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578章 到第哪一点比不上
    “派人跟着林帘,保护她。”

    付乘一顿,随之说:“好的。”

    机场。

    一辆黑色豪车停在机场外,车门打开,一身漆黑,戴着墨镜,鸭舌帽的刘妗走出来。

    她全身冷漠,一身黑更是显得高不可攀。

    她一走进机场便吸引了四周的视线,很快的,记者跑过来。

    “刘小姐,这次ak新品发布的压轴秀是你走的,请问这是一开始就拟定好了的吗?”

    “刘小姐,听说这次压轴的服装设计是湛总前妻设计,你为什么要走湛总前妻设计的服装?”

    “刘妗,听说你和ak总裁关系很好,你这次走湛总前妻的秀是因为ak总裁请你走的吗?”

    “刘小姐……刘妗……”

    “……”

    记者们围着刘妗,话筒和镜头一直对着她。

    但保镖和助理把她们挡在外面,不管她们怎么问,刘妗都没有回答。

    她只朝前走,帽檐压低,盖住了她大半的脸,只露出一张烈焰红唇,高高在上。

    很快,刘妗过安检,乔安跟着她进去,记者被保镖隔离在外。

    刘妗是两点二十的飞机。

    她在两点上的飞机。

    乔安和她坐一起,在头等舱。

    两人坐下,刘妗依旧没摘墨镜,也没摘鸭舌帽,始终戴着。

    她靠在椅背上,似闭上了眼睛。

    乔安看着她,虽化了精致的妆,但她依旧能从她脸上看出她的憔悴。

    昨晚她很晚才睡。

    一直在喝酒,喝的烂醉。

    她知道什么原因,湛廉时。

    昨天她和韩在行一起去废弃工厂她也在,她看见事情始末。

    她真的绝望了。

    事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

    乔安问空姐要了一条毯子给她盖上,让她好好安静安静。

    她则是趁还有点时间,拿着手机工作。

    不过,没多久,乔安眼前的光线暗了。

    乔安抬头,瞬间,她眼里划过丝惊讶。

    但很快,她神色恢复,“赵总。”

    乔安起身。

    赵起伟勾唇,一抹邪肆的笑挂在唇边。

    他的视线从刘妗脸上落到乔安脸上,“换个位置。”

    乔安顿时看向刘妗。

    刘妗戴着墨镜,看不到她的眼睛,也就不知晓她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但乔安知道刘妗没睡。

    “乔安,坐下。”

    清冷的嗓音,没有一点暖意,尽是冷漠。

    显然,不要赵起伟坐在她旁边。

    可她刚说完,赵起伟便把乔安拉开,坐到了乔安的位置上。

    刘妗红唇抿紧,脸色明显冷了。

    可赵起伟似没看见般,自然的双腿交叠,看着刘妗说:“妗妗,我觉得你现在需要一个肩膀。”

    说着,整个人倾过去。

    刘妗冷冷勾唇,“所以你现在在勾搭一个有夫之妇?”

    赵起伟顿时一拍手,把她眼睛上的墨镜摘了,看着刘妗微肿的眼,叹气摇头,“妗妗,你这样我很心疼。”

    刘妗看着赵起伟,看着里面的看透一切,眼中冷漠,怒意瞬间涌起。

    但这些情绪都要在爆发的那一刻被她压下了。

    她一把抢过赵起伟手中的墨镜,戴上,看向窗外。

    赵起伟知道,她这是默认他坐在这了。

    赵起伟看向还站在旁边不放心看着他们的乔安,交握的两只手摊开,“放心,这里是公共场合,我是不会惹妗妗不开心的。”

    说什么不会惹刘妗不开心,但他其实已经惹刘妗不开心了。

    赵起伟说完,指向过道旁的位置,“我的位置。”

    意思是让乔安坐下。

    乔安是知道赵起伟的性子的,她没办法阻拦,点头,坐下。

    赵起伟看向刘妗,当真不再说什么,不再做什么,只一双桃花眼始终弯着,肆意看着刘妗。

    刘妗也不管,看着窗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排斥,冷漠。

    飞机不到两个小时后停在米兰。

    刘妗下车,赵起伟跟着,乔安走在最后面。

    车子早便安排好,现在已经在机场外等着。

    司机打开车门,刘妗上车。

    赵起伟也跟上去。

    但在他一脚踏上车上时,一直没说话的刘妗开口了,“赵起伟,不要逼我发火。”

    赵起伟看着墨镜,似能透过这双墨镜看进刘妗的眼睛,“妗妗,要不要我现在对着外面人说你和湛廉时根本就没领证。”

    刘妗脸色变了,“赵起伟!”

    赵起伟坐进去,拉拢外套,看着她,“妗妗,老朋友久没见面,怎么都得好好聊聊不是?”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个酒店外,刘妗下车,赵起伟亦是。

    显然,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不过刘妗以为赵起伟会继续跟着她进房间时,赵起伟说:“妗妗,楼下大堂,我等你。”

    给她一个极有深意的笑,然后走到大堂上的沙发上坐下。

    刘妗看着那背对着她坐进沙发的人,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从真皮手包上刮过。

    他在另类的逼迫她。

    因为,他知道她和廉时没有领证。

    半个小时后,刘妗下来,坐到赵起伟对面。

    赵起伟看着刘妗,把手机里的游戏关了,看着刘妗,嘴角再次扬起那肆意的笑。

    “我还以为我要等到天黑。”

    刘妗已经换了身衣服,妆亦补了,没再戴着鸭舌帽和墨镜,似乎不怕被人拍。

    她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下巴微抬,如女王般看着赵起伟,“怎么,又来炫耀了。”

    赵起伟听见她这话,眉毛一挑,桃花眼弯了。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

    “不是来炫耀,只是来让你认清事实。”

    “呵,认清事实?”

    刘妗看向别处,嘴角是嘲讽的笑,可在转过来时,她嘴角的笑已然消失。

    “也让你认清事实。”

    赵起伟皱眉,一下靠在沙发里。

    他手支着额,似不理解一样,“你看到了,湛廉时不爱你,他一点都不爱你,他都让你滚了,妗妗,你的骄傲就这么被他踩在脚下了。”

    “噢,不对,是被林帘,一个垃圾女人踩在脚下,你还是刘妗?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女王?”

    赵起伟说着,摊手,表示极度不解,“why?”

    血淋淋的伤口被赵起伟拉扯,刘妗的眼睛在一瞬间腾起烈火。

    赵起伟看着她的怒火,摇头,“你在我心中一直是被人捧着的,现在你就这么心甘情愿被人踩在脚下?我的女王,我很难受。”

    刘妗手指攥紧,尖利的指甲掐进掌心。

    她很冷,在极怒下冷的吓人,“赵起伟,你说我,你呢?你这么逮着我不放做什么?还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目的?或者要我重复之前我说的话?”

    不断的让她的幻想破裂,不断的刺激她,不断的让她失控。

    赵起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

    赵起伟一下笑了,“你知道我的目的那真是太好了,那你更应该知道我爱你,我为了你做了很多很多。”

    “妗妗,投入我的怀抱吧,我是你最安全的港湾。”

    赵起伟张开手臂,对她放肆的笑。

    刘妗扬唇,起身,“赵起伟,如若廉时爱我,那么我也爱你。”

    转身离开。

    赵起伟坐在那,手保持着张开的姿势,整个人没有动。

    似凝固般。

    可他嘴角的笑却一点点放大。

    妗妗,我就喜欢你这不屈的模样。

    赵起伟拿起茶几上的久,一饮而尽。

    刘妗回到酒店房间,一进房间她便发了疯一样砸房间里的东西。

    她抓头发,扯衣服,破坏着自己能破坏的一切。

    湛廉时,为什么!

    我刘妗到底哪一点不如林帘了?

    你要那么对我!

    为什么!

    巴黎,夜。

    林钦儒解决了一天的工作,终于有了点时间,他来到医院。

    他没有先去看湛廉时,而是先去看的林帘。

    林帘和韩在行在病房里看电视。

    两人都不是聒噪的人,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就都安静了。

    而在安静下,最好的打发时间且放松心情便是看电视。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打断了病房里安静温馨的气氛。

    林帘和韩在行看向关着的病房门。

    韩在行说:“我去开门。”

    “嗯。”

    林帘猜是林越或者林钦儒。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来看她的两个人。

    果真,病房门一打开,林钦儒的声音便传来。

    “林帘怎么样?我来看看她。”

    韩在行说:“好了些。”

    让开身子,让林钦儒进来。

    林钦儒提着果篮,看向林帘,“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林钦儒把果篮放到床头柜上,韩在行拿了凳子过来,林钦儒说了声谢谢,坐下。

    韩在行去泡咖啡。

    林钦儒看韩在行,然后看林帘,“韩先生还真是居家好男人。”

    她一住院就陪着他。

    “是啊,他很好。”

    林帘看着韩在行,眉眼清甜。

    林钦儒看着她眼里的光,里面韩在行的影子,突然就想到湛廉时,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感慨。

    好东西每天在身边,不会觉得这东西好,只会觉得可有可无,可当这东西有一天彻底失去,才意识到这个东西早已是自己身上的一根不可分割的肋骨。

    肋骨没了,也就疼了。

    韩在行把咖啡递给林钦儒,林钦儒说:“谢谢。”

    然后和林帘说话。

    他也没跟林帘说什么,就说昨天的新品发布的后续,林帘听的很认真,脸上始终是温和的笑。

    韩在行便看着林帘,不时给她端水,不时给她削水果。

    他极少说话,就听着,但他在这里并不是多余的。

    他无声无息的存在这片平和的气息里。

    林钦儒大概在病房里待了半个小时便离开了。

    离开前他开玩笑的说:“努力就有收获,这月底你看见你的工资卡,你会无比开心。”

    林帘笑了,“那我就先提前谢谢林总了。”

    “应该的。”

    林钦儒离开,韩在行说:“我估计你辞职林钦儒不会答应。”

    刚刚两人的谈话中,他完全能听出来林钦儒对林帘工作上的肯定,他希望林帘恢复后继续去公司。

    林帘看向韩在行,脸上还带着笑,只是这片笑里染了认真,“放心,我说话算话。”

    韩在行却看着林帘,神色里亦是认真,“林帘,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放弃你喜欢的,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不顾自己的身体。”

    “懂吗?”

    林帘心里柔软,“我懂。”

    他的想法她怎么会不懂?

    可人不能一直付出,人需要回报。

    她暂时停一停,不是说这一停就是永久,这只是暂时的。

    休息好后,她会继续前行,完成自己想完成的一切。

    林钦儒在病房外站了会,然后转身去湛廉时的病房。

    湛廉时的病房和林帘就在一层楼,拐弯便是。

    但林帘不知道。

    林钦儒来到湛廉时的病房,正好付乘出来。

    付乘看见他,颔首,“林总。”

    “廉时醒着吗?”

    “醒着的,在工作。”

    林钦儒失笑,还真是工作狂。

    “我跟他聊聊,你去忙吧。”

    “好的。”

    付乘敲了下病房门,说:“湛总,林总来了。”

    然后打开门,让林钦儒进去。

    林钦儒进去,便看见靠在床头的湛廉时,他面前是一个小桌子,桌上放着手提,旁边是文件。

    一下子,林钦儒便有种走进了湛廉时总裁室的感觉。

    听见声音,湛廉时也未动,看着电脑里的邮件。

    林钦儒不被人理也不生气,自己走过来拿过了跟凳子坐下,说:“刚刚我去看林帘了。”

    一瞬间,敲打键盘的手停住。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