。

    弗兰克没想到韩在行会直接动手,所以愣了两秒,林帘被韩在行拉走。

    但他很快反应,去抓林帘,韩在行却一拳打在他脸上。

    林帘懵了。

    弗兰克也懵了。

    韩在行拉过林帘就走。

    这个叫弗兰克的男人激起了他的怒火。

    林帘被韩在行拉的踉跄,手上也传来痛。

    她想说什么脑子却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快她被韩在行拉进车里。

    而车门刚关上,一个拳头便打在韩在行脸上。

    林帘捂住嘴,“学长!”

    韩在行倒在车门上,但他反应极快,在弗兰克抓住他衣领的那一刻,他一拳打在弗兰克脸上。

    弗兰克也不甘示弱,一拳打过去。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打了起来。

    林帘赶紧下车,“你们别打了!”

    两人抓扯着对方,眼睛里都喷着火,你不让我也不让。

    林帘上前,抓住他们的手,冷声,“我让你们两个放手!”

    两人僵持着,不放。

    看着对方的视线恨不得把对方给吃了。

    林帘点头,“好,你们想打那你们慢慢打,我不奉陪了。”

    她转身走出去,拦了

    辆出租车便离开。

    她一走,两人自动放开,韩在行指着弗兰克,“我要再看见你强迫她,我绝不放过你!”

    说完,上车,飞快追上去。

    弗兰克勾抬手,抹了把嘴角,一抹血红印在指腹上,刺眼的很。

    他冷声,“你不放过我,我还会放过你?”

    很快,弗兰克离开。

    几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进电梯,没多久,来到一个vip贵宾包厢。

    包厢里坐着两个人。

    一个黑衬衫,黑西裤,像天生的暗夜王者,全身上下都透着危险。

    一个白衬衫,白西裤,嘴角勾着一抹笑,凤眸微扬,身上是一股儒雅的气质。

    一黑一白,像一个白天一个黑夜。

    而这个黑夜便是湛廉时,白天是林钦儒。

    男人来到湛廉时身旁,小声说:“湛总,刚刚我看见韩先生在仙苑外和人打起来了。”

    湛廉时拿着酒杯的手一顿,“在行?”

    “是的。”

    “因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一个女人。”

    “有没有受伤?”

    “受了点皮外伤。”

    “嗯。”

    男人离开。

    从始至终,湛廉时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淡漠无情的好似说的不是他外甥,而是在说一个莫不相干的人。

    包厢门关上,林钦儒便看向湛廉时,嘴角习惯性勾起,“你不打电话慰问一下你外甥?”

    两人多年好友,对对方的家庭情况基本都了解

    所以,林钦儒对韩在行并不陌生。

    尤其韩在行之前得过一场严重的病。

    家里很宝贝他。

    “不是大事。”

    林钦儒见湛廉时这无情的模样,失笑,“有时候我都知道对你来说,什么才算大事。”

    永远一副天塌下来都不会影响到他的模样。

    自信,自负。

    韩在行跟着林帘到了她公寓楼下。

    看见她下车,他立刻跑过去,“林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