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597章 你能不能放过我
    能让李梅一下这个样子,除了湛廉时她想不到别人。

    当然,如果湛廉时不出现,她不会想到是他。

    但他出现了。

    林帘声音不大,音量和平常一样,甚至有点低。

    但这声音还是清楚的落进湛廉时耳里。

    他停下。

    林帘看着那背对自己的人,那一身的黑就如深渊,看一眼便会掉进去,万劫不复。

    “这次……你想做什么?”

    毫无疑问,林帘想到了那一夜,那于她来说第二个的残忍夜晚。

    即便她现在想起来,她都颤抖。

    可现在,她问出口,嗓音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四周安静,似乎在这一瞬间,一切都离两人远去,这里便只剩下林帘和湛廉时。

    湛廉时站在那,车站里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却没有一丝的暖意。

    他站的很直,如松柏玉树,清贵孤冷。

    林帘说:“你能不能放过我?”

    该是哀求的,可林帘的语气却始终平静,就好似在说一句很平常的话。

    湛廉时看着前方动也不动的黑眸这一刻终于动了,随着这一动,里面的古井无波被打碎,露出了他所有的情绪。

    喜怒忧思悲惊恐,食财物权情性,人的七情六欲都在他眼里浮动,如风暴来袭,卷过那寸寸平静沃土,揉碎一切的看似安宁。

    剩下一片狼籍。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根根分明,但是,这手指却一直保持着一个微蜷的姿势,似要握住什么却又没握。

    一直这么僵硬着,好似雕塑。

    林帘没再说,等着湛廉时回答。

    或许说,她已经再没有力气说别的话。

    手机铃声适时的想起,打破这片凝固的气氛。

    湛廉时的手一瞬握紧,就好似抓住了自己想抓住的东西,死死不放。

    那一刻,周围的气息瞬间变化。

    他眸沉沉看着前方,拿起手机,走出去。

    林帘看着那走远的人,眼眶刺痛,心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缠着,缠的她透不过气。

    她转头看向别处,手捂住嘴,捂住眼睛,压住心中不断翻滚的情绪。

    终于,在湛廉时要离开她视线的那一刻,她跑过去。

    没有办法,她没有办法不管。

    湛廉时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而他刚坐进车,车门便打开,林帘坐进来。

    车里的空气一下稀薄。

    林帘看着湛廉时,车里没开灯,只有前方的路灯透过前窗玻璃照进来,她清楚的看见湛廉时的脸。

    那好似用笔勾勒出的完美轮廓,那无情冷漠的双眸,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这是个恶魔。

    恶魔是没有心的,他只有残忍。

    “把我妈放了。”

    手机还在湛廉时手里,在林帘进来的那一刻,那握着手机微紧的五指放松。

    他眸光微动,靠在椅背上,闭眼。

    好似林帘不存在。

    林帘加大音量,“湛廉时!”

    睫毛盖住眼睑,那逼人的眸子在这一刻沉寂。

    湛廉时似睡着了般。

    林帘胸中气息不稳,她极大的情绪变化让她胸口起伏,甚至身子发麻。

    她手死死的握着,唇紧抿,一双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湛廉时。

    这一刻她想嘶吼,想怒喊,想大叫,想像个疯子一样抓着湛廉时让他把妈给放了,但林帘知道这样没用。

    除非她真的疯了。

    林帘沉静下来,说:“湛廉时,你这么逼我,你信不信我跟你鱼死网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