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第九特区〕〔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552章 你恨我
    林钦儒和迪恩很快来到一楼,就是林帘和湛廉时乘的电梯外。</p>

    林钦儒极快的按开门键。</p>

    但开门键没有一点反应,楼层键上的数字也停留在二。</p>

    显然电梯出问题了。</p>

    迪恩说:“林,你不要着急,湛不会有事的。”</p>

    到现在,迪恩都以为林钦儒担心的是湛廉时。</p>

    但并不是,林钦儒担心的是林帘。</p>

    很担心。</p>

    “怎么回事?为什么电梯一直打不开?”</p>

    林钦儒看着电梯,从未有过的急躁。</p>

    迪恩说:“电梯可能出问题了,你先别急,修电梯的人很快过来。”</p>

    电梯问题?</p>

    真的是电梯问题?</p>

    林钦儒不愿意相信,但现在的事实让他不得不信。</p>

    “尽快。”</p>

    对廉时什么都放心,唯独在林帘这件事上他无法放心。</p>

    而此刻,电梯里。</p>

    湛廉时坐在地上,他靠着电梯壁,身体挺直。</p>

    不过,身体虽挺直,他头却低着,看着怀里的人。</p>

    林帘还没醒,她还在昏睡。</p>

    只是她虽晕过去了却有意识,她怕冷。</p>

    尤其在这没有空调的电梯里,她更是冷,冷的偎进湛廉时怀里。</p>

    她手更是无意识的往湛廉时怀里伸,柔软的身子紧紧贴着湛廉时。</p>

    似恨不得把他整个抱进怀里。</p>

    湛廉时没有动,他看着林帘,看着她的头在他怀里蹭,找舒服的位置,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p>

    他空茫的心一点点被填满。</p>

    但很快,他身体僵硬。</p>

    “在行……”</p>

    细绵的声音从林帘嘴里溢出,清楚的落进湛廉时耳里,湛廉时扣着林帘腰的手一瞬收紧。</p>

    林帘不会再想着会和湛廉时睡在一起,再也不会想,所以,她的梦里,她所能依赖的对象也不可能是湛廉时。</p>

    只有韩在行。</p>

    在这样冷的环境下,昏睡的意识下,她只会想到韩在行。</p>

    “在行……冷……”</p>

    林帘更紧的往湛廉时怀里贴,手更是缩进他西装里,抱住他精瘦的腰。</p>

    湛廉时的心冷却了。</p>

    随着林帘这简单的几个字,他填满的心再次变空。</p>

    可尽管心空了,那抱着林帘的手却是一寸寸收紧,就好似抓着流沙,即便她要逃,他也会用别的东西把她给装好,让她再也逃不了。</p>

    林帘感觉到了疼。</p>

    这疼让她受不住,昏睡的意识也逐渐清醒。</p>

    林帘醒了。</p>

    她睁开眼睛看着这黑暗,脑子混乱。</p>

    “在行……”</p>

    林帘下意识叫,手往旁边抓。</p>

    她以为自己在睡觉,而现在是黑夜。</p>

    林帘很快就抓到湛廉时,不过抓到湛廉时她都以为这个人是韩在行。</p>

    也让她更确定自己在睡觉。</p>

    她松了口气。</p>

    但她没再说话,她怕吵醒韩在行。</p>

    不过,林帘很快便觉得不对了。</p>

    床是软的,她躺着的地方却不是软的,相反的是硬硬的。</p>

    不仅如此,这漆黑的空间里,她看见了一道影子,这样的影子……</p>

    林帘脑子里电光火石,下一刻,她推湛廉时。</p>

    但她没有推动,她依旧被她紧紧箍着,那疼清晰的落进她感官里。</p>

    林帘心跳加速,很慌。</p>

    特别慌。</p>

    因为昏迷前湛廉时是吻着她的,他一点呼吸都不给她,她晕了过去。</p>

    然后呢?</p>

    然后她对他做了什么?</p>

    “湛廉时,放开。”</p>

    林帘强迫自己冷静,可她出口的声音却尽是颤抖。</p>

    “放开?”</p>

    终于,一直未开口的人开口了。</p>

    那冰凉的声音比这温度都还要低。</p>

    林帘心颤抖,身体更是颤抖。</p>

    但不等她说,湛廉时便说:“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吗?”</p>

    林帘一瞬僵硬。</p>

    湛廉时抬起她下巴,黑暗中,没有一点光亮的眸子准确的看着她,“抱着我,叫我。”</p>

    林帘脑子里紧绷的弦啪的一声断了。</p>

    她摇头,“不!”</p>

    “我没有叫你!我更没有抱你!”</p>

    她怎么可能抱他?叫他?</p>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p>

    “湛廉时你……”</p>

    “那你的手现在抱着的是什么?”</p>

    湛廉时低头,唇贴着她耳廓,一字一顿。</p>

    林帘再次僵住。</p>

    她的手……她的手……</p>

    指节动了下,然后,林帘感受到了她手上的体温,不是湛廉时的身体是什么。</p>

    林帘立刻抽回手。</p>

    但她刚抽回手便被湛廉时

    抓住,紧紧贴靠在他胸口。</p>

    “想掩盖自己的罪行?”</p>

    “我没有!”</p>

    “湛廉时,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是在推你,我没有要抱你,我……”</p>

    “看来要我给你看视频。”</p>

    林帘一瞬睁大眼。</p>

    视频……</p>

    他有视频……</p>

    不,不会的。</p>

    不会的!</p>

    “湛廉时,我绝不可能抱你,也不可能叫你,还是你觉得我当真犯贱?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爱着你。”</p>

    “我告诉你,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你湛廉时,即便所有男人都死光,我也不可能喜欢你!”</p>

    林帘大吼,就好像要把她这几年所有的恨,怒,全部吼出来。</p>

    而她吼完后,电梯里安静了。</p>

    一切都好似恢复了它该有的安静。</p>

    但是……</p>

    “你恨我。”</p>

    对比她的愤怒,湛廉时就如坐在龙椅上的帝王,他看着自己的猎物,精准的抓住她这一刻所有的情绪。</p>

    林帘因为愤怒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抖,胸口更是起伏。</p>

    当湛廉时这三个字落进耳里,她狂跳的心突然停住。</p>

    恨他?</p>

    她恨他?</p>

    对,恨他的。</p>

    明明是他和刘妗两个人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她的身上?</p>

    明明她不哭不闹,就那么顺从的和他离婚,不给他带来任何烦恼,他为什么还要剥夺她的孩子?</p>

    他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关系,她不要求他认,也不要求他抚养,这个孩子与他湛廉时无关。</p>

    可为什么,他不要她拥有这个孩子?</p>

    甚至在孩子成型的时候那么看着她的孩子死?</p>

    湛廉时,我无法不恨你。</p>

    我找不到理由不恨你。</p>

    林帘眼眶发热,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动。</p>

    好在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她眼里晃动的东西,她看着湛廉时,这一刻无比冷静。</p>

    “湛廉时,我问你一个问题。”</p>

    林帘哑声,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怒,恨。</p>

    湛廉时看着林帘,似在灯光下看着她一样,“嗯。”</p>

    “假如,两年前,那个夜上,被围着的人不是我,而是刘妗,她怀着你的骨肉,你的骨肉被人生生打死。”</p>

    “你没有一点办法,你看着你的亲骨肉一点点失去生命,看着她离开你。”</p>

    “湛廉时,你会不恨吗?”</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