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344章 解不开的心结
    黑西装,黑皮鞋,戴着墨镜,一身冷漠的从机场出口出来。

    那身上强大的气场和生人勿进,以及卓越的身高,瞬间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

    看了又看,眼里都是惊艳。

    湛廉时。

    林帘的手不自觉握紧。

    韩在行神色冷了。

    而似有所感,看着前方的人随着他们的目光看过来。

    然后,停下。

    付乘在接电话。

    每次他一下飞机便会有许多电话。

    但湛廉时停下他也就停下。

    他看湛廉时,却见湛廉时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做什么,而是看着一个地方。

    付乘随着湛廉时看的那个方向看过去。

    顿住。

    林帘和韩在行站在前面。

    两人也正看着湛总。

    付乘眼睛动了下,拿起手机先一步出去。

    林帘看着湛廉时,他依旧那么冷漠,周身都透着不近人情。

    他一点都没有变。

    韩在行亦看着湛廉时,眼里的冷意深了一层又一层。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湛廉时,偏偏,他总是会看见他。

    他就像阴魂不散的恶鬼,在他的婚姻外面打转,随时可能会毁了他努力经营的一切。

    林帘最先转过视线,说:“走吧。”

    以为只要不看见便不会想起,然后事实也的确如此。

    可是,总是要看见,然后便想起许多许多。

    到最后,便只剩下恨。

    浓烈的恨。

    “好。”

    韩在行手臂落在林帘腰上,搂着她走向安检。

    湛廉时的视线落在韩在行搂着林帘腰的手上,戴着墨镜的脸似更凉薄了。

    他转眸,看向前方,迈步出去。

    付乘站在机场外接电话。

    一个电话结束便是又一个电话。

    业务繁忙。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场袭来,付乘看向旁边。

    湛廉时走过来,打开后座车门便坐了进去。

    期间没有任何停顿。

    付乘看见,立刻打开副驾驶座,坐上去。

    很快车子汇入车流。

    付乘看前方,挂了电话,转头问,“湛总,是回帝豪丽景,还是公司?”

    湛廉时已经摘下墨镜,看着窗外。

    只是摘下墨镜的他看着更无情。

    “公司。”

    付乘微顿,看他脸色,说:“好的。”

    很多时候湛总出差回来都会先回家,如果公司事情特别紧急,他才会去公司。

    但今天公司里并没有什么紧急的事。

    湛廉时看着窗外,眸子湛黑,依旧看不到底,不过,外面的景物并没有落进他眼里。

    他眼里是别的东西。

    林帘。

    林帘和韩在行上飞机,韩在行订的机票是头等舱,两人坐下。

    韩在行看林帘。

    她脸色不好。

    握紧她的手,说:“想不想听笑话?”

    林帘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坐好后就看着窗外。

    听见韩在行的话她转过头来。

    “笑话?”

    “嗯。”

    韩在行说:“兔子和乌龟赛跑,兔子问,你这么慢,我这么快,你为什么还有勇气跟我一起赛跑?”

    林帘一愣。

    龟兔赛跑?

    韩在行看着她,“你猜乌龟怎么回答?”

    林帘想了想说:“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输。”

    “不是。”

    林帘皱眉,这不是的话,那是什么?

    “因为想试试?”

    “也不是。”

    林帘猜不出来,“你告诉我吧,我猜不到。”

    韩在行就知道她猜不到。

    倒也没吊着她,说:“乌龟说,重在参与。”

    林帘怔住,几秒后,噗呲一声笑了。

    重在参与……

    呵呵……

    韩在行看林帘笑,那脸上的灿烂比外面的阳光都还要明媚。

    林帘,我知道,你心里的心结解不开,我也不需要你解开,我只需要随着时间过去,这些心结随着时间尘埃,被一点点掩埋。

    飞机在一个小时后降落在机场,两人下飞机,韩在行拦了辆出租车,和林帘去了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