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海贼之苟到大将〕〔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重生之战神归来叶〕〔大英公务员〕〔狩猎好莱坞〕〔秦城苏婉〕〔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一胎俩宝,老婆大〕〔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610章 现在就这么肆无忌惮了?
    “她有她的事。“

    淡漠的一句话,如常的音色,没有起伏,没有温度,没有情绪,却让几人听出了几个意思。

    湛廉时和刘妗的关系似乎还好。

    但两人的关系也仅限于还好。

    几人神色各异。

    唯独林帘,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在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后,她似乎进入了一个状态。

    无比冷静的状态。

    即便现在湛廉时看着她,她也冷静异常。

    韩在行清楚的看见湛廉时落在林帘脸上的视线,他眼里覆上一层寒霜,握着林帘的手收紧。

    现在就这么肆无忌惮了。

    湛廉时,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几人聊天,说的都是各自的近况,但大多是湛乐和湛文舒说。

    偶尔韩在行和林帘说。

    湛廉时说的最少。

    一般都是湛文舒或者湛乐问他才说。

    说的时候也就寥寥几个字,永远的惜字如金。

    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性格,也就没说什么。

    只是,湛乐和湛文舒聊着聊着便聊到韩在行和林帘身上,问一些两人的情况,开一下两人的小玩笑,两人如寻常夫妻般,如常应对,气氛倒也融洽。

    而湛廉时就坐在那,似个局外人,又似一个掌控者,看着林帘,看着她脸上的笑,眉眼的温柔,眸深沉。

    时间很快过去,到中午,几人留下来吃午餐。

    气氛依旧不错。

    韩在行和林帘坐在一起,对面湛乐和湛廉时坐在一起,湛文舒坐主位。

    不过,这位置上还是有讲究的。

    林帘的对面按理该是湛乐。

    但湛乐还没坐下,湛廉时便坐到了林帘对面。

    看到这,湛乐有些尴尬,有些复杂。

    她感觉今天廉时很不对劲。

    一直看着林帘不说,还故意坐林帘对面,廉时想做什么?

    湛乐不放心,可她又不好说。

    正好这时候,湛文舒的声音落进耳里。

    “乐乐站着做什么?坐下啊!”

    湛文舒让人把最后一道菜端出来,好似未看见湛乐脸上的复杂,招呼着湛乐。

    招呼湛乐了,对坐在对面的韩在行说:“在行,你坐你小舅对面,你们两个久没看见了,好好说说话。”

    湛家没有桌上吃饭时说话的习惯,湛文舒这么说,明显就是找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让韩在行和林帘换座位。

    “嗯。”

    韩在行对林帘说:“你坐这边。”

    “好。”

    林帘坐到韩在行刚坐的位置上,刚好和湛乐对上。

    然而湛乐并没有放心。

    她很担心。

    担心廉时会做什么。

    菜上好,几人吃饭。

    韩在行夹了鱼到碗里,把刺一根根挑了,然后把没有一根刺到鱼肉放进林帘碗里。

    林帘喜欢吃鱼,他知道的。

    林帘夹起这块鱼肉吃了,然后夹了块糯米排骨给韩在行。

    韩在行眼里有了笑,从看见湛廉时那一刻开始一直冷硬的下颚线条也柔和。

    湛乐和湛文舒看着两人无声的对对方在乎,心中稍稍放心。

    不论廉时什么想法,甚至怎么做,也改变不了林帘嫁给了在行的事实。

    这个午餐在几人心思各异中结束。

    而午餐结束后,湛乐便想说他们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以此让韩在行和林帘离开湛廉时。

    这几人在一起,湛乐总是心惊胆战的。

    但不等湛乐说,湛文舒便说:“前段时间我一朋友家里的金边兰我瞧着不错,移植了几株过来,乐乐,林帘,我带你们去看看。”

    不等湛乐回答,湛文舒便对湛廉时和韩在行说:“你们两个是不喜欢花的,我知道,你们随意,想去哪玩去哪玩。”

    说完,拉着林帘和湛乐去了楼上,看她的金边兰。

    很快楼下便剩下韩在行和湛廉时。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