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锦衣玉令〕〔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重回1990〕〔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城苏婉〕〔龙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85章 该怎么对你
    员工站在公司大门两边,三三两两的,看着随性恣意的靠着车身的赵起伟。

    她们兴奋着,激动着,八卦不停。

    赵起伟在娱乐圈的形象是多金帅气大方,尤其是在女人这一块。

    只要跟了他,该有的都会有,他绝不会亏待你。

    就冲这点,很多女人都愿意跟他。

    就像林娇娇,她知道赵起伟不好惹,但她知道赵起伟有钱,有身份,有地位。

    只要跟了赵起伟,她就可以通过赵起伟,得到更好的。

    她非常愿意。

    但是,所有人都只看到了赵起伟的表面,没有看到他的内里。

    赵起伟的内里就像那死人堆里开出的花的根,腐朽,充满恶臭。

    只要一挖出来,便让你恶心至极。

    林帘看着那靠着车门的人,眼里平静的很。

    赵起伟看着林帘,他斜勾的嘴角上扬,拿下烟,扔到地上,拿着红玫瑰朝林帘走来。

    员工们见赵起伟动了,一个个的眼珠子跟着赵起伟动,然后落到林帘身上。

    这一下,员工们呆了。

    林越看着走进来的人,那一身的邪气,她心里紧绷,挡在林帘面前。

    赵起伟,这个恶人,他又想做什么!

    林帘出声,“林越,你让开。”

    林越转头,“林姐……”

    她眉头皱紧,很担心。

    林帘看着赵起伟,她眼睛没有动,里面的平静也没有被打乱,“不用担心。”

    看着这样的林帘,林越不放心,却还是听话的退到林帘身旁。

    但她依旧警惕的看着赵起伟。

    赵起伟来到林帘面前,他摘下墨镜,露出那双阴邪的桃花眼。

    “白玫瑰收了,红玫瑰也会收吧?”

    林越听见这话,一下睁大眼,“白玫瑰是……”

    她声音止住,看林帘,简直不敢相信。

    林帘半点惊讶都没有,她看着赵起伟,即便对上这双邪肆的双眼,她也没有胆怯,害怕。

    赵起伟微微皱眉,似疑惑的样子,“怎么不说话?”

    “是想否认收了我的花?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

    赵起伟说着,看四周投过来的目光。

    现在,他们成了这里的焦点,没有一个人说话。

    赵起伟脸上浮起笑,似愉悦了,“不用怕,做我赵起伟的女人,那是多少女人修都修不来的福气。”

    “你该庆幸。”

    赵起伟抬手,落到林帘脸上。

    突然,一只手捏住他的手腕,林帘身旁也多了一个人。

    “哦?韩总?”

    赵起伟惊讶的看着出现在林帘旁边的人,似一点都没有想到。

    “韩总不是在忙吗?怎么出来了?”

    韩在行看着赵起伟,那捏着赵起伟的手,收紧,“赵起伟,这是在恋。”

    “我知道啊!”

    “这是在恋,咱们天才小提琴家韩在行韩总的公司。”

    “哦,对了,这个公司还是当初为了纪念亡妻……林帘开的。”

    “对吧?”

    赵起伟看林帘,他在笑,这笑无比邪恶。

    韩在行眯眼,他眼里的冰冷在蔓延。

    “出去!”

    “啧。”

    “韩总这话就伤人了。”

    “我在这追女人,和韩总没有任何关系,韩总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赵起伟看着韩在行,一脸的语重心长。

    韩在行手握紧,那捏着赵起伟的手似恨不得把他的手捏断。

    终于,赵起伟看向了他被韩在行握着的手,“韩总,这大庭广众的,你要动手?”

    “这怕不好吧?”

    “咱们韩总可向来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那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鲁莽的事的。”

    “对吧,韩总?”

    “是吗?”

    韩在行出声,他一把松开赵起伟的手,在他松开的那一刻,他用力,这力道让赵起伟后退两步。

    员工们惊呼。

    凯莉走出来,厉声,“都在这干什么?都没事了吗!”

    员工们听见这一声,不敢再看下去了,赶忙离开。

    “等等!”

    赵起伟出声,员工们停下,看着他。

    赵起伟看着这些员工,笑着说:“急什么?热闹都还没看完呢,哪里能走?”

    凯莉脸色沉了,“赵总,这里是在恋,不是你的星空娱乐公司!”

    赵起伟嘴角上挑,“那又怎么样?”

    “你!”

    赵起伟转过视线,看着韩在行,始终不曾说话的林帘,然后视线落在众员工脸上,“你们不要误会,我赵起伟追女人,一向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

    “我绝不会拆散任何一对鸳鸯。”

    “这种违背道德的事,我赵起伟做不来。”

    道德?

    赵起伟说道德?他简直是在侮辱这个词!

    林越看着赵起伟,只觉愤怒难当。

    赵起伟没看身后的人,他继续说:“今天,我来到在恋,是为了追求你们的首席设计师林帘林大设计师。”

    一下,员工们惊了。

    尽管刚刚的景象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但赵起伟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人难以相信。

    赵起伟满意的看着员工们的反应,说:“当然,大家肯定有疑问,你们的林大设计师和你们韩总是夫妻关系,这样的关系,我赵起伟插进来,那不就是人人唾骂的小三?”

    “这肯定是不对的。”

    “所以,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消息。”

    “咱们韩总……”

    赵起伟停顿,他转过视线,看着韩在行。

    此时韩在行看着他的眼神,足以把他拉进深黑的冰底。

    赵起伟一笑,放肆极了,“咱们韩总已经和你们的林帘,林大设计师离婚。”

    “你们的林帘,林大设计师现在是单身了!”

    员工们这下彻底惊了。

    “韩总和林帘离婚?怎么会?”

    “天呐!竟然一点消息都没透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韩总怎么会和林帘离婚?他们不是很相爱吗?”

    “……”

    员工们炸了,唯独林帘这,安静的很。

    赵起伟看着韩在行,他脸上的笑有多愉悦,就有多挑衅。

    “一婚,丈夫是盛世集团的总裁湛廉时,二婚,丈夫是天才小提琴家韩在行,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一般人。”

    “我倒是挺想尝尝能让这样的两个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赵起伟视线落在林帘脸上,他眼里的笑变得暧昧。

    “赵——起——伟!”

    这一刻,韩在行无法再压抑了。

    他上前,一把揪住赵起伟的衣领,拳头便要落在赵起伟脸上。

    他不允许赵起伟这么侮辱她。

    一只柔软的手落在韩在行的拳头上,压住了韩在行的怒。

    韩在行转头,看着那一直安静的人。

    她对他摇头,脸上是淡笑。

    这样的时候,林帘还能笑。

    韩在行的心突然就刺疼起来。

    “哎,我还以为这一拳真能打下来。”

    “要是打下来,那就好了。”

    赵起伟特别遗憾的摇头,好像真的很失望韩在行没有打他。

    林帘把韩在行的手拿下,看着赵起伟,“赵总,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人,你该怎么对她?”

    林帘很平静,甚至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很平和。

    她不怕,也不畏惧,更不胆怯,就好似,她是这里的局外人,她是一个旁观者。

    赵起伟眼睛眯了下,玩味的看着林帘,“该怎么对她……”

    “你说,我该怎么对你?”

    “或者说,怎么你才能跟我睡?”

    这句话,很直白了。

    韩在行拳头握紧,咯咯作响。

    这一刻,他想赵起伟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尊重她。”

    “喜欢她喜欢的,不喜欢她不喜欢的,你会因她而改变,会因她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

    林帘嘴角含笑,眼神温和,她在看着赵起伟,但她的眼睛却好似透过赵起伟看着一片光。

    那片光温暖,充满爱。

    “如果有一天,你因为她而改变了,你会觉得很幸福。”

    “因为,你爱她。”

    赵起伟脸上的笑没有了。

    凯莉,林越的愤怒,也没有了。

    她们看着林帘,觉得这一刻,林帘身上好似有一层光,把她笼罩。

    她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让人心安。

    林帘睫毛微扇,嘴角微弯,说:“谢谢你的追求,祝你幸福。”

    林帘离开公司。

    员工们看着她,呆呆的。

    这个时候,她们忘记了思考,忘记了八卦,她们只记得看着这个人,不想离开。

    林越最先反应,她跑上去,跟上林帘。

    张小圆见林越跑出去,她也跟着跑出去。

    员工们见林帘走了,她们也没再看下去,纷纷离开。

    很快,这里就剩下韩在行,凯莉,和赵起伟。

    大厅安静下来。

    韩在行看着林帘,看着她消失在视线里,他迈步,大步走出公司。

    他没有看赵起伟,一眼都没有。

    凯莉见韩在行走了,她看赵起伟,也跟着离开。

    这个时候,赵起伟似乎不重要了。

    赵起伟站在那,人群散去,安静扑来,他嘴里吐出两个字,“幸福……”

    赵起伟转身,看着外面消失的人,嘴角邪邪的勾起来。

    付乘从会议室里出来,他手机响。

    付乘拿出手机,“喂。”

    “付助,刚刚……”

    付乘听着手机里的声音,他脚步停在了走廊上。

    当手机里的声音安静,付乘拿下手机。

    此时,付乘脸上是难得的凝重。

    林帘和林越回了小区公寓,一路上,林越有很多话想说,但都在看见林帘那恬静的脸时说不出来。

    两人回到家,林帘去厨房,林越关门跟上。

    可这个时候,一只手落在门上。

    林越一愣,看站在门外的人,她惊声,“韩总?”

    韩在行看着走进厨房的人,“我跟她说几句话。”

    “哦,好!”

    林越出去了,把这里留给韩在行和林帘。

    韩在行来到厨房,林帘还不知道他来了,她听见身后的声音,说:“林越,你晚上想吃什么,我……”

    一只手落在她腰上,抱住她。

    林帘身体僵住。

    韩在行抱紧怀里的人,脸靠在她耳鬓,“林帘,对不起。”

    林帘僵在空中的手动了下,落在韩在行手上,把他的手拉开。

    韩在行想握住这双柔软的手,可是……

    林帘转身,把韩在行的手放下,她看着他,柔声,“在行,你没有对不起我。”

    “不。”

    “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林帘,是我的错。”

    这一刻,韩在行的心在被凌迟。

    她和他在一起后,她不断的受到伤害,他却无法保护她。

    是他,一切都是他。

    林帘摇头,“在行,如果一定要说对不起,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

    “一开始,我就不该和你在一起。”

    “是我害了你。”

    韩在行一瞬握住林帘的手,他眼里的情绪被放大到极致。

    “不,林帘,你没有害我。”

    “你跟我在一起,是我觉得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如果可以,我不想离婚。”

    “林帘,你明白吗?”

    从一开始,他就不可能舍弃她,更不可能忘记她。

    即便他知道她心里没有他,他也不在乎。

    林帘看着这张清隽的脸,她眼里的温柔似水一样弥漫,“以前我觉得我运气很不好,为什么我总是会遇见别人想不到的事。”

    “为什么我会经历那些让我回忆起来都觉得疼的事。”

    “可现在,我觉得我很幸运。”

    “因为这一路上有很多帮助过我的人,他们真心的,不求回报的,在黑暗里给了我光,让我不断往前,不再害怕。”

    “在行,我觉得我这一生,很幸福。”

    “我也觉得,能遇见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

    韩在行眼里有一滴泪流下来。

    “不要去做傻事,不要因为我而毁了自己。”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最温柔的存在。”

    “你要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夜少强势锁婚〕〔逆天邪神〕〔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万界圆梦师〕〔傅慎言沈姝〕〔权倾天下医妃要休〕〔人族镇守使〕〔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都市风云乔梁〕〔剑临诸天叶玄全本〕〔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