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6章 绝不放过
    “哎哟,湛老哥,我们好久没见了啊!”

    赵宏铭一看见站在客厅里的湛起北便张开手臂,朝他抱去。

    湛起北拿起手杖抵着他,阻止了赵宏铭的动作。

    赵宏铭低头看抵在他胸口的手杖手柄,再看一脸嫌弃的湛起北,哭笑不得,“湛老哥,您就这么嫌弃老弟我啊?”

    湛起北鼻腔里溢出一声哼,“一大把年纪了,不嫌弃你嫌弃谁?”

    赵宏铭顿时头疼,“我的老哥啊,要说年纪大,您比我年纪要大吧?”

    “老弟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啥?”

    说着便要再去抱湛起北,湛起北鼓起眼瞪他,“要再过来,我走了!”

    赵宏铭赶忙举手,做投降状,“我投降,我投降成不?”

    湛起北收了手杖,不再为难他。

    赵宏铭呵呵的笑,走过来,伸手,“老哥,坐。”

    湛起北坐到沙发上,赵宏铭吩咐佣人,“去把我今年采的最新的君山银针拿来。”

    “是,老爷。”

    佣人下去,赵宏铭坐下,“老哥,你可是很久没到我这来了,我都以为你忘了我这个老弟了。”

    湛起北看着他,“能把你忘了?”

    “忘记谁也不能忘了你。”

    “哈哈哈……”

    赵宏铭愉快的笑,手拍在腿上,说:“就喜欢老哥这直爽劲!”

    佣人把泡好的茶送来,赵宏铭说,“老哥,尝尝,这是我今年亲自去h市采的,这所有的工序都是我亲手做的。”

    “老弟知道老哥爱茶,老哥可一定要好好尝尝老弟的手艺。”

    湛起北看着面前的茶杯,这茶杯不是普通的茶杯,是古代官窑出来的茶盏。

    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好古董。

    “你的手艺,不会差。”

    “哈哈哈,老哥都还没尝呢,怎么就知道不差了?”

    “说不定这次就差了呢?”

    “……”

    湛起北没说话,端起茶杯,揭开茶盏,顿时一股清纯香气扑鼻。

    湛起北闻着这茶香,便知这茶好。

    喝茶的人,自然会品茶,这会品茶的人一闻茶香便知道这茶好不好。

    无疑,赵宏铭这的茶,是极好的。

    湛起北喝了一口,放下茶杯。

    赵宏铭说,“老哥,怎么样?可合你口味?”

    湛起北看他,“你都把你亲手做的茶给我喝了,我能说不好?”

    “哈哈,能啊!只要不合老哥口味,我立马换,我这别的不多,就是茶多!”

    赵宏铭爽快的很,湛起北说:“可以了,这茶不错。”

    “那我高兴了。”

    “难得能让老哥夸我,我可得好好笑几天。”

    两人说着话,佣人也都离开,这几百坪的客厅里,却也半点不空旷。

    两人聊了会,赵宏铭说:“老哥会打高尔夫吗?今天天气好,正好适合打高尔夫,我们去打两杆?”

    湛起北说:“我这身老骨头,哪里比得上你,打不了了。”

    “老哥这说的什么话?我看你这身子骨硬朗的很,走,我们去打!”

    “正好比比,看看老哥赢我,还是我赢老哥。”

    赵宏铭说着便起身,湛起北杵着手杖起身,“打高尔夫不行,走走倒是可以。”

    赵宏铭顿时苦笑,“老哥真的就觉得自己老了吗?”

    “可不?你一个人悠闲自在,我这把老骨头,天天操心这,操心那,哪里有你清闲。”

    听见这句话,赵宏铭眼里的笑动了下,不在乎的说,“操心什么?这小辈管他们的。”

    “我们过好我们自己就行,哪里有那个精力去管他们。”

    “不管!”

    赵宏铭直接挥手,一脸嫌弃。

    湛起北看着赵宏铭,“你倒是看的开。”

    “那当然!我要看不开,我哪里能有现在这么悠闲自在?”

    “老哥说,是不是?”

    湛起北笑,但这笑有多真,也就.whhryl.只有他知道了。

    “你是,我可不是。”

    “怎的?老哥还真要管?”

    赵宏铭眼睛睁大,似有些不相信。

    湛起北转头,“不管不行啊,再这么下去,小辈们都要上天了。”

    “哎哟!老哥你这话可把我给吓到了,这谁啊,竟然让你这么操心。”

    说着,赵宏铭想到什么,说:“不会是廉时那孩子吧?”

    不等湛起北说,赵宏铭就皱着眉说,“说起来,我还真是好久没听见廉时那孩子的消息了,那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这关心的模样,好似跟湛廉时关系很亲一样。

    湛起北看赵宏铭,脸上褶子皱起来,“是啊,廉时那孩子我也很久没他的消息了。”

    “不过,我倒是有你们家那孩子的消息。”

    “我们家孩子?”

    赵宏铭一下看着湛起北,说:“老哥说的哪个?”

    “呵呵,除了你家起伟,还有哪个?”

    “喔唷!老哥说的是起伟啊,那孩子不是三天两头就有消息的吗?”

    “我都见怪不怪了。”

    “不是。”

    “啊?不是?那是怎么了?”

    似乎赵宏铭并不知道赵起伟在外面做的事,很是惊讶了下。

    湛起北坐下,把着手杖,一身的不怒自威。

    “起伟那孩子今早去找了一个孩子的麻烦。”

    “恰巧那孩子是我湛家要护着的。”

    “这……这起伟……他做了什么?”

    赵宏铭似乎真的不知道,坐到湛起北旁边,着急说:“老哥你必须仔细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真是起伟那孩子的错,我一定好好教训他,绝不姑息。”

    湛起北对赵宏铭这义正严辞的话一点都不敢感冒,他说:“起伟和妗妗,廉时三个人的事,这么多年,想必你也是看在眼里的。”

    “我这个人一般秉承着,孩子们的事,孩子们自己决定,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我也相信他们会做正确的决定。”

    “但这么多年下来,这三个孩子在一些事情上,做的决定,事儿,确实不够妥当。”

    赵宏铭眉头皱起,点头,“老哥说的对。”

    “妗妗那事儿吧,我们起伟确实做的不对。”

    “这件事我以前就狠狠的批评过他了。”

    “怎么的,那孩子现在又胡来了?”

    赵宏铭很是头疼的样子。

    湛起北没看他,他看着前方,说:“其实也没多大事,不过就是年轻人的情情爱爱。”

    “他们这一代不比我们那一代,只要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这一代想法比较多,性格比较倔。”

    “一定要喜欢的那一个,这个我老头子也理解。”

    “毕竟时代在变,我们的思想也要跟着前进。”

    “对对对,老哥说的对。”

    “可是……”

    赵宏铭声音微微的停顿,然后疑惑说:“可我记得,妗妗已经和廉时没有关系了,起伟这孩子还能做什么?”

    湛起北转眸,看着赵宏铭,“林帘那孩子,你应该知道。”

    “林帘……”

    赵宏铭咀嚼这个名字,似乎一下子想不起来这是谁。

    湛起北说:“廉时的前妻。”

    “啊,是那孩子,我想起了!”

    说着,赵宏铭想到什么,惊声,“难道老哥的意思是,湛家要保的人是那孩子。”

    “那孩子现在和湛家……”

    赵宏铭话没说下去,意思不言而喻。

    湛起北说:“那孩子和我湛家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孩子是我湛jsshcxx.家要保的人。”

    “只要我湛家存在一天,那孩子,她的后代就一直被我湛家保着。”

    “这……”

    “今早起伟去找了那孩子的麻烦,说了一些话,我这个当老哥的也就必须来跟你说说了。”

    赵宏铭当即坐直身体,正色,“老哥你说!”

    “起伟觉得,他和妗妗没在一起,是林帘那孩子的错。”

    “你我两个老的,从小看着几个孩子长大,到底是不是林帘那孩子的错,你我心中清楚的很。”

    “而这么多年,起伟为了妗妗,做了多少事,我相信你心里也清楚。”

    “我今天特意来找你,也不是叙旧,就是想跟你说清楚。”

    “孩子们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但有些事做的不对那就是不对,我们做长辈的,不能再让孩子们这么下去。”

    赵宏铭眉头皱紧,“老哥说的老弟明白了。”

    “林帘那件事,是我们起伟做的不对,那孩子那个时候被鬼迷了心窍,做出那样的事,也是怪予兰和又百太宠他。”

    “你放心,你今天说了这话,我一定跟予兰和又百说,让他们必须好好教育教育起伟,不能再让起伟做出这种混账事了!”

    湛起北看着赵宏铭,此时他一双老眼,满是威严,“宏铭,有些事我不追究,不代表那些事就过了。”

    “我不过是念在大家多年老朋友,那些事就当是朋友关系路上的磕磕碰碰,过了也就过了。”

    “但是,我湛家要护的人,就一定护到底。”

    “谁跟我湛家做对,我湛家绝不放过!”

    湛起北走了,赵宏铭站在那,看着车子驶出去,他脸上的笑一点点垂下。

    那刚刚带笑的眼睛,现在满是阴沉。

    老东西,他就知道他来没好事。

    管家来到赵宏铭身后,“老爷,还打高尔夫吗?”

    赵宏铭睨他,“打什么打?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管家低头,不敢再说话。

    赵宏铭转身进去,“给少爷打电话,让少爷晚上来家里吃饭。”

    管家躬身。

    行驶在盘山路上的车里,刘叔说:“老爷,赵宏铭怕是不吃这一套。”

    湛起北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听见刘叔的话,他睁开眼睛,“我会让他知道我湛起北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林越的公寓里,她和林帘站在阳台上,看公寓外的记者。

    平常公寓外都没什么人,但现在满是记者,不过,这些记者被保镖给拦住。

    甚至还有警察。

    没有一个记者能进到这里面来。

    林越知道,是韩在行。

    韩在行不会让人进到公寓来的。

    就是,现在其实这都不是让她最担心的,让她最担心的是林帘。

    林帘从问她要手机开始,到看那些报道内容,到记者出现,直到现在,林帘都平静的很。

    这样的平静,比林帘痛苦绝望的神色都还要来的让她担心。

    “林姐,记者不会进来的,我们去里面吧。”

    “你看今天这太阳也大的很,晒着多热。”

    林越拉林帘的手,想让她进去。

    林帘没动,她一直看着那些不断往前涌的记者,“林越,现在几点了。”

    林越立刻说,“我看时间!”

    她说着往包里掏,包里空的,她这才想起,她手机还在林帘手上。

    林越赶紧往卧室跑,床头柜上有闹钟。

    上面显示时间是三点四十五分。

    竟然这么久了。

    林越跑到阳台,“林姐,三点四十五分。”

    “这么晚了。”

    “对,我们还没吃午饭!”

    “林姐,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们出去吃吧。”

    “啊?”

    林帘转身进来,林越站在那,懵的。

    出去吃?

    这……这公寓外都被记者堵住了,她们怎么出去?

    林越赶忙跑出去,拉住林帘,“林姐,外面有很多记者,你不能出去。”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林帘看着她,温柔的笑,“林越,我不可能一辈子蜗居在这里,也不可能一直被人保护。”

    “我得出去。”

    “可是……可是赵起伟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疯子他是不讲道理的!”

    “那我们就不讲道理。”

    “……”

    不讲道理?什么意思?

    林姐要做什么?

    林帘不再多说,走出公寓,林越没时间多想,拿过钥匙便跟上林帘。

    “林姐,我跟你一起!”

    “好。”

    两人走出公寓,远远的,记者看见林帘和林越走来,她们拿着手机,相机,疯狂的拍。

    一时间,四周都是拍照的咔嚓声。

    林越看着这些记者,她很生气,这些人都是赵起伟找来的,她们为了利益,什么都不要了。

     .jxpxxs.;  林越抓紧林帘的手,走在她前面一些,护着林帘。

    林帘轻拍她的手,“没事。”

    “林姐,这些记者很疯狂,为了一些报道,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一定要在你身边,保护你!”

    林帘脸上浮起笑,这笑特别安心。

    有时候,你身边有一个真正关心你,爱护你,不求一切回报的人挡在你身前,你会觉得特别幸福。

    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幸福。

    “来了来了!”

    “林小姐,请问你在仙女山落水一事是怎么回事?”

    “之前听韩先生说,你落水后被湛总带走,你并没有死,这是真的吗?”

    “林小姐,你失踪的这两年在哪,你在做什么?你是和湛总在一起吗?”

    “……”

    无数尖锐的问题随着林帘走近,传进她耳里。

    她手指蜷起。

    保镖看见林帘下来,皱了眉,一个人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

    林帘来到保镖身后停下,她看着这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出声。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