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权宠天下〕〔修罗剑神〕〔代号修罗〕〔邪帝狂妃:鬼王的〕〔王铁柱苏小汐〕〔不败战神〕〔第一战神〕〔狂少归来〕〔近战狂兵〕〔我不是野人〕〔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渡劫之王〕〔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35章 笑的可怕
    在付乘说‘林小姐’三个字的时候。

    付乘看着这睁开的眼眸,里面深烟染尽,把所有的情绪掩埋,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但付乘知道,这双眼睛里有一个人,这个人会让这双眼睛不一样。

    就像现在。

    “他们所有人一口咬定这是一场游戏,不是蓄意伤害。”

    “因为现场只有您一人受伤,出现生命危险。”

    “而且,警察到的时候,林小姐不在现场。”

    湛廉时没有出声,眼眸也不再闭上,但周遭的气息,在此时沉淀。

    许多东西,都被压下来,似平静的海面。

    “我们的人,老爷子的人,韩先生的人全权配合警方调查,警方查了林小姐从被人带走,到韩先生,老爷子的人跟上,去救林小姐,被人恶意拦住的事。”

    “同时也查了您这边的情况,向昨天与林小姐一起,亲眼目睹林小姐被带走的成清和了解情况。”

    “基本可以肯定,林小姐是被恶意带走的事实。”

    “只是。”

    付乘声音顿了下,继续说:“从昨天林小姐被韩先生和老爷子的人送到医院开始到现在,没有醒来过。”

    “所以……”付乘声音止住,因为,病房里的气息变化了。

    这里似坠入了深暗之地,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烟暗。

    他后面的话,无法再说下去。

    湛廉时转眸,看着付乘,他深浓夜色的眸子,里面静的可怕。

    “没有醒?”

    沉哑的嗓音落进耳里,一股无形的压力将付乘笼罩。

    付乘心里紧缩,然后,他看着这双深暗的眸,说:“是的,老爷子的人一直在医院里守着。”

    “目前为止,林小姐没有醒过。”

    “但您放心,医生说林小姐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只是药物导致,她的身子有些虚弱,后面好好调养便会恢复。”

    “……”湛廉时没再出声,付乘也没再说话,他凝着付乘,眸里的深夜把付乘包裹,病房里安静下来。

    可这样的安静,似烟夜,在蚕食着这里的一切。

    “让托尼进来。”

    付乘低头,“是。”

    付乘离开病房,忽的,他停下,转身,“刚刚我接到消息,赵起伟来d市了。”

    湛廉时眸里深暗不见,里面恢复到之前如海的平静。

    但是,这海面下,深不可测。

    “嗯。”

    d市的一家中餐厅,托尼和湛可可坐下,美味的晚餐送来。

    托尼说:“来,多吃点,吃饱了咱们才有力气照顾爸爸。”

    托尼拿起筷子给湛可可夹菜,湛可可重重点头,“可可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自己生病的。”

    “因为可可生病了,爸爸就没有人陪着了。”

    “对!所以咱们的小公主一定要吃的饱饱的,睡的饱饱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样爸爸才不会担心。”

    “嗯!”

    湛可可嗷呜一声,舀了一大勺饭进嘴里,包的腮帮鼓鼓。

    托尼看着她,满脸的笑,这笑里满是宠爱,疼惜。

    这小丫头,刚带她出来,她不愿意,就要在医院里。

    他告诉她,湛廉时是因为她才说饿,并且湛廉时现在不能进食,湛廉时一直不放心她,小丫头这才答应来这外面用晚餐。

    这孩子,其实特别好哄。

    只要拉上湛廉时,什么事那都不是事。

    手机铃声响,湛可可立刻看托尼,托尼说:“没事,你吃,托尼叔叔接电话。”

    小丫头点头,埋头吃饭,但那双大眼,还是忍不住看他。

    她担心是医院里来的电话。

    担心湛廉时。

    托尼拿起手机,屏幕上是熟悉的名字。

    但是,看着这名字,他现在是下意识的就心紧。

    不过,托尼脸上没表现出来。

    “喂。”

    “刚刚我跟湛总汇报这两天的情况,告诉了湛总林小姐到现在还没醒的事,湛总让你过来。”

    “应该是要问你林小姐现在的身体情况。”

    托尼看湛可可,小丫头在看着他,眼里满是好奇,还有点点紧张。

    见他看过来,小丫头立刻埋头扒饭。

    托尼说:“我知道了,我和可可现在在外面吃饭,我们吃完了就回去。”

    “你忙你的,放心。”

    “嗯,有事联系。”

    付乘没多说,挂了电话。

    他看时间,然后看外面夜色,转身进了病房。

    托尼把手机放一边,脸色正常的很。

    湛可可看他,“托尼叔叔,是医院的电话吗?”

    “不是,是托尼叔叔工作上的事。”

    托尼拿起筷子,继续给湛可可夹菜,“别担心,医院里有付叔叔,有太爷爷,还有很多医生叔叔,爸爸会好好的。”

    “而且,咱们的小公主要相信,有咱们的小公主在,爸爸绝不会让自己有事。”

    “因为,爸爸不会丢下咱们的小公主一个人。”

    托尼夹了一块排骨到湛可可唇边,看着这双明显含着担心的眼睛,他脸上是笑,这笑里是绝对。

    夜色伴着静而来,风也跟着吹,抹平白日的一切。

    d市的车流里,一辆烟色豪车夹杂其中。

    车子后座车窗打开,风不断灌进来,里面那阴邪的脸也在路灯的晃过下显露。

    “湛廉时在d市医院的消息被封锁了,我们的人无法进去,而负责湛廉时的医生也都是京都过去的,我们打听不到湛廉时的情况。”

    “但是,今天下午,湛起北带着那孩子去了医院,到现在,没有出来过。”

    “也不知道人是死了还是没死。”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说,那声音里满是忿,尤其是最后一句,恨不得话里的人死。

    赵起伟看外面的车流,听着副驾驶座的人的话,他嘴角是那熟悉的邪肆,但这邪肆,明显和以往不同。

    他慢悠悠的说:“没死。”

    驾驶座的人一瞬睁大眼,转身看赵起伟,“有消息了?”

    赵起伟勾唇,那眼里,闪着看似愉悦的光,“他湛廉时可没那么容易死。”

    那人顿时一巴掌拍在腿上,骂骂咧咧,“这样都没死,那秦哥现在受的罪不都白受了?”

    赵起伟突然笑了声,然后就这么笑了起来,那人愣住了。

    开车的人也看倒视镜,看这突然笑的愉悦的人。

    赵哥怎么了?

    “湛廉时,林帘……呵呵……呵呵……”赵起伟手撑着头,那笑密布他整张脸,让他看着无比愉悦。

    开车的人和坐在驾驶座的人都不知道赵起伟怎么了,两人不敢再说话,都看着前方,心里发怵。

    赵哥这笑,来的太可怕。

    岐南县,这里虽比不上市里的繁华,但也依旧热闹。

    街灯一盏盏亮起,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也出来逛街了。

    大家三三两两的,在街道上走过。

    而此时,县医院。

    送饭的,看护的,来看病的,进进出出,人倒也不少。

    医生来到林帘的病房,给她检查。

    老爷子的人和韩在行都在这里。

    林帘睡了很久了,这个时间,超出了寻常范围。

    他们很不放心。

    医生眉头皱着,等他检查完,这皱着的眉头也没有松开。

    老爷子的人问,“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不是什么病,那药也不是毒药,可这人怎么就不能醒?

    他非常不明白。

    韩在行站在旁边,看着床上的人,林帘的脸色很不好。

    她似被什么给魇住了,脸色虚白。

    医生看着林帘,疑惑不解,“病人的各项体征都是正常的,按理说,她今天下午就该醒,但现在都没有醒来,我确实没有想到。”

    老爷子的人神色紧了,“那现在怎么办?

    难道就让林小姐这么一直睡着?”

    这绝对是不正常的,他们也不可能继续这样等下去。

    如果这等下去人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跟老爷子交代?

    医生眉头皱紧,沉着想了下,说:“再检查下脑部吧,是不是脑部受到了损伤。”

    老爷子的人说:“马上检查。”

    医生去开单子,把这件事吩咐下去。

    老爷子的人看向韩在行,“韩少爷,林小姐现在这个情况,我看还是转院吧。”

    “我们不能继续这么等了。”

    韩在行一直看着林帘,这两天里,他安静的很。

    “嗯,你打电话吧。”

    “好。”

    老爷子的人不敢耽搁,去了外面打电话,韩在行站在床前,然后坐到了那根凳子上,拿过纸巾给林帘擦汗。

    她额头出了细细的汗,她睡的很不安稳。

    突然,那闭着的眼睛一瞬睁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