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275章 原来曾经的自己那么苦
    韩在行疑惑,“嗯?”

    “你头上的伤需要报警。”

    刘妗是大明星,粉丝很多,有的粉丝疯狂起来,什么都做的出来。

    这次砸伤了韩在行的头,那下次呢?

    所以,她们要报警,给那些粉丝警示。

    不能让她们再继续这么下去。

    韩在行点头,“好。”

    他懂她的意思。

    次日上午,两人出了院,回了林家。

    行李都在林家,得回去。

    而这次李梅看见两人直接甩脸子,不理人。

    林有定拉了拉李梅,被李梅甩开了,他也就尴尬的对韩在行笑,“她这两天有点不舒服,女婿不要见怪。”

    韩在行知道李梅为什么这样,所以他并没说什么。

    “嗯。”

    林帘对林有定说:“爸,待会我们就走,你和妈在家保重身体。”

    妈这样,她们呆在家里也是给她添堵,还不如去酒店。

    林有定听见林帘这么说,惊讶,“待会就走?这么快?”

    她们才刚从医院回来。

    “嗯,这几天事情堆了很多,得回去处理。”

    林有定看眼李梅,说:“那好吧,你们年轻人,工作忙,爸理解。”

    “那我们去收拾行李了。”

    “去吧,我先做饭,你们吃了饭再走。”

    “不用了,你们吃。”

    林帘说完便和韩在行回了卧室。

    门一关上,李梅就站起来,瞪着卧室门,“什么工作忙,工作这么忙也没看到一点钱,没良心的!”

    林有定见她又要发火,赶紧把她拉走,“你就不要说了。”

    从昨天到现在她就一直这么火大。

    李梅一下推开他,“我怎么不说了?林有定,我告诉你,我想不通!”

    “我养她到这么大,她给过我什么了?钱,钱没看到,东西,东西没看到,你说,我甘不甘心?”

    “李梅……”

    “我不甘心!”

    “我告诉你,我养她大半辈子,现在我老了,年纪大了,她就得负责养我,否者我就耐着她了,她走哪我跟到哪!”

    李梅越说越大声,林有定止都止不住。

    而卧室里,韩在行听着外面的话,脸色越来越冷。

    林帘没给过钱,没给过东西他是一点都不信。

    她的善良是他从未见过的。

    可有些人就是不知足。

    她们就像水蛭一样,不把你身上的血吸干她们就永远不会罢休。

    韩在行转身出去,林帘叫住他,“在行。”

    韩在行停住。

    林帘把叠好的衣服放行李箱里,看着他,“不要管。”

    她说一会就没事了。

    韩在行看她没有波动的眼睛,心微疼。

    是经历了多少次这样她才能这么平静,没有一点情绪。

    外面李梅说的越来越过分,越来越大声,可卧室里两人都没反应。

    韩在行提过行李箱,两人出去。

    门一开,李梅声音便没了。

    她立刻转头,不敢看韩在行。

    怎么的她都怕韩在行。

    林帘走过来,看着林有定,说:“爸,我和在行就先走了,你们好好保重身体。”

    林有定也不想说什么留她们在家里吃饭的话了,点头,“你们也是,注意身体。”

    “嗯。”

    林帘和韩在行离开。

    只是走得两步,李梅的声音

    便落进耳里。

    “我年纪大了,做不了活了,我把你养这么大,你该给我赡养费了,不多,一个月五万。”

    李梅伸出一个手掌,看着林帘,理直气壮。

    韩在行脸色彻底冷了下去。

    林帘握住他的手,看着李梅,“一个月五千。”

    “多的没有。”

    李梅瞪大眼,“五千!你糊弄谁呢!”

    “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我还不值一个月五万?”

    “林帘,你还有没有良心!”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穿的是别人不穿的衣服,吃的是粗茶淡饭,没有肉,上学没有零食,只有学费,正常的生活开销。”

    “初中后,我开始做一些手工活,赚钱买资料,穿的依旧是别人不要的衣服,吃的依旧是粗茶淡饭,同样正常开销。”

    “高中后,我开始想办法做兼职,而你们知道我开始做兼职后,学费也不再给我交了,甚至让我高中不要读,我从高二开始,学费就是我自己挣,在家里唯一的开销是吃,住。”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大学,可我没钱,我问你们借,你们说娇娇要出国留学,没钱借给我,我没有办法,出去打工,然后读夜大,在这期间,我没用过家里一分钱,而你们知道我工作后就问我要钱,你说娇娇要学跳舞,我给了你们钱,陆陆续续的那几年给了几万。”

    “后面工作稳定,我每月定期给你们钱,一个月至少三钱,这个钱随着我的工资上涨变多。”

    “后来我结婚,湛廉时给了你们不少的彩礼,你们买了这套房子,还买了很多很多,更甚至娇娇在国外读书的钱,生活费都是湛廉时给的彩礼里面出的。”

    “我离婚后,我依旧给你们钱,今年爸爸输了五百万,在行给的,这些钱加起来多的不说,两千万有了。”

    “妈,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养大,这怎么算,两千万都足够你把我养大的钱了吧?”

    李梅眼睛开始闪躲起来,不敢看林帘,手也下意识动,想说什么,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林有定在林帘说了这些话后沉默了。

    不止是这些钱,还有她妹妹给的那几十万。

    二十几年前的几十万已经相当于现在的几百万。

    他没有话说了。

    林帘看着两人,眼睛清明,“一个月五千,多的没有,你们要我就给,不要那就什么都没有。”

    转身离开。

    韩在行手握紧,看着两人,眼里从未有过的冰凉。

    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大门砰的关上,李梅反应过来,指着门,“你看看,你看看,本事了,开始跟我算账了!”

    “我真他妈后悔,当初就不该养这个狗娘养的!”

    “你给我闭嘴!”

    林有定突然一声大吼。

    李梅愣住了。

    很快,她一巴掌打在林有定身上,“林有定,你竟然吼我!”

    “我这么多年这么辛苦是为了谁,你今天竟然帮着林帘,这日子没法过了!”

    “离婚!我们离婚!”

    林有定腾的站起来,“好,离婚,走!”

    李梅彻底哑了。

    林帘和韩在行走出小区,拦了辆出租车上车。

    林帘对司机说:“师傅,去小城酒店。”

    “好嘞。”

    车子朝前方驶去。

    林帘看着窗外,沉默。

    韩在行看着她,拿过她的手,握紧。

    林帘没有转头,看着外面的视线却逐渐模糊。

    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过去的事了,现在突然想起来,才发现曾经的自己那么苦。

    苦的就像另外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