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狂婿〕〔规则系学霸〕〔一人得道〕〔叶辰盛冰莹〕〔奶爸学园〕〔农家弃女〕〔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九死丹神诀〕〔叶辰萧初然〕〔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598章 爱是剜心的疼
    终于,那安静垂在眼睑下的睫毛动了下,湛廉时睁开眼睛。

    林帘说:“我本身就没有什么可不能失去的,但你不一样,你有很多东西不能失去,湛廉时,你不要逼我,不要……”

    林帘眼前视线一花,后脑被扣住,等她反应过来时,她的唇被一张凉薄的唇吻住。

    那吻强势,激烈,炽热,就好似滚滚风暴朝她压来。

    林帘僵住,脑子全部空白。

    她身体里的感官似在这一刻消失,她被湛廉时掌控着,他的气息沁满她,她似整个被他圈笼,禁锢。

    啪——

    脑子里的那根弦断掉,林帘推湛廉时,她手掐着他的手臂,肩胛,用力推他。

    但是,她推不开。

    只要湛廉时对她用强,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帘觉得悲哀。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为什么他就不能放过她?

    为什么!

    林帘张唇,便要去咬湛廉时,但她后颈突然传来一股痛,林帘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她心里生出无尽的恐慌。

    湛廉时抱紧林帘,把她整个抱进怀里,唇发狠的吻着她。

    他就好似一个饥渴多年的人,终于看见了甘露,他无法再控制。

    也不想再控制。

    林帘被湛廉时抱在怀里,没有动,没有挣扎,不是她不动,不挣扎,而是她被他打晕了。

    湛廉时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个时候她是没有意识的。

    车里气息炙热,一切都好似变了。

    良久,湛廉时放开林帘,看着她。

    林帘眉头皱着,她眉形生的好,不用画眉便是一道秀婉的细眉,这双细眉平时一笑便微弯,轻轻柔柔的。

    她脸不大,不似别人的瓜子脸,下巴尖尖的,很张扬,她的脸很柔和,五官秀气,一颦一笑都是婉约。

    湛廉时手指落在林帘脸上,细微的动,好似在看一块稀有的玉石。

    他不知道什么美,在他眼里,女人似乎长的一样,不过是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而已。

    可这张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刻进心里,一想便是剜心的疼。

    湛廉时指腹落在林帘唇上,停住。

    他看着这张唇,黑眸动也不动,就好似胶着了。

    好久,他低头,唇落在这被他吻的深红的唇上,细细轻吻,就好似在对待稀世珍宝。

    翠玉楼。

    韩在行的高中老师在这里开了一个大包厢,包厢里很热闹。

    乔易丰,齐鸣,韩在行站在一起,大家都看着三人,打趣说笑。

    老师也说起三人高中时的趣事,一时间包厢里都是笑声。

    今晚喻玖淑也来了,然而从进来开始韩在行便没看过她。

    一眼都没有。

    她拿着酒杯,看着韩在行脸上的笑,眼睛刺痛,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尽。

    突然,有人说:“咱们的喻大校花,怎么一个人在那喝酒?不来和大家叙叙旧?”

    这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乱,明眼人都看出来喻玖淑心情不好,还这么说。

    “喝酒不行吗?难道喝酒就不是叙旧?”

    在大家都看着喻玖淑的时候,一道干净利落的声音传来。

    包厢里的人看过去,穿着皮大衣,一头利落短发,一身女强人气场的成昕走进来。

    看见成昕,顿时便有人说话了,“哟,这来的是谁?大美人啊?”

    “滚。”

    “哈哈……咱们男人婆的气势不减当年啊!”

    “……”

    被笑成昕也不生气,她在高中时候的外号就是男人婆。

    敢和男人打架,还把男人都打的满地找牙的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

    喻玖淑站起来,抱住成昕,眼眶湿热,“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成昕也抱住喻玖淑,“怎么会?”

    成昕和喻玖淑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不过大学后,成昕一家移民国外,两人也就少有见面,不过两人一直有联系,关系依旧很好。

    成昕来了,气氛就更好了。

    大家吃吃喝喝玩玩,时间很快过去。

    韩在行一直有注意时间,在过了九点饭局都还没结束的时候他给林帘发了条短信,告诉她他可能会晚点回去。

    老师还在,他不好先走。

    不过这条短信发过去后一直没有回应,韩在行倒也没多想。

    林帘学习起来就和工作一样,认真的很。

    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无奈。

    “韩在行,好久不见。”

    成昕拿着酒杯过来,看着韩在行。

    喻玖淑一直都喜欢韩在行,作为好朋友,好闺蜜,成昕不可能不知道。

    韩在行把手机放兜里,拿起酒杯,“好久不见。”

    成昕看韩在行脸上无不透露出的幸福,说:“听说你结婚了?”

    “嗯。”

    来的时候,高中老师问了大家的情况,韩在行也说了,所以他结婚的事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我怎么没听说?你该不会是隐婚吧?”

    成昕说话向来直接,不会管你是谁。

    她这话明显带了刺,乔易丰和齐鸣都听出来了。

    两人皱眉。

    但不等两人说,韩在行便说:“不是。”

    “那怎么没听说?你好歹是天才小提琴家,谁不知道你?你要结婚了,怎么一点声儿都没有?还是说你老婆拿不出手?”

    这话就过了,四周的笑闹声安静。

    大家都看过来。

    喻玖淑也走过来,“成昕。”

    她拉成昕,让她不要说这些话。

    成昕可不管,她有话就要说出来,任天王老子来了她也要说。

    “之前听过什么小道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好大家都是老同学,我也就要问个明白,不然我这份子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拿。”

    齐鸣站起来,“成昕!”

    成昕没看齐鸣,依旧看着韩在行,完全不管四周投过来的视线,继续说:“我听说你老婆是二婚,你说你一个大才子,小提琴里的天子骄子,怎么就取了个二婚女?”

    “我觉得这一定是假的,你们说是不是?”

    成昕看向四周,嘴角勾着笑。

    然而没有人应声。

    她这么在高中老师的生日宴上挑衅,她不给高中老师面子,她们可要给。

    喻玖淑看着韩在行,他脸上不再有笑,似乎他身上的温润随着他的笑消失而消失了。

    但是,他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生气,他很平静。

    平静的就好像在面对一个的跳梁小丑。

    喻玖淑的心刺痛。

    他真的很爱那个女人。

    韩在行站起来,他看着成昕,身高上的优势让他看着成昕就像是在睥睨着成昕一样。

    “我妻子是二婚,我们领证了,还没举办婚礼,倒不是不举办,而是太忙,不过再忙开年了婚礼也会提上日程。”

    说着,韩在行脸上浮起笑,对上四周或惊愕,或不敢相信的视线,“到时候大家可要把红包准备好。”

    一下子,那紧张的气氛活跃,包厢里再次热闹起来。

    时间快十点的时候,大家说再出去续一杯,高中老师年纪大了,自然不会去,大家也不勉强。

    高中老师走了,韩在行自然不会多留。

    他说他要回去陪妻子,大家都取笑他,韩在行笑笑,不多说,离开包厢。

    齐鸣跟着韩在行出去,“在行!”

    韩在行停下,看着他。

    齐鸣手搭在他肩上,就如读书时一样,“我们三个单独聚聚?”

    “太晚了,下次。”

    齐鸣无奈,“有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样了。”

    韩在行笑,“你年纪也不小了,遇到合适的不要错过。”

    齐鸣双手抱胸,“怎么,你也要跟着催婚?”

    “倒不是。”

    遇到合适的不容易,如果遇到了就要抓住。

    如果当初他遇见林帘的时候抓住她,那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齐鸣见韩在行神色不大对,认真说:“不管怎么样,看见你幸福我是开心的。”

    婚姻是自己的,冷暖自知,但他看得出来韩在行是真的幸福。

    所以什么二婚不二婚,朋友幸福就好。

    “谢谢。”

    韩在行离开翠玉楼,齐鸣站在那,手插进兜里,转身进包厢。

    可他转身时,顿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