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281章 嫉妒了
    “在行?”

    “下班了吗?”

    “还没有。”

    韩在行无奈,“我就知道。”

    “你一工作就变了。”

    变的不讲信用了。

    林帘知道他是担心她的身体,说:“不会熬夜,你放心。”

    “不放心。”

    对她,他永远都不放心。

    林帘听着他的话,脸上浮起笑,“你头好些了吗?”

    “好了,没事了。”

    “真的?”

    “我不会骗你。”

    “那就好。”

    他好了就好。

    她放心。

    韩在行说:“什么时候下班?”

    林帘看时间,说:“估计要七点这样,现在也不确定。”

    “那你下班了给我打电话。”

    他把她盯的真紧。

    林帘无奈的笑,“好,我一下班就给你打电话。”

    “嗯。”

    韩在行挂断电话,看对面合上的电梯,再看时间。

    快七点,那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

    他等着。

    林帘回到总裁室,林钦儒还在看。

    只是他手上多了只笔,在她的资料上做笔记。

    林帘走过去,林钦儒说:“有些厂商你不熟悉,里面要用到的面料你也不熟悉,但我熟悉,我这边给你标出来,到时候你直接去这几个地方就可以。”

    他说着话,眼睛也没看她,很认真。

    林帘看着林钦儒,灯光照在他脸上,手上,他整个人似染了一层光。

    这层光让她对他再没有偏见。

    林钦儒给她弄好,时间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在这一个小时里,林帘做了个计划案。

    就是在找面料到设计出成品期间需要用到多少时间。

    两人都忙完,林钦儒说:“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

    林帘拿走资料,回部门。

    林钦儒也收拾东西。

    现在ak就只有她们两个人了。

    两人走进电梯。

    林钦儒问,“吃饭了吗?”

    林帘顿了下,说:“吃了点东西。”

    林钦儒说:“去吃点饭吧,我也没吃。”

    刚说完,电梯门打开。

    韩在行看过来。

    当看见站在电梯里的两人,他眉头皱了下。

    而林钦儒敏锐的看过来,看见韩在行,他倒是顿了下。

    林帘也看见了韩在行。

    她惊讶,“在行?”

     

    他怎么来了?

    韩在行脸上浮起温柔的笑,走过去。

    “你终于下班了。”

    “你……”

    韩在行看向林钦儒,伸手,“你好,我是林帘的老公韩在行。”

    林钦儒看着他,少年温和谦逊,可眼里却带着一股锐利。

    林钦儒伸手握住,“我知道。”

    两人看着对方,空气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林帘说:“林总,我们就先回去了。”

    林钦儒点头。

    韩在行说:“再见。”

    “再见。”

    韩在行和林帘先离开,林钦儒上车,看着车子驶离的方向,发动车子。

    结婚了。

    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一直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看来是真的了。

    车里,林帘看韩在行的头,皱眉,“你头刚好,不能坐飞机的。”

    韩在行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说:“想你想的不行。”

    林帘无奈,“不差这两天,而且……”

    她顿住,眉头皱了下。

    韩在行见她皱眉,捏了捏她的手,“怎么了?”

    林帘看着他,眉眼浮起无奈,“我可能这两天要出差。”

    韩在行挑眉,随之点头,“然后?”

    出差不是很正常的事?

    “回国出差。”

    韩在行顿住。

    林帘看着前方,说:“ak用的大多数供应商都是国内的,我设计的作品需要用到的面料也是国内,我必须亲自回去看面料,订面料。”

    设计师很辛苦的。

    并不是说画出一幅图出来就好。

    她有许多许多事要做。

    韩在行笑,“所以我白跑了?”

    林帘点头,“你在国内等两天我可能就回来了。”

    韩在行笑了。

    两人回到了林帘住的地方。

    但回家之前,两人去餐厅吃了饭。

    韩在行知道林帘一定没有吃饭,所以他带着她先吃了饭才回去。

    门一打开,一黑影便冲出来。

    韩在行以为是什么危险的东西,立刻把林帘拉开,挡在林帘前面。

    而他挡住林帘,糖糖便抱不到林帘,顿时汪汪汪的叫起来。

    听见叫声,韩在行低头,然后愣了。

    糖糖见他不动,还在那站着,气的去咬他的裤子,想把他拉走。

    这小模样可好看了。

    林帘弯唇,蹲下来抱住糖糖,笑着说:“糖糖,不要叫,这也是主人。”

    她抱它,小家伙就往她怀里凑,去舔她,激动的不得了。

    韩在

    行见糖糖舔林帘的脖子,脸,皱眉,“这就是你说的糖糖?”

    “是啊,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

    林帘眉眼都是笑的看着他。

    韩在行看着她脸上的笑,叹气。

    他一点都不觉得糖糖可爱,反而觉得一点都不可爱。

    她对他都从没有这么笑过。

    林帘抱起糖糖,说:“进来看看。”

    韩在行走进去,把门关上。

    糖糖窝在林帘怀里,看着韩在行,然后汪汪两声。

    似在宣告自己的主人地位。

    韩在行说:“你对我叫也没用,我是你主人的老公,你也得把我当主人。”

    他看出来这狗狗不大喜欢他。

    和他一样。

    都不喜欢对方。

    糖糖似听懂了他说什么,直接扭头,抓着林帘又是舔,似在说,这才是我的主人,你不是。

    林帘被它舔的痒,它也一直动,她都快抱不住它。

    “下来,自己去玩。”

    她给它放了一天的狗粮,是不会饿到它的。

    糖糖很不愿意,但还是被放下来。

    一被放下去它便抱住林帘的腿,汪汪的叫。

    林帘说:“你缠着我也没有办法,你太重了,我抱不动你了。”

    这段时间林钦儒把它养胖了。

    糖糖顿时委屈的趴地上,呜呜的叫。

    林帘笑,对韩在行说:“看看?”

    韩在行点头。

    他已经在看了。

    “这房子倒是不错。”

    格局采光都很好。

    林帘说:“嗯,弗兰克帮我找的。”

    倒了杯水给他。

    韩在行接过,放到一边,然后抱住她。

    林帘愣住,“怎么了?”

    “我吃醋了。”

    林帘惊讶,“啊?”

    吃……吃醋?

    他这吃的哪门子醋?

    韩在行收紧手臂,低声,“弗兰克给你找房子,林钦儒晚上和你一起加班,现在狗也跟着我一起抢你。”

    他的情敌何其多。

    林帘噗嗤一声笑了。

    “你这是哪门子醋?”

    “我和弗兰克就是好朋友,和林总一起下班那是有事情要说,至于糖糖是我捡回来的,我是它主人,它不粘我粘谁?”

    韩在行摇头,很执着,“不,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我的情敌。”

    随时都可能把他心爱的人夺走。

    林帘无奈,“不相信我吗?”

    “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韩在行放开她,眼睛深深看着她,“我总是怕你跟我提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