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589章 可以给个拥抱吗
    “林帘。”

    林钦儒出声。

    出声的那一刻,他身体靠进椅背,手伸直,手上的钢笔在手指上打了个转。

    他嘴角微勾,明显对这通电话感到愉悦。

    “林总,我出院了,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林钦儒一顿,嘴角的笑垂下,“嗯,你说。”

    “我想辞职。”

    林钦儒手上的钢笔被他握进掌心。

    她说要说一件事的时候他便有所感觉,果真,她说了他最不想听的话。

    林帘没听见林钦儒的声音,但她知道他在听,继续说:“林总,我想暂时停下脚步,好好休息一下。”

    这话来的突然,林总不会想到,她必须说清楚,给他一个解释。

    林钦儒嘴角勾了勾,手支住额头,很无奈,“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重型炸弹。”

    他都还没有开口说,她就提出辞职,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帘微微低头,“林总,对不起。”

    他一直帮助她,她才能走到今天,不然,没有今天的林帘。

    “真的觉得抱歉的话,休息好了后,可以继续来我这上班吗?”

    林钦儒顿了下,说:“ak子公司那边股权我拿回来了,与廉时再没有关系,我原本想着你出院后就去子公司,那边的人由你负责,你把咱们ak的新品牌撑起来,但现在……”

    “林帘,我希望你还能回来。”

    有许多话想说,但最终都只化为这一句。

    而到这一刻,林钦儒大概猜到了当初湛廉时跟他说那番话的心思。

    他应该已经猜到林帘会说这样的话,所以才让他这么做。

    林帘站在阳台上,抬头,巴黎被夜色笼罩,一片雾气升腾,整个巴黎也变得朦胧,不真实。

    “林总,我不想在国外了。”

    林钦儒闭眼。

    还是挽留不住。

    韩在行走过来,站到林帘旁边,看着她,“舍不得?”

    林帘摇头,“就觉得欠人情了。”

    韩在行握住她的手,看向前方夜色,“我来还。”

    第二天一早林帘去公司办离职手续,林钦儒已经批了林帘的辞职,但她还是要来公司做一下交接。

    林钦儒已经跟杰森说了林帘要辞职的事,所以林帘直接把工作交接给杰森就可以。

    一上午的时间,林帘弄好。

    她把自己的工作资料,内容,报表,以及电脑里的资料,全部拷贝好,去了杰森办公室。

    “总监,这是我的工作交接。”

    林帘把资料和u盘给杰森。

    杰森接过,看着她,“没想到你会辞职。”

    在刚登上高处,还没来得及看高处的风景便走了。

    让人想不到。

    林帘挽唇,“想好好休息下。”

    杰森点头,“确实这几个月你太累了。”

    他伸手,“林帘,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林帘握住,“好。”

    林帘离开公司前去了林钦儒的总裁室,林钦儒今天在工作,这个时候也没有出去。

    “林总。”

    “进。”

    林帘进去,林钦儒放下钢笔,起身过来,“还以为你不会来打声招呼便走了。”

    “怎么会。”

    林帘走过去,笑看着林钦儒,林钦儒亦看着她,“可以给个拥抱吗?”

    他张开手臂。

    林帘笑了,抱住他,“林总,谢谢。”

    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的宽容,照顾,信任。

    林钦儒收拢手臂,是礼貌的力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

    林帘走了。

    林钦儒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她和韩在行上车,看着车子驶离。

    林帘,我们会再见的。

    林帘和韩在行当天晚上离开的巴黎。

    两人回国前,去医院看了林越,林越对于林帘要离开这件事感到无比震惊,尤其还是这么快。

    但不管如何震惊林越都不得不接受林帘离开的事实。

    外面雪花细细的飘了下来,林越坐在轮椅上,看着这片雪花,突然有些惆怅。

    林姐走了,虽然突然,想不到,但却很正常。

    她知道什么原因,但就是知道这个原因,她心里有些难受。

    楼上病房。

    湛廉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夜色里飘飞的雪花,似黑暗里开出的光明,他抬起手腕,看手腕上名贵的华表。

    九点四十五。

    她十点十分飞往国内的飞机。

    付乘站在湛廉时身后,看着外面夜色,林帘和韩在行走了,今晚的机票,他们知道。

    湛总没有任何吩咐,他知道,不是不吩咐,而是不能吩咐。

    对林帘,湛总已不再是曾经的湛总。

    或许说,从遇见林帘开始,便注定了一个人的变化。

    人生轨迹的变化。

    林帘和韩在行坐在头等舱里,韩在行握着林帘的手,和她一起看着窗外,“下雪了。”

    “是啊,巴黎的雪总是格外朦胧。”

    如梦一般。

    韩在行握紧她的手,“国内的雪便不朦胧了。”

    林帘莞尔。

    韩在行,“睡觉,睡一觉我们就到了。”

    “嗯,”

    林帘闭眼。

    回想这几个月,当真是如这巴黎的雪,梦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