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寒门崛起〕〔超凡贵族〕〔秦烟陆时寒〕〔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锦衣玉令〕〔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重回1990〕〔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621章 什么是爱情
    “要不要放烟花?” “嗯?”

    放烟花?

    林帘看向韩在行,“不是放完了吗?”

    那几十箱,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放完了,一点不剩。

    韩在行一笑,眉眼温润如玉,“等等。”

    转身跑开。

    林帘疑惑,看向韩在行,韩在行却很快消失在客厅。

    他去做什么?

    林帘不知道韩在行去做什么了,但韩在行让她在那等着她便等着。

    大年三十的夜,伴随着声声炮竹,再冷清的夜也变得热闹。

    温暖。

    林帘看向远处的灯火,在这片浓墨的夜色下,好似星星一般。

    她嘴角弯了起来。

    这样的夜色就这般看着,也美。

    湛子沅见林帘就一个人了,跑过来,一把挽住林帘,说:“我那外甥呢?去哪了?”

    湛子沅是个开朗的女孩子,林帘虽和她不熟,却也在这一天的接触中感觉到。

    “不知道。”

    “嗯?不知道?不是吧?就这么把外甥媳妇撇下了?”

    湛子沅说着,看向四周。

    林帘,“没有,他可能是去拿什么东西了。”

    他有问她要不要放烟花。

    “拿东西?拿什么东西?”

    林帘摇头,“他没说。”

    湛子沅眨眼,“不会是给外甥媳妇的惊喜吧?”

    刘妗看过来。

    惊喜。

    应该是。

    韩在行很快出来,只是他出来的时候手不是空的。

    而是拿着什么东西。

    看见他出来,大家都看向他。

    当看见他手上拿着的东西后,湛子沅睁大眼,说:“烟花棒?”

    眼中是惊讶。

    显然是没想到还有烟花棒。

    韩在行脸上带笑,把烟花棒放林帘手里,然后拿出火柴,说:“小姑要吗?”

    “要!必须要!”

    林帘弯唇,把手中的烟花棒分出来给湛子沅。

    湛子沅立马接过,说:“玩烟花棒了!”

    韩在行笑,拿过一根烟花棒点燃,递给林帘。

    那烟花棒一点就燃,滋滋滋的声音很快漫开,但随着声音漫开,漂亮的火花亦在眼前绽开。

    林帘看着这星星一般的火花,笑了。

    她见别人玩过烟花棒,但她自己没有玩过烟花棒。

    这是第一次。

    很漂亮。

    似乎星光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咔嚓——

    林帘一怔,看过去。

    韩在行拿着手机对着林帘拍。

    她转过来了他还是举着手机,按着快门键。

    林帘无奈。

    这般爱好拍照,都可以去做摄影师了。

    韩在行看着手机里的人,她看着烟花,嘴角带笑,眉眼温柔。

    怎么看怎么都好看。

    湛子沅见两人这无声的甜蜜,捂着心口说:“哎哟,这狗粮撒的我,都快被淹没了……”

    说着,倒在刘妗身上,一副难受的模样。

    刘妗被湛子沅靠的身形微晃,看着韩在行和林帘的视线也收回来。

    “是啊,外甥和外甥媳妇当真甜蜜。”

    她勾唇,看着前方说。

    这么看,她脸上是笑,声音里似也带着笑。

    但她眼里没有笑。

    在韩在行出来后她便看着韩在行,看看他要给林帘什么惊喜。

    她纯粹是好奇。

    可看到后面,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自禁的要看下去。

    然后沉浸在他们的浪漫,甜蜜中。

    爱情。

    什么是爱情?

    这才是爱情。

    韩在行和林帘放烟花棒,湛子沅跟着一起放,就连秦沛也跟着一起玩了起来。

    唯有刘妗,她说累了,就不陪她们玩了。

    湛子沅知道刘妗的工作,也就嘴上说了几句,并没有一定要让她留下来。

    所以最后便剩下湛子沅,林帘,韩在行,秦沛。

    几个年轻人玩了起来。

    倒没想到几人还真就像个孩子,拿着烟花棒笑着,闹着,欢笑声弥漫在整个老宅。

    湛廉时站在二楼观景阳台前,看着下面笑着的人,那样一张笑脸,如两年前一般。

    半点未变。

    第二天,老一辈的都早早的起来了。

    而玩了一整晚的几个年轻人却是去睡下了。

    柳钰敏说今天早上做饺子,湛文舒和湛乐便跟着她一起到厨房,大家一起包饺子。

    柳钰敏擀饺子皮,湛文舒和湛乐和馅。

    几人有条不紊的忙着,说着话。

    湛文舒说:“还是年轻好啊,玩了一整个晚上。”

    柳钰敏笑着说:“是啊,昨晚我睡着前都还能听见几个的笑声。”

    湛乐脸上也是笑,“这才好,这才是过年。”

    湛文舒,“对!过年就是要这样,热闹,喜庆!”

    “……”

    老爷子很早的起来了,在外面练太极。

    湛南洪则是和秦斐阅去晨跑。

    剩下湛文申,他是几人之中最晚起来的。

    不过,他不是起来的晚,而是他和韩琳在房间里说话。

    韩琳一再的追问他昨天廉时跟他说了什么,他不想说,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僵持了很久。

    最后韩琳气的不起床了。

    湛文申也就起来了。

    也是刚好。

    他刚下楼,便看见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湛廉时。

    湛文申脚步顿住。

    以前不觉得跟儿子陌生,现在才发现,两人无比的陌生。

    几乎到了,无法靠近对方的地步。

    湛文申在楼梯上站了会,下楼。

    只是他刚走过来,湛廉时便起身,走了出去。

    看到这,湛文申再次停住,看着走出去的人。

    现在连看他一眼都不想了。

    湛廉时来到外面。

    早晨的空气很清冽,尤其昨晚下了雪,空气中都是一股子冷意。

    湛廉时站在一棵迎客松前,看着这颗迎客松。

    昨晚,林帘站在这。

    她拿着烟花,眉眼的笑比她手上的烟花都还要好看。

    “起来了?”

    一道声音落进耳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夜的命名术〕〔万界圆梦师〕〔穿梭在轮回乐园〕〔网游我能强化万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夜少强势锁婚〕〔大王饶命〕〔吞噬星辰变〕〔从姑获鸟开始〕〔我的治愈系游戏〕〔逆天邪神〕〔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在下壶中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