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从封神开始的诸天〕〔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女神的上门狂婿〕〔规则系学霸〕〔一人得道〕〔叶辰盛冰莹〕〔奶爸学园〕〔农家弃女〕〔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九死丹神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398章 真的不爱了吗
    “你是?”

    女人的声音。

    乔安皱眉,随之转身。

    这一转身,她眉心拧紧,顿生警惕,“你是谁?”

    立刻看向躺在床上的刘妗,然后极快的过去。

    女人见乔安一副警惕的模样,再看她来到刘妗床前,立刻说:“你不要误会,我是照顾这位病人的护工。”

    说着指向自己身上的护工衣服。

    乔安看向女人身上的衣服,淡蓝色的套装,类似于护士的衣服,但又有区别。

    可是,她没有叫过护工。

    乔安皱眉看着女人,脑子里极快的划过一个人,心里一紧,说:“是谁让你来的?”

    “一个先生。”

    “叫什么?”

    护工皱眉,“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接到电话就来了。”

    电话?

    “打电话给你的人是谁?”

    “付先生。”

    “付先生?”

    不是湛廉时?

    护工见乔安还不相信,赶紧掏出手机,把付乘给她打电话的电话号码给乔安看,“是这个电话,你可以打打看。”

    乔安拿过手机,看那串号码,立刻打过去。

    她需要知道是谁。

    很快,付乘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乔安警惕的心放松。

    “付助理。”

    听见她的声音,付乘一顿,随之说:“乔小姐。”

    “是我,我想问一下,是你叫的护工吗?”

    “是。”

    “湛总让你叫的吗?”

    “对。”

    “好,谢谢。”

    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护工。

    “我是床上病人的经纪人,我现在暂时在这,你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可以现在去买。”

    “好的。”

    护工离开。

    乔安一下想到什么,问,“你来的时候这病房里有人吗?”

    “有人。”护工想都不想的说。

    乔安握紧手,“是很高,很帅,很冷,看着让人害怕的人吗?”

    “对对对!”

    “他什么时候走的?”

    护工想了下,说:“我来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多,不到十点,具体什么时候我忘了,然后我来了后,他就走了。”

    特别奇怪。

    乔安脸色难看,还是不死心,“他什么都没说。”

    “没有。”

    一个字都没说。

    乔安看向躺在床上的刘妗,说:“你去买东西吧。”

    “哦,好。”

    护工离开。

    乔安看着脸色苍白的刘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不到十点就走了,如果是以前,湛廉时绝不会这样。

    为什么?

    真的不爱刘妗了吗?

    “嘶……”

    突然的一声,乔安回神,看向刘妗。

    刘妗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看见她醒了,乔安立刻问,“妗妗,怎么样?好些了吗?”

    她突然晕倒,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出来是肺炎。

    把她

    吓坏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生过病了。

    刘妗看见她,皱眉,看向四周,“我这是在哪?”

    她脑子还不是很清醒,还没想起来自己晕倒的事。

    乔安见她这样,心疼的说:“你晕倒了,你忘记了吗?”

    她刚结束米兰这边的工作,回去设计自己的婚纱,接过刚拿过设计稿,人便倒在了地上。

    刘妗没说话了。

    她想起来了。

    她的确是晕倒了。

    她身体撑不住了。

    只是……

    刘妗看向乔安,“我晕倒他知道吗?”

    她前几天就感冒了。

    但她一直没重视。

    一个是她很忙,一个是她想看看自己病到什么程度廉时会来看她。

    乔安看着刘妗眼里闪着的期待,心里不忍。

    她不想告诉她湛廉时来过了。

    但,她不得不说。

    “昨天你晕倒后送进医院,情况稳定了我就给湛廉时打电话了。”

    刘妗落在被子上的手握紧。

    “然后呢?”

    “湛廉时没接。”

    刘妗眼里闪着的亮光暗淡。

    乔安继续说:“我给他发了信息,他来了。”

    那暗淡的光瞬间亮了,“廉时真的来了?”

    说着刘妗看向四周,“他……他在哪?”

    便要坐起来。

    但她头还很晕,身体也很虚弱,还没坐起来便倒回了床上。

    乔安赶紧按住她,“妗妗,你先听我说完。”

    刘妗看向她,“你说,我听着。”

    她心急,紧张,期待。

    他来看她了,他心里还是有她的,是吗?

    然而,“但湛廉时来了没多久就走了。”

    “走了……”

    乔安的话如一盆凉水倒下,她全身的血都凉了。

    乔安看着刘妗眼睛,说:“妗妗,我觉得湛廉时不……”

    “不要说!”

    刘妗抓紧被子,眼神一瞬间变冷。

    不要说出那两个字。

    她不要听。

    乔安看她这自欺欺人的样子,依旧说了出来,“湛廉时不爱你了,你死了那条心吧!”

    如果是心爱的女人,她生病了,他是绝对不可能离开让护工来照顾她的。

    湛廉时不爱刘妗了。

    这是事实!

    刘妗眼睛瞬间赤红,“出去!”

    看着乔安,她眼里都是怒火,熊熊燃烧。

    乔安苦笑,“你让我出去也改变不了……”

    “我让你出去!!!”

    乔安抿唇,说:“你冷静下,好好想想。”

    转身出去。

    她想让刘妗取消婚礼。

    趁现在还来得及。

    否则,婚礼那天,刘妗极有可能成为笑柄!

    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也不是刘妗愿意看到的。

    刘妗看着病房门关上,一瞬间,眼泪流了下来。

    廉时,连外人都知道你不爱我了。

    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