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诗涵战寒爵〕〔修仙兵王在都市〕〔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01章 林帘,对不起
    “林帘……”

    很久没有听见的声音落进林帘耳里,林帘站在那,脸zyxta.上的神色,不似刚刚了。

    林越原本是要转身去看的,她想知道,是什么让凯莉的脸色变了。

    但听见这一声,林越一下看向了身旁的人。

    林姐,身后有人在叫林姐。

    林帘没有转身,她看着前方,眼里这一刻很静,静的似什么东西都没有。

    凯莉快步过来,看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

    韩琳,湛廉时的母亲,她不会不知道。

    韩琳站在林帘身后,她看着这个记忆中虽然变了,却依然清晰的人。

    这一刻,她的心情很复杂。

     .jsshcxx.; 林帘转身,面向韩琳,“伯母。”

    &nbs.whhryl.p;她脸上没有笑,也没有怒,更没有恨。

    她看着韩琳的眼神,很平静,平静的似个陌生人。

    林越看着林帘,她抓紧林帘的手,心里很紧张。

    她没有见过韩琳,自然也就不知道站在林帘面前的人是谁。

    但是,林帘现在的神色,她知道,这个人很不简单。

    凯莉来到林帘身旁,看着韩琳,“韩总。”

    韩琳看着她,凯莉说:“我是在行的助理,凯莉。”

    韩琳明白了。

    她视线落在林帘脸上,“有时间吗?伯母想跟你聊聊。”

    这是韩琳自见到林帘到现在,最为心平气和的一次。

    但是,即便是这样,凯莉还是紧绷了。

    韩琳的性格,她不会不知道。

    她很不放心林帘和韩琳在一起。

    林越虽不知道韩琳是谁,但现在的气氛,让她非常不安。

    她看林帘,不知道林帘现在是什么想法。

    林帘看着韩琳,随着韩琳最后的一句话,她似乎更安静了。

    “好。”

    凯莉和林越坐上了车,但两人没有离开。

    凯莉看着窗外的大楼,神色很严肃,她没有一点放松。

    林越也看着外面,从林帘答应韩琳后,气氛便不一样了。

    现在,更是。

    林越看凯莉,“莉姐,刚刚那个人……你和林姐都认识?”

    林越知道自己不该问,但她总是觉得不安,她想知道。

    凯莉看着外面的大楼,那上面的楼层,眉头紧皱着,听见林越的话,她神色顿了下,说:“常实集团的千金,现任常实集团的控股人,董事长,同时……也是湛廉时的母亲。”

    林越脸色变了,“湛总的母亲?”

    她简直惊呆了。

    因为刚刚的那个人,看着和湛廉时一点都不像。

    她完全没想到。

    “对,韩琳为人很霸道,雷厉风行,林帘当初……”

    凯莉声音止住,林越的心也是一提。

    当初什么?

    林越看着凯莉,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凯莉眼里浮起许多神色,说:“林帘当初嫁给湛廉时,韩琳是反对的,但湛廉时想做的事,韩琳反对也没有用。”

    林越一瞬想到什么,说:“所以她为难了林姐?”

    凯莉笑了下,这笑有些嘲弄,“林帘当初的身份,确实配不上湛廉时,韩琳反对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林帘怀孕后……”

    凯莉脸上的笑不见,她神色也变得沉重,“她带走了林帘,想让林帘把孩子生下来。”

    林越眼睛睁大,心突突的跳,她只觉,当年林帘流产的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

    “湛廉时不要那个孩子,韩琳要,林帘夹在中间,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林越手握紧,说:“所以……林姐逃走了,她想要那个孩子,可她被赵起伟抓走了。”

    凯莉一顿,看着林越,她有些惊讶林越会知道这么多。

    但很快,凯莉想到林越和林帘的关系,她释然了。

    “对。”

    “赵起伟带走了林帘,有了那一晚的事。”

    突然间说起这些,不知道怎么的,凯莉心里变得复杂。

    有些事,从一开始其实很简单,但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那一步,大的不可收拾。

    这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人,还是心?

    楼上,一家优雅的咖啡厅里,韩琳和林帘相对而坐。

    这似乎是这几年来,第一次两人这么平静的坐在一个地方,一起喝咖啡。

    韩琳看着林帘,她没有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毫不避讳。

    林帘没有看她,她眼帘垂着,拿着咖啡杯喝咖啡。

    悠扬的音乐在咖啡厅里环绕,一切似乎都变得宁静了。

    “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林帘的手停顿,她垂着的眼帘也保持在那一个平行线,不再动。

    韩琳继续说:“这两年我想了很多,你和廉时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这个做母亲的,有着很大的关系。”

    “尤其那一年,我擅自把你带走,强迫你按照我的要求来。”

    林帘放下咖啡杯,杯子里的咖啡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直至落在桌面,归于平静。

    韩琳说:“事情到今天,我说再多也于事无补,但我需要给你道歉。”

    林帘抬头,看着对面的人,“您不是有意的。”

    这一刻,林帘眼睛很透彻,就像一面镜子,清晰的照出韩琳的眼睛。

    韩琳看着这双眼睛,她的心突然动了下,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变化。

    “我不是有意的,但我是自私的,我的自私伤害了你,伤害了我的儿子,伤害了我的家人。”

    “我做了一件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

    林帘没再说话了。

    很多事,当它已经发生,不可更改,不可逆转时,你说再多都没有意义。

    “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我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事事强迫廉时,让他按照我的意愿来。”

    “我会重新学做一个母亲。”

    “林帘,对不起。”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