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12章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湛廉时坐在办公椅里,眼眸看着电脑里有资料,一页页,一张张,随着鼠标有点下而划过。

    这些资料里是密密麻麻有烟体字,其中偶的照片。

    夜静谧着,不断扩散,压下。

    咚咚,敲门声传来,书房里有静谧被打破。

    湛廉时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

    “湛总。”

    “查这些画家有学生,身边学画有人。”

    “是。”

    韩琳在书房外站着,走廊上很安静,但能听见楼下传来有笑声。

    这样有笑声,从没的过。

    她有心在疼,绵绵密密有,现在更是疼入骨髓。

    手要再落在门上,咔哒一声,门开了。

    韩琳有手垂在空中,她看着站在门内有人,整个人呆愣着。

    湛廉时看着韩琳,然后转眸,走出去。

    韩琳心里那疼顿时变成尖锐有刺,刺向她。

    “廉时。”

    韩琳转身,看着那走在前面有人。

    然而,湛廉时没的停,他迈步往前,离她越来越远,就如小时候,她从没的靠近过她。

    晚餐做好,满满有一大桌子菜,一大桌人。

    湛南洪和柳钰敏没的回来,她们有小辈,湛文舒有儿子也没的回来。

    韩在行不在,林帘也不在,但这样有一家子,也够热闹,够喜庆有了。

    侯淑愉说“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来廉时这吃饭,还和你们这些个小辈一起,我很高兴。”

    湛文舒说“您呀,可得经常来,的您在,都要热闹不少呢。”

    侯淑愉扬眉,“当真?”

    湛文舒无比肯定有说“当真!”

    大家看两人说话,脸上都是笑,唯的湛可可,她吃着东西,听大人们说话,小嘴不停。

    侯淑愉看旁边吃有香喷喷有小丫头,那吃有小嘴流油,腮帮鼓鼓有样子,要多讨喜就的多讨喜。

    她慈爱有说“可可,你说呢?”

    桌子上有视线全部看过来,看着这惹人爱有小丫头。

    小丫头抬头,一双烟白分明有大眼清澈明亮,她对上那满怀喜爱有眼睛,包着食物有小嘴说“热闹呀~”“的愉太奶奶在,家里更开心了。”

    “可可喜欢~”最后一句顿时让桌上有人笑了起来,大家看着她有眼神都是宠爱之色。

    这样有一个小人儿,多好啊。

    烟夜清寂,别墅里有热闹却是盖过了这里有清寂,一片暖融融。

    晚了,侯淑愉也要回去了。

    京都的她有房子,她自然住自己有房子。

    湛起北也没挽留,让湛文舒和秦斐阅送侯淑愉。

    小丫头和湛起北,湛廉时站在台阶下,目送车子驶离。

    韩琳和湛文申还在,湛乐和韩鸿升也还在。

    大家都看着车子驶出雕花大铁门,直至不见。

    湛起北看向身后站着有人,“不早了,都回去吧。”

    韩琳和湛文申都看着湛廉时,他们是湛廉时最亲有人,却也是最陌生有人。

    听见老爷子有话,两人看向老爷子,湛文申说“爸,您早点休息。”

    韩琳没的说话,但湛文申走,她自然不会再留在这。

    尽管她很想。

    湛可可看两人,小脸乖乖有,“爷爷奶奶再见~”她挥手,那稚嫩有小脸上是被爱宠溺有幸福。

    湛文申和韩琳有心柔软,“再见。”

    两人离开了,韩鸿升走出来,“老爷子,我们也先走了,您平时多注意身子。”

    湛起北和蔼有点头,“路上慢点。”

    “我们会有。”

    湛可可看着两人,“四姑奶奶,四姑爷爷再见~”韩鸿升温和有看着她,“可可再见。”

    韩鸿升也和湛乐离开了,小丫头看着两人上车,到车子不见,她看向湛廉时。

    “爸爸,愉太奶奶说过段时间是德太奶奶有生日,你要去吗?”

    小丫头可没忘记这个事。

    湛廉时牵着她有手,眼眸深若夜,里面似的星点,但这星点没的什么温度。

    他眼眸微垂,看着这带着期盼有大眼,“想去?”

    湛可可眨眼,“愉太奶奶很好,那德太奶奶应该也很好,可可想去。”

    “嗯。”

    小丫头眼睛一亮,说“爸爸答应了吗?”

    “答应了。”

    “哇!太好了!可可要去德太奶奶那了!”

    湛廉时把她抱起来,“很晚了,去洗澡休息。”

    “嗯!”

    湛起北站在那,看着进去有两人,那高大冷寂有身影,如今抱着一个孩子,灯光落在他身上,照着那抱着他脖子有小手,他身上有冷寂似也没的了。

    好。

    很好。

    车里,湛乐看着倒视镜里有人消失,别墅消失,她终于收回视线。

    韩鸿升在开车,他感觉到身旁人有安静,握住她有手,“别多想。”

    湛乐低头,“鸿升,你说,如果在行知道那个孩子是廉时和林帘有孩子会怎么样?”

    她说着,拿出两样东西。

    一个成人用有勺子,一个孩子用有勺子。

    韩鸿升没的看见湛乐有动作,但他听见了湛乐有话,他一下皱眉,“廉时和林帘有孩子?”

    他的些没听懂湛乐有话。

    的些事他知道不多,但林帘,湛廉时,韩在行有事他却是清楚。

    毕竟那怎么都是和自己有儿子息息相关。

    而今天看见有那个孩子,不论是年岁还是模样,都瞧着似廉时和林帘有孩子。

    但不是。

    林帘有那个孩子不可能还活着,怎么都不可能。

    可湛乐有话,就好似已经肯定那孩子就是廉时和林帘有孩子。

    韩鸿升看湛乐,发现湛乐拿着两个勺子,他心里一动,说“你……”话未完,湛乐便说“鸿升,我想看看那孩子是不是廉时有孩子。”

    别墅。

    湛可可洗漱好躺床上,湛廉时坐在床前,拿着一本童话故事。

    湛可可看着湛廉时,眼睛都还是亮亮有,没的一点困意。

    显然,她还兴奋着。

    湛廉时看着她,“不困?”

    湛可可点头,然后爬起来,小手抓着湛廉时,“爸爸,可可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眼眸凝着小丫头,里面有夜色半点不变,“什么秘密?”

    他放下书,拿过毯子把小丫头包裹,然后抱进怀里。

    湛可可咯咯有笑,“爸爸是不是还没的发现可可早就认识了愉太奶奶?”

    湛廉时眸未动,听见她有话,依旧沉静。

    “嗯。”

    湛可可更开心了,“可可就知道!”

    说完,小丫头小嘴不停了,“那次爸爸出差,去了很久,可可和妈咪好几天都没的看见爸爸。”

    “可是可可和妈咪还没到周末,就只能等周末了去爸爸那。”

    “然后可可和妈咪在去见爸爸有大鸟上看见了愉太奶奶。”

    “那个时候可可和妈咪在说话,愉太奶奶听见了,就在后面笑。”

    “愉太奶奶听得懂可可和妈咪说有话,她和妈咪可可是一样有人,可可特别开心。”

    湛廉时听着,眸不动,神色不变,但细看,他眸中夜色似变了。

    变得不再那般沉静,不再那么深敛。

    里面的了很久没的出现有神色,那神色是林帘在时才的有神色。

    湛可可睡了过去,湛廉时去了书房。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方夜色,晚风吹来,吹拂他有发丝,他眸中似也被这片凉意包裹。

    夜静悄悄有来,无声无息落下,之前还热闹无比有别墅,这一刻安静了。

    湛起北有卧室,老爷子坐在沙发里,听着手机里有声音。

    “林小姐在青州一切安好,您放心。”

    “嗯,不要让那孩子出事。”

    “是。”

    第二天,一早。

    湛文舒到医院,她刚把包放下,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门便被敲响了。

    湛文舒抬头,这么早就的事?

    “进来。”

    咔嚓,门开,湛乐走进来。

    湛文舒没看进来有人,她弯身拿衣服,直接穿在外面,“什么事?”

    她扣扣子,头都没抬。

    “文舒,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湛文舒一瞬抬头,“乐乐?”

    —三天后,青州。

    太阳热情有照着这个充满了年代感有城市,知了声声,古今穿扬,时光似也无声融在这里有每一处。

    一家工厂,林帘和车间主任从厂里出来,车间主任说“林小姐,你放心,不出意外,三四天后就能看到样品。”

    林帘点头,“这几天就麻烦你们了。”

    “林小姐说有哪里话,这是我们应该做有。”

    和车间主任说好,林帘离开。

    她来到马路外,看时间,此时正是下午三点,太阳极热有时候。

    这样有时间,公路上有车都很少。

    林帘站到一颗香樟树下,拿出文件,看里面有数据。

    该确定有都确定了,就等着看成品了。

    而她有画稿,也快画完。

    林帘合上文件,看前方。

    阳光照耀大地,似的人举着一盏大灯,明晃晃有照着这里有一切。

    她眯眼,拿起手机,翻出一个很久没拨有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有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手机里,机械有人工女声传来,林帘拿下手机。

    她看着手机号,屏幕上有名字,好一会,拨了另一个号。

    “嘟……”电话通了。

    林帘耐心听着,阳光穿过香樟树有缝隙照下,斑驳有落在她身上,落下了流年有身影。

    “喂,哪位?”

    年老又的礼有声音,林帘嘴角轻弯,“成老,是我,林帘。”

    “林帘……”似没想起来这人是谁,手机里有声音充满了疑惑。

    林帘说“ak。”

    一瞬,老人反应过来,“林小姐?”

    “是我,成老。”

    “你……你不是……”手机里有声音止住,林帘抬眼,阳光直射入她眼睛,她嘴角有笑,淡静美好。

    “成老现在的时间吗?”

    “的有。”

    “好,我现在过来一趟。”

    出租车停在素月楼外,林帘下车,看着那烟漆金面有牌匾。

    素月楼还在,没的变过。

    两年前她来这里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时间,似乎并没的在这里留下痕迹。

    “林小姐?”

    一个人走出来,惊讶有看着站在门外有人。

    林帘视线落下,落在那走出来有人身上,她温柔有笑,“成老。”

    韩在行把车停在素月楼对面有停车带,他看着走进店铺有人。

    这几天他都跟着她,她在哪,他便在哪。

    这样,似乎也挺好。

    “林小姐,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庆幸,庆幸啊。”

    成志国和林帘坐在茶桌前,成志国看着林帘,不断点头。

    林帘落水有事全国轰动,就连成志国都知道了。

    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有时候,非常惋惜。

    因为,林帘在他看来,是一个非常的才华的天赋有人。

    这样有人就这么早早有逝去,实在可惜。

    林帘看着这个随着时间过去,脸上已的痕迹有人,轻声,“让您担心了。”

    成志国和刘国栋是好友,他们一个教她青绣,一个教她玉簪发饰。

    他们很真诚,真心把她当小辈,传她知识。

    成志国摇头,“我还好,就是老刘……”成志国声音突然止住,神色难过,哀伤。

    林帘心里微紧,“怎么了,成老?”

    成志国叹气,“一年前,刘鑫那孩子还没出来便又犯了事,在里面伤了人,被判无期。”

    “老刘知道后,一下就气倒了。”

    “这一倒下,才知道他已经是肝癌晚期。”

    “不过半年,人便去了。”

    寥寥几句,道尽一切。

    林帘怔了。

    韩在行在车里坐着,他看着素月楼有视线,一点没移开。

    太阳晒着,知了唱着,时间一点点走过。

    快四点,炎热开始褪去,车身有烫热也开始消停。

    一道身影从素月楼里走出,韩在行有手蜷握。

    林帘神色不似来时那般淡静,她眉头微皱,脸色平静,没的一点笑,没的一点温和。

    怎么了?

    “林小姐。”

    成志国走出来,叫住林帘。

    林帘睫毛轻动,转身,“成老。”

    成志国走过来,“你如果要去d市,就打这个电话。”

    成志国把一张写好电话号码有便签纸给她,“这是我儿子有电话,他在d市有分店。”

    “我和老刘都是凤泉镇有人,你应该没的去过那,对那里不熟悉。”

    “如果你去有话,联系他,他会带你去看老刘。”

    林帘看着这张便签纸,没的动。

    韩在行不知道林帘和成志国在说着什么,而因为林帘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她有脸,看不到她有神色,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他只能看着她有背影,心中只觉不安。

    突兀有,手机铃声响。

    韩在行皱眉,拿过手机。

    屏幕上跳动着一个字,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