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10章 意想不到的人
    湛可可因为这一哭情绪很低落,湛廉时把工作交代下去,便带着她出去了。

    湛起北一起。

    老爷子现在特别懊悔自己说了那样的话,可话说出去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他只能看怎么哄好小丫头。

    可是,看着小丫头闷闷不乐的样子,老爷子怕自己再说错话让小丫头再哭,也就不敢说了。

    就这样,一路沉默着,车子停在了马场。

    湛可可不知道湛廉时要带她去哪,她也没问,但当车子停下,小丫头看向了外面。

    偌大的青青草地,蜿蜒的白色栅栏,不时有马儿在草地上跑,有人骑在马上,有人牵着马儿。

    对于湛可可来说,入目的一切都很陌生。

    这是……什么呀?

    湛廉时下车,给她解开安全带,把她抱下来。

    “爸爸,这里是哪里呀?”

    这可是湛廉时带着小丫头出来,小丫头说的第一句话。

    湛起北见小丫头说话,声音也清脆了,那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马场。”

    马场?

    马场是什么?

    不等小丫头问,远远的,有负责人过来。

    “湛总。”

    “装备准备好了?”

    湛廉时看着负责人,阳光下,他眼眸微眯。

    负责人说:“都准备好了,您这边请。”

    “嗯。”

    湛廉时带着湛可可过去,湛起北杵着手杖跟着。

    小丫头情绪逐渐高涨,当穿上装备,小丫头脸上露出了笑。

    “骑大马,哈哈哈哈。”

    她很兴奋,很开心,那笑脸再次落在湛起北视线里。

    湛起北看着这样的笑,觉得什么都好了。

    湛廉时上马,负责人把湛可可抱上去,坐在湛廉时怀里。

    小丫头惊叹,“哇,好高呀!”

    她抓着马鞍,看着地面,眼睛睁的大大的。

    湛廉时拿着缰绳,手臂落在小丫头身侧,把她的身子安稳圈在他怀里。

    “抓稳。”

    小丫头重重点头,声音响亮,“嗯!可可抓稳啦!”

    湛廉时双腿轻夹马腹,拉着缰绳的手微动,马儿向前。

    小丫头满脸惊奇,“动了动了,马儿往前面走了!”

    “爸爸,好神奇呀!”

    这是小丫头第一次骑马,她感到特别新奇,整个人无比兴奋。

    湛起北站在围栏外,看着围栏里,阳光下,那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他脸上有了笑,满是慈爱。

    廉时小时候,也就可可这么大的时候,他带他去骑过马。

    那个时候他身子骨还硬朗,骑马不在话下。

    他问廉时想不想骑马,他说想,他便带他去了。

    廉时很高兴,虽说不像可可这样情绪外露,但那眼里的光,湛起北到现在都还记得。

    可是,后面……湛起北脸上的笑垂落了,那脸上因为笑变深的皱纹变得平整。

    那样的光,后面再没有。

    再也没有。

    湛廉时骑着马带着湛可可在草地上走,转,不跑,就仅是这样,小丫头便高兴不已。

    那不开心的事,就这样忘记了,风吹云散。

    湛起北远远看着,手机响了。

    他眨了眨眼,眨掉眼里的湿润,掏出手机。

    湛文舒的电话。

    湛起北不想接,但想了想,还是接了。

    “爸,你现在和可可在哪呢?”

    “怎么?”

    老爷子语气不大好,湛文舒听出来了,她呵呵的笑,“我不就是想可可了吗?

    想问问你和可可在哪,我好去找你们玩。”

    “哼,找我们玩,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

    “可不?

    在咱爸心里,咱们都是小孩子。”

    这话说的湛起北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老爷子看远处的人,老眼眯了眯,说:“马场。”

    “马……马场?!”

    这可把湛文舒给惊着了,惊的她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爸!你不会带着可可去骑马了吧?”

    “你这身子骨哪里行啊?

    你们现在上马了吗?

    你可千万不要上马啊!”

    “你要带可可骑马,你叫我们啊,叫二哥也可以啊,你这自己上去,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可怎么跟大哥交代?”

    湛文舒气都不喘一下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说的湛起北皱眉,“谁说我上马了吗?”

    “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

    湛文舒听这话,终于松了口气,但很快的,她想到什么,说:“那可可……”不等湛文舒说完,老爷子便打断她,“廉时。”

    说完,老爷子啪的挂了电话,不想再听她唠叨了。

    湛文舒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脑子里回旋着湛起北的最后一句话。

    廉时。

    廉时带着可可去马场?

    这……他不是忙吗?

    湛乐听见了刚刚湛文舒和湛起北说的话,但她听的不全,只听到湛文舒的话没听见老爷子的话。

    所以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反倒是湛文舒这模样,让她有些担心,“怎么了文舒?”

    湛文舒收了手机,对湛乐说:“廉时和爸带着可可去马场了,我过去看看。”

    虽说大人带孩子去马场没什么稀奇的,但她总觉得不大对。

    毕竟可可这么小,又是个女孩子,去马场好像不大妥当。

    湛乐说:“我跟你一起。”

    她想见那个孩子,非常想。

    湛文舒看湛乐不比以前的气色,说:“你这身体吃得消吗?”

    湛乐笑道,“我去又不是骑马,我只是去看看那孩子,没事的。”

    湛乐眼里是执着,迫切,湛文舒想了想,说:“好吧,我们一起去。”

    早见晚见都是见,不如早点见。

    也许,见了那孩子,湛乐会知道该怎么和在行说,让在行看开。

    马场,马儿从慢走,到快走,湛可可咯咯的笑声在这一片的草地上漫开,这里的风似乎都变得欢快起来。

    远处,穿着装备从屋里出来的人听见这笑声,看过去。

    远远的,一匹骏马上坐着一个人,烟色的高大身影,宽阔的脊背,一眼看去,似那蛰伏的夜鹰。

    侯淑愉看这背影,身型,怎么看怎么有点熟悉。

    这人她是不是认识?

    身后,好友穿上装备出来,见她看着远处,不知道在看什么,拍她的肩,“淑愉,看什么呢?”

    侯淑愉皱眉,“我瞧那马儿上的人,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是谁。”

    好友随着她视线看去,说:“哟,这体型不错,绝对的帅小伙一个。”

    “你亲戚家的孩子?”

    侯淑愉在京都的亲朋好友不少,到她这个年纪,能看见的眼熟的,不是亲朋家的小辈是什么。

    听见好友的话,侯淑愉脑子里划过一个人,顿时说:“还真是!”

    “那去看看呗,这么帅的一年轻人,我可要好好瞧瞧。”

    好友当即说。

    侯淑愉可不是一个慢吞吞的性子,说着就做,“去瞧瞧!”

    两人骑马过去,索性湛廉时的马儿不快,很快,两匹马儿便过了来。

    他听见声音,转眸,阳光下,那俊美的脸似染了一层光,即便这光浸不透这脸上的冷漠,却也让人看清这张脸。

    侯淑愉的好友说:“还真是一帅小伙!俊得很呢!”

    侯淑愉哈哈的笑,“我老远就瞧着眼熟,这打马上前一看,还真是湛家那孩子。”

    “廉时,可还记得我?”

    侯淑愉很是愉悦,这愉悦让她身上的精气神更是好。

    湛廉时看着侯淑愉,一双夜眸波澜不惊,“愉奶奶。”

    “诶!”

    侯淑愉特别高兴能在这里看见湛廉时。

    这孩子,她可清楚的很,不那么容易见着。

    说起来,最近的一次见面,也就是湛老哥生日那一次了。

    这次相隔那次,也有不少时间了。

    想着,侯淑愉脑子里划过什么,说:“你……”话未完,湛廉时怀里钻出一个小脑袋,看着侯淑愉,眼睛睁大,“咦?

    奶奶?”

    侯淑愉顿时看向这被太阳晒的红扑扑的小脸,惊讶了,“小家伙,你也在呢?”

    她声音一下就柔和了,眼里的熟悉一点都不像才见第二次的人。

    湛可可,侯淑愉一直记得,包括林帘。

    尤其那次湛起北寿宴结束,她和侯淑德回去,问了侯淑德一些关于湛廉时的事,更是记得清楚。

    小丫头看着侯淑愉,眼睛亮晶晶的,她记性很好,虽然她只见过侯淑愉一面,但现在看见侯淑愉,她一下便想起侯淑愉是谁。

    “奶奶,你怎么在这里?”

    小丫头扬起了笑脸,又兴奋又激动,显然,在这里看见侯淑愉她特别开心。

    “你为什么在这里,奶奶就为什么在这里。”

    湛廉时看着似老熟人聊天的两人,眼眸微动,那烟眸里似有变化,但里面依旧烟夜一般,包揽下所有,沉静如斯。

    侯淑愉和湛可可聊起天来,这相差几十岁的两人,一点代沟都没有。

    这可把侯淑愉旁边的好友给弄的纳闷了。

    侯淑愉原本是和好友来马场骑马玩的,但看见了湛廉时和湛可可,骑马的兴趣就被抛弃了。

    好友被她这么给晾着了,按理说,心里该是不愉快的。

    但实在小丫头太可爱,看小丫头和侯淑愉聊天时那灵动的模样,骑马似乎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了。

    两人聊起来,湛可可也玩的差不多,索性几人下马,让人把马儿牵走,侯淑愉和湛可可愉快畅聊。

    湛廉时牵着小丫头的手,没有说什么,而那平常看着冷漠的脸,此时似乎也依旧。

    侯淑愉看湛廉时,从第一次见这孩子到现在,除了这张脸长开,变得帅气,成熟,稳重,内敛,其它什么都没有变。

    不过……侯淑脑中出现一直存在她脑子里的一幕,她看着小丫头,说:“今天就你和爸爸吗?”

    湛可可摇头,“不是,还有太爷爷。”

    “太爷爷年纪大了,不能骑马,在后面看着我们呢。”

    小丫头说着,指向远处那站在围栏旁的身影。

    侯淑愉惊讶,“湛老哥也来了?”

    这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

    “嗯!太爷爷和可可,爸爸一起来的。”

    小丫头声音脆嫩,侯淑愉看着远处的那道身影,似乎看出了什么,那道身影走过来。

    侯淑愉说:“湛老哥在,那可得好好聊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