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339章 她的坚持
    那孩子,除了林帘还能有谁?

    付乘看着这眼神关切,温和的人,说:“林小姐比湛总要好些,您不用担心。”

    湛文申点头,“那就好。”

    刘叔把这边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湛文舒,湛文舒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韩琳和湛文申。

    所以,林帘现在在哪,他们知道。

    湛文申转头,看前方。

    韩琳去到icu病房外便停下了。

    她没有进去,就站在那,看着那扇门。

    湛文申视线也落在那扇门上,眼里生出许多感情。

    望而止步,便是如此。

    “林小姐并不知道湛总救了她,所以这件事还请不要告诉林小姐,也请不要去看望林小姐,就当作这件事不存在。”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付乘的声音落进湛文申耳里,湛文申眼里感情褪去。

    他转过头来,看着付乘,眼里没有任何不解,疑惑,“好。”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产生,还请您转告大家。”

    大家,其实说的是韩琳。

    湛廉时为救林帘差点丢命,依照韩琳的性子,怕是会去找林帘麻烦。

    这不是湛廉时愿意看到的,这也是一开始,湛廉时不愿意告诉任何人他受伤的原因之一。

    湛文申很明白付乘说的:“这件事,我们会瞒着,让廉时放心。”

    “好的。”

    这个夜终于安静下来。

    冗长的一天,也终于成为昨天……清晨五点,天蒙蒙亮。

    岐南县,县医院。

    医院里很安静,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在休息,除了值班的医护人员。

    而此时,五楼的一间病房外,几个人在外面守着,他们都没有睡。

    老爷子的人站在病房门外,他看一直闭着的病房门,再看时间。

    五点了,林小姐还没有出来。

    从林帘醒来后到现在,她没有出来过,病房里也没有任何动静。

    他们也没进去过,包括韩在行。

    不过,医生有进去过。

    医生说,林帘和之前一样,也不知道好坏。

    这不知道好坏,让人非常不放心。

    如果不是跟托尼通了电话,他怕是无法安稳的在这外面守着。

    想到这,老爷子的人看向病房门旁靠墙而站的人。

    从林帘说想一个人呆会到现在,韩在行就一直站在这,没有离开过。

    而现在,他拿着手机,低头垂眸,安静的和这里融为一体。

    这两天里,韩在行没有离开过医院,他不是在病房里守着,就是在这外面守着。

    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沉默。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在乎,不听言语,只看他行为,便足够看出。

    韩在行对林帘的在乎,超出了他的想象。

    “韩少爷,这里有我和保镖在,您去休息下吧。”

    老爷子的人上前,小声对这沉默的人说。

    这两天,韩在行没有休息过。

    韩在行拿着手机,但他并没有看手机,他就看着地面,那眼睛也注视着地面。

    老爷子的人的话落进他耳里,他没有出声,身形也没有动,就连那睫毛,也没有眨动一下。

    他好似没有听见老爷子的人的话。

    老爷子的人看着他,这样的静默,他不会离开。

    老爷子的人没再说,继续站在那等着。

    等着林帘出来,等着她平稳。

    走廊上再次被安静淹没。

    病房里。

    这里面没有开灯,但窗帘没有拉,外面路灯的光晕和着蒙蒙亮的天色照进来,这里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楚。

    包括那坐在床上的人。

    林帘身子弯着,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只是,那抓着心口的手垂下来,撑着床。

    而她的头,始终低着,垂下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脸,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

    她就这样坐着,身子好似凝固了。

    天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亮,那光也铺进来,外面的一切都苏醒了。

    鸣笛声,广播声,人声,岐南县新的一日真的来临。

    林帘指尖动了下,然后五指蜷曲,她手下的被子随着她的这个动作收拢,收紧,直至紧握,再无法动作。

    这里沉静下来,似比之前更静。

    外面的声音,都传不进来。

    可是,过了很久,也或许只是一会,那紧握的手松开,纤细的手指不再蜷曲。

    病房里的静开始有了生命,空气也流动起来。

    林帘抬头。

    苍白如纸的脸,紧抿的唇,两天时间,这张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温柔,更没有了那柔婉的笑。

    她看着前方,那双总是清澈的眼睛,此时更净透,而里面的光,也更坚韧。

    她揭开被子下床,往洗手间去。

    但她刚走了两步,身子便摇晃,超旁边倒。

    林帘手立刻伸出,抓住旁边倒床头柜,稳住身子。

    当她的身子不再颤,脑子里的晕眩也消失,她站直身体,走进洗手间。

    老爷子的人看外面的天亮了,他又看了下时间,六点了。

    病房里的人还是没动静。

    老爷子的人眉头皱起,心里的不安让他无法再等待。

    他拿着手机走远,然后拨了一个电话。

    韩在行靠墙站着,当老爷子的人离开,他抬起了头。

    眼里没有温润,也没有冰冷,更没有愤怒,里面有的是沉淀下来的平静。

    他看着拿着手机打电话的人,眼里一直没有动静的神色此时有了波动。

    他拿起手机,点亮屏幕。

    时间显示,六点十分。

    他看病房门,一门之隔,隔的不仅是人,还有无法跨过的鸿沟。

    他脸上浮起笑,这笑温和了他的脸,温润了他的眼。

    咔嚓!走廊上的气息寂了……d市,海悦酒店。

    托尼坐在椅子里,指尖在键盘上敲击,当他敲下最后一个回车键,他吐出一口气,身体放松,靠在椅背上。

    什么休息,他哪里有时间休息。

    托尼撑着头,闭眼小憩。

    突然,他睁开眼睛,看外面的天。

    阳光已经从落地窗照进来,外面城市里的灯光,落幕了。

    托尼眼里生出笑,天亮了,还真快。

    托尼转头,看电脑,屏幕上显示着邮件发送成功的小框。

    他嘴角勾起,合上电脑,起身,“ok,新的一天,新的挑战,perfect!”

    他起身,去浴室。

    而他刚走进浴室,手机便响了。

    但奇怪的,手机只响了一声便挂断。

    托尼没有听见。

    岐南县县医院,老爷子的人挂了电话,看着那咔嚓一声,一直紧闭的病房门打开。

    韩在行靠着墙,但这一刻,他站直了身体。

    他一双清润的眸子凝着这扇开启的门,脸上的笑不再。

    林帘从病房里走出来,这里的安静全部聚集在她身上,她成了这里唯一活动的人。

    她停在门口,看着门外站着的人,那双满含在乎,紧张,担忧的眼睛,“在行,能告诉我我昏迷后发生的事吗?”

    她很平静,平静的不像经历了一场大难。

    但是,她声音里的哑,清楚的昭示着那一天发生的事。

    韩在行凝固的心跳跳动,那无意识紧握的手松开,他看着林帘,看着这明显梳洗过的脸,“我是接到消息过来的,我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

    “而你身边,是老爷子的人。”

    他说着话,看向远处打电话的人。

    林帘随着他视线看去。

    老爷子的人反应,立刻过来,“林小姐,你现在怎么样?”

    林帘看着他,“我很好,麻烦告诉我,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

    “我想知道,现在的情况。”

    老爷子的人看着林帘,她之前满身的痛苦不见,有的是一身清醒,冷静,似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可这样的变化,反倒让人觉得不安。

    老爷子的人说:“我们一直跟在您身边,暗中保护您,在您被秦汉带走后,我们便……”老爷子的人把那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林帘,唯独这里面漏掉了湛廉时,韩在行。

    湛廉时救林帘的事,不能让林帘知道,他不会说。

    而韩在行说不要让林帘知道他的出现,那么,他也不会说。

    所以,那天的事,就是老爷子的人救的林帘。

    “您昏睡了很久,所以警察没有过来了解那天您被秦汉带走后发生的事。”

    “但您现在醒过来了,我便会通知警察,让他们过来。”

    林帘听着老爷子的人说,眼里的冷静覆上了回忆。

    韩在行看着她,这样的冷静,这样的平稳,她并不正常。

    “秦汉等人都在警局,我们这边在把您送到医院后,律师便过了来,处理这件事。”

    “现在的情况就等着您这边的结果,然后定案。”

    林帘点头,她眼里的那层回忆消失,里面的平稳不变,“好,我们现在去警局。”

    老爷子的人愣了。

    现在?

    这……他看韩在行,韩在行说:“你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先休息两天,我们联系警察,麻烦他们过来一趟。”

    “后续的事情,我们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老爷子的人跟着说:“是的,林小姐。”

    “因为这次的事,您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老爷子非常生气,命令我们一定要把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不能再让您受到伤害。”

    “您放心,秦汉对您做的事,我们一定会让他受到该有的惩罚。”

    林帘看着老爷子的人,说:“没事,我可以的。”

    “……”托尼洗漱好,从浴室里出来。

    他去了衣帽间,换了身衣服,把自己打理好。

    等他收拾好一切,他拿过手机。

    一通未接来电。

    来电名是,老爷子的人。

    托尼看着这名字,心中动了下,回过去。

    医院里,老爷子的人让韩在行守着林帘,他去叫医生过来给林帘检查,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可以出院。

    韩在行答应了,他守着林帘,老爷子的人离开。

    但其实,老爷子的人在离开走廊后,便拿起手机打电话。

    他要告诉付乘林帘现在的情况,尤其是林帘要去警局的事。

    “嘟……”电话通。

    老爷子的人等着。

    两声嘟后,手机接通,熟悉的声音传来,“喂。”

    “付助理,林小姐刚刚从病房里出来了。”

    付乘在走廊尽头,他听着手机里的话,看前方的韩琳和湛文申。

    两人都在病房外,他们离他有一段距离。

    “林小姐现在怎么样?”

    “林小姐情况看着比之前好了,很冷静,还问我们她昏迷后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了林小姐这两天发生的事,按照你的吩咐,没有告诉林小姐湛总救林小姐的事,也没有告诉林小姐韩少爷救林小姐的事。”

    “但没有想到,林小姐说她要去警局。”

    “还很坚持。”

    “我和韩少爷只得答应。”

    “你看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林帘去警局,很可能就会知道湛廉时救她的事。

    如果她知道了,那事情便麻烦了。

    付乘视线从韩琳和湛文申身上收回,他垂眸,听完手机里的话,安静了几秒,说:“林小姐很坚持?”

    “对,我和韩少爷都说了会处理好这次的事,林小姐还是坚持去。”

    “听林小姐的。”

    “好的。”

    付乘抬眸,“我这边会安排好一切,你们送林小姐去警局,有任何事,随时联系我。”

    “没问题。”

    付乘挂了电话,他看着站在病房外一直担心的韩琳和湛文申,拨了一个电话。

    这边,托尼电话回过去,却是对方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他挂了电话,又打过去,还是通话中。

    托尼放弃了,他拨了另一个号,叫早餐。

    等他叫完早餐,他又拨了过去。

    这次,电话通了。

    “托尼医生。”

    托尼脸上浮起笑,似一点都不担心,“林帘怎么样?”

    “林小姐醒了,情况比之前好了。”

    托尼拿了一瓶水过来,拧开,“怎么个好,仔细说。”

    “林小姐……”老爷子的人把对付乘说的话,几乎复述了一遍给托尼。

    托尼听着,边喝水,当听见老爷子的人说林帘要去警局时,他停顿了,“她说她要去警局?”

    “是的,很坚持。”

    去警局,还坚持……托尼思考,然后问,“她还说什么了吗?”

    “没有了。”

    没有……托尼思忖,一会儿后,说:“赵起伟去医院没有?”

    “还没有。”

    “刚刚我给付助理打了电话,说了林小姐现在的情况,他说他会安排好一切。”

    “这样……”老爷子的人听出托尼声音里的思考,他没再说,等着托尼。

    好一会,托尼说:“那天你们到山庄的时候,林帘……”托尼声音突然止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
  sitemap