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九死丹神诀〕〔叶辰萧初然〕〔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4章 怎么会这样
    >

    湛文舒声音止住,说:“我接个电话。”

    湛乐点头,低头喝咖啡。

    &n.xgchotel.bsp;  她眉头紧锁,心里始终放不下。

    “喂。”

    “什么?!”

    湛文舒脸色一下变了。

    湛乐听见这一句,抬头看湛文舒,湛文舒也在看着她,神色很不好。

    “我知道了。”

    湛文舒挂了电话,湛乐紧声问,“怎么了?”

    湛文舒看着湛乐不安的眼睛,说:“林帘回国了。”

    林越的公寓里,韩在行抱起林帘,大步往外走。

    林帘抓住他的手,“放我下来。”

    她声音很哑很沉重,但却坚定。

    韩在行看着怀里的人,她还是很轻,似一股风就能把她吹跑。

    他怎能放她下来?

    “我送你去医院,我们去看看,然后没事我们回来。”

    他手收紧,声音却很轻,很温柔。

    林帘抓紧韩在行的手,她看着他,“在行,我想一个人待会。”

    “我不会有事。”

    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林越站在旁边,她看着努力强撑着一切的林帘,眼泪滚落下来。

    有些事不知道,也就什么感觉都没有。

    可当有些事知道了,那就不一样了。

    她心疼林姐,林姐难受,她也跟着难受。

    韩在行看着林帘,她很坚持,明明她很脆弱,却依旧坚持着。

    她从来都是这样。

    不论遇到了多么艰难的事,她都倒下了,她还是会努力爬起来。

    “好。”

    &nb.whhryl.sp;   韩在行把林帘放到了林越的卧室,林帘闭上了眼睛。

    韩在行看着她苍白的脸,他想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他离开了卧室,林越也离开了。

    她们都想在卧室里陪着林帘,可她们也都知道林帘不想他们陪着。

    至少是现在。

    韩在行把门关上,他看着房门,好一会,看向林越。

    林越在看着卧室门,脸上是毫无掩饰的担心和沉痛。

    她想在这守着,似乎这样她会好受些。

    林越感觉到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她转头,韩在行转身出去。

    林越顿了下,跟着出去。

    韩在行刚刚看着她的眼神是让她一起出去,他有问题要问她。

    两人走出公寓,韩在行说:“把门拉上。”

    林越照做,但她没有把门锁上。

    钥匙在里面,她没带在身上。

    两人走到外面不远的地方停下,韩在行看着林越,“赵起伟对林帘说了什么?”

    林越知道韩在行会问她这件事,她一点都不意外,但她只要一想到赵起伟说的那些话,就恶心愤怒。

    韩在行看见林越脸上的神色,沉声,“把赵起伟说的话全部告诉我。”

    林越抬头,手紧攥,愤怒又痛恨,可这样的神色很快被一股沉痛给覆盖。

    “莉姐曾告诉过我林姐的遭遇,我也曾在林姐仙女山落水后查过许多资料。”

    “其中就有赵起伟的。”

    “今天,赵起伟突然来这,他没有做伤害林姐的事,可他说的话,林姐说的话让我知道很多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尤其是,赵起伟曾经对林姐的伤害。”

    “韩总,林姐问赵起伟为什么要那么伤害她,她们明明无冤无仇,赵起伟说是因为刘妗。”

    “难道就因为一个刘妗,他就能随便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吗?”

    林越不是当事人,可赵起伟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记在脑子里,永远不会忘。

    她也永远会记住林姐那绝望的模样。

    都是拜赵起伟所赐!

    韩在行眼神冰冷了,这冰冷不是对林越,而是对林越说的话。

    “赵起伟说,是因为刘妗?”

    “对!他说林姐不该和湛总离婚,不该让刘妗回到湛总身边,就是因为林姐和湛总离婚,才让他得不到刘妗。”

    “一切都是林姐的错,他要让林姐付出代价。”

    “那个孩子就是。”

    林越说着,手越攥越紧,到最后,她眼里的愤怒像洪水一样涌出。

    不说林姐听到这些话痛,她听到这些话都愤怒,恨。

    凭什么他自己得不到刘妗,最后怪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凭什么他自己没本事和刘妗在一起,要让林姐买单?

    还义正严辞的说是林姐的错,照他这么说,那这世界不都乱套了?

    她真的从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这么恶心的人!

    韩在行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他终于明白赵起伟最后说的话的意思。

    他这是在逼她,逼着她回到湛廉时身边。

    赵起伟,你真的忘了我韩在行的存在。

    林越看韩在行神色,眼前的人变了,变得冷霾,让人害怕。

    可林越不怕,她坚定的说,“韩总,赵起伟这样的人,我们……”

    话没说完,韩在行手机响了。

    林越声音一瞬止住。

    jxpxxs.

    韩在行眼睛动了下,眼里的神色被他压下,但那层冰寒却一点都没有消失。

    他拿起手机,看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喂。”

    “在行,林帘回国的消息上了各大网络媒体的头版头条。”

    凯莉着急的声音传来,韩在行看着前方没拉拢的门,他眼里温柔出现,“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眼里的温柔一点没变。

    那是独属于林帘的温柔。

    林越看韩在行神色,心里一紧,立刻看过去。

    没有林帘的人。

    她以为林帘出来了。

    “你在家里陪着林帘,其它的什么都不要管。”

    韩在行出声,声音无比冰凉。

    似乎,他又恢复到林帘不在的那个状态。

    林越看韩在行,眉头皱起,“韩总,赵起伟……”

    “待会我会让人把她的东西送来,你有什么需要的,给凯莉打电话。”

    韩在行打断林越,神色已经无比沉稳。

    他说完,转身离开。

    林越站在那,心里无比难受。

    这难受不是被韩在行打断她话的难受,而是不能发泄的难受。

    她不想让赵起伟这么猖狂下去,她想要为林姐报仇。

    真的!

    可是,林越心里纵使有再多不甘心,她也泄气的回了公寓。

    她不能乱来,她得冷静,她得听韩总的。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陪在林姐身边,让林姐振作起来。

    林越握紧手,给自己打气。

    她会保护好林姐,只要有她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到林姐!

    林越关了公寓门,来到卧室门口。

    她想去卧室看看林帘。

    可是,她停在卧室门口便踯躅不前了。

    她害怕自己进去会让林姐更难受,因为林姐说过,她想一个人待会。

    林越手抬起,想去敲门,可好几次,她都下不去手。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里发出叮叮叮的提示音。

    是一条条消息进手机的声音。

    林越皱眉,什么消息啊,这么多?

    她走远些,拿出手机。

    这一看,林越瞪大了眼。

    “劲爆!前ak首席设计师林帘没死!!!”

    林越看着这个标题,被这个标题后面的三个感叹号给炸的心跳差点停止。

    她握紧手机,赶忙点开这个标题,往下翻。

    很快,她给韩在行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正在通话?

    韩总也知道了?

    对啊,消息都发到她手机上了,韩总怎么会不知道?

    林越心里许多心思涌现,她自言自语,“我给莉姐打电话!”

    她要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嘟……”

    电话通了。

    林越双手握紧手机,不安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林越。”

    凯莉的声音传来。

    林越立刻停下,说:“莉姐,我刚刚看到消息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之前你不是跟我说,林姐回国的消息是秘密的吗?怎么会有人知道?还有照片?”

    对,那个报道里清楚的照着几张照片。

    那照片是韩在行抱着林帘从机场里出来,上车的照片,非常清晰。

    她可以确定,那就是韩在行带着林帘回来时的照片。

    手机里的声音安静了几秒,传来,“应该是赵起伟做的。”

    林越脸色变了,“赵起伟?”

    说完,她愤怒了,“他刚刚才走没多久,他就做了这件事?”

    “刚刚走没多久?什么意思?”

    听凯莉这话,凯莉还不知道赵起伟来了她这的事。

    林越飞快说:“今早我和林姐收拾着准备去商场购物,买生活用品,韩总说他过来,我们就在家里等韩总。”

    “可韩总还没来,赵起伟就来了,他对林姐说了一些话,才离开没多久。”

    “话?什么话?”

    凯莉紧声,声音非常严肃。

    林越也没有隐瞒,把赵起伟和林帘说的话都对凯莉说了。

    凯莉听完,当即说:“他简直在胡说八道!”

    “对!我知道,所以我很生气。”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那样的泼皮无赖,我们根本拿他没有办法!”

    凯莉很生气,但她生气之下,更多的是理智。

    “这件事你不用管,在行和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现在就陪在林帘身边。”

    “而这件事是赵起伟做的,他的目的肯定是要让这些媒体来找林帘,让林帘承认她这两年和湛廉时在一起。”

    “让林帘被迫和湛廉时在一起,做实两人的身份。”

    “你在家,不要带着林帘出门,有人敲门也不要开。”

    “除非是我们。”

    “好,我知道!”

    “先这样,我这边有电话进来,你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或者给我发消息,我看到就回复你。”

    “好!”

    凯莉挂了电话,林越也挂断电话。

    她心里紧张了,但更多的是决心。

    她在这样的时候,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守在林姐身边!

    林帘站在卧室里,她听着外面的话,苍白的脸不再有痛苦,也不再有绝望,有的是平静,以及平静下的坚韧。

    她林帘是她自己的,是她个人的,不是任何一个人的。

    她的命运由自己掌握,不由别人。

    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屈服。

    林越挂了凯莉的电话便看网络上的报道,消息,评论。

    她必须知道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

    如果可以,她会想办法解决。

    林帘是她的姐姐,亲姐,她的事就是她的事!

    咔嚓。

    门打开的声音……

    林越转头,呆了。

    林帘走出来,她看着她,声音沙哑,却平静,“林越,你手机给我看一下。”

    凯莉挂了林越的电话便接了电话,“怎么样?”

    “是赵起伟让人做的,现在全国都知道了,消息估计也传到了国外。”

    “湛廉时应该也知道了。”

    “好,你时刻关注这件事,有任何消息给我电话。”

    “明白。”

    凯莉挂了电话便又拨了一个电话,很快电话通,“莉姐。”

    “我听林越说,赵起伟去了林越那,我记得在行安排了不少人守在林越那保护林帘,怎么这么多人还拦不住赵起伟?”

    电话里的人很无力的说:“我们这里是不少人,但赵起伟似乎早就知道,带了比我们多一倍的人把我们拦住。”

    “而且他们的人也不对我们动手,就拦住我们,让我们特别被动。”

    “您知道的,我们不能动手,赵起伟这种人,我们一旦动手他便拿捏住我们,我们只能给韩总打电话。”

    凯莉眉头皱紧,赵起伟这种人就是泼皮无赖,而这世界上就是泼皮无赖让你不好对付。

    突然,凯莉想到什么,说:“没有湛廉时的人?”

    她记得,她们一路回来,到回国,都有人跟着。

    她猜是湛廉时的人。

    “没有。”

    “赵起伟带人把我们拦住的时候,没有人出来帮我们。”

    “我们是眼看着赵起伟进公寓的。”

    “但是……”

    电话里的人声音停顿了下,凯莉当即问,“怎么了?”

    “赵起伟出来的时候,嘴角受了伤,似乎被人打了。”

    “可那个时候,是韩总已经进去并且没有出来的情况。”

    所以,赵起伟那嘴角的伤,可能是韩在行打的。

    凯莉明白电话里的人的话,但是,“真的没有湛廉时的人?”

    “没有,我们可以肯定。”

    “赵起伟进去后,除了韩总,没有别的人进去。”

    “……”

    凯莉没说话了。

    怎么会这样?

    湛廉时的人没在她们身边了?

    他真的彻底放手?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是湛廉时吗?

    韩在行开车去了一个地方,但他还没到目的地,他手机便响了。

    韩在行看车内液晶屏上显示的名字,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