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327章 取消记者发布会
    帝豪丽景。

    湛廉时穿上西装,扣上纽扣,整个人一丝不苟的站在穿衣镜前。

    依旧是黑西装,黑衬衫,似乎黑色就是他的代言词。

    腕表拿过来戴在手腕,昂贵的表身和他整个人融为一体。

    他就是那个最强大的存在。

    转身,拿过手机出去。

    出去的时候,他拨了一个号。

    “把别墅里的家具全部换了。”

    “好的,湛总。”

    便要挂断电话,付乘的声音传过来,“湛总。”

    付乘的声音有些不对。

    湛廉时眸子眯了下,“嗯。”

    “刘小姐的经纪人说你和刘小姐将在十一月十八号,在西西里举行婚礼。”

    他一早便得到这个消息,正要给湛总打电话,湛总的电话便过了来。

    湛廉时脚步停住,一双黑眸静了。

    付乘听着手机里的安静,没有问记者发布会是否要继续。

    因为他知道,湛总会给他一个答案。

    “取消记者发布会。”

    大概一分钟,湛廉时的声音传来。

    “好的。”

    电话挂断,湛廉时看着外面,黑眸眯了起来。

    公寓里,乔安看坐在吧台上一杯接一杯喝酒的人,看不过了,一把抢过她的酒杯,说:“你们不是要结婚了,你还这么醉生梦死做什么?”

    看到刘妗这个样子,她真是要气疯了。

    她这两个月就像变了个人,变得她越来越陌生了。

    刘妗酒杯没有了,她也没生气,笑呵呵的看着乔安,“要结婚了?”

    在问乔安,却像是在问自己。

    乔安见她这模样,皱眉,“难道不是吗?”

    都让她宣布婚期了,这不是结婚是什么?

    刘妗摇头,咯咯的笑起来,“乔安,这结婚只是我想结婚,不是他想跟我结婚。”

    是她逼着的。

    她拿她们二十多年的感情赌,赌她在发出这些消息后,他不会驳了她。

    刘妗起身,拿过遥控器,点开娱乐资讯台。

    正好,屏幕里记者正在报道。

    “昨晚我们得到刘妗经纪人乔安的最新消息,湛总求婚成功,将在十一月十八号在西西里举行婚礼。”

    “这一对恋人她们认识很多年,订婚也有两年了,现在我们终于等来了她们要结婚的消息,可喜可贺!”

    “……”

    刘妗笑,“可喜可贺……”

    脸上尽是嘲讽。

    乔安却是拧眉,“什么意思?”

    什么叫刘妗想和湛廉时结婚,而不是湛廉时想和刘妗结婚?

    她不是跟她说,是湛廉时求婚的吗?

    而她也答应了,她们婚期也商量好了,地点也想好了。

    现在怎么来这么一句话?

    刘妗把遥控器扔到一边,看向乔安,脸上没了笑,一点表情都没有,“就是他没有跟我求婚,是我自己杜撰的这些事。”

    乔安脸色猛变,“你疯了!”

    刘妗勾唇,身体靠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眼里涌起不顾一切的疯狂。

    “我是疯了,为了得到湛廉时我就疯了。”

    “乔安,我告诉你,我们认识三十多年,在一起快二十年,他走过了我人生

    的三分之一,不,可能一半,我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退场。”

    “决——不——允——许!”

    医院。

    林帘在下午快四点的时候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看着视线里的东西。

    一个led灯。

    看着这灯,她脑子里有好一会的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护工来了,韩在行在外面和护工交代一些事情。

    交代好,走进来。

    林帘听见开门声,眼睛下意识看过去。

    一瞬间,没有任何东西的脑子涌起许多画面,她的眼睛逐渐清明。

    “在行……”

    韩在行看见她睁开眼睛,站在门口却一动不动。

    整个人都像被凝固了一样。

    现在听见林帘的叫声,那微弱沙哑的嗓音,像细瓷一样在他心上刮着。

    他大步走了过来。

    “你醒了?”

    手落在她脸上,眼里是遏制不住的狂喜。

    他以为她上午会醒,可并没有。

    她没有醒。

    他一直不安,找了医生好几次,医生也来给她检查了好几次。

    确定她会醒后,他才稍稍放心。

    现在看见她醒来,他紧绷的心终于松懈。

    她醒了。

    终于醒了。

    “我……”

    林帘一说话便扯到脖子上的伤口,她眉头皱起来。

    韩在行立刻说:“你不要说话!”

    林帘没说话,眼睛却看着他,眼里是疑问。

    这疑问是你怎么来了。

    韩在行看着她,“我怎么来了,你说我怎么来了?”

    她以为他派的保护她的人是吃干饭的?

    林帘嘴角弯了起来。

    是啊。

    她怎么忘了。

    她还派了两个人保护她。

    那两个人很敬业,一直跟着她,看见她被送进医院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而她进医院这么大的事他们不可能不让在行知道。

    林帘唇动了动,说:“对不起。”

    又让你担心了。

    总是很多事都不受掌控。

    在总裁室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想到章茜茜会拿自己威胁湛廉时。

    更没想到那刀尖会真的刺进她的皮肤。

    一切都没想到。

    韩在行见她还笑,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愤怒。

    这愤怒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她。

    但他没有发泄出来,他忍了。

    她现在很不舒服,他不能对她严肃,不能跟她好好谈这次发生的事。

    “别说话了,我让医生说话。”

    很快按床铃。

    到现在林帘都住在icu。

    医生立刻过来,看见林帘醒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给她做检查,韩在行问,“怎么样?”

    医生放下听诊器,说:“没问题,一切

    都在正常范围。”

    “好。”

    在正常范围便好。

    医生说:“先在icu里面观察两天,完全稳定了再转到普通病房。”

    “可以。”

    医生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以及吃食方面。

    因为林帘伤到的是脖子,所以这几天都不能吃东西,连喝水都只能打湿嘴唇。

    她只能靠营养液维持身体机能。

    韩在行听到这些后,手握紧,脸色已然沉冷。

    林帘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握住他紧握成拳的手,说:“没事的。”

    韩在行看着她,眼里情绪涌动,“不是让你不要说话?”

    他的声音很冷,很沉,像酝酿着大风暴。

    林帘愣住。

    在行从没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韩在行看着她眼里的怔,转头,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说:“不要动,我去趟洗手间。”

    很快,洗手间的门关上。

    林帘看不到洗手间门,但她能听见门关上的声音。

    那声音很大。

    他生气了。

    他从来没对她生气过。

    林帘眼帘垂下。

    她这次吓到他了。

    韩在行大概在洗手间里呆了二十分钟才出来。

    林帘听见声音,立刻看他。

    韩在行走过来,脸上神色已然恢复到之前。

    他坐到床前,握住她的手,歉意的说:“对不起,刚刚对你发火了。”

    林帘想说没事,是她让他担心了。

    但她不能说话,怕扯到伤口他会更担心。

    拿过他的手,实在在他掌心写。

    “给我纸和笔。”

    韩在行笑了。

    “好。”

    病房里没有纸和笔,但护士站有。

    韩在行去护士站要了纸和笔过来,递给她。

    林帘在纸上面写下一句话,“帮我把床摇上来。”

    韩在行看见,“好。”

    把床摇起来。

    林帘在纸上写,“这次的事是意外,说来也复杂,你不要着急,也不要担心,等我能说话了,我再一一告诉你。”

    韩在行看着这句话,语声平静,没有任何怒恨,把他心底的情绪也给压下。

    他看向林帘,她眼睛依旧澄澈,干净。

    手落到她脸上,哑声,“我这次真的被你吓到了。”

    签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有种她会不见的感觉。

    他很怕。

    林帘弯唇,在纸上写,“就像上次你为我挡石头一样,我也吓到了。”

    看到这句话,韩在行的心刺疼。

    他之前就说过,这次是石头,下次是刀子呢?

    这次可不是,刀子。

    差点刺破颈动脉,就是神仙也是回天乏术。

    林帘醒后没多久便又睡了过去。

    韩在行在她唇上亲了下,便坐在床前看着她。

    他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勇气,怎么样的心情让她在九死一生后还能对他笑。

    他只知道,看到她的笑,他的心很疼。

    突然,他手机呜呜的震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