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92章 你们是不是分手了
    林帘笑,“你觉得我会有吗?”

    弗兰克想了下说,“你等等。”

    便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林帘想拦都拦不住。

    弗兰克是个讲究情调,仪式感的人。

    像这样一顿晚餐没有酒他真的不能接受。

    不过二十分钟,弗兰克便提着一瓶酒回来。

    林帘说:“你要喝醉了,我可不管。”

    弗兰克顿时眨眼,“林,说实话,你是不是和你未婚夫分手了?”

    前段时间的报道他都知道,但他没问她,她是个脑子清楚的人,她知道该怎么做。

    只是,从她回巴黎给他打电话让他帮找房子开始他便感觉到她和韩在行分手了。

    不然,找房子的事她不会找他。

    林帘拿过开瓶器开酒,眼帘垂着,脸上挂着淡笑,嗯了声。

    就像这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一样。

    弗兰克却知道,不是。

    她越是这样平静代表她越难受。

    “哈哈!好事啊!我就知道你们不能长久,真是太好了,我有机会了!”

    听着弗兰克的笑声,林帘紧握开瓶器的手松开,把酒倒杯里,看着他,“怎么办,这辈子我不准备谈恋爱,也不准备结婚了。”

    “那好啊,咱们不谈情也不说爱,就像现在一样相伴一生。”

    次日弗兰克和林帘一起去了公司。

    他有事找林钦儒谈。

    关于半个月后夏装首秀的事。

    他想请刘妗为他们的夏装走秀。

    当然,如果没和ak签约,几乎不可能请到。

    但和ak签约了,那就容易了。

    “这个我可以帮你问问,但刘妗会不会接,我就不知道了。”

    林钦儒说。

    他很清楚刘妗的性格,清高,傲气,眼光挑剔。

    一般的品牌她不会接。

    尽管笛梵和他们合作了,但不论是名气还是地位都不如ak。

    所以,她不一定会接。

    “没关系,如果刘小姐不愿意接,那我就找别人。”

    林钦儒能帮他搭这个线已经很不错了,再多他不能要求。

    “嗯。”

    “那林总我就先回去了。”

    “好。”

    弗兰克离开,林钦儒拿过手机,给刘妗打过去。

    笛梵发展势头不错,和弗兰克这个老板脱不了关系。

    他愿意帮弗兰克这个忙。

    电话没多久接通,刘妗的声音传过来。

    “林总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林钦儒笑,“当然是因为有事找你才给你打电话。”

    “呵呵,你倒是直接。”

    “没办法,我要不有事找你,廉时不得找我麻烦?”

    刘妗听了这句话很满意,“说吧,什么事?”

    “前两个月我和笛梵合作了,这公司发展不错,这月要发夏季新品,想让你去走一场秀。”

    刘妗皱眉,“笛梵?”

    &nbs

    p; “对,在服装行业算不得尖,在中上的水平。”

    刘妗笑,“林钦儒,你知道我接秀的要求的。”

    “我知道,但这个公司很有潜力,确实想让你帮帮忙。”

    “你这就为难我了。”

    他是廉时的好友,他请她帮忙,她不好推辞。

    可中上的企业,她真的看不上。

    “不为难你,你可以先了解下这家公司,你觉得可以接,就接,不可以也没关系,我已经跟笛梵的老板说了,你不一定会接。”

    “你这样说了,那我还能怎么推辞?把那个公司的资料给我吧,顺便把他们要发的夏季新品也给我。”

    “没问题,我让他联系你。”

    “ok。”

    挂了电话,林钦儒给弗兰克打过去,让他把笛梵的资料和新品给刘妗。

    弗兰克立马答应,“好的,我马上联系刘小姐。”

    “谢谢你,林总。”

    “不客气。”

    很快,刘妗接到了弗兰克的电话。

    “你好,刘小姐,我是笛梵的负责人弗兰克。”

    “你好。”

    “你现在在哪?我怎么把资料和夏季新品给你?”

    “我把我助理电话告诉你,你联系我助理。”

    “好的。”

    刘妗挂了电话。

    弗兰克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眉头皱了下。

    不愧是刘妗,只有别人给她好脸色的,没有她给别人好脸色的。

    电话很快发过来,弗兰克记下,给她助理打过去。

    五分钟后,交代好,弗兰克给林帘发了条信息,去了机场。

    他没有时间在这边多逗留。

    林帘看到弗兰克信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她这一晚下班又是很晚。

    “林帘,我走了,有任何事给我打电话。”

    林帘心里温暖,回了个好字。

    林帘笑,“你觉得我会有吗?”

    弗兰克想了下说,“你等等。”

    便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林帘想拦都拦不住。

    弗兰克是个讲究情调,仪式感的人。

    像这样一顿晚餐没有酒他真的不能接受。

    不过二十分钟,弗兰克便提着一瓶酒回来。

    林帘说:“你要喝醉了,我可不管。”

    弗兰克顿时眨眼,“林,说实话,你是不是和你未婚夫分手了?”

    前段时间的报道他都知道,但他没问她,她是个脑子清楚的人,她知道该怎么做。

    只是,从她回巴黎给他打电话让他帮找房子开始他便感觉到她和韩在行分手了。

    不然,找房子的事她不会找他。

    林帘拿过开瓶器开酒,眼帘垂着,脸上挂着淡笑,嗯了声。

    就像这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一样。

    弗兰克却知道,不是。

    她越是这样平静代表她越难受。

    “哈哈!好事啊!我就知道你们不能长久,真是太好了,我有机会了!”

    &n

    bsp; 听着弗兰克的笑声,林帘紧握开瓶器的手松开,把酒倒杯里,看着他,“怎么办,这辈子我不准备谈恋爱,也不准备结婚了。”

    “那好啊,咱们不谈情也不说爱,就像现在一样相伴一生。”

    次日弗兰克和林帘一起去了公司。

    他有事找林钦儒谈。

    关于半个月后夏装首秀的事。

    他想请刘妗为他们的夏装走秀。

    当然,如果没和ak签约,几乎不可能请到。

    但和ak签约了,那就容易了。

    “这个我可以帮你问问,但刘妗会不会接,我就不知道了。”

    林钦儒说。

    他很清楚刘妗的性格,清高,傲气,眼光挑剔。

    一般的品牌她不会接。

    尽管笛梵和他们合作了,但不论是名气还是地位都不如ak。

    所以,她不一定会接。

    “没关系,如果刘小姐不愿意接,那我就找别人。”

    林钦儒能帮他搭这个线已经很不错了,再多他不能要求。

    “嗯。”

    “那林总我就先回去了。”

    “好。”

    弗兰克离开,林钦儒拿过手机,给刘妗打过去。

    笛梵发展势头不错,和弗兰克这个老板脱不了关系。

    他愿意帮弗兰克这个忙。

    电话没多久接通,刘妗的声音传过来。

    “林总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林钦儒笑,“当然是因为有事找你才给你打电话。”

    “呵呵,你倒是直接。”

    “没办法,我要不有事找你,廉时不得找我麻烦?”

    刘妗听了这句话很满意,“说吧,什么事?”

    “前两个月我和笛梵合作了,这公司发展不错,这月要发夏季新品,想让你去走一场秀。”

    刘妗皱眉,“笛梵?”

    “对,在服装行业算不得尖,在中上的水平。”

    刘妗笑,“林钦儒,你知道我接秀的要求的。”

    “我知道,但这个公司很有潜力,确实想让你帮帮忙。”

    “你这就为难我了。”

    他是廉时的好友,他请她帮忙,她不好推辞。

    可中上的企业,她真的看不上。

    “不为难你,你可以先了解下这家公司,你觉得可以接,就接,不可以也没关系,我已经跟笛梵的老板说了,你不一定会接。”

    “你这样说了,那我还能怎么推辞?把那个公司的资料给我吧,顺便把他们要发的夏季新品也给我。”

    “没问题,我让他联系你。”

    “ok。”

    挂了电话,林钦儒给弗兰克打过去,让他把笛梵的资料和新品给刘妗。

    弗兰克立马答应,“好的,我马上联系刘小姐。”

    “谢谢你,林总。”

    “不客气。”

    很快,刘妗接到了弗兰克的电话。

    “你好,刘小姐,我是笛梵的负责人弗兰克。”

    “你好。”

    &n

    bsp;  “你现在在哪?我怎么把资料和夏季新品给你?”

    “我把我助理电话告诉你,你联系我助理。”

    “好的。”

    刘妗挂了电话。

    弗兰克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眉头皱了下。

    不愧是刘妗,只有别人给她好脸色的,没有她给别人好脸色的。

    电话很快发过来,弗兰克记下,给她助理打过去。

    五分钟后,交代好,弗兰克给林帘发了条信息,去了机场。

    他没有时间在这边多逗留。

    林帘看到弗兰克信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她这一晚下班又是很晚。

    “林帘,我走了,有任何事给我打电话。”

    林帘心里温暖,回了个好字。

    弗兰克,谢谢你,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马来西亚。

    助理很快把弗兰克发过来的资料打印出来,给她。

    “妗姐,这是笛梵那边的资料。”

    刘妗坐在躺椅里,化妆师正给她补妆。

    “放那吧。”

    “好的。”

    助理把资料放下离开了。

    二十分钟后,妆补好,助理过来说要开始拍外景了。

    刘妗站起来,去了外面。

    等她忙完已经是晚上。

    车子停在外面。

    刘妗上车,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突然,她睁开眼睛,“把笛梵的资料给我。”

    助理一下愣住。

    她好像忘记把资料收了。

    刘妗没听见声音,睁开眼睛。

    助理红着脸说:“妗姐,我……我忘记拿走了……”

    刘妗皱眉,不悦爬上她的脸。

    助理咬唇,“妗姐,我现在去拿。”

    便叫司机,“师傅……”

    刘妗打断她,“所以,你要让我在这荒无人烟的马路上等你回去拿资料?”

    “……”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酒店,刘妗下车,助理跟着她下车。

    刘妗停下,看着她,“从今天开始,你不用跟着我了。”

    转身进去。

    助理看着她的背影,眼圈一下红了。

    回到酒店,刘妗便给经纪人打电话,“你前两天给我找的小助理辞了。”

    “怎么了?那助理不好?”

    “嗯,做事不好,辞了。”

    “妗妗,你要不再将就两天,那小姑娘辞没问题,就是我把她辞了,你这两天怎么办?我家里的事还没处理完,怎么都要后天才能回来。”

    刘妗皱眉,几秒后说:“我最晚让她跟到明天我回京都。”

    “好。”

    次日一早,刘妗没看到小助理,脸色瞬间不愉了。

    给经纪人打电话,“那个小姑娘我不用了,你把我后面的行程全部推了,我现在就回京都。”

    经纪人却声音不稳的叫她,“妗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少强势锁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李锋江雪的小说免〕〔乔梁〕〔神医毒妃不好惹完〕〔秦鸿〕〔傅慎言沈姝〕〔剑临诸天叶玄全本〕〔豪门战神江宁林雨〕〔权倾天下医妃要休〕〔第一甜妻霍先生撩〕〔村长家的福宝〕〔都市风云乔梁〕〔寒门嫡女有空间〕〔布衣宁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