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485章 她真的要死了?
    林帘指甲掐在栏杆上,指甲断裂。

    可她感觉不到痛,她只感觉到怒。

    愤怒。

    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在远离他,远离黑暗,可他随便动动手指,或是一个眼神,他便轻而易举的抓住她。

    把她从阳光里拉走,把她抓进黑暗。

    为什么?

    湛廉时,你告诉我,为什么?

    林帘眼眶变红,恨意在她眼里弥漫,如火一般在燃烧。

    她看着不断朝她走近的人,说:“你现在在做什么?”

    “明天就是你和刘妗的婚礼,你现在在这做什么?”

    湛廉时一步步靠近林帘,听见她的话他脚步也未停。

    唯有一双黑眸看着她,一如两年前。

    林帘看着这双深的她永远看不透的眼睛,突然就笑了起来,“离婚,弃子,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你能娶到自己最心爱的人,现在你就要娶到自己心爱的人了,你……”

    湛廉时停在林帘面前,他高大的身影罩住她,夺走了她的光亮,也让她止住话语。

    林帘抿唇,抬头,看着这双深不可测的眼睛,冷声,“湛廉时,今晚我不会跟你走。”

    除非她死!

    终于,一直未开口的人开口了,“如果我要你跟我走呢?”

    第一次,他问她。

    不是命令,不是强迫,而是问。

    林帘指甲断裂,“那你把我的尸体带走。”

    湛廉时黑眸动了下,然后,手扣住她的腰,把她扣进怀里,“那刚好,我不会让你死。”

    话落,他抬手,朝林帘后颈敲下。

    可林帘反应极快,在他抬手时一把推开他,朝前面跑。

    明知是徒劳她还是要试试。

    即便是拖延时间也好。

    她不想死。

    不想

    让在行难过。

    可林帘推开湛廉时的时候,脚下却突然踩空,整个人失重,朝楼下倒。

    这一倒,她视线颠倒,湛廉时也在她视线里远离。

    林帘怔住了。

    她没想要真的死,现在却真的要她死?

    付乘看着林帘踩空,人朝楼梯下倒,他脸色大变,“林小姐!”

    上前。

    可他刚跨出一步,一只手便拉住林帘,然后只听咚咚咚的声音落下,不过几秒,湛廉时和林帘滚在楼下铺着的气垫上。

    别墅里安静了两秒。

    付乘反应过来,快速跑过去,“湛总!”

    湛廉时抱着林帘躺在气垫上,有几秒的晕眩,但他很快清醒,低头看躺在怀里的人。

    林帘闭着眼,一张瘦小的脸在灯光下白的透明。

    湛廉时沉眉,当即抱起林帘,不过他抱起林帘的时候停顿了下,然后大步朝外走,“马上联系医生!”

    付乘脸色沉重,“是,湛总!”

    很快,所有人离开别墅,车子驶离。

    夜色里,一辆出租车飞快行驶在马路上。

    韩在行看时间,又看外面的夜色,催促,“师傅,麻烦快一点。”

    “先生,我已经很快了。”

    从机场到这小镇,半个小时,他真的很快了。

    如果在白天,是完全不可能的。

    “请再快点。”

    韩在行心里焦急。

    离目的地越近他就越急,就好像他去慢了就再也看不见林帘一样。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司机听韩在行催,想说这小镇弯道多,开快了危险。

    但想到这晚上,又是大半夜,开快点应该没事,也就没再说,踩下油门,加快速度。

    可司机刚加快速度,一辆车便从前方拐角驶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