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78章 不见了
    在恋,总裁办公室。

    韩在行坐在办公椅里,他拿下手机,看着电脑里快速撤下任何有关林帘的实时报道,热搜,各种消息。

    短短几秒,这些消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帘这两个字,似乎一下子沉入了海底,没有任何人知道。

    呜呜,手机响。

    韩在行拿起手机,“喂。”

    “林帘的那些报道没了,是老爷子发了话。”

    凯莉的声音很沉稳,却也带着疑问。

    她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插手林帘的事。

    是因为湛廉时,还是因为什么?

    韩在行眼里的冰凉微散,“这件事你不用再管。”

    凯莉一听这话,明白了什么,“难道老爷子……”

    韩在行打断她,“看紧赵起伟,刘妗。”

    “还有,湛廉时。”

    凯莉心里一紧,说:“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

    韩在行看着电脑里全新的资讯版面,眼里寒气再次聚拢。

    他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林越和林帘坐在公交车里,她看着林帘,心里说不出的担心。

    林帘上车后便一直看着窗外,她不知道林帘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林帘要做什么。

    她特别不安。

    突然,一直被她拿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林越看手机。

    一条未读信息。

    林越看着那信息人的名字,立刻看林帘,林帘还是看着窗外,似乎并没有听见她刚刚手机的震动。

    林越点开信息。

    林越,林帘现在应该还不想见到我,晚点我会过来,把林帘的东西给她,在这之前,你保护好她。

    是韩在行的消息,林越放心了。

    刚刚那些记者跟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一样离开,肯定是韩总在想办法把那些人解决。

    现在那些记者没了,那林姐应该也就暂时不会有危险了。

    林越快速回了条消息过去,手紧握成拳头。

    她会保护好林姐的!

    林越转头,挽住林帘胳膊,“林姐,我们去商场买东西吧?”

    林帘眼里的平静变化,她脸上浮起笑,“好。”

    林帘和林越去商场,两人买了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回去。

    这一回去,时间已经是晚上。

    林越哎哟一声,手里的几大袋东西放到地上,人也累的直靠在鞋柜上喘气。

    “太累了,太累了……”

    林帘提着几大袋东西进来,那购物袋里是满满的东西,很重,她的两只手都被勒的发紫,身体也因为极重的力量微弯。

    林越看见,赶忙去接,林帘说:“没事。”

    她把袋子放地上,人也彻底卸力,软在门上。

    林越看见,笑着说:“林姐,是不是累死了?”

    林越边说边抹额头上的汗,脸又红又湿,都是热的。

    林帘也好不到哪去,她一脸的汗水,长发都被打湿,现在都还有汗水在往下流,沿着那白皙的脖颈流到身上,她身上的t恤也都湿了。

    林越见林帘那满满的汗水,人也软软的,看着似要倒。

    她赶忙拿过纸巾来,给林帘擦,“早知道我们买少一点,今天买一点,明天买一点,这样也就没这么累了。”

    “怪我,一点都没有想到!”

    林帘看着地上满满的东西,眼里是恍惚。

    当脸上传来细致的触感,林帘抬眼,看着林越,她眼里的恍惚逐渐消失。

    她抬手,给林越擦额头上的汗水。

    林越停住,她看林帘,眼睛动也不敢动了。

    林帘看着林越,她的手温柔的给林越擦,但她的手在颤抖,那是过度用力导致。

    可是,林越却感觉得到这只手带来的关心,亲切。

    林越眼睛眨了下,眼里涌出热气。

    她一把抱住林帘,说:“林姐,我们以后都不分开好不好?”

    “我们就像今天这样,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

    林帘手僵在空中,那指尖还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听见林越的话,林帘睫毛微扇,抱住她,“会的。”

    “我们会开心的过好每一天。”

    天越来越黑,城市的灯火也越来越亮,林越和林帘休息好,开始收拾。

    两人忙忙碌碌,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别的,一会儿说话,一会儿笑,公寓里气氛忙碌却又自在。

    终于,在快十二点的时候,两人收拾好,布置好,站在这布置一新的公寓里。

    林越感动的快要哭,“林姐,这才是家的样子。”

    “我好感动……”

    林越抱住林帘,跟个孩子似的在她肩上蹭。

    林帘轻拍她的背,看着这充满温馨的公寓,嘴角的笑一点点漫开,“挺好。”

    “林姐,我以后就在这了,我要把这个公寓给买下来,把这当成我的家!”

    林越张开手,划了个圈,一脸的坚定。

    林帘笑着看她,“有没有饿?”

    “饿?”

    刚说完,林越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

    林帘弯唇,“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随便!”

    “没有随便。”

    “那我……我吃鸡蛋面!”

    “好。”

    公寓里很快弥漫起香味来,这里真的有了家的气息。

    一辆白色车子停在小区外的停车带,车里的人看着小区里面的一栋公寓楼,那亮着灯的地方。

    这个时候已经十二点,小区里的公寓楼几乎都暗了,只有那一栋的一个公寓,里面亮着灯。

    韩在行看着被灯光映出的阳台,窗子,他眼里满是温和。

    今天林帘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脸上是什么表情他都知道。

    他很高兴,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这样很好。

    时间滴答,那亮着灯的公寓暗了,里面的人休息了。

    韩在行拿起手机,一点二十六分。

    很晚了。

    韩在行放下手机,看那暗了的公寓,他眼里浮起柔情。

    他是来送东西的,她所有的东西都在他这,他一直好好保存着。

    但现在,他不会去。

    他想在这看着,守着,就好似在守着她。

    林帘,这样我就很幸福了。

    京都郊外。

    一辆红色跑车在盘山公路外快速行驶,突然,呲的一声,车子停在半山腰的一栋别墅外。

    咔哒,大铁门一点点打开,红色跑车飞快驶进去,急刹在那雕龙刻凤的大门外。

    别墅瞬间灯火通明,门打开,管家走出来。

    “少爷。”

    赵起伟把车钥匙丢给管家,“外公睡了?”

    “起来了。”

    赵起伟嘴角斜勾,“起来干什么?继续睡。”

    赵起伟走进别墅,管家把车钥匙给下人,跟着进去。

    “老爷让厨房准备了少爷爱吃的晚餐食材,现在给少爷做?”

    赵起伟坐到沙发里,身体放松的靠在沙发靠背,双腿交叠搭在茶几上,“做。”

    “是。”

    管家去了厨房,下人也把早便准备好的水果,红酒端上来。

    都是赵起伟喜欢的。

    赵起伟双手大张,像大鹏展翅一样,看着下人放下果盘红酒。

    当看见红酒要被放到茶几上时,他抬了抬手指,“拿过来。”

    下人把红酒递给来,赵起伟接过,摇晃酒杯,喝了一口。

    下人躬身离开,客厅里也就只剩下赵起伟。

    赵起伟一手拿着红酒杯,一手指尖敲打着沙发扶手。

    “呵呵,起伟回来了?”

    楼上,赵宏铭的声音传来。

    赵起伟看过去,嘴角的笑越发肆意,“外公叫我回来,我肯定得回来。”

    “哈哈哈,好孩子,就你最听外公的话!”

    赵宏铭走过来,看茶几上的水果,皱眉,“厨房还没做好?”

    “没呢。”

    赵宏铭对身后的人说:“去看看怎么回事,让少爷一直喝酒,晚餐都没有。”

    “是。”

    下人赶忙去厨房,赵宏铭不悦的说:“一个个越来越不像话了。”

    说完,赵宏铭对赵起伟说:“放心,外公明天就把他们给辞了。”

    赵宏铭一脸的严肃。

    赵起伟笑着,特别愉悦的样子,“只有外公最疼我。”

    赵宏铭当即拍腿,“外公就你一个孙子,不疼你疼谁?”

    赵起伟笑,摇晃酒杯,不说话。

    赵宏铭看赵起伟这模样,神色软下来,说:“起伟啊,外公知道你忙,本来今天外公也不想叫你来,但确实有点事,外公想问问你。”

    赵起伟挑眉,“事?”

    “什么事?”

    似乎并不知道赵宏铭叫他回来是有事跟他说。

    赵宏铭叹气,一脸的无可奈何,“也不是什么事儿,就是今天你湛爷爷过了来,特意说了下那个叫什么林帘的事儿。”

    “你外公吧特别不想理他,但大家这么多年交情,不理也说不过去,也就听了听。”

    “外公听你湛爷爷说,那林帘好像现在被他们湛家护着,这个事你知道吗?”

    赵宏铭说话特别温和,一点重的语气都没有。

    即便是问,也是非常和蔼的。

    赵起伟笑了声,似很惊讶,可他眼里一点惊讶都没有。

    他放下腿,坐起来,直视赵宏铭,脸上的笑一点没褪,“外公,他还说了什么?”

    赵宏铭皱眉,“那老家伙,说什么林帘是他们湛家护着的人,让你不要去找那林帘的麻烦。”

    “这林帘姓林,不姓湛,跟湛家没有任何关系,护着做什么?”

    “我看那老家伙就是糊涂了!”

    赵宏铭说着就不悦起来。

    赵起伟呵呵的笑,他身体再次靠在沙发背上。

    赵宏铭听见赵起伟笑,看赵起伟,“起伟,你跟外公仔细说说,这林帘和湛家是什么关系?”

    “如果真的有关系,不过一个女人,不用把精力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如果没有关系,你随便玩,外公绝对不会阻拦你。”

    赵起伟笑了声,拿起酒杯喝了口酒,他嘴角的笑,特别邪肆。

    “她是湛廉时的女人。”

    赵宏铭神色微肃了,“你确定?”

    赵起伟舌尖在嘴里卷过,眼里露出似真非真的笑,这笑看着,邪佞极了,“他湛廉时,这辈子也就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赵宏铭瞳孔缩了下,脸上逐渐放出笑,“你心里有数,外公也就放心了。”

    夜色深寂,林越和林帘躺在床上。

    卧室里的灯熄了,窗帘拉拢,这里面没有一点光。

    林越翻了个身,睡不着,她又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

    最后她睁开眼睛,看睡在她旁边始终没有动静的人。

    今天累了一天,她是很疲惫的,可现在她真的一点困意都没有。

    她看着黑暗中的人,听着林帘的呼吸,担心浮上心头。

    林姐这一天表现的很正常,可这正常在现在的情况下来说,一点都不正常。

    她们忙碌时,她没有时间想,也不会去想。

    但现在,她控制不住的去想。

    林姐真的放下了吗?放下了湛廉时,还有那个像天使一样的小丫头?

    她不相信,也觉得林姐不会放下。

    因为,太幸福。

    那样的幸福,现在都还在她眼前,历历在目。

    更何况是当事人?

    林姐,你现在真的快乐吗?

    林越逐渐睡了过去,黑暗的卧室,越发安静。

    那一直没动静的人,翻身,背对着林越,她睁开眼睛,看着那裹住外面夜色的窗帘,她眼里是一片深浓夜色。

    第二天,林越翻了个身,继续睡。

    但她睡着睡着,睁开眼睛。

    她脑子是迷糊的,眼里也是迷蒙,她看着天花板,眼睛眨了下,又眨了下,然后揉眼睛,终于清醒了点。

    只是,她这揉眼睛抬手的动作,让她整个人皱眉,嘴里发出嘶的一声。

    怎么这么酸……

    林越抬胳膊,又动了动身体,顿时全身酸疼,让她一点都不想动了。

    怎么这么难受?

    突然,林越睁开眼睛。

    下一刻,她飞快转头,昨晚和她睡一起的人,不见了!

    林越一下慌了,她赶忙下床,鞋子都没穿便跑了出去。

    “林姐!”

    “……”

    “林姐!”

    “……”

    “林……”

    林越声音一瞬止住,她看着端着炖盅从厨房里出来的人。

    一身素白连衣裙,长发随意扎在脑后,她慢慢从厨房里出来,很是小心。

    是林帘,没有错。

    林越止住的心跳回缓,她赶忙跑过去,“林姐,我来!”

    “不用,你去洗漱,吃早餐。”

    林帘微微侧身,不让她动,然后把炖盅放餐桌上。

    林越看着林帘,没有动。

    林帘放好炖盅,去厨房把其它小菜端出来,但她看见站在那没动的林越,笑道,“怎么了?不想吃早餐?”

    林越摇头,眼睛红红。

    林帘笑,走过去,“快去,吃了早餐还有事。”

    “有事?”

    林越眼睛睁大了。

    “嗯,去洗漱吃早餐。”

    林帘去了厨房,林越看着林帘的身影,疑惑。

    有事?是什么事?

    林帘把早餐摆好,林越也洗漱好坐下。

    林帘给她盛粥,林越说:“我自己来!”

    刚说完,门被敲响了。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