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九死丹神诀〕〔叶辰萧初然〕〔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668章 半年后
    半年后,埃维昂莱班。

    一坐落于莱芒湖湖畔的法式建筑。

    三楼。

    白色窗帘半开,落地窗打开,外面的湖风吹进来,窗帘随风舞动。

    正值夏日,外面沿着湖畔栽种的花朵纷纷开放,随着风送来缕缕幽香。

    卧室里,床上躺着一个人。

    她皮肤白净,唇瓣樱红,浓密的睫毛安睡在眼睑,阳光落进来,照在她脸上,那细小的绒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她穿着白色睡裙,宽大的衣袖沿着她的手臂落到她手腕,透明的丝质让她的胳膊看的细瘦。

    她双手交叠于身前,手指纤细,五指并拢,一如她的睫毛安静。

    她睡在床上,保持着这般姿势,似乎很久。

    忽的,风大了,窗帘被卷的欢快,不断的跳着舞,享受着花香与湖水带来的快乐。

    躺在床上的人睫毛动了下。

    那上下交叠的手指亦动了下。

    一瞬间,那落在她睫毛上的光,如精灵般跳动起来。

    林帘睁开眼睛。

    光落进眼里,长久处于黑暗的眼睛无法适应突然的光,她眼睛眯了起来。

    视线里什么都没有,脑子里亦是什么都没有。

    她眼睛睁着,像个初生的婴儿,好似什么都看到了,又好似什么都没看到。

    忽然,咔嚓——

    安静被打破,卧室门打开。

    这一刻,似乎时空隧道的门开启。

    林帘听见了这个声音,下意识看过去……

    一个高大的人出现在她视线里。

    他穿着白衬衫,浅灰休闲裤,笔挺的站在那,似一颗松柏。

    他看着她,那漆黑如墨的眼睛里逐渐浮起一丝光点,然后那光点随着她的凝视而扩大。

    到最后,那被黑暗包裹的眼睛似乎不再如深渊,让人害怕。

    他手松开紧握的门把手,朝林帘走过来。

    林帘看着视线里的人朝她靠近,眼中没有疑惑,没有奇怪,没有愤怒,更没有恨。

    她就好似在看一个她没见过的东西,未知的,她用最纯粹的眼神去看待。

    没有任何杂质。

    湛廉时来到床前,对上这双比以前还要干净的双眼,他眼中的墨色动了下,就好似破茧的蝶,那一刻微颤的翅。

    他说:“睡醒了?”

    他在问她,却又好似在与自己说,声音低缓,沉抑。

    林帘睫毛动了下,眼睛看向四周。

    入目的都是陌生的东西,但是看着很舒服。

    尤其窗外吹来的湖风,她闻到了香味。

    林帘视线落在窗外,那阳台上。

    从她这里看去,能看见远处的青山,绿油油的。

    甚至,她闻到了青草树木的味道。

    湛廉时看着林帘,看着她脸上的每一寸神色,不漏掉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可是,她没有表情,她看着卧室里的一切,外面的一切,她一点神色都没有。

    她很安静。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安静湛廉时会害怕,但现在,他很放心。

    她现在所表露出的一切都代表她忘记了。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他曾经伤害过她,不记得她恨他。

    一切的一切都已成过去。

    湛廉时看着这被阳光铺洒的脸,上面是柔软,温暖。

    指尖微动,终究,躁动的心控制不住,那骨节分明的手落在了林帘脸上。

    林帘睫毛顿住,然后转头,视线落在湛廉时脸上。

    湛廉时对上她眼睛,那落在她脸上的指腹轻颤。

    他说:“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