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79章 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门一关上,林帘便靠着门软在地上。

    抱住自己膝盖,脸埋进去。

    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时间滴答过去,天色渐暗,韩在行依旧站在门外。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便把手机放兜里。

    但想到什么,他掏出手机,把手机铃声设置成静音。

    现在,他谁的话都不想听。

    湛乐听着手机里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急的不行。

    这孩子提着行李就带着林帘走了,打电话要么关机,要么不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她快急死了!

    “鸿升,怎么办啊,在行还是联系不上!”

    “那孩子呢?你没有她的电话?”

    “没有,我要有她的电话我还这么急做什么!”

    韩鸿升拧眉,“找人调查吧,查到那孩子也就知道在行去了哪。”

    “那赶紧的!”

    韩鸿升拿起手机,给人打电话。

    湛乐看他打电话,想起什么,说:“顺便查查那孩子的家庭,她是做什么的,反正能查到的都查!”

    一定要把林帘查清楚了!

    林帘被冷醒了。

    她睁开眼睛,外面的天已经泛起鱼肚白。

    新的一天开始了。

    嗯,之前发生的都不是梦。

    是真的。

    身体动了动,僵硬,麻木。

    她在地上坐了会,打开客厅开关,回了卧室。

    不管发生什么,生活都在继续。

    而她要好好生活。

    拿了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画了个妆,便拿了包出门。

    只是门一开,便看见站在对面的人。

    微皱的白衬衫,浅青色休闲裤,双手插兜,单腿微屈。

    韩在行。

    他没有回去。

    听见声音,韩在行看过来。

    他看过来的一瞬间,林帘的心揪紧。

    一晚上,他的下巴长出了新的胡渣,眼睛里是落了红血丝。

    这样的韩在行,林帘第一次见。

    可她宁愿不要看见这样的他。

    “去哪?”

    韩在行走过来,一晚上的不眠不休,他的声音有些哑。

    唯独那眼睛里的在乎不变,

    林帘扭头,没回答他,关门朝前走。

    韩在行也没再问,拉上行李跟上她。

    林帘走进电梯,他也跟着走进电梯,行李箱在凌晨五点的早上发出清脆的轱辘声。

    韩在行看镜子里印出的人,很快担忧,“你脸色不好,是不是

    昨晚没睡好。”

    “……”

    林帘沉默。

    韩在行皱了眉头,“是不是没吃晚饭?”

    “……”

    叮,电梯门开。

    林帘走出去。

    韩在行立刻跟上去,拉住她,“林帘!”

    林帘突然就甩开他,动作很大。

    韩在行愣了。

    但很快,他追上去。

    她在乎他。

    只有在乎他,她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韩在行笑了。

    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跟在她身后。

    林帘的手抓紧包,走的更快了。

    可这个时候外面没有出租车,也没有公交车。

    只能等。

    她走到斜对面的站牌,坐在那等着。

    韩在行也坐在她旁边,只是他没和她一样规矩的等车,而是掏出手机打电话。

    可昨晚湛乐给他打了很多电话,以至他手机关机了。

    韩在行无奈。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五点半,公车来,林帘上车,韩在行跟着上去。

    很快林帘坐到位置上,韩在行也跟着走过去要坐下,却被司机叫住,“哎,你还没给钱呢!”

    韩在行反应过来,“不好意思。”

    把钱包掏出来。

    可包里都是卡,没有现金。

    韩在行说:“可以刷卡吗?”

    司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不能!”

    韩在行犯难,看向林帘。

    那眼神很委屈。

    可林帘看着窗外,完全把他当空气。

    司机见韩在行看着林帘,看向林帘,说:“小姐,情侣间吵架正常,但你们能不能不要影响我工作?”

    韩在行弯唇。

    他们就是在闹矛盾。

    林帘依旧没反应,但她能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让她控制不住的心软。

    她不想这样。

    不想韩在行这样对自己。

    林帘站起来,快速下车。

    韩在行嘴角的笑凝固。

    但很快,他提着行李箱下车,下车的时候对司机说了声,“对不起了师傅。”

    司机气的骂,“神经病!”

    开车走了。

    林帘下车便跑起来。

    韩在行跟着追,“林帘!你听我说!”

    林帘停下。

    韩在行看着她,把行李丢了,走过去,扳过她的肩,对上她的眼睛,“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不嫁给我,我小舅就放过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