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08章 好在想通了
    车前大灯把这里照亮,也照亮前面的人。

    湛可可转头,看着那光亮的地方。

    光太亮,看不到前面是什么。

    托尼牵着小丫头的手,他清楚的看见停在雕花铁门外的车。

    随着车子停在那,大门打开,车子驶进来。

    湛起北看着那车子,转头,继续往前走。

    湛廉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他转眸,视线落在小丫头脸上。

    小丫头似乎很好奇这进来的车子是谁,大眼随着车子驶进来跟着动。

    托尼本来是要牵着小丫头进去的,看小丫头这模样,他停下来,也不走了。

    “托尼叔叔,你说,会不会是妈咪。”

    小丫头看着驶过来的车子,小声说。

    托尼脸上的笑不见了。

    他低头看小丫头,那大眼里的好奇变为殷切,渴望,期盼。

    这一刻,托尼不知道该对这个孩子说什么好。

    一只大手握住湛可可的小手,湛可可抬头,眨眼,“爸爸。”

    湛廉时看着她,“不是妈咪。”

    眼眸深邃,里面是不变的沉寂。

    这双眸子清楚的告诉她,她期待的惊喜没有。

    小丫头眼里浮起失落,但很快的,她点头:“嗯!可可就是有一点点想妈咪了。”

    说完,小丫头看着停在她面前的车子,大眼里不再有期盼,有的只是好奇。

    车门打开,湛文舒下车,她看着湛可可,喜爱之色顿时溢于言表。

    “哎哟,小可可,你在这里是等着姑奶奶的吗?”

    湛可可立刻脆生生的叫,“姑奶奶~”湛文舒当即上前抱住小丫头,“喔唷,瞧这嘴甜的,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呢,姑奶奶吃了吗?”

    “那姑奶奶也没有吃,难道我们要一起吃?”

    湛文舒看着灵动的小丫头,满脸的喜爱。

    “当然呀,张奶奶在做晚餐,现在应该做好了呢。”

    “哈哈哈,那我来的真是巧了!”

    巧?

    哪里巧?

    根本就是赶着饭点来的好吧。

    湛可可很快注意到一个人,这个人站在湛文舒身后,一下车就看着她,那神色,和一开始湛起北,湛文舒,韩琳看见她时一模一样。

    小丫头歪头,大眼里满是好奇。

    湛文舒见湛可可看着她身后的人,她转身,说:“可可,猜猜这是谁?”

    这次是让湛可可猜了,湛可可看着湛文申,湛文申也在看着她。

    两人一个好奇,一个心中五味杂陈,这里倒是一下子安静下来。

    托尼看着小丫头,再看湛文申,他很清楚这个人是谁。

    因为湛廉时长的像他,虽然眉眼不同,但脸的轮廓是极相似的。

    很快,小丫头啊的一声,说:“是爷爷吗?”

    她声音很清澈,就像她的眼睛一样,配上她小小孩子的软糯,甜的让人的心都化了。

    湛文申的心一瞬柔软,他上前,无比温和的看着小丫头,“你是……可可?”

    “嗯!我是湛可可,你是爷爷吗?”

    说着,小丫头看湛廉时。

    湛廉时就站在她身旁,一直看着她。

    随着小丫头看过来,湛文申也看向了湛廉时。

    以前不曾仔细看的人,如今一看,已经长大,长大到他陌生。

    不,从来他们就是陌生的。

    这一刻,湛文申的心情无比沉重。

    “嗯。”

    湛廉时喉咙里溢出这一声,湛可可立刻开心的叫,“爷爷。”

    湛文申看小丫头,眼神和软,“诶。”

    湛文舒笑着说:“走吧走吧,别在这外面站着了,我都饿死了。”

    大家往别墅里去,第一次,这里这么的热闹,这么的有人气。

    张妈在厨房里忙活,湛文舒一到别墅便去帮忙,同时,叫着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韩琳。

    今天的韩琳和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湛文舒知道什么原因,所以在韩琳从洗手间里出来便把她拉进了厨房。

    “嫂子,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们要珍惜的是现在。”

    “你看看,廉时把可可带了回来,说明他对你们是有感情的。”

    湛文舒知道,湛廉时完全可以不把湛可可带回来,但是他带回来,说明很多事都是有余地的。

    韩琳听见她的话,刚止住眼泪没多久的眼眶再次红了。

    “你以前总说我,我没觉得有什么,可今晚,看见可可那孩子……我才发现,自己以前对廉时有多么残忍。”

    韩琳第一次对湛文舒说这样的心里话,湛文舒叹气,“嫂子,你的性格我们都知道,我们也一直期盼着你能想通。”

    “可一个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廉时又是你的亲生儿子。”

    “你想不通,我们也没有办法。”

    “好在现在你想通了,廉时的性子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一切都在变好,我们就不要说以前了,好好珍惜现在。”

    “人这一辈子,总是要走一些弯路的。”

    韩琳点头,眼泪随着湛文舒的话盈满眼眶。

    有些事,你想不通的时候你怎么都想不通,可一旦你想通了,你就会明白许多东西,知道自己曾经的一些想法,做法有多么愚蠢,多么可怕。

    好在,韩琳是想通了,没有一条弯路走到底。

    否则,那才是真的可怕。

    湛可可和湛起北,湛文申玩,客厅里传来孩子的笑声,老人的笑声。

    这样的笑声让别墅里的灯光都温暖了。

    托尼和湛廉时站在外面,两人看着别墅里的孩子,老人,灯光,听着里面的笑声,说话声,托尼脸上浮起笑。

    “有时候,很多让人头疼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

    “就看你是否能找到正确的方法。”

    托尼看向湛廉时,“廉时,挺好的。”

    湛廉时看着别墅里温暖的一幕,他眼眸染上了这片温暖,点亮了里面的夜色。

    —青州。

    林帘在青州的一家酒店安顿下来,第二天一早便去了青州的一家织布公司。

    “林小姐,这几种,你看是哪一个?”

    车间主任带着林帘来到工厂仓库,直接给她看之前弄不清是哪一种的布料。

    林帘接过布,仔细看,仔细摸,最后摇头,“都在这了吗?”

    车间主任说:“都在这了,因为跟你要的有出入,我们也不敢确定,所以就把这几种布都拿了出来。”

    “这里面没有林小姐想要的?”

    林帘摇头,“类似,但不是我要的。”

    车间主任犯难了,“那林小姐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你具体说,看我们能不能做出来。”

    林帘看旁边的布料,说:“我可以看看你们仓库的布料吗?”

    “当然可以。”

    “那我看看,你要不去忙?”

    “可以,林小姐看好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打电话。”

    “好。”

    车间主任去忙了,林帘在仓库看起来。

    她想要的面料是一种丝滑的,但面料无比柔软,看着冰凉,触手温暖的面料。

    这个面料不好找,只有青州有。

    而这家公司,之前她有合作过,所以她知道这家公司有这个面料。

    但这次,她想要的和以往有些不同。

    应该说,面料可以一样,但色彩,制作工艺不一样。

    林帘在仓库里待了两个小时,确定没有自己想到的,她给车间主任打了电话。

    “林小姐。”

    “陈主任,我看完了,没有我要的,你们可以按照我的要求做吗?”

    “当然可以,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好。”

    两人见面,谈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帘离开工厂,回酒店。

    此时正是中午,林帘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熟悉的名字,林帘嘴角弯了起来。

    她接电话,但就在她指尖要落在屏幕上时,身后一道不小的力道撞到她身上,她往前踉跄,手里的手机也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