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37章 谁知道呢
    林律师脚步停下。

    赵起伟看着他,笑容阴翳,“转告湛总,我一会就去看他。”

    “好的。”

    林律师颔首,带着人离开。

    赵起伟站在那,看着车子驶离,舌尖在嘴里扫过,那眼里的笑,隐进一片阴影中。

    快十点,街上人少了,店铺也一家家的开始收拾着关门。

    一家中餐厅里,湛起北牵着湛可可出来,刘叔跟随。

    托尼带着湛可可回医院后,老爷子便带着湛可可出了来。

    因为老爷子还没有吃晚餐。

    小丫头原本想在医院里陪着湛廉时的,但湛廉时有话和托尼付乘说,湛起北又想她陪着,小丫头便跟着湛起北出来了。

    小丫头看外面的街道,左看右看,然后说:“太爷爷,外面没什么人了呢。”

    “车车也少了呢。”

    湛起北看外面零零散散的一两个人,说:“是啊,现在很晚了,很多人都回家休息了。”

    “很晚……哈~”

    小丫头话没说完,便打了个哈欠。

    湛起北看她,这小嘴张着,一双大眼都眯了起来。

    这一天,小丫头也累了。

    湛起北握紧掌心里的小手,无比和蔼的说:“我们回酒店睡觉觉。”

    “睡觉觉?”

    小丫头一下看湛起北,没反应过来,那双大眼,因为刚刚的哈欠,含着眼泪,困顿迷糊的望着他,很是可爱。

    湛起北脸上浮起慈爱的笑,“对啊,现在十点了,可可困了,太爷爷也困了,我们该去酒店洗漱,睡觉觉了。”

    小丫头眉头皱了起来,“可是,可可要陪着爸爸。”

    她没有忘记湛廉时在医院里的事。

    湛起北说:“太爷爷知道,咱们可可不放心爸爸,害怕爸爸一个人在医院。”

    “但可可放心,爸爸不是一个人在医院,爸爸身边有付叔叔,托尼叔叔,还有很多可可不认识的叔叔。”

    “爸爸不会有事。”

    湛可可小嘴抿起,小眉头皱的紧了。

    她知道湛起北说的,但她就是想去医院,想在湛廉时身边。

    湛起北怎么会不知道小丫头的想法,他停下来,看着这写满不愿意的小脸,声音温和,“可可,现在十点了,爸爸也需要休息。”

    “你在爸爸身边,爸爸没有办法照顾可可。”

    湛可可立刻说:“可可不要爸爸照顾,可可只是想在爸爸身边。”

    湛起北说:“对,太爷爷知道,咱们可可不需要爸爸照顾,可是,医院里没有可可睡的床,没有可可的被子,可可就坐在爸爸床前守着爸爸?”

    “爸爸放心吗?爸爸不会怕可可着凉?”

    “爸爸心里时时刻刻都想着可可,爸爸还能休息吗?”

    湛可可没说话了,小丫头烦恼了。

    湛起北见她这模样,声音缓下来,“放心,我们就是回酒店休息,明天一早便去医院。”

    “到时候一天,我们都可以在医院守着爸爸。”

    “当然,前提是我们休息好,如果没休息好,爸爸看见,会担心的。”

    “咱们可可,不想让爸爸担心的,对不对?”

    “……”

    湛可可抓脑袋了,心里又是挣扎,又是犹豫。

    她想去医院,但湛起北的话告诉她自己该回去休息了。

    刘叔说:“要不给托尼医生,或者付助理打个电话,看湛先生有没有休息,如果没休息就让湛先生和小姐说几句话。”

    湛可可当即看着刘叔,眼睛亮了。

    湛起北说:“给付乘打电话。”

    “好的。”

    医院里,二十一楼。

    哒哒的脚步声传来,穿着警服的工作人员出现在走廊上。

    付乘上前,“这么晚了,还麻烦你们跑一趟。”

    警察说:“没事,这是我们的工作。湛先生现在精神怎么样?可以说话吗?”

    “可以,湛总现在比刚醒那会好了些。”

    “那好,我们跟湛先生了解下昨天的情况。”

    “好的,这边请。”

    付乘领着警察去病房。

    病房里,托尼在,方铭也在。

    方铭在给湛廉时检查身体,虽然现在湛廉时脱离了危险,但他目前的身体状态,依旧不能松懈。

    咚咚两声,方铭看过去,病床上那眼眸闭着的人睁开了。

    那双眼里,没有任何混沌,迷蒙。

    托尼看了眼时间,说:“应该是警察到了。”

    方铭低头,拿过记录表,在上面写着刚刚的检查结果。

    病房门打开,付乘和警察进来。

    警察看病房里的人,然后走过去,看湛廉时,“湛先生现在怎么样?”

    警察看方铭,这里唯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方铭写完,拿下记录表,看着警察,“他暂时脱离危险,但他身体依旧虚弱,说不了多少话。”

    警察了解了,点头。

    方铭离开。

    托尼和付乘也离开。

    现在,他们不担心湛廉时了。

    病房门合上,托尼看病房门,笑了笑,手插兜离开。

    付乘看时间,也离开病房门。

    不过,两人都没有走远,就在离病房不远的地方停下。

    托尼靠在栏杆上,看外面的景致,付乘停在他旁边,拿起手机打电话。

    他没有一刻闲的。

    只是,手指刚要落在拨通键上,一通来电便进了来。

    付乘看着来电的名字,接了,“林律师。”

    托尼听见这几个字,看过来。

    “嗯,好。”

    “我知道了。”

    “警察刚到。”

    “好。”

    寥寥几句,付乘挂了电话。

    托尼说:“怎么了?”

    他转身,背靠栏杆,看着付乘。

    付乘拿下手机,“赵起伟到了警局,和林律师碰上了,赵起伟让林律师带话给湛总,说他一会过来。”

    “呵。”

    托尼笑了声,“他过来?他过来做什么?看湛廉时有没有死?”

    付乘看前方,“应该是来让湛总对秦汉手下留情。”

    托尼顿时哭笑不得,“手下留情?”

    “这得有多大的胸襟才能手下留情?”

    托尼笑,脸上满是无奈。

    抓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下药,侮辱,然后还杀自己,差点去见阎王,他相信哪个男人都不会手下留情。

    尤其是湛廉时这种人。

    付乘眼里沉稳凝定,有力,而这有力下,含着以前从没有的冰冷。

    “湛总不会手下留情。”

    托尼勾唇,“是我,我也不会。”

    付乘手机很快响,这次是刘叔的电话。

    “刘叔。”

    “付助理,小姐担心湛总,想和湛总说几句话,再回酒店休息。”

    一句话,付乘明白。

    “麻烦把手机给小姐。”

    “好的。”

    刘叔把手机给了湛可可,“小姐,是付叔叔的电话。”

    湛可可接过手机,“付叔叔。”

    乖巧奶气的声音传来,付乘声音软下来,“小姐,湛总已经休息了,医生说不要再打扰他,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小姐先和太爷爷去酒店,明天一早再来医院看湛总,您看行吗?”

    湛可可紧张了,“医生叔叔说爸爸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吗?”

    “是的,小姐。”

    湛可可立马说:“那可可不跟爸爸说话了,可可和太爷爷回酒店休息,睡觉觉,明天一早去看爸爸。”

    “好的。”

    “付叔叔再见~”

    “小姐再见。”

    电话挂断,付乘看向托尼,托尼也正看着他,脸上是笑。

    “这一本正经说谎话的人,还真是格外有趣。”

    付乘顿了下,说:“谎言,没有谁希望它存在,可有时候,它必然存在。”

    托尼转头,低眸笑,“就像对错。”

    “对紧挨着错,错紧挨着对,没有错就没有对,没有对就没有错。”

    “谁知道呢。”

    对……

    错……

    湛总和林小姐,没有那一眼,没有那一救,是不是就没有这后面的一切?

    “好了!”

    托尼一下站直身体,看时间,“十一点二十了,这两天跟着你们湛总,还真是牵肠挂肚,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托尼对付乘挥手,露出一抹灿烂的笑,“付助理,咱们明天见。”

    付乘站在那,看着离开的人。

    对错,谎言,人生……

    逐渐的,付乘眼里生出一点笑。

    谁人的一生中不会有对错?谁人的一生中不会有谎言?

    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

    只要身处这世间,那些纷纷扰扰便会缠上你,把你拉进这红尘俗世,饮尽所有七情六欲的酒。

    每一个人,都躲不掉。

    湛可可挂了电话,便把手机给了刘叔,“可可要去睡觉觉了。”

    “可可不和爸爸说话了。”

    小丫头主动握住湛起北的手,小脸上的挣扎犹豫不见了。

    湛起北呵呵的笑,“好,咱们回酒店睡觉觉!”

    “嗯!然后可可明天开心的去看爸爸。”

    “是的!要开心!”

    “……”

    三人上车,去酒店。

    付乘早便为两人订好了酒店。

    一个老人,一个孩子,不可能让他们守在医院里。

    时间越来越晚,城市变得安静,医院更是。

    警察向湛廉时了解了昨天的情况后便离开了,而他们离开没多久,林律师过了来。

    “秦汉等人一概不承认昨天做的事,但他们承认与否,都抹不掉他们做的事的痕迹。”

    “只要他们做了,我们就有证据。”

    “请您放心,秦汉等人的罪,我们会按照最高标准来,他逃不过。”

    “赵总的律师,也无法做到。”

    “除非,您愿意原谅他们的罪行。”

    林律师站在床前,看着这眼眸闭着,似睡着的人说。

    付乘在旁边,听着林律师的话。

    这样的结果,他毫不意外,就像林律师所说,只要秦汉做了,那便逃不掉。

    人,不可能抹掉自己杀人的痕迹。

    尤其秦汉,他们根本就没有抹掉过。

    那闭着的眼眸睁开了,里面是一片暗夜深海,“该怎么做怎么做。”

    林律师,“是。”

    “送来的资料,到了后,给林律师。”

    深眸视线落在了付乘脸上。

    付乘心凛,“是。”

    湛廉时眼眸闭上。

    林律师和付乘出了去,两人走到电梯外停下。

    林律师看着付乘,“湛总说的资料……”

    付乘,“秦汉的。”

    林律师明白了,“林小姐因为状态不好,警察还没有过去,但这不妨碍调查的结果和事实真相。”

    “等警察去了林小姐那,了解事实情况,便会出结果。”

    “好。”

    “不过,因为赵总请了律师为秦汉辩护,到时候会开庭,短时间内,秦汉不会判刑,需要庭审后才会判。”

    “我明白。”

    林律师点头,“后续电话联系。”

    付乘颔首。

    叮,电梯门来,林律师走进去。

    付乘看着电梯门关上,转身去病房。

    但是,他还没走到病房,身后便传来一道声音。

    “付助理,好久不见。”

    付乘脚步停下,转身。

    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身人模狗样的人出现在他视线里。

    付乘看着赵起伟,张唇,“赵总。”

    赵起伟走过来,看两边此时皆看着他的保镖。

    他上来,保镖没有拦住他。

    付乘早便吩咐了。

    但是,保镖们看着赵起伟的眼神,没有一个是善意。

    “哦哟,好大的阵仗,我都有点被吓到了。”

    赵起伟一个人来的,他身边的人没上来。

    付乘看着赵起伟夸张的表情,没有说话。

    “这么多人,我都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赵起伟停在付乘面前,视线终于从保镖身上落到付乘脸上。

    但很快,他皱眉,“付助理,你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好?”

    “难道……”

    他声音停顿,脸上也是凝重,说:“难道湛总,真的死了?”

    一瞬,走廊上所有目光全部含着利剑刺向赵起伟。

    赵起伟感觉到了,他看这些目光,脸上浮起笑,说:“别这样,多丧。”

    付乘没有任何怒气,他看着这笑意满满的脸,声音沉稳,“我以为赵总是来替你手下,秦汉求情的。”

    “……”

    赵起伟没说话了,他看着付乘,眼里的笑不再变化。

    付乘也看着他眼睛,毫不躲闪。

    走廊上静寂无声。

    突然,赵起伟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求情……”

    “我手下……”

    赵起伟低头笑,然后抬起头来,“付助理怕是误会了,我来这不过是听说湛总和朋友玩游戏受伤,本着大家朋友一场,世交一场,特意来看看咱们湛总。”

    付乘,“是吗?”

    “那赵总请回,湛总不便见客。”

    赵起伟看着付乘,他眼里的笑在这一刻变化了,里面不见愉悦,有的是阴影。

    付乘伸手,“请。”

    赵起伟点头,愉悦一瞬漫开,“好。”

    “好。”

    “代我向湛总问好,顺便告诉咱们湛总,他不方便去看自己的女人,我帮他去看。”

    “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少强势锁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李锋江雪的小说免〕〔乔梁〕〔神医毒妃不好惹完〕〔秦鸿〕〔傅慎言沈姝〕〔剑临诸天叶玄全本〕〔豪门战神江宁林雨〕〔权倾天下医妃要休〕〔第一甜妻霍先生撩〕〔村长家的福宝〕〔都市风云乔梁〕〔寒门嫡女有空间〕〔布衣宁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