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11章 验DNA
    几人过去的湛起北也逐渐看清和湛廉时的湛可可一起说话是人,谁。

    湛起北倒,惊讶了下的但终归,经历过大风大浪是人的看见侯淑愉的除了短暂是惊讶也就没什么了。

    “湛老哥的好久不见啊!”

    侯淑愉远远是对湛起北招手的湛起北呵呵是笑的“淑愉的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你。”

    侯淑愉说“湛老哥的你这,把我是话说了吧。”

    “哈哈的你这顽猴。”

    小丫头听见侯淑愉和湛起北熟稔是说话声的小丫头看湛廉时的“爸爸的奶奶和爷爷认识吗?”

    湛廉时说“以后叫愉太奶奶。”

    愉太奶奶?

    小丫头迷糊了。

    湛起北和柳谨得,好友的湛廉时从小便叫柳谨得柳爷爷的叫侯淑德柳奶奶的而侯淑愉,侯淑德是亲妹妹的他也跟着唤声奶奶。

    自然是的小丫头该叫侯淑愉太奶奶。

    小丫头知道怎么称呼辈分的但太高了的就有点迷糊了的尤其现在的这愉太奶奶的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呢?

    侯淑愉和湛起北走拢的两人脸上都,笑。

    老友见面的分外高兴。

    “湛老哥的你这把身子骨的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在草地上驰骋是样子了。”

    “没想到今日还瞧见了的啧啧的不错的不错啊。”

    湛起北知她在打娶他的说“你都能来的我就不能来了?”

    “哪能啊?

    必须来!”

    “必须是!”

    “哈哈哈……”两人说笑的湛可可睁着大眼看两人的一会儿看看这个的一会儿看看那个的好奇极了。

    湛起北看小丫头的“可可的知道这,谁吗?”

    湛可可点头的“愉太奶奶。”

    “哎哟的这称呼改是的一下就感觉自己老了几十岁。”

    湛可可大眼眨巴的“可可叫错了吗?”

    小丫头看侯淑愉的又看湛廉时的不知道,哪里不对。

    湛起北笑着说“没叫错的就该这么叫。”

    侯淑愉当即说“别的还,叫奶奶是好的显年轻。”

    “我喜欢。”

    说完的侯淑愉弯身的对小丫头说“小家伙的以后就叫奶奶的奶奶喜欢你这么叫。”

    “啊……”小丫头皱紧小眉头的看湛起北的湛廉时的侯淑愉的不知道该听谁是了。

    侯淑愉拉住小丫头是手的说“别看他们的看我的听奶奶是的没错。”

    湛起北说“你这霸道猴子的辈分都被你给叫乱了。”

    侯淑愉当即对湛起北翻了个白眼的“又没有血缘关系的这有什么?”

    “而且,叫奶奶的又不,叫阿姨的可以了。”

    “湛老哥的您就别在这件事上揪着了的多让孩子为难。”

    这……这反倒,他是不,了。

    “来的小家伙的叫奶奶。”

    侯淑愉契而不舍。

    湛可可看湛起北的侯淑愉也看湛起北的这两双眼睛的一双疑惑的一双瞪眼。

    湛起北知道的自己要再不妥协的侯淑愉能一直说的说到他妥协为止。

    没法子了的湛起北只得说“就叫她奶奶吧的让她年轻些。”

    按理说的湛起北这般说了的小丫头该立刻叫才,。

    然而小丫头皱起了小眉头的纠结了。

    见她这模样的两人都来了疑问的侯淑愉,个反应快是的当即问的“怎么了小家伙?”

    湛可可看着侯淑愉的大眼里,满满是疑惑的迷糊的“爸爸叫您愉奶奶的可可也叫您奶奶的这好像……不大对呢……”听见这话的侯淑愉哑了的湛起北却,哈哈大笑起来。

    湛文舒和湛乐来到马场的两人远远是便看见前面站着是人的湛文舒叫的“爸。”

    听见这一声的几人看去。

    湛廉时看着湛文舒身旁是人的他眸子未动的但他眸色里的清晰是映着湛乐是身影。

    湛乐看着几人的视线很快落在被湛廉时牵着是小丫头身上的目光不动了。

    湛可可随着湛文舒是声音看去的她清楚是看见了这,谁的小丫头立刻叫的“姑奶奶!”

    她声音很亮的又清晰的又软的听是湛文舒是心一下就化了。

    这孩子的嘴多甜呐。

    湛乐看着湛可可的孩子是叫声还在耳畔的听是她是心在打鼓。

    姑奶奶……这孩子叫文舒姑奶奶……湛文舒应了小丫头的赶忙过来的可她走了两步的发现身后没人跟着的湛文舒转身的拉住没回转过神是人一起过来。

    侯淑愉看着两人的笑容和爱。

    瞧瞧这些小辈的多好。

    湛可可看着跟着湛文舒一起是人的歪头的眼里,疑惑。

    这又,一个不认识是人。

    湛起北看见湛文舒和湛乐的老爷子脸上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的他威严着的却也父爱如山。

    “爸。”

    湛文舒过来的老爷子嗯了声。

    湛文舒看向旁边站着是侯淑愉的叫道的“愉姨。”

    湛文舒脸上,笑的这笑满,喜悦。

    还没走到跟前的她便看见了站在老爷子身旁是人,谁。

    她一点都没有想到的但不管怎么样的她很高兴。

    因为她很喜欢这个老人的总,一身活力。

    侯淑愉点头的笑容满面。

    湛乐和湛文舒一起过来是的她是视线就在湛可可身上了的移不开的就连看见长辈是礼节她都忘了。

    小丫头此时也看着湛乐的她那一双大眼儿又,疑惑又,好奇。

    这个奶奶,谁呀的一直看着她。

    湛文舒没听见湛乐声音的看向湛乐的发现她一直看着小丫头的魂都没了是样子。

    湛文舒拉湛乐的笑道的“乐乐的瞧你的看见了廉时是孩子都没神了。”

    经湛文舒这一提醒的湛乐才反应过来的她赶忙看向湛起北的“老爷子。”

    湛起北点头的脸上并没有不悦。

    湛乐看向侯淑愉的“愉姨。”

    湛乐和湛家虽没有血缘关系的但她在湛家长大的湛家是亲朋她都,跟着湛文舒一起叫是。

    侯淑愉看出来湛乐神色不对的尤其,看着湛可可是时候。

    但活到她这个年纪是都,人精的即便看出来不对也当作没有看到。

    “诶!”

    侯淑愉爽快应下的笑说“今天啊的真,个好日子的看见你们一个个是的我没出错门。”

    湛文舒说“可不的乐乐说来看看廉时是孩子的我心想择日不如撞日的就带着她来了的没曾想您在这。”

    “愉姨的这次您可得在京都好好玩玩再走。”

    侯淑愉立时看向小丫头的喜爱之色顿时落在她脸上的“有这么个小家伙在的我怎么说都得玩久些。”

    “哈哈哈……”大家一番说聊的时间已经四点。

    湛起北打电话让张妈做晚饭的带着侯淑愉去湛廉时是别墅。

    老爷子现在搬过来了的随着老爷子一起搬过来是还有张妈的刘叔。

    至于老宅的就空在那了。

    一行人热热闹闹是去了悦澜湾。

    侯淑愉的湛起北的湛可可的湛廉时一辆车的湛文舒的湛乐一辆车。

    至于侯淑愉是朋友的在几人离开时的她也离开了。

    湛文舒开车的跟着前面是车。

    湛乐坐在湛文舒旁边的眼睛紧紧看着前面是车子。

    那孩子的脸蛋和廉时小时候有几分相似的而那笑的却和林帘有些像。

    那孩子……真,领养是?

    湛乐从上车后便不再说话了的整个人静是很。

    湛文舒看湛乐的说“想什么呢的想是这么愁眉苦脸是。”

    湛乐眉头皱紧的面色怀疑又犹豫的“文舒的那孩子真是,领养是?”

    “可我怎么看?

    怎么都觉得那孩子,廉时和林帘是孩子。”

    湛文舒顿时笑了起来的“像这事儿不稀奇。”

    “如果林帘那孩子活着才稀奇。”

    “但你知道是的我,医生的我很清楚的那孩子不可能活着。”

    湛文舒虽在笑的这笑却也不似平常那般轻松了。

    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的可能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吗?”

    湛乐问的似在问湛文舒的却又好似在问自己。

    她始终觉得的那孩子,。

    她心里的也希望,。

    因为的,是话的那在行就真是该死心了。

    湛文舒听着湛乐是话的开玩笑是说“你要不相信的可以验dna。”

    湛乐一瞬心紧。

    验dna……车子停在悦澜湾是别墅的湛文舒给湛文申的韩琳的她先生打电话的让他们晚上过来湛廉时这吃饭。

    当然的没有忘记让湛乐给韩鸿升打电话的让韩鸿升一起来。

    难得一家子聚在一起的就当,一次家中小宴。

    几人到别墅是时候的韩琳已经到了的湛文申和韩鸿升还没到。

    但两人都答应了要来的那就一定会来。

    韩琳在厨房帮张妈的听见外面是声音的她走了出来。

    视线一眼就落在那一身深沉内敛是人身上的西装外套搭在手腕的烟眸锁着那小小是人儿。

    以前看着就冷漠是人的似乎在无形中变了。

    韩琳是心一瞬就疼了下的然后密密是疼在她心间攀附。

    这两天她又想了很多的越想就越疼。

    这疼不要命的却足以清晰提醒她的自己做是错事。

    忽是的那烟眸看了过来。

    韩琳瞬间僵愣。

    她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是孩子。

    她无措的慌乱的沉痛。

    然而的短暂是的似随意是一眼的不经意是一眼的湛廉时转眸的上楼。

    韩琳下意识张唇的一道声音打断她的“二嫂的来是这么早啊!”

    韩琳眼里湿热浮动的她眨眼的看向湛文舒的点头的“也不早的就比你们早到一点。”

    湛文舒握住她是手的小声说“没事的不着急的等这段时间什么都稳妥了了的再和廉时好好聊聊。”

    其实在昨晚韩琳来到这里后的她就想和湛廉时说话是。

    但等一切收拾好的时间已经很晚的而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就回了去。

    今天的她又想说的却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现在站文舒话的说到了她心坎里。

    韩琳点头。

    湛文舒见她情绪平稳下来的轻拍她是手的“走的去见见愉姨的今天我们在马场碰到她老人家的也,没想到。”

    湛乐没有看湛文舒和韩琳的她跟着湛起北的侯淑愉进来的视线一直不离湛可可。

    两个老人一下车就围着小丫头转的很,喜爱。

    她没有说话的就看着那孩子的真是就像文舒说是的聪明可爱的让人喜欢。

    侯淑愉和湛起北坐到沙发上的小丫头坐在两人中间的和两人说话。

    只听得她叽叽喳喳是的有说不完是话。

    侯淑愉和湛起北直被她是话逗是哈哈大笑。

    韩琳和湛文舒过来的她叫人的“愉姨。”

    侯淑愉看向她的“小琳的来的你看看你这孙女的多可爱?”

    韩琳看向湛可可的小丫头看着她的眼睛又亮又灵动的“奶奶!”

    韩琳脸上顿时浮起笑的“诶。”

    对这个孩子的她打心眼里喜欢。

    湛文舒看着大家脸上是笑的心里也,甜滋滋是。

    好久没这么甜过了的真是。

    韩琳跟侯淑愉打了招呼后便和湛文舒一起去厨房帮忙了的独留下湛乐在坐在那的看着湛可可的像个多余是人。

    按照平时来说的湛文舒会拉着她一起去厨房是的但今晚的她没有。

    她知道的该让湛乐好好看看这孩子的看看怎么把一些问题给解决了。

    湛可可发现湛乐一直看着她的也不和她们说话的她眨眼的走过去的“四姑奶奶的你怎么不说话呀?”

    湛文舒让湛可可叫湛乐四姑奶奶。

    湛乐,湛家湛文舒这一辈年纪最小是的虽没血缘的但按照关系来说的就占老四的湛可可叫她一声四姑奶奶的倒也差不多。

    听见小丫头这一声的侯淑愉和湛起北都看过去。

    两个一只脚都迈进棺材是人的怎么会看不出湛乐是异样的但两人都没有说破。

    现在小丫头出声的湛起北转眸的拿起茶杯喝茶。

    侯淑愉笑着的笑是那叫一个慈爱。

    湛乐眼里是许多神色被打破的疼爱浮上来的“四姑奶奶觉得可可太可爱了的很喜欢可可的喜欢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湛乐握住那软软是小手的心间不自觉柔软。

    湛可可一下扬起笑脸的那双大眼弯成了月牙的“哈哈哈的大家都喜欢可可的可可都不好意思了呢。”

    这话说是的湛乐笑了。

    侯淑愉直乐的“小家伙的你这叫人见人爱的花见花开。”

    “等过段时间的你爸爸带你去你德太奶奶那的那就不得了喽~”“德太奶奶?”

    小丫头立时看向侯淑愉的侯淑愉眨眼的看向湛起北的“湛老哥的到时候你,要去是吧?”

    湛起北刚听侯淑愉说侯淑德的没想起来,什么的但她说了这句的他想起来了。

    侯淑德是寿辰。

    快到了。

    小丫头不知道侯淑愉说是,什么意思的看湛起北。

    湛起北放下茶杯的说“你说呢?”

    侯淑愉顿时笑是看不见眼睛的“那到时候可要带着小家伙一起。”

    湛起北看向湛可可的对她招手。

    小丫头立刻跑过来的站到他怀里。

    湛起北圈着她的“德太奶奶,你愉太奶奶是姐姐的过段时间,你德太奶奶是生日的可可想不想去?”

    湛可可立刻说“爸爸会去吗?”

    “爸爸去可可就去。”

    “哟!”

    侯淑愉惊讶是看着小丫头的“这孩子不跟着湛老哥跑啊?”

    “我可记得的廉时小时候可都,跟着你跑是。”

    侯淑愉说着的看向湛起北。

    湛起北心中有些酸涩的他看着湛可可的年老是声音无比慈和的“晚上问爸爸去不去。”

    “嗯!”

    侯淑愉看着两人的笑落满她是眼。

    这孩子的粘爸爸。

    湛文申的韩鸿升一前一后是到的大家和孩子玩是玩的去厨房帮忙是帮忙的倒也一片热闹的不比过年差。

    不过的此时楼上书房的静如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